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88章 小舅子驾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88章 小舅子驾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明修栈道!”

    “暗度陈仓!”

    崔耕和骆宾王相顾一笑,达成了共识。

    当然了,戏法人人会变,但各有巧妙不同。这条计策该具体如何实施,还得仔细琢磨。二人各抒己见,互补所长,功夫不大,一个周密的计划就此诞生了。

    ……

    ……

    蹄声隆隆,一支盔明甲亮的骑兵飞驰而至,在聚财客栈前勒住了缰绳,翻身下马。

    为首一人看年纪不到四十岁,肤色黝黑,满面虬髯,眉如板刷,眼赛铜铃,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聚财客栈的伙计赶紧迎了上去,道:“各位官爷,小店客满,你们还请高升一步吧。”

    “客满了?”那黑大汉脸上泛起了一股狞笑,道:“客满了让他们腾地方也就是了。”

    伙计麻着胆子道:“不是……小店开的是买卖,总得分个先来后到不是?官爷您多担待……”

    “去你妈的,哪那么多废话?”

    黑大汉抄起马鞭,冲着伙计劈头盖脸地抽了过来,道:“先来后到?先来后到?爷爷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先来后到!”

    “哎呦,哎呦,哎哟呦~~”

    伙计发出一声声惨叫,脸上迅速泛起了几道血印子。

    掌柜赶紧带着几个伙计迎了出来,连连道歉,好话说尽。

    但是,黑大汉油盐不进,依然坚持要求客人腾地方。无奈之下,掌柜的也只能宣布房钱全免,让那些散客全部搬。

    可这支骑兵有一百多号呢,就算把散客们的房子们全占了,依旧住不下。

    最终,黑大汉将主意打到了侯刚的那支押囚队伍上。

    掌柜的这回可倒了血霉了,两边传话,双方都不肯退让,甚至把他当成了出气筒。

    聚财客栈里的十几个伙计更倒霉,那黑大汉嚣张跋扈之极,稍一不满,就拿鞭子抽人,每个人脸上都挂了彩。

    侯刚见不是事,直接走上前来,沉声道:“不知这位官爷姓字名谁,官居何职啊?”

    黑大汉轻哼一声,道:“不怕告诉你,本官乃扬州大都督府果毅校尉孟元常!”

    “孟元常?没听说过。”侯刚摇了摇头。

    黑大汉胸脯一拔,傲然道:“没听说过本官不要紧,你可听说过张刺史新纳的小妾孟莲儿?告诉你,那是我亲妹子。”

    侯刚疑惑道:“孟莲儿不是一个妓子吗?听说她八岁那年就被家里人给卖给陈三娘了,怎么……”

    “嗯,对啊!”孟元常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当初我爹娘就把莲儿卖了,按说她跟我没多大关系了。但她现在不是攀上高枝了吗?那我就得把这门亲戚给续上,要不然也当不上这果毅都尉啊。怎么的,不行吗?”

    侯刚被他的无耻震得一愣一愣的,只得干笑摇头道:“行,当然行。在下的意思是,我们这队伍的人和货太多,搬起家来不方便。要不……孟都尉开开恩,高升一步,去别地投宿?”

    “哦,你小子的意思是说,你们不方便搬家啊……”

    说着话,孟元常说变脸就变脸,张嘴斥道:“那关老子屁事!一句话,你是搬还是不搬吧?乖乖搬家,算你们有眼色。要是执迷不悟的话,儿郎们!”

    “有!”众骑兵山呼道。

    “给本都尉将他们打出去,真出了什么漏子,我妹夫顶着!”

    “喏!”

    那帮士兵毫无顾忌地抽出腰刀,齐往上闯。

    这下,侯刚顿觉为难了。

    要是真碰上什么正儿八经的官员,他总有话搪塞下去。但很明显,这孟元常就是一个混人,丝毫不讲道理啊!

    为了这么点小事儿跟大都督府的府兵硬拼一场,那也太不划算了!

    没办法,此次任务艰巨而且重要,出不得半点纰漏,所以他只得暂时忍让了,“好吧,我看您这边还有二三十人没有安排住宿,这样,在下给孟都尉腾出俩院子来!”

    孰料,孟元常得理不饶人,道:“要是你刚才也这么知情识趣的,本官也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是,现在服软,晚了!告诉你,姓侯的,今天你们这伙子人都得搬走,一个也不能留!”

    作为丽竞门的人,向来都是侯刚欺负别人,哪里会像今天这般受气受辱?

    孟元常这狗杀才简直欺人太甚!

    侯刚忍耐到了极限,寒声道:“孟都尉,你以为我等真是普通商贾?”

    “就算你们是官又怎么样?”孟元常满不在乎道:“整个扬州,乃至淮南道,就没有我妹夫摆不平的事儿!在淮南道,你官再大,能大得过我妹夫?他乃扬州大都督府长史,督七州军政。又兼着扬州刺史。呵呵,你算老几?”

    “那可不一定!孟都尉,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话,侯刚从袖兜中掏出一面金牌,四周花纹繁复,中间四个大字在火光照耀下皑皑生辉。

    孟元常大黑脑袋一晃,道:“这是啥?”

