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75章 利益驱人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5章 利益驱人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弘义身为肃政台的侍御史,有监察百官,上谏弹劾之权。 ()无论是是朝廷之中还是地方之上,官员们不说都对他礼敬有加,但绝大多数官员对他还是客客气气的,就担心他王弘义以侍御史之职,公报私仇。即便有人嫌弃他白~兔御史的名声难听,也至少表面上过得去。

    这来了扬州城之后,碰见崔耕这种比泼皮还要泼皮,比无赖还要无赖的混不吝怪胎,连番交手失利,还折损了儿子王大中,已经算自己倒霉透顶了。可没想到今天,一介小小商贾也敢当众跟自己呲牙,丝毫不将自己放进眼里。

    这怎么忍得了?当即,他气得抬手怒指那个口出狂言的商贾,骂道:“你…你放肆!!!”

    可谁知那商贾浑然不惧他,跋扈依旧,不屑回道:“我看你放肆才对,你知道爷们是什么人,你就敢这般跟我等指手画脚?”

    说罢,这商贾鼓起双臂,对身后左右同来的商贾们大叫:“来呀,咱们都跟这位侍御史大人自报一下家门呗,免得他坐井观天,以为天底下就他王弘义是个人物了!”

    “得嘞,我先来,”一名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商贾钻出人群,一指自己的鼻子,报道,“某家武用明,乃周国公的随身伴当,专门替他老人家处理名下产业和买卖。此番奉我家主人之命来扬州。王侍御史,周国公说话好使不?”

    周国公武承嗣?

    王弘义的面色,瞬间呆滞。

    这时,又有一名中年商贾走了出来,道:“在下武礼,乃梁王府的管家,也是奉我家主人之命来扬州寻崔县令商讨大事。不知我们家梁王千岁的话,在王侍御史跟前好使不好使呢?”

    梁王……武三思?

    王弘义呆滞的表情再次动容。

    “在下李全,乃太平公主府邸的跟前使唤人,此番也是奉殿下之命来扬州寻崔县令!”一名面相颇为俊俏的商贾,很是傲娇地走了出来,连看都没看王弘义一眼。

    太平公主?

    王弘义倒吸一口凉气,暗道,怎么她也搀和扬州的罗城之事了?

    “在下刘福泉,乃户部尚书……”

    “……”

    一帮人逐一涌上前来自报家门,幕后的主子无一不是朝廷显赫和权贵,已经把王弘义震惊得张大着嘴巴,久久合不拢。

    不过以王弘义的聪明劲儿,很快就想明白这些权贵显赫的门下爪牙,为何不在长安呆着,统统齐聚在千里之外的扬州城了。

    无非一个利字。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敢情他们幕后的主子们都是冲着兴建罗城这个生财聚宝盆来的。

    有这些人在这里搀和,王弘义知道今天跟崔耕是谈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而且这些人的主子,没一个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他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强笑一声,拱手抱拳道:“那啥,王某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哈哈,一场误会!既然诸位贵人都来寻崔县令商谈要事,那本御史就不占用崔县令的时间了。”

    说着话的功夫,他连连冲左右手下打了眼色,示意他们赶紧将崔日用押走,准备找机会再威胁崔耕,迫使他答应给他一面城墙的工程。

    但崔耕岂能让打这个如意算盘,上前一把攥住他的胳膊,然后冲封常清使了眼色,让他将崔日用先护住,莫要被人带走。

    王弘义心里一虚,却不知崔耕打得什么主意,难道他就不怕崔日用事情败露,当众出丑,辱没了博陵崔氏的名声吗?

    果然,崔耕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只听他对小和尚说,让他当着众人面说一说事情经过,并将他昨日所见到的也说一说。

    小和尚很机灵,绘声绘色地讲起了崔日用被丽竞门的人冤枉,嫖妓不给银子的事儿,并言之凿凿,自己昨日亲眼所见,崔日用是被人掳走的,是被人诬陷的。

    除了崔日用这个苦主臊得低下头不敢见人之外,那些商贾一个个面呈会意之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纷纷彼此点了点头。

    最后,太平公主的门下客李全第一个发声,掷地有声地说道:“崔县令,慧明大师说得是实情。当时不仅仅是慧明大师在场,李某也在场!我也可以作证,崔族正是被歹人掳走的。”

    “还有我!”武承嗣的手下武用明也附和道,“当初我就跟李全兄弟在一块,瞧得真真儿,是被人掳走的。”

    他们俩这么一带头,可了不得了,到场豪商们谁也不甘落后,纷纷附和起来。

    “某家也看见了!”

