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61章 几样小手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1章 几样小手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崔县令,无需替小僧劳神另想其他法子啊。 ”

    慧明小和尚扑闪着大眼睛,说道:“只需崔县令张张嘴,将井水如何变成甘泉水的法子告诉小僧,定能解我南禅宗之急哩。”

    “哎哟我草,小和尚,看不出来你丫挺坏的啊!看你萌萌哒,却是小损样儿。”

    崔耕鄙视地看着慧明,撇撇嘴道:“你想拿着这个法子去拆北禅宗的台吧?你这是让本官背信弃义啊,万万不妥,这事儿甭管咱们多大的交情,都办不到啊!”

    “……”

    慧明小和尚到底不是那些腹黑的老和尚,被崔耕这么夹枪夹棒的一阵挖苦,顿时小脸一臊,低下头来道:“小僧这也是被逼无奈,诶,若不这样做,怎能对付得了北禅宗啊?难不成崔县令还能依样画葫芦,也替我们南禅宗的法莲寺搞出另外一桩神迹来?”

    “咳咳,神迹……”

    听着小和尚张口闭口神迹,崔耕尴尬病犯了,毕竟他那些忽悠招数都已经跟小和尚摊牌揭底了。

    不过既然答应了小和尚,这帮总归还是要帮的,随即说道:“也别什么神迹奇迹了,本官还有几样小玩意儿,兴许对你有所帮助!”

    ……

    ……

    依照规矩,佛门庙宇主要是在如下的三个日子举办庙会:四月初八的佛诞节,七月十五的盂兰盆节,腊月初八的佛成道节。

    不过,法莲寺硬要在二月十九、二十、二十一这三天举办庙会,北禅宗的和尚们也挑不出刺来。

    因为二月十九乃观音菩萨诞辰,二月二十一则为普贤菩萨诞辰。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甘法莲寺之后,将北禅宗自己个儿的庙会办得漂漂亮亮。

    ……

    扬州城外,闲云寺。

    这是北禅宗之下的一座庙宇,论香火论声名,在扬州境内可与般若寺相比肩。

    闲云寺大殿内,众佛像被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佛前供奉的花果食物,五颜六色,煞是喜人;就连庙内的树木,都被修剪得千姿百态,充满禅趣。

    知客僧人殷勤接待各路善男信女,老和尚和众文人雅士打起了机锋,甚至还有百戏班子,表演各种杂耍。

    不过,这些都是普通手段。如今闲云寺最能吸引香客们的,却是另外两样东西。

    其一物什,乃是从般若寺借来的佛祖所赐之宝。此宝能将普通井水变成灵泉水,祛病消灾延年益寿。当然了,正因为佛宝弥足珍贵,所以闲云寺立下规矩:此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其二,便是北禅宗的杀手锏——俗讲。

    所谓俗讲,就是由能言善辩的老和尚上台,讲佛经故事、寓言传说、诗词歌赋、帝王将相,乃至家长里短奇闻异事……

    俗讲诞生于一百多年前,在唐时最为鼎盛,越发鼎盛,就越发的沾染了世俗之气,以至于越发的堕落。这世上越是堕落的东西就越是接地气,所以俗讲就越来越受百姓欢迎。

    以至到了宋朝,皇帝们觉得这玩意儿太三俗了,就给禁了。从那以后,俗讲流入民间,形成了评书、弹词、大鼓书等曲艺形式。

    不过现如今的武周(唐)年间,俗讲可正是如火如荼之际。

    闲云寺也真舍得下本钱,将附近擅长俗讲的老和尚们都请来,分成若干个场子,讲什么题材的都有,香客们大呼过瘾。

    不过可惜了,好景不长。

    二月十九这天上午,闲云寺还是人山人海,前来听俗讲的香客们,摩肩擦踵,几无立锥之地。可是到了下午,人群就稀疏了不少,听讲的位置也富余了起来。

    以至于二月二十的这天上午,听俗讲的大台下,人都没坐满。

    照这个趋势下去,可想而知,今日下午,乃至明日二月二十一的庙会最后一日,情形该是如何惨淡了。

    一时间,闲云寺上上下下僧众都纳闷了,这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哪里节奏不对了?

