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36章 多了两兄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6章 多了两兄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花魁大会?

    什么东东?

    崔湜一番解释下,崔耕才算明白了花魁大会的来龙去脉。 ()

    原来这段时间自己没怎么出县衙,老色鬼张潜人老心不老,竟然不声不响搞出这么大的事儿来。

    他勒令扬州大都督府下辖的另外六州,将各州府当红的妓子都送到扬州来,准备搞一场花魁大会,评选一个最美的妓子为江南花魁。

    张潜啊,总想搞个大新闻,这回如愿了!

    扬州大都督府统管扬州在内的七州军政,扬州大都督一职又是虚职,由远在长安的皇室亲王遥领,所以攥着实权的还是张潜这个大都督府长史。

    因此,对于他的倡议,七州刺史自然是要给面子的,纷纷照办。

    但淮南道又不单单只有扬州等七州,一道共计十四州五十七个县。不知怎么的,这扬州搞花魁大会的事儿就传到另外七个州府去了。

    那些州府自然不乐意了,凭啥你们扬州大都督府辖下的七州第一妓子就是江南花魁了?我们这七州也分属淮南道,也是人杰地灵佳丽万千,怎么就比你们七州差了?不行,我们也要参加!

    于是乎,他们也纷纷要求派官妓参与评选,非但如此,他们还派来人来做评委,免得张潜他们暗箱操作比赛。

    张潜一琢磨,这事儿挺好,老夫的花魁大会一办,就把江南美妓一网打尽了。

    所以,他不但全部应允,而且还降低了花魁大赛的门槛儿,允许私妓也可参加花魁会。

    不过大赛的评委嘛……一个县衙给五个名额,州衙给十个名额。可以来得不够数,但绝对不能超过。

    时间就定在三个月后,也就是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

    崔湜和郑愔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急得百爪挠心一般,自然是想拿到花魁大会的评委资格,到时好一睹群芳,近水楼台先得月。

    但问题来了,他们是瞒着家人偷偷来扬州的,总不能求助博陵崔氏和荥阳郑氏在各地的官员吧?

    最后还是崔湜灵机一动,想到了哥哥口中义薄云天的崔耕崔二郎,这才找上门来,想让他帮忙搞两个评委的名额。

    ……

    崔耕听完也是暗暗称奇,不应该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咋不知道涅?于是,赶紧把县丞陈三和找来询问。

    陈三和拂尘一摆,满脸尴尬之色,道:“是有这么回事儿,但一个县才五个名额,这根本不够分的啊。”

    “所以你们就自作主张,把公文给瞒下了?胆儿挺肥的啊?”

    崔耕倒不是很想……好吧,他的确是有点想参加花魁会。

    不过手下这帮子兔崽子也太恃宠而骄了,居然敢瞒着自己。虽然花魁大会无关紧要,但此例一开,以后什么事儿不能瞒?

    他脸色微微一沉,道:“这事儿是谁提议的?是谁做主的?陈三和,你现在就把他们的名字写下来。本官要让他……呃……至少这次花魁大会他是别想了!”

    “不是。”陈三和面色古怪,声音都有些变调,道:“人家也没想要参加花魁大会啊。”

    崔耕微微一愣,这年头还真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问道:“痛快点,说,到底是谁捂着这事儿不跟我说?”

    “崔小娘子!”

    “啥?”怎么还扯到崔秀芳了,崔耕愣了。

    陈三和此时奸笑如狐,道:“是崔秀芳小娘子的主意。那日公文下来,给了咱江都县五个名额。您肯定算一个啊!剩下四个名额,那啥,卑职,夏主簿,雍县尉,姚曹吏和宋班头我们五人争了个不可开交。”

    “然后呢?”

    “然后崔小娘子就进来了,她说争什么争啊,不是五个名额吗?你们五个人去就成。崔县令要是问起来,让他来找我的麻烦。所以我们就把这事儿瞒了下来。”

    崔耕终于明白算是怎么一档子事儿,敢情儿是崔秀芳这妮子呷醋,主动把自己的名额给让出去了,还让他们捂着这事儿不让自己知道,这帮不讲义气的王八蛋!

