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56章 杀鸡来儆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6章 杀鸡来儆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薛有福虽然只是鄂国公薛怀义的管家,但在扬州的市井传说中,却是个风云人物。

    他本来叫梁有福,从小父母双亡,和哥哥梁有贵相依为命。哥俩越混越落魄,最后为了吃饭填饱肚子,把祖宅都卖了。

    梁家的祖宅不过是茅屋三间,扬州城外的地皮也不值钱。卖祖屋得的钱,仅仅维持了兄弟二人两年的生活。

    最后没办法,哥俩为维持生计只得拜了一个恶丐为师,学了一身偷鸡摸狗的本事。

    某日梁有福偷人钱财,被抓了个正着,剁掉了半截食指,这身偷盗的本事就此废了。

    为了不拖累哥哥梁有贵,梁有福某天晚上不辞而别,一路要饭,来到了洛阳城。

    兴许是梁家祖上庇佑,或是该着他时来运转,让他遇上了刚刚走上发迹之路的薛怀义。

    那时的薛怀义还是白马寺的和尚,刚勾搭上武则天 ,被任命为洛阳白马寺的主持,不过是一支潜力股。虽被任命为白马寺主持,但白马寺破败不堪,薛怀义就是个光杆司令。

    这哪成啊?于是他赶紧大肆招和尚。

    但问题是,薛怀义本身就是个假和尚,哪有真和尚肯淌这滩浑水?

    最后薛怀义没办法,往四下里一寻么,整好,路边有几个乞丐,先把他们剃度了得了。

    梁有福抓住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机遇,紧抱对薛怀义大腿,小意逢迎,并改姓薛,很是受薛怀义信任,很快就被任命为白马寺的监院,成了薛怀义私底下的大管家。

    后来,薛怀义甚得武则天喜爱,逐渐飞黄腾达,官居二品,人称“薛师”。薛有福也跟着水涨船高,官员们当面见了,得称呼一声“薛兄”。

    在扬州城的梁有贵,仗着弟弟的势力敲诈勒索,包揽词讼,很是挣了一些黑心钱,把祖宅又买了回来。

    非但如此,他还大肆扩建,造了一个七进的大宅院,里面雕梁画栋,华美异常。

    在世人看来,梁氏兄弟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不过,为了建起这所大宅院,不知有多少人家被梁有贵逼得家破人亡。

    ……

    ……

    当当当~~

    铜锣开道,旗牌耸立,崔耕带着全副仪仗,来到了梁府门前。

    他一使眼色,宋根海就紧走几步向前,用力砸门,喊道:“有喘气的没有?赶紧滚出来一个!”

    “见其仆知其主,嘿嘿,崔县令好大官威啊!”

    突然,梁府中门大开,走出一伙人来。

    为首的是两个人,一个看年纪在三十岁上下,身材微胖皮肤黝黑,穿绸裹缎,满脸横肉。

    另一个崔耕倒是见过,正是“白~兔御史”王弘义之子王大中。

    哟呵,还挺巧?

    崔耕没想到会遇到这小子,他稍微一转念,便揶揄道:“半个月以前,在归仁酒楼,王公子说要打通薛师的路子。敢情你们父子的手段,就是巴结薛师的管家的哥哥啊。嘿嘿,这个圈子绕得稍微大了一点啊?”

    “才不是呢,本公子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

    “咳咳!”那个满脸横肉中年人赶紧打断道:“王公子还请慎言。”

    说话间,中年人上前一步,抱拳拱手道:“我乃梁有贵,崔县令今天摆出这么大的阵势,不知有何赐教?”

    “赐教倒是不敢当。”崔耕微微一笑,道:“就是官府要征收这个宅院,本官想和你谈谈价钱。”

    “谈价钱?没那个必要。我已经说过了,五十万贯钱,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果真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梁有贵微微昂头,神色倨傲无比,道:“别说是你了,哪怕是张潜亲至,也是这个价钱。拆得起你就拆,拆不起你就赶紧走。”

    “话别说得别那么死嘛……”崔神的神色微微一凛,“梁有贵,钱再多,也得有命花不是?”