    神会和尚是扬州境内影响力最高的北禅宗高僧,自然也坐不住了。他差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南禅宗下的法莲寺也开俗讲了。而且那俗讲的故事光怪陆离精彩异常,不知比自己这边高明了多少倍!

    最关键的是,南禅宗那边已经放出话来了,这个故事叫做《西游释厄传》,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至于故事的内容,讲得就是一只天生石猴,如何海外求道,龙宫取宝,大闹天宫,最后保着玄奘法师西天取经,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修成正果。

    “欺天灭祖,大逆不道!慧明小和尚,你实在是太卑鄙,太无耻了!”

    一间禅房之内,神会和尚毫无高僧形象,破口大骂起来。

    也不怪他如此失态,关键是这事儿,南禅宗的确不占理。宣扬鬼神之事倒是没啥,大哥别说二哥。但是,这故事里的唯一人类男主角,玄奘法师是谁?

    那可是法相宗的领袖人物。

    虽说玄奘大师在三十来年前(唐高宗麟德元年)便去世,法相宗也逐渐没落,如今只剩下了大猫小猫三两只。但不管怎么说,在大唐的主要佛门支派里,有人家这么一号啊。

    好么,咱们南北禅宗两支脉虽然不和,但都属于禅宗一脉,他法相宗跟咱们可是佛门里的竞争对手啊,你为了打击我北禅宗,竟然让竞争对手占大便宜?

    简直是糊涂!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神会和尚思前想后,决定要去法莲寺理论一番,气冲冲地出了禅房,直奔庙门而来。

    “大师这是要去哪?”一阵清脆悦耳的河洛正音响起。

    神会扭头一看,正是卢若兰。她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侍女。

    看这架势,卢若兰这是带着侍女来赶闲云寺的庙会了。

    一见外人,神会和尚自然敛去气急败坏之色,跟变脸似的瞬间就恢复了宝相庄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原来是卢小娘子。贫僧听说法莲寺的庙会甚是兴旺,想去见识一番。”

    “这样啊,不如弟子与您同去?妾身也听说了,法莲寺的《西游释厄传》甚是精彩哩。”

    “呃……”

    神会险些气得一口老血没喷出来,他强装淡定,微微颔首应道:“小娘子倒是与北禅宗有缘,好吧,老衲头前带路。”

    闲云寺和法莲寺相距不远。

    一个时辰后,卢若兰、神会以及他们的随扈们,便来到了莲花寺的山门之前。

    “胡饼酒浆果子点心!”

    “上好的佛冰喽!”

    “瑞香,山茶,报春花!”

    ……

    香客们川流不息,小贩儿们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推车提篮,招揽客人。

    这庙会场面倒是热闹,神会和尚心里微微酸了一下。

    有一处更是热闹,竟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听里面的吆喝,似乎是在卖什么“佛冰”。

    不时有人拿着一支红通通,冒着白气儿的物事,从人群中挤出。

    神会和尚见状,想起今天闲云寺里的冷清,心里又开始泛酸,哼哼道:“这是法莲寺新做的糕点?嘿嘿,佛门弟子竟真想这些不务正业之事。”

    “不像是普通的糕点。”他身后一个叫“觉迁”的年轻和尚眼尖,道:“小僧怎么看那东西,像是冰啊。”

    “哼,现在才是初春时分,法莲寺有些存冰也是寻常……咦?又是不一样!”

    神会发现这些冰怎么是红颜色的?而且看那边兜售的如此频频,怎么会有那么多储存的冰?

    难道说,三个月以前,法莲寺就准备叛变北禅宗了?就为今天这一举,所以才大肆囤积冰块?

    可神会知道,三个月前,慧明小和尚还没来扬州弘法啊。

    真是令人费解!

    而且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地方,因为他知道藏冰的成本不低,现在二月下旬又非炎热之季。为何那些百姓买起这这劳什子的佛冰来,简直跟不花银子一样,如此踊跃,不甘人后?

    神会脸色微变,对身后和尚低声吩咐道:“觉迁,你去探探这佛冰的底细。”

    “是。”

    觉迁虽然佛法学的不怎么样,但口舌便给机灵通达,的确是闲云寺中处理这种外事的不二人选。

    “各位施主让一让,让一让……”

    觉迁很快就挤进了人群,不一会儿,就抢购到了几支所谓的“佛冰”出来,道:“五文钱一支。”

    神会砸吧了一下嘴,道:“虽然不算贵,但也不是很便宜啊,怎么那么多百姓肯花钱买这玩意儿?”

