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45章 善恶终有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5章 善恶终有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有刺客!”

    甲士们纷纷上涌,将崔耕和韦凑围护在当中。

    崔耕却听出了那声音有些耳熟,高声叫道:“且慢动手!”

    他将目光落在蒙面黑衣人身上,声音颤抖激动道:“秀芳,是你吗?”

    那黑衣人陡然把脸上的蒙面巾一揭,不是崔秀芳又是何人?

    她似乎没有崔耕那么激动,微微一福,淡然道:“有劳崔县令挂心,妾身愧不敢当。”

    顿了顿,又道:“方丈镜就在护城河上的一条乌篷船上,事不宜迟,崔县令赶紧派人去取吧。”

    崔耕暗暗纳闷,一段时日不见,这妮子怎么和我生分起来了呢?

    但现在显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韦凑带人去扬州大都督府找张潜要手令,夜里打开城门,率队前往护城河,果然在一条乌篷船上搜出了方丈镜。

    而崔耕则是领着一队甲士,就地看押着孟神爽,防止这厮再次逃跑。

    趁着这个空档,崔秀芳在崔耕的关心询问下,缓缓交代了她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

    原来当日在江南花魁大会的江船上,崔秀芳撒谎了。她不是不会水,相反她水性极好。那日沉船之后,孟神爽安排的刺客就是被她杀的。

    待她亲眼看到有人将崔耕救起后,她便飘然远去。

    最近这些日子,她迟迟没有露面,并非失踪也非离去,而是一直潜伏在如意楼左近,其间遇到的危险不可胜数。

    当然了,她主要顾忌的还是丘奉云。

    今夜丘奉云离开后,崔秀芳忽然发现,有几个黑衣蒙面的人鬼鬼祟祟,把一个大箱子抬上了一辆特制的马车。

    她使了个小手段,将其中一人打晕,并换上了他的衣裳,混在那伙黑衣人中。

    马车出了如意楼往南走,这次南门的城门官儿正是姚天德。

    姚天德似乎和这些如意楼的人非常相熟,见面之后互相点头,一句话都没说。

    因为没刺史张潜的手令,夜里宵禁时间,肯定是不能开城门的。

    所以几个黑衣蒙面人一起上了城楼,姚天德用绳子将几人缓缓捶下,连同他们下来的还有那口大箱子。

    几人加一口大箱子,趁夜就这么出了城。

    崔秀芳混在黑衣蒙面人中,到了护城河的一条乌篷船上,猛地一出手,打了个出其不意,第一时间将他们全部制住。

    经过一番审讯,她才知道,这口大箱子中装着的就是方丈镜!

    另外,通过审讯得知,这伙黑衣人也不是都要跟着方丈镜走的,当中还得有一个人回来给孟神爽送信。

    于是乎,崔秀芳再次黑衣蒙面,返回城门下被姚天德用绳子接进了扬州城。

    在回江都县衙的路上,崔秀芳见如意楼被大队的甲士围困,心中生疑,翻墙而入,正好见着崔耕落了下风,被孟神爽所拿捏逼迫,这才现身相见。

    ……

    “原来如此!”

    崔耕连连颔首,暗生感慨道,今晚若没有秀芳的出现,恐怕这亏是吃定了!

    随即,他上前握住崔秀芳的柔荑,叹道:“秀芳,这回真是多亏了你。这些日子既然你没事儿,为何不回县衙与我重聚呢?你知道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是真担心你……”

    孰料,佳人倏地抽回小手,面色不咸不淡,略带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口吻,回应道:“崔县令莫要自作多情哩,妾身要杀孟神爽,主要不是为了你,而是……”

    “崔县令,某家已回,大功告成矣!”

    正在这时,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韦凑满面红光的走了进来。

    他身后一队甲士押解捆绑着几名黑衣人,外带一口大箱子。

    方丈镜正在此箱中!

    韦凑指了指那口箱子,冲孟神爽道:“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说?”

    孟神爽见着箱子和黑衣手下后,顿知大事不妙,但仍耍起光棍来:“陛下有旨,只有左肃政台才能处置本总管,其余有司不得擅自捉拿刑讯。”

    说着话,他打了个哈欠,摇摆着双臂,撇撇嘴:“这大晚上的不睡觉,扰人清梦,懒得和你们磨牙。行了,崔县令,韦参军,你们想查什么案就查什么案,想抓什么人就抓什么人,本总管不伺候了!”

