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34章 美人恩情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4章 美人恩情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

    崔耕摇头笑道:“孙县令眼神不好,这杯酒恐怕得您喝了。”

    “那可不一定!”孙伯超也含笑道:“李小娘子,去搜崔县令的身!就算是要输,本官也得输个明白不是?”

    众人也是纷纷起哄,喊道:“对!搜他!搜他!刚才李小娘子不是很仰慕崔县令吗?今天可要好好的搜检一翻!”

    李云莺端得媚态横生,娇嗔了众人一眼,“你们啊,就会欺负人家!”

    轻款莲步,来到了崔耕的面前,开始在崔耕身上摸索。

    孙伯超不迭拍着桌子大呼小叫道:“搜别的地方有什么意思?本官刚才不是说得很清楚吗?你得搜崔县令的怀里,对伸进去……往里伸……哈哈!”

    李云莺依言照做,右手伸到了崔耕的衣襟中,双方最后渐呈搂抱的姿势。

    全场又是一阵大笑。

    有酒意正浓之辈不由高声助兴道:“看来李小娘子真的动心了哩!”

    “郎才女貌,崔县令今晚恐怕要享尽艳福啦。”

    不过也有人暗里嘀咕:按规矩,今晚李云莺不该留给张潜吗?

    正在这时,崔耕的耳边响起李云莺轻微的声音,“崔县令,妾身说话,你别应声。我只说一遍,您听好了。打我!赶紧扇我一耳光!快点,要不就来不及了!”

    打耳光?

    这小娘子莫非还有受虐的倾向?

    崔耕先是一愣,随即马上就明白过味儿来了。

    今天夜宴一开始就不对劲!

    本来么,李云莺身为扬州伎乐司的首席头牌,说话得体那是最基本的素质。怎么今天会这么疏忽大意,屡屡被孟神爽抓住话柄,连番挤兑呢?

    依照规矩,李云莺这种首席头牌今晚应该是陪侍张潜左右,可被孙伯超这么一闹,硬是将这女人往自己身上凑。而且好事者还在瞎起哄,说什么让李云莺今晚陪自己过夜。

    这尼玛不是打张潜的脸吗?

    现在李云莺耳语自己,让自己打他,显然是想帮自己摘除张潜的芥蒂。

    ……

    崔耕心思电转,决定还是选择信任李云莺。

    不过他却没打她耳光,而是猛地将李云莺往旁边一推,呵斥一声:“贱~人!”

    啊?

    全场顿时一阵哗然!

    这么娇滴滴的美人,疼爱都来不及呢,崔县令怎么舍得往外推?

    张潜见状也停下了在妓字身上摸索的双手,沉声问道:“崔县令,你因何对李小娘子无礼?”

    崔耕还未说完,李云莺便俏脸含泪,爬起来深施一礼,道:“怪不得崔县令,是奴家该死!”

    “胡闹!”张潜低喝一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李云莺转头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崔耕,然后向张潜说道:“回禀刺史大人,是这样的。实因妾身仰慕崔县令的诗作,想让他送诗一首,谁知却来崔县令的震怒!诶,实在是奴家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崔耕见机得快,陡然想起了当初姚度在杨四娘家说的那句话。

    他顺着李云莺的这番话,回应道:“刺史大人,那首‘秦时明月’是下官当初送给未婚妻卢丽华的。可惜天妒红颜,佳人早逝。一个妓子又岂能与下官的亡妻相提并论?故下官一时失态,还请刺史责罚。”

    当日,李涯的那首《解语花》一出,马上就传遍了扬州城,在场的扬州官员,那也是妓馆的常客,哪能没听说过其中的典故?

    人家崔耕不肯给薛盼盼做诗,当然也不肯给李云莺做诗了,很合理是不是?

    大家顿时就信以为真了。

    张潜和崔耕本来就有渊源,总不至于为了一个妓子为难他,遂点头打圆场道:“崔县令还是太莽撞了,人家李小娘子也未必知道有这番典故,下不为例。”

    随后,又温言抚慰了李云莺几句。

    李云莺倒是非常客气,表明全是自己的错,怪不得崔县令。

    经过了这么一个小插曲,现场气氛也缓缓冷了下来,张潜觉得挺没意思的,过了一会儿就宣布散去晚宴,一个妓子都没留。

    不过,他命人把崔耕和孟神爽留了下来,在刺史衙门的厢房中候见。

    ……

    厢房中,仅崔耕和孟神爽两人。

    孟神爽瞥了一眼崔耕,声调低沉:“崔县令今天大出风头,嘿嘿,想必张刺史今后会好好关照你的!”

    “有劳挂怀哈!”

    崔耕耸耸肩,揶揄道:“孟总管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糖霜作坊吧,别折腾完家底儿到时候发不出饷来。我可是听说最近丽竞门散了不少人啊!”

    “哼哼,不劳崔县令费心,本官手里边还是有些底子的。”

    “就是不知那些底子能撑多久喽!”崔耕道。

    “你……”

    孟神爽骤然发现,崔耕这张嘴真是贱,说风凉话还真说不过他。

    正在这时,一个三十来岁,满脸精悍之色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面色肃然道:“崔县令,刺史老爷有请。”

    “好的!”

    ……

    到了屋内,崔耕给张潜见礼。

    张老头非常客气,站起来亲自以手相搀,道:“都不是外人,无需客套。崔县令快快请起,坐!坐!”

    “谢大人。”

    崔耕在胡凳上坐稳之后,就赶紧解释今天的事,道:“不是下官有意扫张刺史的兴致,实在是……”

    他也不隐瞒,把自己和孟神爽的恩怨,以及李云莺对自己的说的那番话,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张潜听了眉头微皱,道:“这里也没外人,老夫就称你二郎吧。”

    以张潜的身份叫他一声二郎,倒显得关系亲热些。

    崔耕赶紧道:“固所愿者,不敢请尔。”

    张潜这才继续道:“二郎啊,你和孟神爽之间的事儿,老夫也听说了。你仔细琢磨琢磨,把孟神爽宰了,真的就高枕无忧了吗?”

    “嗯?”

    他想了一下,回道:“虽谈不上高枕无忧,但总能让丽竞门消停一段时间吧?另外,下官和丽竞门现在结了大仇,已是不死不休之局!大人你有所不知,丽竞门在扬州……”

    很快,他便将丽竞门杀了淳于良的妻子及房客二十余人的事,详说了一遍!

    张潜听完不由震怒:“在扬州城内,他们焉敢如此嚣张?真…真是好大的狗胆!”

    “可不是吗?”崔耕又道,“丽竞门仗着来俊臣在长安朝廷中呼风唤雨,根本没把地方官放在眼中!就算彻底根除不了丽竞门,但剿除孟神爽,总能打击一下他们的嚣张气焰吧?”

    张潜沉吟了半晌,最终摇头喟叹一声,道:“二郎,不是老夫不近人情,委实是我不能帮你对付孟神爽。”

    啊?

    崔耕面色顿时一垮!

    上官婉儿好不容易才将张潜调任扬州来,怎么关键时候张老头还掉链子了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