    “对,丽竞门的杂碎当街掳走了崔族正,当时我就想报官,后来一忙就忘了,”

    “崔族正冤得很哪,堂堂博陵崔氏的族正,岂会嫖霸王妓?丽竞门简直就是栽赃陷害啊!”

    ……

    王弘义听了这话,好悬没把肺都气炸了。

    这帮狗日的爪牙们哪里是睁着眼说瞎话啊,这简直就是指鹿为马啊!

    好家伙,你们四五十号人,昨天一起散步,一起不小心散步到了仁寿坊,然后还不小心地亲眼围观我们丽竞门的人绑票劫持了崔日用?

    这特么的也太荒谬扯淡了吧!

    最令王弘义可气的是,这些睁眼说瞎话的人他一个也不敢得罪,他们背后的主子在朝中都掌握着话语权。他们一起出来作伪证,哪怕是荒谬扯淡,也是众口铄金,这些人随便一句瞎话,就顶他王弘义的丽竞门一万句真话啊。

    而且丽竞门说真话办真事儿,以丽竞门臭名昭彰的程度,谁有他妈的能信?

    折了!

    这回买卖是真折了!

    饶是王弘义心狠手辣到连亲手儿子都当弃子,也不禁心中哀嚎起来,崔二郎真狠啊,为了不受自己要挟,居然不惜辱没博陵崔氏的门风,更是罔顾崔日用的名声,与自己来一个两败俱伤!

    现在,崔日用虽然名声丧尽,但有这帮人和慧明小和尚做伪证,也算是洗白霸王妓之事,崔耕自然也不用受自己威胁,与自己妥协了!

    “来呀,给崔族正松绑!这…哼哼,看来这是误会!”

    王弘义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地吩咐手下将崔日用松绑。

    这时,崔湜和郑愔早已进来妓馆,急忙上前一左一右将羞愤得耷拉着脑袋,半死不活状的崔日用搀扶了过来。

    崔耕见王弘义这个小人吃了哑巴亏,心里甭提多过瘾,当即竖起拇指,嘴上也不忘过瘾地狠狠赞道:“王侍御史,果然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果然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大人物,果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崔某就一个字,服!”

    王弘义再气也听出了崔耕的挖苦,气得手指甲都快把肉抠出血来了,阴恻恻道:“呵呵,崔县令今天懂得借势压人,这一局本官输得心服口服。不过你莫要得意,这些人能将你捧到九霄云外,亦就能将你踩到九幽之下!城墙工程尘埃落定之时,就是你崔二郎的倒霉之日。不信,走着瞧!”

    “哈哈,到那天本县倒不倒霉,就不劳王御史操心了。”

    就在刚刚,崔耕对困惑许久的工程该交给谁家的问题,心中突然有了粗粗的定计,他冲四下里拱了拱手,对那些豪商朗声道:“多谢诸位刚才不畏酷吏强权,为崔族正仗义执言。既然此事诸位是冲着本县的薄面,本县自然要投桃报李。这样,半个月后,本县就在扬州城中的归仁酒楼设下几桌酒宴,与在场众位,共商兴建罗城之大计。”

    王弘义撇了撇嘴,正要准备接话,却见崔耕冲他摆了摆手,笑道:“当然,王大御史不在本县的邀请之列!”

    换而言之,兴建罗城的这项宏伟工程啊,跟你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

    王弘义在众目睽睽下又被狠狠羞辱了一番,已然无颜再呆下去了,恨声说道:“崔二郎,且让你先得意一阵子,终有一日,本御史定要让你家破人亡!”

    随后,招呼了几个手下便走!

    崔耕见他放下狠话,却也不跟他磨牙,目送他走出妓馆,耸耸肩,遥声喊道:“那我就等着,王弘义!下一回,没了亲生儿子,我看你怎么弃车保帅?”

    此事暂且告一段落,那些刚才帮着助阵,一齐扯谎说瞎话的豪商们得了崔耕的交代,自然也是满意,纷纷表示半个月后,归仁酒楼一听崔县令将工程到底交给谁家的决定!

    接下来,又是短暂的彼此攀谈了几句话,才纷纷告辞,逐一离去。

    众人一走,妓馆中就剩下崔耕这些人了,崔日用也不再装死狗了,满面羞惭地抬起头来,连连摇头喟叹。

    崔湜问道:“族正,到底咋个回事儿嘛?今天得亏了我二郎哥哥出手啊,不然的话,你可要吃上大亏出大丑了!”

    他不问还好,一说之下崔日用心里又哗哗滴血起来,娘的,什么叫若非崔耕帮忙,我便要出大丑?我现在出得丑还不够大吗?

    不过心里气归气,他还是将昨夜他发生的烂糟事,简单地交代了一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