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77章 人口失踪案(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7章 人口失踪案(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谁?”众人急问。

    周兴道:“淳于良的儿子淳于真,自小便有神童之名,今年才七岁。既有神童之称,年龄上也极为合适!”

    崔耕拍了一下大腿,对啊,淳于真这小子,虎头虎脑透着一股灵气,是个好人选啊!

    但他也犹豫,毕竟事关重大,还不知他父亲淳于良愿不愿意。

    如今的淳于真还是不肯还俗回家,继续在智满和尚的寺里当小和尚。崔耕便派了县尉雍光去征询征询淳于真的意见。

    不到两个时辰,雍光去而复返,说淳于真这孩子年纪虽小却识大体顾大局,不但满口答应,还跟雍光讲了一番什么佛祖割肉饲鹰的大道理。

    众人一听之下顿时大喜,这事儿算是成功了一半,另一半就在他爹淳于良身上了。

    为表重视,崔耕并未传淳于良来县衙,而是亲自去了淳于府。

    不过这事儿在淳于良那儿,却碰了钉子了。

    淳于良一听崔耕的意思,不假思索当即连连摇头,拒绝道:“不行不行,万万不行!崔县令,您帮小人报了杀妻之仇,哪怕让我以性命相报,在下也毫无二话!但是我儿不行,小小年纪怎能涉险?要是他遇着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将来又有何面目,在九泉之下见他的娘亲?”

    崔耕也知道这事儿不能勉强,毕竟不是要淳于良献出几吊子的钱来,而是要他膝下唯一的独子来做诱饵。

    但没了淳于真,这案子一天就无法告破。

    他不得不厚着脸皮,继续劝道:“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淳于良你想想,贼人再厉害,能有官兵厉害?本县届时派县衙精兵设伏在你家四周守着,我们有心算无心,还能出什么意外?”

    淳于良摇头道:“如果县衙里那些捕快是精兵强将的话,那这案子还能拖到现在?城里还天天有孩子失踪?”

    “……”

    崔耕被淳于良这话给呛得差点没一口气噎死,你妹的,这不是当着哥们的面打脸吗?他只得稍稍板了一下脸,道:“你淳于良信不过他们,难道还信不过崔某?”

    “小人岂能信不过大人您?若非你,小人怎能报了亡妻之仇?若非大人你,小人又怎能重整家业,告慰淳于家列祖列宗?”淳于良连连解释起来。

    不过说到要他儿子拿来做诱饵,他又一阵后怕,犹豫道:“可是让犬子一介顽童涉如此大之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没什么万一。”

    崔耕拍胸保证道:“你竟然信得过本县,那就更要信得过本县的能力嘛。真出了什么岔子,你唯我是问!”

    ……

    脸皮薄的就怕碰上不要脸的。

    在崔耕软磨硬泡下,淳于良终究碍不过情面,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下来。

    如今诱饵人选解决了,抓捕人口失踪案的幕后贼人之事,自然要排上日程,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

    保险起见,为了避免贼人察觉,崔耕行文临近的六合县,借来二十名精明强干的捕快。

    接着他安排淳于真暂时从大云寺回家,没事就独自出门玩耍遛遛弯,好引起贼人对他的留意。

    既是远近闻名的神童,又没有任何防备,按说淳于真就是贼人最适合的下手对象。

    果然,第二天,宋根海就匆匆忙忙地前来报捷,说是他们通过尾随盯梢淳于真,终将贼人一把擒获。

    “卧槽,这么效率这么快?”

    崔耕大喜,感觉肩膀上的担子轻了不少。他告破连环大案,他一刻也不敢耽误,赶紧升堂问案。

    ……

    江都县衙,公堂。

    贼人就跪在台下,是个三十岁的中年人,身形瘦小,头发枯黄,唯有两只贼眼咕噜噜乱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啪!

    崔耕循例一拍惊堂木,喝问道:“下跪何人?报上名来。”

    “小的孙立刚。”贼人倒是配合。

    “扬州城内发生了这么多桩的人口失踪案,以你一人之力,不可能干得下来吧?说吧,你到底是受了何人的指使,同伙是谁,他们现藏身何处?被你们掳走的人口如今又被关在哪了,速度麻溜儿地交代出来!”

    “冤枉啊!”

    孙立刚一听之下慌了神,连连叩头,喊道:“小的承认,抓淳于家小孩的案子,是我干的。但是,别人家孩童失踪的案子,可跟小的一点都没关系啊!”

    “呵呵,跟本县玩泼皮无赖那套是吧?”

    崔耕就知道这事儿没那么顺利,看着堂下一侧陪审着的周兴,努努嘴问道:“周刑曹,给你一刻钟的时间,够不够撬开他这张嘴?”

    “嘿嘿,对付这种小人物,又何须一刻钟?”

    周兴那张丑陋的鬼脸上咧嘴一笑,二话不说便让人将孙立刚拎起来,然后领进了公堂外的一个小房间之内。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阵阵哭爹喊娘的鬼哭狼嚎之声。

    惨叫鬼嚎之声越来越大,渐渐地,又变得越来越小,化为一阵若有若无的痛苦呻~吟。

    随后,周兴出了小房间,跨脚进了公堂。

    他走至崔耕案桌前,面色凝重道:“大人,恐怕这个孙立刚,真的就是个小贼,其他案子与他毫不相干。如果再来两下,估计他能认下来,但却是……”

    “却是屈打成招,是吧?这不是我想要的!”

    崔耕知道天底下还少有人能在周兴手底下走过十八般刑具,即便是硬汉,也能将他膝盖骨头敲碎,更别提像孙立刚这种小贼。

    宋根海离得不远,恰巧听了崔耕与周兴的对话,不以为然地哼哼道:“让我们抓了个正着的案子,就恰巧是他孙立刚做的。我们没抓个正着的案子,却说与他完全无关。呵呵,天下哪有这么巧之事?周刑曹,别是你的手艺不行,从他嘴里撬不出大人想要的东西来吧?”

    “你给我闭嘴,二货!”崔耕不悦地瞪了宋根海一眼,道:“这天底下就算铁打的硬汉,都很难在周刑曹手底下熬过半个时辰。你觉得孙立刚是铜筋铁骨的硬汉吗?既然周刑曹说其他案子并非他做的,那九成九就跟那小子无关。不过,也是巧得有些奇怪,我们布局设了淳于真这个诱饵,他孙立刚便误打误撞撞了上来!这其中是不是……哎呀,不好,中计了!”

    说着说着,崔耕陡然心中一惊,唰地一下猛然站起,对着公堂上诸人挥臂大呼:“快!快调集人手,去保护淳于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