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91章 此乃沈御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91章 此乃沈御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要找到这个大人物在哪个院子里,很简单。

    因为依照迷楼的规矩,只要哪个院子外面的灯笼灭了,这位大人物就在哪里,实际上非常好找。

    在场看热闹的那些人倒是认为,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是,这位大人物要是真的身份不凡,面对他的滔天怒火,该如何收场?

    但事实证明,他们都想错了!

    “去你娘的!”

    “擦!点子扎手!”

    “贼子休走!”

    当当当~~

    从迷楼之内,竟然传来了声声咒骂,以及兵刃交接之声!

    崔耕听着动静,面露笑意,看着高仪说道:“雍县尉和封侍卫,都是身手了得之辈。他们联手都拾掇不下来的人……恐怕这位不是什么大人物,而是江洋大盗吧?”

    高仪也是一阵含糊,有这等武力之人,起码得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现在哪个显赫勋贵的子弟能吃得了这个苦头?

    至于说凭军功得官的新贵?再贵也贵不到哪去啊,怎么可能得到四位大佬的背书?

    他也不禁生疑,难道真是假冒的?

    但很快他就推翻了质疑,说道:“本长史掌管扬州府的文书往来,对梁王、魏王,还有李、苏两位相爷物的字迹非常熟悉,那几份荐书总不是假的!崔县令有什么疑问,待会儿去问去他吧!”

    “哼,本官正有此意!”

    这时候,在场许多人意识到不对劲了,开始安排自己的手下,进入迷楼,将现场包围起来。

    与封常清和雍光打斗的,是一个面色发黄的中年人。

    此人虽称不上多么英俊,但双目炯炯有神,发髻高挽,颌下三缕长髯飘洒胸前,再加上这身不凡的武艺,真是别有一番男儿气概。

    他本来就敌不过雍光和封常清的联手,又见这么多人围拢,顿时明白再打下去没什么意义了。

    当即紧攻几招,跳出圈外,把长剑一扔,双手高举,道:“不打了!本官认输还不成吗?”

    雍光警惕道:“小子,认输就乖乖跪下,双手倒剪到背后去!”

    “好胆!”

    那人不屑道:“哼,本官不追究你们俩冒犯我的事儿,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你们还想本官我跪下?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随后,他转头看向高仪,傲然道:“高长史,告诉他们,本官到底是什么人?”

    高仪见这位如此气定神闲,对他的信心又有所恢复,高声道:“这位就是‘惜花主人’,连梁王、魏王以及两位相爷,都对他极为推崇,诸位不可慢待!尤其是封侍卫和雍县尉,还不快快上前赔礼道歉!”

    “得了吧,莫打马虎眼了,什么惜花主人啊,大名是啥?”崔耕冲高仪挥了挥手,问向那人。

    大名?

    高仪也不知道啊,只得看向惜花主人道:“这位就是江都县令崔耕。他非说您是招摇撞骗之辈,下官也说服不了。要不,您示下名号?”

    惜花主人的脸沉了下来,“嗯?本官不是说了吗?我的名字不能轻易示人,这对扬州官场不是什么好事。”

    高仪道:“毕竟扬州城也归崔县令管辖,您要是不说,崔县令他……”

    惜花主人不耐烦地打断道:“崔县令?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六品官吗?本官又何必在乎他的想法?”

    顿了顿,又打了个哈欠,慵懒至极道:“被他们这么一搅合,本官的兴致全没了。好了,这里的烂摊子,就由你来收拾吧,本官要回客栈休息了。”

    “且慢!”

    崔耕一使眼色,封常清和雍光一左一右,把门口挡住了。

    崔耕走上前去,冷然说道:“这位贵客还是把姓甚名谁留下的好,要不然,本官这两个手下,可又要冒犯你一次了。”

    惜花主人愠怒道:“高长史,你就看着本官被人如此羞辱?”

    高仪双手一摊,无奈道:“在下只是扬州长史,而非扬州刺史,无权对江都县令发号施令啊。他要是不给面子,在下也没啥办法。”

    “好吧……”

    惜花主人妥协了,对崔耕道:“还请崔县令借一步说话。”

    “本官不喜欢跟别人交头接耳,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崔耕留了戒备。

    “唉,真是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惜花主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了六个字儿,道:“本官叫沈南璆。”

    啥?沈南璆?