    “你威胁我?”自打他兄弟薛有福跟鄂国公鸡犬升天飞黄腾达之后,梁有贵已经很久没听过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呵呵,随你怎么想了,”崔耕耸耸肩,道,“不过善意提醒罢了,你要当作威胁,本县也无所谓!”

    言罢,崔耕一使眼色,宋根海机警地递了一份文契过来,嚷嚷道:“姓梁的,把这份文契签了吧。我家县令愿出五贯钱买你的宅子,已经够大方了。”

    五贯钱?

    梁有贵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把夺过宋根海手中文契,定睛一看……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五贯钱。白纸黑字儿,一文不多,一文不少。

    妈的,真…真出五贯钱???

    “崔县令,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崔耕老神在在地道:“现在本官也给你一句话,你这个宅子就是值五贯钱,本官一个子儿也不多给。而且……”

    屁精宋根海接过话茬儿,高声嚷道:“这份文契,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那我要是坚决不签呢?”

    “那就请你去县衙里走一遭!这些日子,我家县令大人可是翻了不少旧卷宗呢!别以为你干得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没人知晓!”

    哗楞楞~~

    话说到这,宋根海一伸手,就将腰间的铁链抽了出来:“姓梁的,去衙门里打官司,还是将这份文契签了,你自己选一个吧。”

    声音落罢,宋根海挥臂一招手,四周随行出衙的捕快第一时间涌了上来,大有当场将梁有贵扣押之势。

    梁有贵见状不仅不怂,反而有些好笑,乐道:“崔县令,在下的身份,你莫非不知道?你动了我,就是打了我弟弟薛有福的脸,就是打了鄂国公薛怀义的脸!你一个小小的江都县令,担待得起吗?”

    “少特么的拉大旗扯虎皮!”不待崔耕答话,屁精宋根海又破口大骂,道,“你认识鄂国公,人家鄂国公认识你吗?要论这拐弯抹角的关系,我大哥的二舅母的三侄女,还在皇宫中做奴婢呢?是不是谁动了我,就是跟陛下扯上关系了?真是岂有此理!”

    这厮下意识地撇头看了一眼崔耕,得到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之后,唰的一下,锁链一抖,直接套在了梁有贵的脖子上,喝道:“七桩人命官司,三十四桩伤害案子,姓梁的,恐怕你进了衙门,就出不来了!”

    “且慢!等等,别冲动!”

    眼瞅着局势恶化,王大中赶紧跳了出来。

    他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可不能任由梁有贵被抓走,走至崔耕跟前,劝道:“崔县令,虽然薛师不认得梁有贵。但我们丽竞门一介绍,他不就认识了吗?今日之事一旦传到薛师的耳朵里,你恐怕会担上不小的麻烦哟”

    “哦?是吗?王公子这么一说,本县还真有点忌惮哈!”崔耕嘴角微微一扬,道:“既然如此,本官就给薛师一个面子,不带这梁有贵回衙门了。不过嘛,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一介草民,刚才见了本官,竟然立而不下跪,分明是藐视本县。宋捕头!”

    “在!”

    “给我打他十板子!”

    “是!”

    显然崔耕早就有所安排,话音刚落,宋根海和封常清便一左一右,架起了梁有贵,就往不远处的树荫下走去,

    梁有贵自是不服气,哇哇大叫道:“姓崔的,你敢打我,简直是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回去之后,我就给有福去一封信,让你丢官罢职……啊,不,是要你抄家灭族!”

    “哎呦,哎呦,哎呦呦……”

    “打吧!你打吧!有种的话你将我打死……”

    嘭!

    封常清实在是懒得走这个过场了,第三棍下去,就把他打了个万朵桃花开。

    红的是血,白的是脑浆子,梁有贵,被活活杖毙了!

    当场,直把王大中吓了个亡魂皆冒。

    他大叫道:“疯了!崔二郎你疯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当街打死人命,你真当这扬州地界儿没王法了吗?陛下不会放过你的。”

    “一时不慎,诶,算这梁有贵时运不济,可惜了!”

    崔耕轻叹一声后,面升怪笑,请了请手,道:“你尽管去告吧,你爹不是御史吗?最好让他亲自弹劾本官!不过……就是不知道李相看到这份弹章,会作何感想了。”

    那还能有什么感想?

