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60章 二郎好贴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60章 二郎好贴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般若寺内,池塘边上,一男一女并肩而行。

    男的相貌英俊,头顶乌纱帽,身穿浅绿色官袍,丰神俊朗。

    女的姿容秀丽,头梳蝉髻,身着石榴裙,国色天香。

    正是崔耕和卢若兰!

    “崔县令,妾身今天的茶艺,可还看得过眼?”

    “不错,很不错,”

    “那其中有没有美中不足之处呢?”

    难得有在美女面前装逼的机会,崔耕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卖弄梦中见识的机会。他沉吟了一下,道:“也不能算是不足,只是本官有个浅见。以后卢小娘子煎茶的时候,能不能试着,不放葱姜花椒这些东西?”

    “嗯?为什么?没有这些东西,那还能叫茶吗?”

    崔耕道:“所谓品茶,无非是一为品水,二为品茗。加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佐料之后,反而掩盖了其真味儿。所以,本官管这种没加任何佐料的茶,叫做真茶。至于现在世人所喝的茶?哼,充其量只能算是茶粥罢了。”

    “真茶?茶粥?”卢若兰听完了若有所思,道:“似乎说得有些道理,改天妾身试试。”

    随后,她又问道:“崔县令既能明断案情,又会做糖霜,懂井水如何变山泉水,甚至还对茶道颇有研究……妾身听说您以前是贩酒为业,怎么会懂这么多东西呢?”

    崔耕当然不能说,哥们做了一场荒唐大梦,梦中魂穿千余年,这些略懂略懂的东西都是梦中所见,梦中所学。不然这话一出,卢若兰不把他当疯子才怪。这话说出去,要么没人信,要么怕人深究。到时候武则天一纸诏书下来,问,你觉得朕还能活几年?朕的大周江山还能传几代?这不是上赶着去送人头吗?

    当即他敷衍道:“嗨,我这人平日就是爱琢磨,偶有所得罢了。”

    “琢磨?”卢若兰眼波流转,展颜一笑,道:“是一个人琢磨呢,还是俩人一起琢磨呢?比如说……聚丰隆的大掌柜曹月婵?”

    崔耕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曹月婵?跟她关系不大。”

    “是吗?可妾身怎么听说,她是崔县令的未婚妻呢?”

    “啊?哦,呵呵~”

    对于这事儿,崔耕也是一脑门子的官司,苦笑道:“说实话,月婵到底是不是本县的未婚妻,我自个儿也捋不清挠不顺。”

    他也没加隐瞒,简略地将自己和曹月婵的关系讲了一遍。

    总儿言之,言而总之,说自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吧?那肯定不对。但要说曹月婵那边对这桩似是而非的婚事有多大的诚意吧?还真看不出来。

    他一讲完,便听着卢若兰久久从口中蹦出两个字儿:“贱~人!”

    “哎哟我去~骂谁呢?”

    “当然是说曹月婵。”卢若兰一脸嫌弃的模样,数落道:“妾身以为婚姻大事,并非不能慎重考虑。但你们崔曹两家时间都这么久了,再者崔县令你是什么人,她曹月婵早该清楚了。成就是成,不成就是不成。什么两年之约啊?依妾身看来,这女人算计精明,城府极深,分明就是打着骑着驴找马的如意算盘。我骂她一句贱~人,毫不为过!”

    “哈哈,卢小娘子真是好利的嘴。”

    崔耕不迭大笑,替曹月婵辩解起来,“你也别把月婵想得那么坏,她跟一般人家的女子不一样。她是事业为重,暂时不想谈婚论嫁罢了。而且据我所知,在清源县乃至泉州府,也没听说她对哪个男子假以辞色过。你对她误会甚深啊!”

    “哼,那是她掩饰得好!”卢若兰反问道:“她又不是当今女皇陛下,对民间寻常百姓家的女子而言,这世上又有什么事,能比相夫教子更重要?二郎,你莫要被她骗了,越是这样能装的女子,越是贱~人一个。”

    卢若兰越说越是激动,不经意间,说到最后竟将崔耕的称呼从崔县令,变成了二郎。

    不过这细微的变化,还是被崔耕察觉了。

    令崔耕更纳闷的是,要说他跟卢若兰这小妮子也没啥交情啊,她咋一直站在自己这边的立场思量问题呢?甚至比自己这个苦主还要激进和激动?