    闻听此言,人人色变!

    武则天当皇太后的时候,对自己有男宠之事颇为避讳,甚至让薛怀义出家当和尚以掩人耳目。

    但当了皇帝之后就没那么多顾忌了,道理很简单,古之帝王哪个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朕身为女帝,有几个男妃,是很正常的事儿,有什么难为情的?

    所以,她几个男宠的名字尽人皆知,其中就包括这位御医沈南璆。

    现在一切都对上号了。

    沈南璆为啥能拿出几位大佬的荐书?人家确实有那个身份地位。

    沈南璆为啥要隐瞒身份?废话,皇帝的男妃逛妓~院,这事儿能公开吗?

    至于说沈南璆为啥不找张潜找高仪?

    以沈南璆的身份,办的案子能小的了吗,谁知道张潜会不会牵涉其中?就是说沈南璆是奉了武则天的命令,专门来查办张潜的,那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可好,因为崔耕的一时冲动,把沈南璆逛迷楼的事儿给公之于众了。武则天暴怒之下会有什么反应,那还真不好说!

    就算女皇陛下英明神武,谁知道这位沈御医是什么脾气秉性?

    到时候他记恨上了大伙,枕头风一吹……好吧,不用吹枕头风,恐怕让稍微一示意,就有的是人想为他出气!

    这可怎么办?

    “沈御医刚才的身手实在高明啊,刚才真是让下官大开眼界!”

    “不光身手好,沈御医长得也好啊,鼻直口阔剑眉星目,鼻如悬胆,唇若涂朱,简直能与古之潘安宋玉相媲美!”

    “你们都小瞧了沈御医了,关键是人家的风度和气质,玉树临风,温文尔雅。我就敢说,古往今来没一个男人能比得上。就这等人物,怎么可能是骗子呢?崔县令,你实在是太莽撞了!”

    最后这句话,真是一言点醒了梦中人。

    光拍马屁管什么用啊?现在最重要的,是祸水东引,让沈南璆找着发泄的目标。

    一时间,人们围绕着崔耕,进行了全方位立体式的轰炸,将其贬得一无是处。

    尤其是高仪,可算是逮着理了,高声训斥道:“崔二郎,本官刚才好言好语地相劝,你就是不听。现在傻眼了吧?还不快快给沈御医磕上几百个响头,赔礼道歉。”

    “啊,不!”

    沈南璆微微一摆手,道:“让本官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岂是磕几个头能解决的?崔县令,你要是真有心赔礼,就赔本官黄金万两。”

    黄金万两,不过价值十万贯钱,这笔钱对于别人来说是天文数字,但对于崔耕来说,也就是咬咬牙的事儿。

    他差点张嘴应了下来。

    可不等张嘴,沈南璆又说话了,道:“本官不能在扬州久留,明日一早就走。所以,这万两黄金必须在今夜筹措完毕。若是误了时辰,你这礼也就不用赔了!”

    崔耕为难道:“沈御医这么说,就有些强人所难了。如今天色已晚,本官去哪筹措那么多黄金?不如您说个地点,崔某改日给您派人送上门去?”

    “强人所难?”

    沈南璆走上前来,拍了拍崔耕的脸颊,阴阳怪气道:“本官不强人所难,又怎能出心中这胸中一口恶气呢?崔二郎,你别忘了长安城的那场官司!是乖乖筹措金子,还是抄家灭族,你自己选吧。”

    “要黄金?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倏地,大厅内有一声咒骂。说

    话的不是崔耕,而是李涯!

    对,就是与崔湜、郑愔合称青~楼三公子,江都县尉雍光的女婿——李涯。

    李涯只富不贵,在这种场合里,就是个敬陪末座的份儿。

    所以,自从进来到现在,一直保持低调,没怎么吱声。

    但现在,他却气势汹汹地站到了沈南璆的面前,指着对方的鼻子叫道:“小子,你个王八蛋,你还认得你家李爷爷吗?”

    敢对女皇陛下的男宠自称爷爷?李涯这胆儿也忒肥了。

    在场诸人不由得纷纷目瞪口呆,暗忖,这李涯不会是得了失心疯,没事作死着玩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