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77章 人口失踪案(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7章 人口失踪案(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公堂上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淳于良跌跌撞撞地跑进了大堂,上气不接下气,哭喊着叫道:“真儿丢了!我家真儿丢了,崔县令,你当初跟我保证过,万无一失的!”

    崔耕仿佛被人狠狠一拳砸在脑门上,瞬间蒙了!

    咣当~~

    手心一松,惊堂木脱手跌落到地,只见崔耕呆若木鸡地杵在那儿,久久无语。

    这下堂下众人也都明白了,为何崔县令会突然站起来,下令调集人手赶紧去保护淳于真。很显然,这伙贼子狡猾至极,刚才不过是利用孙立刚来扰乱麻痹他们,让他们放松了警惕,然后再趁机掳走淳于真。

    淳于良哭归哭,伤心归伤心,但没有寻死觅活,更没大闹公堂怪责崔耕。他只是要求崔耕尽快破案,好让他们父子团聚。

    可他越是这样,崔耕心里越是难受,越是内疚羞愧。

    原来自己是怎么答应人家的,是怎么赌咒发誓的?现在真出了事儿了,怎么跟人家交代?

    唉,真是后悔啊,破案是大人的事儿,就不该让一个七岁的孩子牵扯进来。

    这孩子要是真的身遭不测,自己就难逃其咎!

    崔耕越想越内疚,最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公堂,回到了内宅将自己关进了书房。

    连着两天,米粒未进,只是喝了点清水。

    封常清等人在书房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最后惊动了淳于良这个苦主,跑来县衙出言相劝崔耕。

    堂堂一个县令父母官,苦主丢了孩子,自己破不了案,却还让苦主来开解自己,这更让崔耕情何以堪?

    他不得不从书房走出来,面对众人。

    大家一见崔耕的状态,更是急得不行,米粒而进不说,估摸着连着两天都没睡觉,不然不会熬得连眼睛都凹进去了。

    最近一直在江都县辖下各乡寨巡视的县丞陈三和也回来。他看着崔耕这样,不由开解一番,案子再怎么难,也不能这么自虐啊。

    众人也是你一言我一语。

    崔耕苦笑道:“大家都别说了,本官真非绝食自虐,只是案子一日不破贼人一天不抓,实在是没心情吃得下去。真想让我吃饭啊,也成,赶紧把贼人给我找出来。实在找不来敌人,有点线索也成。”

    “那个…大人…”宋根海吞吞吐吐,低声道,“其实线索,还是有一点的。”

    “闭嘴!”几人齐声呼喝,示意他不要说。

    封常清更是气得上前轻轻踹了他一脚,凶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老神棍陈三和更是挥挥手,冲宋根海示意道:“宋捕头,这里没你事儿了,你先带人到城里的客栈茶肆什么的转转,找点有用的线索回来。”

    宋根海这时也后悔自己大嘴巴,哦了一声,急忙忙地转身离去。

    “滚回来!”

    崔耕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们有事儿瞒着自己?他喊住宋根海,喝问道:“怎么回事?说!”

    宋根海左右为难,看看众人又看看崔耕,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还是封常清见瞒无可瞒,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大人,不是我们要瞒着您,委实是这根本称不上什么线索。”

    “是不是线索,本官自会判断,快点说!”崔耕催促道。

    “好吧。”

    封常清执拗不过,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道:“大人还是自己看吧。”

    崔耕接过来一看,上面只有聊聊几行字,大意是说,崔县令若真想救些那些孩童的话,就请单人独骑,带黄金千两,往城外六十里小辛庄一行。若是到了四月十二,崔县令仍然未至,被抓的那些孩子就一个都活不了。

    崔耕看罢,全然懂了!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懂了!

    呵呵,这已经连阴谋都算不上了,完全就是个阳谋。

    道理很简单,黄金千两,不过价值一万贯钱。那贼人要是真的图财的话,抓了李邕之后,直接勒索李善不就行了?至于绕那么大的圈子吗?

    很明显,他们真正的目标不是孩童,也不是孩童的家里,而是这些失踪的孩童少年郎的父母官——崔耕!

    封常清见崔耕突然面色不对劲,惊道:“大人,你别乱来!这小辛庄现如今明摆着就是龙潭虎穴,可千万去不得啊。这样不就遂了他们的心思?”

    崔耕摇摇头,道:“你说的,我会不明白?但是那些落入他们手里的孩子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白白丧了性命吧?现在既然明确了他们的目标就是我,那这些案子的幕后操纵者也呼之欲出了,就是丽竞门这帮畜生干的。也怪难为他们了,为了对付我,居然想出这么复杂的办法来。以他们丽竞门向来的做事狠辣绝情,我若不去,这些落入他们手中的孩童少年,你敢说丽竞门不会撕破?”

    封常清可不管那些孩童是死是活,他的职责是保护崔耕的安全。

    他一听崔耕的话,显然已经做好了去单刀赴会的打算,更是急了,“大人,去不得啊!就算你真去了,万一丽竞门还是不肯放那些孩子走呢?最后不仅失踪的孩子们找不回来,大人也白白枉送了性命啊!卑职不同意大人冒这个险!”

    其他人也是众口一词,强烈反对崔耕涉险,明显就是有去无回的,图啥啊。

    “呵呵,你们也说他们万一不肯放孩子了。”崔耕道,“万一他们肯放呢?那可是几十条年纪轻轻的性命啊。纵然本县不去,来日他们将几十颗孩子的头颅挂在我扬州城的城头之上。身为父母官,你觉得满城百姓的吐沫星子能不能淹死我?那些孩子的父母会不会放过我?刺史大人那儿又该如何交代?朝廷能不能轻饶了我主政无能的罪过?”

    说到这儿,他不忘看着封常清身后,正低着头内心矛盾挣扎的淳于良,郑重其事道:“而且淳于真这孩子是从本县手里丢的,我必须要将他找回来,也好对淳于良一个交代!谁家的孩子不是心头肉?更何况,淳于良膝下就剩这么个儿子了,淳于家就这么一根苗了,如果再出什么差池,我崔二郎难辞其咎!”

    “去,必须去!”崔耕去意已决,虽千万人吾往矣!

    噗通!

    淳于良跪地痛哭:“大人,只要我家真儿能生还。若大人被人害了性命,我淳于良保证不会苟活于世,定会随大人赴死,上路也好做个伴!”

    说罢,淳于良又是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然后起身离开了县衙。

    众人一阵沉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