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97章 句句有来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97章 句句有来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

    人们面面相觑,鸦雀无声,心里都起来质疑。

    至于崔耕自己,这时候也意识到不对劲了。貌似自己一时冲动,从荒唐大梦中抄出来的这首诗,既不应情,也不应景儿啊。

    妈的,冲动真是魔鬼,这可咋办?

    该怎么扯个谎,把这事儿圆过去?

    “哈哈,好诗啊,好诗。崔县令此诗,才华横溢,字字珠玉,实乃千古之绝唱!”

    忽然有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崔耕循声望去,不认识!

    这是个身着青衫的年轻人,看年纪不到二十岁,眉如弯月,目似春水,冰肌玉肤,面赛冠玉,要不是有两撇小黑胡,人们恐怕会认为是哪个美貌的小娘子女扮男装呢。

    摄于“崔飞将”的名头,人们一时间不敢对崔耕说三道四的,但对这小伙子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当即有人阴阳怪气道:“你小子也懂诗?”

    俊美小伙子微微一笑,点头道:“对于别的诗,在下不敢妄自品评。但对崔县令这首诗么……嘿嘿,在下认得了第二,天下就没人能认第一!”

    “哎呦呵,好大的口气!”那人揶揄道:“难不成你比崔县令自个儿还懂这首诗?”

    俊美的年轻人点头,“然也!诸位有什么不服气的,尽管向在下提问,看能不能难得倒我。”

    “好,那我问你。这首诗的前两句,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现在明明是夏天啊,为何崔县令要说“秋尽”?”

    俊美年轻人道:“这位兄台,你光关注“秋尽”了,就没想想“草未凋”?”

    “什么意思?”

    “‘草为凋’是当前之景,大家都看到了。至于‘秋尽’么,则是崔县令心有所感,并非写实。”

    说到这里,那俊俏年轻人目露怜惜之色,道:“别忘了,长安城的案子还没了结呢!诸位在此寻~欢作乐,可曾想到崔县令心中的苦楚?这句‘秋尽’,说得就是此时崔县令的心境——秋日刚过,寒风凛凛,凉澈骨髓!”

    “嗯,有道理啊!”有人鼓掌叫好道。

    “秋尽,草未凋。前者为虚,后者为实,虚实相合,道出难言事,崔县令实乃诗歌大家啊!”

    “我等只知和崔县令一起享受这无边美景,却忘了崔县令如今前途叵测,还要一个年轻人来点醒,实在是惭愧啊!”

    ……

    人们窃窃私语,大部分人都被那年轻人说服了。

    不过,一样米养百样人。

    待人们的声音渐低之后,仍有人不服气地道:“就算前两句解释得通,这二十四桥,又作何解释?”

    俊美年轻人云淡风轻地一笑,道:“这就更好解释了。崔县令刚才说得明白,可以把保障湖卖给大家以建别院。难不成诸位都那么吝啬,光想着修别院,就不想为保障湖修桥了么?崔县令说‘二十四桥’,指的是未来,而不是现在。”

    “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大悟,看崔耕的眼光越发热切起来。

    心思敏锐的商贾想着——完了,这保障湖的价格,还得在今晚的基础上,继续往上翻!

    这年头要想得个好名声,不就是修桥补路吗?

    你在别的地方修桥,也就是当地老百姓称颂,但在保障湖修桥,可就远非止于此了!

    世人一听这首诗就会问了,怎么个“二十四桥”啊?就有人解释,这是保障湖上的二十四桥。其中有崔耕建的莲花桥,还有某某富商建的某某桥……

    毫无疑问,随着这首诗流传天下,自己也会四海闻名,乃至万古流芳!

    这么好的机会,焉能错过?

    最关键的是,二十四桥啊,除了崔耕眼前这座“莲花桥”之外,就剩下二十三个名额了。在场可是有几百富商巨贾,这竞争得多么惨烈?

    但是再惨烈,与名扬千古比起来,这钱也得花!

    说实在的,到了现在,哪怕是崔耕自己站出来表示,自己的“二十四”桥不是这个意思,众豪商都得一边表示不信,一边想办法把他的嘴给堵住喽!

    但还是有煞风景的。

    一个穿绸裹缎地瘦细挑儿,高声道:“诸位,别高兴得太早了!前三句虽然都能解释得通,这还有第四句呢,玉人何处教吹~箫?这玉人又是指的哪位?”

    “毛三郎,你他妈的少胡咧咧。”不等那俊美年轻人发言,已经有人骂道,“玉人还不好解释?咱们扬州青~楼甚多,说不定是崔县令的哪个相好呢,这有啥不好解释的?”

    “崔县令的相好?不对!”毛三郎摇头,道:“以崔飞将的身份地位,他若与哪个妓子相好,还不得传得满城皆知?”

    “呃……那还有一女子,叫崔秀芳的……”

    崔秀芳为崔耕代持糖霜作坊、毡帽作坊的份子乃瘦西湖的土地,大家对她的身份并不陌生。

    毛三郎继续否认道:“据在下所知,崔小娘子乃一江湖女子,擅长窜房跳屋打打杀杀,但要说她擅长吹~箫么……牵强,实在是太牵强了!”

    有人猜道:“也许是崔县令以‘玉人’指代好友?”

    毛三郎眉毛一挑,道:“崔县令擅长音律的好朋友?这倒是能解释得通。但不知此人姓字名谁?今年贵庚如何?家住哪里?做何官职啊?”

    “……”

    简短解说,毛三郎舌战群儒,在场之人,都驳了个哑口无言。

    毛三郎最后得意地四下里扫视了一眼,道:“怎么样?完全无法解释吧?依我看,这崔二郎是指不定从哪抄了一首诗,在此欺世盗名呢!”

    “哈哈!可笑,可笑!毛三郎,你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时候,俊美年轻人又说话了,“崔县令不开口解释,是因为‘玉人’涉及了一个美貌的小娘子,他不愿坏人名节。至于在场的诸君子不说,那是确实不知此事。”

    毛三郎口中啧啧连声,道:“照你这么说,这个‘玉人’指代何人,岂不成了死无对证之事?小子,这个理由可难以服众啊!”

    “哼,谁告诉你死无对证了?”那俊美年轻人道:“这个玉人指代的是谁,我知道!”

    “到底是谁?”

    “此女姓卢名若兰,出身于五姓七望……”

    他将卢若兰与崔耕在扬州城相识相会的过程简说了一遍,最后着重叙述了,那次月下吹~箫弄舞之事。

    毛三郎听完了,不由得一阵嗤笑,“小子,挺能编的啊。不过,我就奇怪了。那院里只有崔耕和卢若兰俩人,你是咋知道的呢?”

    “因为……”

    俊美年轻人猛地将胡须拽落,摘下幞头,三千青丝如飞瀑般披肩而下,“因为,本小姐便是卢若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