    “上面有字儿,你看不清楚?”

    孟元常理直气壮地道:“俺不认字儿!”

    侯刚:“……”

    妈的,真是碰到浑人了!

    侯刚被这个奇葩气得一阵无语,只得耐心解释道:“我乃丽竞门副总管,因无朝廷官职,陛下特赐金牌一面,以慑宵小!孟都尉,你确定你要违抗陛下的旨意?”

    “啥?陛……陛下?”

    霎时间,孟元常脸上的倨傲之色消失,变脸之快让侯刚咋舌,只见这厮赔笑道:“敢情您是丽竞门的侯总管啊。孟某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真金当黄铜。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小的一般见识,俺……俺给您赔罪了!”

    咚咚咚~~

    这黑厮也真能拉的下脸来,马上就推金山倒玉柱,连磕了几个响头!

    侯刚拿这浑人还真没啥好办法,摆了摆手,道:“行了,起来吧。不知者不怪,本总管可以既往不咎。”

    “谢侯总管。”

    本来侯刚以为,孟元常起身之后,就会主动告辞。

    没想到的是,人家孟元常非但没走,反而主动往前凑合。

    他满脸都是讨好的笑意,“侯总管,咱们这可真是不打不相识。这样吧,今天晚上,在下摆上一桌酒宴,我们哥俩好好的喝一顿,不醉不归。”

    侯刚婉言谢绝道:“不好意思,本总管重责在身,不敢饮酒。”

    “那咱们不喝酒光吃菜总可以吧?我再找上几个美貌的小娘子,给侯总管好好地解解乏。”

    “多谢孟总管的好意,本官心领了。”

    接连被两次拒绝,孟元常的脸上可挂不住了,干笑道:“看来侯总管还是在记恨本官啊!”

    “不是,孟都尉误会了!”侯刚摇头道。

    孟元常大手一挥,道:“既然不忌恨,那啥也别说了,我都明白!这事不怪您,当然了,也不能怪我,要怪就只能怪……”

    说着话,孟元常猛然转身,举起马鞭,冲着掌柜的和伙计们劈头盖脸地抽去,道:“就怪你们这帮狗日的!侯总管在这的事儿,你们怎么咋不提前告诉我?”

    掌柜的和伙计们遭了无妄之灾,既不敢还手,也不敢争辩,只能是抱头鼠窜!

    侯刚明白,这孟元常看似迁怒掌柜的和伙计,实则有隐隐对自己示威之意。

    他有重任在身,不愿意节外生枝,当即也不阻拦,笑吟吟地看着孟元常撒野。

    嗯?

    可过了一会儿,他就发现不对了。

    孟元常正似有意似无意地将伙计们赶往甲申房的方向。甲申房里,囚的可是徐敬业!

    于此同时,他还察觉到孟元常身后那几十名骑兵,也慢慢地向那个小院靠拢!

    难道这姓孟的是为了徐敬业来的?

    眼瞅着伙计们统统跑进了甲申房的小院内!

    侯刚赶紧叫道道:“且慢!”

    他紧走几步,双臂一伸,拦住了孟元常的去路。

    孟元常牛眼圆翻,阴阳怪气道:“本官打几个客栈的伙计你也要管?侯总管,就算你有陛下所赐的金牌,也管的也太宽了吧?”

    侯刚正色道:“你跟伙计们的事儿本总管不管,可是有一节,这个小院被我包下来了,你不能进去。”

    “放屁!那些伙计都躲到里面去了,本官不进去,怎么找得着人?姓侯的,你给我闪开!”

    “本总管要是不闪开呢?”

    侯刚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陡然增高。

    霎时间,从甲申房所在小院中冲出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

    与此同时,随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其他院落中也冲出了一支支盔甲鲜明队伍,在小院前集结!

    孟元常冷笑道:“姓侯的,你真要为了几个伙计,和本官动武?”

    “得了吧!”侯刚讽笑道:“本总管要是现在还看不透你的把戏,那也没脸当丽竞门副总管了。明说了吧,你是不是为甲申房的人犯来的?”

    孟元常神色凛然,沉声道:“既然被侯总管识破了,本官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咱们摊开了讲,不知什么条件,侯总管才肯放人?”

    “除非本总管和我身后这一百多兄弟死了!”

    “那就是没得谈了!”孟元常大手一挥,喝道:“动手!”

    紧接着——

    “啊!”

    “哎呦!”

    “救命啊!”

    惨叫之声不断响起,最关键的是,不是来自院外,而是来自院内!

    侯刚脸色骤然一变,瞬间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原来人家真正的杀招,不是这些盔甲鲜明的府兵,而是跑进去的十几个伙计。

    换言之,自己上当了!

    不过,侯刚马上就冷静了下来。

    幸好,对于出现这种情况,丽竞门早有预案!

    他高声道:“王御史,卑职无能,还请您出来主持大局!”

    崔耕听了这话,陡然心中一惊,这种情况下,王弘义现身还有什么意义?

    难道说……王弘义还有什么出乎自己和骆宾王预料的大杀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