    觉迁道:“小僧尝过,这佛冰里面加了灰糖的。就是吃这么一杯糖水,也得花几文钱呢。所以五文钱,倒也不算贵。”

    神会沉吟道:“灰糖再加上藏冰,只卖五文钱……那法莲寺不是要赔钱吗?”

    “不会赔钱。”觉迁和尚细说道,“弟子打听清楚了,这佛冰不是冬日的藏冰,而是人家这法莲寺现制出来的。”

    “什么?现制出来的?”神会和尚大为诧异。

    “大和尚,这佛冰啊,还真是现制出来的。”正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了一个华服公子,身后还跟着二三十个孔武有力的伴当。

    神会定睛一看,非是旁人,正是当日在归仁酒楼见过照面,说话挺惹人厌的王大中。

    白~兔御史王弘义之子,王大中。

    神会见是他,便问道:“听王公子这话,莫非是知道这佛冰的门道?”

    王大中道:“当然,据本公子所知,法莲寺不但能春日生冰,还能夏日生冰呢。而教给他们这般本事的……正是那惹人嫌恶的崔二郎。”

    他啐了一口唾沫在地,狠狠踩了一脚,又继续道:“当初我爹劝般若寺别搬家,可你们北禅宗的本因和尚呢?非要和崔二郎搞什么赌约。最后好不容易赌赢了吧,又被他三言两语忽悠地自个儿主动搬家了,怎么样?现在傻眼了吧?这就叫养虎遗患。”

    “难得王公子能把话说得如此明白。”卢若兰翻了翻白眼,道:“最后这段话,不会是你爹教你说的吧?”

    “你怎么知……呃,这些话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

    王大中往前凑了凑,腆着脸讨笑道:“卢小娘子,我看这神会和尚靠不住,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卢若兰俏脸上生起一抹嫌弃,后退两步,蹙眉道:“妾身跟谁走得近,就不劳王公子操心了。”

    “本公子可是为了你好。”王大中却又逼进卢若兰两步,继续凑上前去说道:“崔耕和法莲寺是穿一条裤子的,他要是想在这里对小娘子不利,这神会和尚又老又笨的能砍什么大用,到头来不还得指着本公子保护你周全吗?”

    卢若兰:“……”

    这白痴混账讲得是什么混帐话?难不成崔耕堂堂的六品县令,还会在光天化日之下绑票啊?

    分明是这厮没安好心,想随意找个由头,跟自己套近乎!

    她不愿与其继续纠缠,强忍克制着自己的小脾气,道:“多谢王公子的好意,妾身心领了。”

    随后,往旁边轻跨了一步,欲要离去。

    可王大中就跟附骨臭虫一样又跟了上来,拦在自己前头将双手一伸,笑道:“卢小娘子别走啊,你不是要逛庙会吗?本公子对着法莲寺熟稔的很,不如给你当个向导?”

    “不必了。”

    “卢小娘子真是不识好人心,本公子和你亲近一下又能如何?”

    说话间,王大中一使眼色,那些伴当往四下里散开去,竟将卢若兰等人隐隐围了起来。

    卢若兰终于不再克制脾气,娇斥道:“王大中,你好大的狗胆!光天化日乾坤朗朗,你想干什么?”

    王大中嘴角一抽,阴恻恻道:“不干什么,就是想和卢小娘子同游法莲寺。别那么不给面子嘛。你舅父邹昉再有钱,也不过是一个商人而已。我爹乃当朝侍御史,借他邹驼子一百个胆儿,敢得罪了我爹?”

    随即,这厮一番威胁后,又故作风度地将右手一伸,请道:“卢小娘子,请吧。”

    正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一道令卢若兰大呼及时的声音:“卢小娘子,你在这呢。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哈哈!”

    王大中循声望去,亦是面色一变,咬牙切齿,骂道:“日你仙人板板的,我是挖你家祖坟了,还是抱你家孩儿跳井了?崔二郎!你怎么老是喜欢搅和本公子的好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