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73章 忽然炙手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3章 忽然炙手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前些日子,崔耕给张潜献计,提议张潜以扬州刺史的名义修建罗城扩建城池。

    张潜虽然做人不厚道,做上司也不地道,为老不尊又好~色,但他的政治眼光还是有的,不然也不能爬到如今这个位置。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兼扬州刺史,这绝对是含金量十足的封疆大吏!尤其是兼管七州军政的大都督府长史一职,那是给个户部侍郎都不换的土皇帝啊。

    所以,当时一听崔耕的提议,他就直觉这不仅是一项引人瞩目的政绩,更是一桩青史留名的工程。于是想也不想,当场便一口应承了下来。

    但事后张潜渐渐冷静下来,慢慢思索起这桩工程的利弊,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发现自己一时冲动竟被崔耕这小王八蛋忽悠着跳了坑。

    他认为,如今是太平盛世,朝廷对地方的控制和监管可不松,不然也不会动不动就派肃政台的御史下来地方巡查了。在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在兴建罗城这项大工程里揩朝廷的油,占国库的便宜,就是自己给自己刨坑,断送自己的仕途前程。

    尽管他张潜在扬州算是一把手,还手握七州军政之权,但绝对称不上一手遮天。他要受的各方掣肘可不是一家两家。

    像兴建罗城这种宏大的工程,至少要几年的光景才能竣工。但按照大唐律法,地方百姓承担徭役的时间是有限的。工程总不能一年就干俩月吧?剩下的时间没有徭役就歇着?那这罗城恐怕修到他张潜作古进棺材了,都无法完工。人都挂了,还要个毛线的政绩啊?

    没有了徭役,只能花银子去招募劳力,这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大的人力缺口,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尤其是工价,到时候肯定是打着跟头的往上翻啊!人工也就罢了,还有各种工程建筑材料呢,被各路豪商抓在手里,还是得被狠扒一层皮。

    这些都不是最令他苦恼的,毕竟是朝廷的钱,也不花他张潜一文钱的私房钱,花着也不心疼。

    令他最最苦恼的问题是,人情这碗面,太他妈难吃了,任他张潜再怎么狡猾如狐,也绕不过人情这一关。

    要知道,自打兴建罗城之事传扬出去之后,各方的达官贵戚也打起了包揽修建城墙的主意。

    而且短短时间,这些人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向他刺史府报价了……尼玛,比他刺史府预算的合理价格翻了数倍,这些人真是吃人血不嫌腥臊啊。

    在各路达官贵戚中,博陵崔氏在里边都算小家伙,可也不是他能得罪驳情面的。

    像什么太平公主的心腹啊,如今风头最劲的宰相李昭德的管家啊,武三思和武承嗣的家人啊,甚至太子李旦都偷偷派人来接洽……

    这些人中,哪一路都不是他能得罪的,但工程到底交给才好?顺了哥情失嫂意,张潜已经苦恼的连着几天几夜没睡好觉了。

    处世圆滑的他,本着谁也不想得罪的心思,最后仔细一琢磨,得了,崔耕在拆迁这事儿上不是干的挺好的吗?另外,这修建罗城主意也是他出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差事也交给他吧。

    于是乎,他这个堂堂三品大员的刺史大人,纡尊降贵来到江都县衙,又将皮球踢给了崔耕。

    ……

    崔耕听完之后,脸颊一阵抽搐,赶忙摆手拒绝道:“别别别,刺史大人您还是另请高明吧,不带你这么坑人的。这些人大人您都得罪不起,那下官就更得罪不起了,你这不是硬要把下官往火坑里……”

    “咳咳,崔二郎,此言差矣!”

    张潜的老脸微微一臊,马上又变得一本正经,说道:“此事崔县令不得推诿,本刺史筛遍了扬州官场,发现只有你最为合适,勿复多言。”

    崔耕急了:“大人,下官到底哪里合适了?我改还不成吗?”

    “好啦,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怎么着?难道本刺史还指使不动你这个江都县令了?”张潜面色一沉,见软的不行,索性直接硬性摊派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崔耕总不能硬肛到底,说不接就不接吧?他怏怏地耷拉着脑袋,吱唔看一声是。

    张潜知道自己这事儿干得不厚道,毕竟崔耕在他手底下替他立下过不少功劳。遍数整个扬州及辖下各县的官员,也只有崔耕最能替他分忧了。总不能让手底下能干的人老受委屈,老接急茬硬活儿吧?时间久了,谁还愿意替他张潜办事?

    于是,他话锋一转,勉励道:“崔县令,你替本刺史干好这桩事,事成之后本刺史不会忘记你的功劳。本刺史知道这件事情上,是委屈你了。这样,你要什么样的补偿,本刺史现在就可以当场拍板,先满足你!”

    妈的,又是打一棒子给一甜枣的把戏,崔耕都快免疫了。

    不要白不要!

    崔耕心里盘算了一下,先是客气道:“呃……为刺史大人办事,是下官的本分,哪敢要什么补偿?”