    抬头正看身边并肩而行的佳人,一阵和煦的春风恰时拂过,崔耕看着卢若兰一阵恍神儿。

    卢若兰被他这怪怪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颇为局促地低下头,讷讷道,“二郎,你在看什么?妾身……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呀?”

    倏地,她尖叫一声,极为紧张地将被微风吹散的帔帛拢回身前,俏脸微红,又羞又恼道:“不错,妾身是不够丰满,被你看出来了,可那又怎样?”

    崔耕:“……”

    这小妮子的脑洞开得可真够大的,这都能联系得起来,崔耕好悬没笑出声来。

    不过被卢若兰这么一说,他倒是留意起对方的身材来,卢若兰的身材虽然称得上完美,但这年头人们的审美观偏胖,她的身形就稍嫌瘦削了。尤其是在穿上齐胸石榴裙后,某个地方不够大的缺点,尤为醒目显眼。

    原来还以为她特意弄一个大大的水红色帔帛,披在肩上是为了显得少女俏皮呢。没想到,人家是为了遮掩这个算不上瑕疵的瑕疵。

    偏偏就这么巧了,自己抬头看向她之时,恰好一阵微风拂过,将那帔帛吹到了一边,以至于让卢若兰误会了自己。

    不过和一个爱美的女人谈乱她的身材好不好,崔耕还没这么作死!

    他赶紧转移话题道:“卢小娘子可想岔儿了。刚刚……本官是突然想到一桩公务,所以才走了神儿。”

    卢若兰将信将疑道:“没骗人?”

    “骗你干甚?崔某大小也是个六品官,堂堂江都主政父母官,还能为这点小事儿骗你?再说了,卢小娘子这身段,这样貌,那绝对是百里挑一,哦不,万里挑一的大美人,这方圆数百里,本官就委实想不出还要什么人能与小娘子相比肩的。”好吧,崔大县令口花花的嘴欠毛病,又犯了。

    “要想妾身信你也行…唔…”卢若兰霞飞双颊,轻声扭捏道:“既然崔县令夸奴家身段样貌万里挑一,不如那就应景赋诗一首,赠予奴家吧!”

    真是嘴欠现世报,话唠没鸡鸡!

    崔耕顿时肠子都悔烂了,他只会抄诗,哪里会作诗啊?而且还是难度极高的应景诗。

    望着眼前的无双娇颜,他一阵心猿意马,愣是想不出啥合适的诗词来。

    这很尴尬啊。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没辙儿了,虽说此时做不了应景诗,但很快,有一样东西倒是迅速地在他脑海中浮起。

    他当即哈哈一笑化解了尴尬,说道:“送什么诗啊,那多老土啊?特别的人就要特别的礼物嘛。这样,本县送小娘子一样更好的东西,包你满意。”

    “送什么?”卢若兰很是期待。

    “这东西本官手头可没现成的,改天我差人给你送去。对了,你还现在住在那个福盛邸店吧?”

    卢若兰“嗯”了一声之后,倏地猛地蹙了一下,好似想起了什么重要之事,忙道:“妾身突然想起还有其他事儿,先行告辞了。”

    随即微微一福,莲步款款而去。

    这无端端的,怎么就行色匆匆离开了?

    崔耕被弄得一头雾水,望着卢若兰远去的背影,不由吐槽道:“妹的,合着跟她出来逛了一趟池塘,看了一圈的塘边垂柳,到最后啥正事儿也没谈啊?”

    最后,他亦悻悻离去。

    ……

    ……

    三日后,福鑫邸店。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将一个蓝布包裹,亲手交到了卢若兰手里,并且轻声细语地交代了,包裹内那样物事的用法。

    卢若兰听完了脸上青一阵,红一阵,黄一阵的,简直成了个万花筒。

    良久,她银牙轻咬,瓮声问道:“此物真是崔县令送给我的?”

    “是的哩,福鑫邸店的卢若兰,绝错不了。”那妇人絮絮叨叨地说,“小娘子这是快过门了吧?能嫁了崔县令这等如意郎君,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哩。瞧瞧崔县令送的这样东西,多疼人,多贴心啊。”

    卢若兰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恶狠狠地道:“什么过门?我们连亲都没定呢!呸呸呸,什么定亲!本姑娘跟他没有半文钱的关系!”

    “那崔县令怎么能送你这个?”