    要知道,杖下一时不慎打死人这招,李昭德今年拜相之后,已经用过两回了。

    头一次,是打死了酷吏侯思止。

    第二次,是有个叫王庆之的人。

    王大中在长安城久混,怎么会不知道李昭德杖毙王庆之这件事儿。

    也是前不久的事儿,王庆之受了武承嗣的指使,带领几百人在皇宫外上书,要求武则天立武承嗣为皇太子。

    武则天既看不上武承嗣,又不想让这个侄子太没面子,就吩咐李昭德,让他去劝劝王庆之,立太子的事儿朕自有主张,他一介草民,就别搀和了。

    结果人家李昭德奉行“能动手就尽量别吵吵”的原则,一见王庆之,就让人把他拉下去打板子。三下五除二,一时手滑,王庆之……死了。

    ……

    王大中明白崔耕这句话的意思,如果让父亲王弘义拿这个罪名去弹劾崔耕,李昭德势必会怀疑父亲王弘义在含沙射影,到时候以李昭德这老狗的心性和狠劲儿,还不找机会又来一次失手杖毙自己的父亲?

    王大中虽然平时挺草包的,但关键时候轻重和道理还是拎得清的,面色一变,道:“就算我父亲不向陛下弹劾你,还有薛师呢!莫要忘了,梁有贵的兄弟,可是薛师倚重的管家!”

    崔耕右手一伸,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王公子,请便!”

    “好,咱们走着瞧!”

    王大中招呼几个伴当,翻身上马,直奔江南道丽竞门的总部如意楼而来。

    他将此事如实向他爹王弘义禀报,王弘义也是惊得双眉直颤,大呼:“崔二郎居然如此胆大包天,竟敢活生生打死薛有福的兄弟?啧啧,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事儿是他不敢干的?”

    随后,他转念一琢磨,这鄂国公薛怀义性情乖戾,睚眦必报,只要将这件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他,崔二郎还能有好果子吃?到时候崔二郎丢官罢职都是轻的。若能除掉崔二郎,嘿嘿,他孟神爽没有做到的事情,我王弘义做到了,岂不是大功一件?

    当即,他便让王大中不要在扬州去纠缠卢若兰这女子了,赶紧骑上快马,直奔洛阳白马寺。

    望着儿子远去的背景,王弘义砸吧着嘴,自顾美滋滋起来,“甭管能不能借此由头除掉崔二郎,这次薛有福必须承我儿大中这个情。届时,既能和薛有福结个善缘,又能和薛师说上几句话,可是稳赚不亏啊。若是能除掉崔二郎的话,哈哈哈哈……美哉,快哉!”

    ……

    ……

    王大中去的快,回来得也快。

    十日之后,他就带着伴当风尘仆仆地从洛阳白马寺赶了回来。

    一见王弘义的面,王大中就嚎啕大哭道:“爹啊,您这次可算错了。儿子去了一趟洛阳,好悬没把命都丢在那!”

    “怎么了?”王弘义对自己儿子的脾性太了解了,脸色微微一变,道:“你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惹薛师生气了?”

    王大中听了这话就更委屈了,道:“没有啊,儿子说的都是您的原话,一个字儿都没改。”

    然后,他将王弘义教的那段话,详详细细地复述了一遍。也真难为他了,两三百字构陷崔耕的内容,竟然真的一字不差。

    王弘义听完了眉头微皱,道:“没错啊,这都是为父教你说得原话啊。不应该啊……然后呢?你是不是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也没有啊。”王大中指着自己的左脸道:“儿子刚说完,薛师的大嘴巴子就抽过来了。您看看,现在还肿着呢。”

    “那你就没问问,他到底为什么打你?”

    “问了啊,薛师说,是咱们父子是诚心奚落他!现在还顾不上咱们,等他腾出手来,一定要让咱老王家抄家灭族!”

    “啊?这…这什么情况啊?”

    王弘义脸色惨白,喃喃道:“本来李昭德就看我不顺眼,现在又得罪了薛师,咱们父子岂不是死定了?这本着讨好薛师告个状,咋还告出了天大的祸事呢?怪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