    张潜道:“哦,那就是不要了。崔县令果然是……”

    “要!”崔耕赶紧掐断了张潜的话,别让这色老头钻了空子。

    张潜玩味一笑,“那还不快些说?老夫府中还有其他要事,快些说来!”

    崔耕说道:“这兴建城墙的事儿,您那边……”

    “答应你了!”

    张潜只以为崔耕想从工程里找补,这是小事儿,既想马儿跑,肯定要让马儿吃点草,在工程中揩点油,在官场之中实属人之常情,不为过。

    所以不等崔耕讲完,张潜便打断了他,大手一挥,很是爽快道:“这事儿老夫作主了,应承你便是,你跟韦参军商量吧。”

    说完,张潜可能真是刺史府中有急事,便起身离开了江都县衙。

    崔耕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之后,一筹莫展了。因为张潜之前的担忧已经统统转嫁到他的头上了,他必须要想好解决应对之策,如何跟各方背景都很牛逼的人马打交道,最后将工程交给谁,做到谁也不得罪!

    他愁归愁,可人张大刺史却不给他时间,回到刺史府后便差人全城贴出告示,说是兴建罗城之事,全权由江都县令崔耕作主,并给了他便宜行事之权!

    崔耕闻讯之后,气得在县衙内宅再次大骂张潜老匹夫的不厚道。

    随着告示贴满城中,一时间,江都县令崔耕变成了当下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前来求见商榷兴建罗城工程的人,都能踢破了门槛子。

    要知道这兴建罗城可是价值数百万贯的工程,黑心一点的话,甚至可以将成本翻至千万贯,甚至是……所以任谁都对这项工程心动垂涎。

    这些来访之人无一不代表着世族豪门,朝中大佬,勋官贵戚,还有皇亲国戚……

    崔耕哪个都不敢得罪,每日里迎来送往,苦不堪言。

    惟独宋根海最是开心,整天乐在其中,因为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人登门拜访崔县令,暗中给他塞递红包作为敲门砖,他每日收的门包钱都有近百贯,他是恨不得这样的日子永远持续下去。

    ……

    这一日,崔耕忙里偷闲,翘着二郎腿端着一杯茶汤,却见宋根海又进来通禀,不禁没好气道:“妈的,又是哪路神仙啊?这么多天了,老子就没有消停过。”

    “不是哪路神仙,是崔湜和郑愔两位公子。”宋根海道。

    崔耕一听是这俩货,就知道对方来的目的了,颇有些不耐烦道:“他们俩也来凑什么热闹?告诉他们,本官公务繁忙,有什么事改日再说。”

    宋根海本想说好的,可掂摸了一下袖兜里刚才崔湜塞得几两碎银子,还是不忘拿钱办事的职业道德,多说了一句道:“大人,两位公子看着挺着急的,兴许是真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吧?”

    崔耕听罢想了想,最终还是让宋根海把他们领进了内宅的屋内。

    崔湜一见崔耕,就急道:“大哥,出大事儿了,快帮我们救一下人。”

    “救谁?”崔耕问道。

    崔湜道:“崔日用。”

    崔耕一听,重重地将茶盏放到桌上,皱眉不悦道:“嘁,崔湜你没事儿吧?让我救他?这王八蛋算哪颗葱?跟我更没半文钱的关系,爱死死!”

    饶是崔湜脸皮厚,也是面色微微一红,吱吱唔唔道:“那啥,他在妓馆嫖完了不给钱,还跟人打架,被人抓起来了。大哥,帮个忙呗,好歹他是我博陵崔氏的族正,与我一同来扬州,我不救他,万一他出个好歹,回到族里小弟实难交代的过去啊!”

    崔耕顿时目瞪口呆,诧异道:“堂堂博陵崔氏的族正,世家子弟,还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崔湜羞赧道:“男人嘛,好点女色,风月勾栏里去去也实属正常。”

    崔耕白眼一翻,“妈的,我是说这事儿吗?我是说,还能嫖了妓子不给钱?这尼玛太丢人现眼了啊!”

    “呃……”崔湜苦笑道:“我也不知道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赌坊放出话来,让您亲自去领人。晚了一个时辰,就剁他一根手指头。”

    “让我亲自去领人?他爱死爱活,跟我有毛线的关系?”

    崔耕很奇怪对方为什么提这个要求,突然他反应过来,“我靠,不会是崔日用那王八蛋借我名头,在外面干那些狗屁倒灶的烂事儿吧?这可不行,我得去瞅瞅,别让这王八蛋玷污了哥的一世英名!”

    随后,便带上几十名衙役,与崔湜俩人直奔一个妓馆而来。

    刚到门口,就被几个彪形大汉拦住了去路,对方倒是客气,抱拳见礼,说道:“崔县令,我家主人说了,人多嘴杂,只允许您带两个随从进去。”

    崔耕把众衙役留在外面把守,带着封常清进了门。

    一到妓馆里头,就见着崔日用被打得鼻青脸肿,五花大绑,由几个彪形大汉看押着。

    见崔耕进来,他臊得赶紧低下头去。

    崔耕没有理他,大声问道:“这里是谁在主事啊?”

    “正是在下。”

    PS:晚上还有一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