    那妇人这才意识到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对,赶紧道:“小娘子若没什么吩咐的话,老婆子就告退了。”

    随后,仓皇而退。

    卢若兰没兴致管那妇人,她打开包袱,拿着那样东西左右比划起来,“还真挺有用的,明天穿上试试,这崔二郎倒是贴心,听懂女人心思呢。”

    不一会儿,她又碎碎念道:“呸!大色~狼!登徒子!大色鬼!没事儿琢磨女孩儿家的物什做甚?”

    再一会儿,她又不无担忧道:“他为什么特意送我这件东西,不会是……真的嫌弃我……小吧?”

    崔耕到底送了卢若兰什么东西?

    此物名曰诃子,用一种叫“织成”的面料制成。这种面料,挺括厚实,富有弹性,实在是古代制作文胸的最佳原料。

    没错,所谓“诃子”,就是大唐版的魔术"xiong zao"。按照历史轨迹的正常发展,此物应该是在几十年后,由倾国倾城的杨贵妃发明。

    三天前在般若寺的池塘边,崔耕被卢若兰逼着作诗,再看着她的太平身材,没来由地就想起了此物的妙处。

    一方面,这也确实算是卢若兰的急需之物,另一方面,也确确实实地没安着啥好心。

    不管是不是敌人,男人见了漂亮女子,哪有不想调笑两句的?

    ……

    此时,县衙内宅。

    “哈哈哈!”

    崔耕幻想卢若兰收到诃子后,那副又羞又恼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崔县令心情不错啊,但小和尚我可就发愁了。”

    帘栊一挑,小和尚慧明愁眉苦脑地走了进来,后面还是跟着宋根海。

    妈的,又是宋根海不经通报,带人私闯自己的内宅。

    “怎么?小和尚你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还能遇着什么烦心事了?”崔耕不无开涮道。

    慧明用手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叹了口气,道:“唉,还不是您崔县令。咱们之前说得好好的,您暗中帮着我们南禅宗对付北禅宗。现在可好,您不履行诺言也就罢了,咋还帮着北禅宗对付我们南禅宗呢?”

    “扯犊子呐?本官可没这么干!”崔耕发誓,真的没有。

    “这还没帮呢?那灵泉搬家是怎么回事儿?您可千万别说,跟自己无关。”

    “呃,原来是这个事儿啊?不是……有关倒是有关,但本官当时也是没办法啊。拆迁大计,不得不行此手段啊!”

    当即,崔耕便将三天前在般若寺内发生的一切,详详细细地解释了一遍。

    慧明小和尚听罢,一脸苦脸,郁闷道:“不管怎么说,您是帮了北禅宗的大忙了。就因为这事儿,可坑苦了我们南禅宗。如今遇到了大麻烦,崔县令可不能不管啊!”

    崔耕听着小和尚这说话的口气,也是一脸烦躁,自己啥时候卷进南北禅宗大战了?当即问道:“你们南禅宗又怎么了?”

    “是这样的……”

    原来慧明和尚自从到扬州以来,就没闲着。他不仅帮崔耕说服了宫家,甚至还说服一家原本北禅宗旗下,名为法莲寺的寺庙,接受了南禅宗的教义。

    能让北禅宗的寺庙改投南禅宗,小和尚这可是个了不起的手笔啊,唔,政治意义,不,应该是佛门意义还是很大的嘛。

    这对南北禅宗而言,都绝对不是小事。

    正因此,这家叫做法莲寺的寺庙,准备在二月十九、二十、二十一这三天,举办一个盛大的庙会,庆祝此事。

    南禅宗之荣,必定是北禅宗之耻了。

    所以,这对对北禅宗来说,就是一个奇耻大辱了。

    于是乎,他们一方面发动信徒,不去参加南禅宗的庙会。另一方面,北禅宗这边的寺庙也组织了一场盛大的庙会,吸引中立香客人群。

    本来北禅宗发动的这些招数,慧明小和尚还能顶得住。然而在两天前,北禅宗麾下的般若寺突然宣布,用佛祖赐予的宝物,现场制作灵泉水,供各位善信饮用。

    这可是上天的爆炸大新闻啊,一时间就在扬州境内传开了。

    慧明小和尚一收到这个消息,便知这下可碰上北禅宗的硬茬子了。他私下里再仔细一调查,果然,大部分香客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准备参加北禅宗的庙会。

    他实在没办法应对,也只得来找灵泉水的始作俑者崔耕算账了。

    崔耕听完整桩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托着腮帮子略略一沉吟,问向小和尚:“所以……你是希望本官为你想个法子,将他们庙会的香客百姓,都统统吸引到你们南禅宗下的法莲寺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