    不过想归想,既然崔秀芳不乐意,他还真息了去花魁大会的念头。

    但陈三和、宋根海这五个截留公文的货,谁都不准去花魁大会。

    至于空出来的五个名额怎么分配?

    他琢磨刨出两个名额,给崔湜和郑愔。不管怎么说,人家既出身五姓七望又是新科进士,将来还是很有前途滴,这个面子总是要给的。

    另外三个名额,就留给县衙里另外五个曹吏去竞争吧!

    不对,周兴毁了容之后,对这些男女之事也没什么兴趣了。就让剩下的四个曹吏去竞争剩下的三个评委名额吧!

    四争三,想必这竞争名额的日子,县衙的工作效率能上一个大台阶。

    陈三和听了这话,满脸贼笑嘎然而止,不迭叫屈道:“大人,您不能这样啊,这都是崔小娘子让我们干的。你该找她……怎么这锅还得俺们背?”

    崔耕挥挥手,让他退下吧,浑然不理他的申辩。

    “……”

    陈三和彻底无语了。

    ……

    ……

    这边,崔湜和郑愔这俩货自从得了崔耕的请后帖,可就抖起来了!

    每日里穿梭于花街柳巷,只要这份请帖一出,马上大受妓子们欢迎。

    谁让他俩现在是花魁大赛的评委之一啊,将来手上可是有评分资格的。

    不过这二位实在没什么节操,为了不被崔、郑两家的族人发现他们这么堕落,居然隐姓埋名,崔湜自称崔三郎,郑愔自称崔四郎,对外都各自宣称是江都县令崔耕的亲兄弟。

    不是崔县令的兄弟,江都县衙能给两个外人请帖?

    崔飞将的弟弟谁敢得罪?君不见薛盼盼因为怠慢了崔县令,已经门前冷落车马稀了吗?

    这下二人在扬州的风月勾栏里就更受欢迎了。

    好死不死的是,张潜最近又下了一道命令:妓乐司的妓子,只要身怀衙门开出的花魁大会请帖,都可请她们赴宴。

    随着各州妓子陆续到来,扬州城内的高~官显贵富商大贾们,色心大动,轮流相请,无日不宴。

    崔耕的这两个“弟弟”,诗词歌赋样样拿手,很快成了扬州青~楼的风云人物。他们甚至和雍光的女婿李涯交好,被好事之人称为“青~楼三公子”,场场宴会都不会落下他们。

    所以,自从当日崔耕把他们送出县衙后,一直到正月十七,都没和他这俩贱~货见过面。

    崔耕暗暗寻思,这两货到底是不是五姓七望家的子弟啊?妈的,怎么感觉跟见了女人走不动道的活屌丝一样?老子真怀疑他俩的亲爹是不是真的是门房秦大爷了。

    ……

    不过贱~人就是不经念叨!

    正月十八,两位新科进士再次登门。

    崔耕担心地打量了他们两眼,道:“我说二位,你们可得悠着点,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崔湜说得还像句人话,道:“大哥不必担心,小弟理会得!”

    郑愔别看丰神俊朗一副好胚子,但说的话不比崔湜屌丝,道:“小弟我夜御七女不在话下,这才哪到哪啊?倒是大哥你中馈乏人却不近青~楼,实在令小弟担心啊。”

    崔耕翻了翻白眼,硬是被他堵得一个字儿没说出来。

    良久,他才叱道:“妈的,你们顶着本官的名号,出去招摇撞骗也就是了。这里就咱们三个人,你俩张口大哥闭口小弟的,叫的挺亲热啊?假不假?”

    崔湜臭不要脸地嘿嘿笑道:“崔县令如此够朋友,就是我的亲大哥!”

    得!

    这位果然跟他哥哥崔泌一样,为了好处能把节操全掉光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郑愔果然也不是啥好玩意儿。

    崔耕懒得和他们磨牙,又问道:“你们今天来找本官,恐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还真被大哥给说着了!”

    崔湜和郑愔各自对视了一眼,神神秘秘道:“我们是受人之托而来。”

    “谁的托付?”

    “扬州官妓头牌李云莺!”

    “她?什么事?”

    “她想约个时间地点,和您单独见一面。”

    崔耕心中一动,李云莺,貌似当日张潜到任的夜宴上,自己还欠了她一份人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