    说罢,他竟然堂而皇之地转身就要走。

    人证物证俱在,孟神爽又抬出那道免死圣旨来,韦凑和崔耕见到如此耍无赖,一时真没了招儿。

    二人心里都明白,若是不趁现在拿下孟神爽,将其关押起来。而是依照圣旨所言,走正常流程,行文至长安的左肃政台,至少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孟神爽又他妈跑了的话,到时候可就天地任逍遥了。藏匿一段时间等着风头过去了,再有来俊臣这个酷吏宠臣在武则天面前斡旋美言,这厮兴许又能重新复出了。

    难道眼睁睁地看他离去,这么多天白忙活了?

    真是不甘心啊!

    正在崔耕懊恼无比之时,崔秀芳倏地浅笑一声,开口问道:“圣旨?孟神爽,你张口圣旨,闭口圣旨的,本姑娘的耳朵里都快听出茧子来了。我很好奇,圣上真的给你赐过这道圣旨么?莫不是扯大旗在这儿诓人,妄图逃避律法制裁吧?”

    孟神爽哈哈得意大笑,伸手指向了那间佛堂,道:“崔小娘子你不信?净光天女像前供奉的便是,你们自己去看吧。”

    “哼,看就看!”

    尽管韦凑和崔耕都觉得没啥必要——借给孟神爽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假传圣旨啊。

    但既然崔秀芳坚持要看,二人也不阻拦。

    只见崔秀芳抢步上前,将净光天女像前的一个檀香木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卷黄色的卷轴。

    孟神爽见状,越发得意了,”看到了吧?这就是陛下给赐给某家的圣旨!”

    “崔县令,韦参军,奴家见识短浅,不知圣旨长啥样。不过,既然是圣旨,总得写点东西吧?怎么这上面什么也没有啊?”崔秀芳笑意吟吟地冲二人招招手。

    “空的?”

    韦凑凑上前去,劈手就把那圣旨夺了过来,声色俱厉道:“孟神爽,你敢矫诏?”

    崔耕也凑前一看,瞬间乐了,揶揄道:“姓孟的,这天底下还有你什么不敢干的?你真是寿星老吃砒霜——嫌命长啊!”

    啪!

    韦凑把孟神爽口中所谓的圣旨往前一丟,阴恻恻道:“哼哼,你自己看!”

    “我…这怎么可能?”

    孟神爽捡起来一看,黄色卷轴的确还是黄色卷轴,但展开卷轴之后,黏在卷轴之内的白纸黑字已然不翼而飞了。

    唐代的圣旨,并非是一张纸,而是由一副黄帛卷轴,内里黏裹一张朱砂御笔白纸黑字的敕书所组成。天子崇黄,故用黄帛卷轴体现皇家至尊。卷轴内黏裹的那层薄薄敕书,才是真正的圣旨。

    如今没了那张敕书,又算得哪门子的圣旨?

    饶是他犯下无数条人命,饶是他担任丽竞门江南总管多年,也慌了手脚了。

    瞬间,他面色惨白,不迭大叫道:“这不可能!不可能!陛下确实是给我圣旨了啊,怎么会变成一副空卷轴?对了……我明白了……”

    突然,孟神爽眼前一亮,道:“肯定是有人偷了我的圣旨了!韦参军……”

    噗通!

    孟神爽突然跪倒在地,膝行向前,哀呼道:“你若不信,尽可向陛下求证啊?”

    “哈哈哈~~”

    韦凑直笑的前仰后合,道:“孟总管,丢了圣旨的罪过也不小,你确定要认?”

    孟神爽连连点头,道:“丢了圣旨这事儿,我认!我认啊!”

    “那好,给他画供!”

    待孟神爽签好了姓名之后,崔耕一把抢过画供,轻轻吹了吹上面的墨迹,嘴角抽笑道:“也不知丢圣旨这事儿是真的假的,韦参军,要不先打他五十板子?”

    “我看行!”韦凑很耿直地点了点头。

    随即,他招招手,两个虎背熊腰的甲士走上前来,一左一右架起孟神爽就往外走。

    孟神爽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道:“韦参军,陛下的圣旨上说了,非左肃政台不能处置本总管,你要抗旨?”

    韦凑笑吟吟地道:“一副空卷轴也叫圣旨?本官没见到圣旨,也不知真假。既然你签字画押认了此罪,那五十板子少不得。”

    “对嘛,反正孟大总管皮糙肉厚,打不死人的!”崔耕道。

    啪!

    啪!

    啪!

    他话音刚落,外面已经开始行刑。

    除了板子落于皮肉上的声音外,还夹杂着孟神爽的呻~吟声,和阵阵痛骂声。

    “崔二郎,你不得好死!”

    “姓韦的,你要是真敢杀我,陛下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变成厉鬼也不会……”

    砰!

    突然,一个沉闷的响声之后,一切声音戛然而止。

    两个甲士走上前来,微微一躬身,齐声道:“卑职等一时手滑,不慎将人犯打死,还请韦参军治罪。”

    “诶,也怪不得你们!”

    韦凑叹了口气,一字一顿道:“你等乃大都督府亲卫,本就不善行刑。所用非人乃本官之过,与尔等无关,退下吧。”

    “谢韦参军。”

    随后,韦凑冷冷地扫了大厅中那些官员一圈,道:“尔等都看到了什么?”

    这年头能当官的,哪个不是长了颗七巧玲珑心?很明显,这是韦凑和崔县令借故把孟神爽阴死了。但是,谁敢这么说?难道就不怕今晚步了孟神爽的后尘?

    他们第一时间纷纷表示,韦凑毫无过错,只是孟神爽运气不好,加上平日里酒色过度垮了身子不禁打,才有此一劫。

    韦凑闻言,与崔耕对视一眼,各有满意。

    随即,韦凑点了点头,道:“既然你们都看到了,那就替本参军和崔县令做个见证吧,在场官员皆来画供!”

    一时间无人敢做仗马之鸣,纷纷签好了自己的名字。有了这么多人见证,孟神爽之死至少明面儿上,张潜能对朝廷有个交代了。

    作为投桃报李,韦凑大手一挥,将这些识时务的官员全部放走。

    ……

    待这大厅里没外人了,韦凑俯下身子捡起地上的圣旨,看向崔秀芳,赞道:“崔小娘子好手段。”

    崔耕也早就明白,问道:“秀芳,你啥时候调的包?”

    崔秀芳理崔耕,而是冲韦凑微微欠身,道:“雕虫小技,韦参军过誉了。”

    说这话,她从袖兜里徐徐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道:“所谓圣旨,无非就是一副黄帛卷轴黏裹着一张御笔朱砂批示的白纸黑字。撕了这薄薄一层纸,还算什么圣旨?”

    原来是崔秀芳在背对着孟神爽与崔耕等人,打开檀香木盒,取出卷轴徐徐展开之际,直接将黏裹在卷轴内的圣旨给撕了。

    韦凑难得笑了笑,道:“既然此间事了,那某家也该回去给张大人复命了。”

    崔耕也道:“也好,孟神爽尸首便由我江都县衙来料理吧!”

    “且慢,先别急着走!”

    这时,崔秀芳说道:“奴家这些日子潜伏如意楼左近,发现如意楼后面还有一个地方,防守特别严密,估计是丽竞门极为重要的地方。里面若是能找到丽竞门的罪证,兴许对你们有用处。”

    “在哪?”崔耕问道。

    韦凑一听,比崔耕还急:“劳烦崔小娘子带路!”

    丽竞门家大业大,总部当然不能只有如意楼这么一栋楼。事实上,如意楼的周围大片区域都是丽竞门的产业。

    崔秀芳说得地方就在如意楼后面有一座两层小楼,灰不溜秋,乍看还真是毫不起眼。

    很快,崔秀芳领着崔耕一行人上了二楼,边走边说道:“据我这些时日的观察,这里平时进进出出至少有三十多个身手不错的护院,不过如今孟神爽一死,八成都跑光了。”

    “不奇怪!”

    崔耕耸耸肩道:“这就叫树倒猢狲散啊!”

    说着话,他伸手推开了跟前的一道门。

    门一推开……

    嗖!

    倏地,一道寒芒直袭崔耕的面门!

    PS:这是7号的更新。8号、9号没时间码字更新了,10号活动结束回到漳州后,再给你们一起更新三章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