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233章 藏钩小游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33章 藏钩小游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周长寿元年,十月初九。 ()

    被任命了将近半年的张潜张大刺史,一路悠哉游哉,终于赶到了扬州城。

    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去迎接。

    包括江都县令崔耕,还有丽竞门江南总管孟神爽。

    张潜今年五十多岁,皮肤白净,略显富态,整张脸上总是洋溢着和煦的笑容。看起来不像朝廷的从三品大员,倒像是某家大商号的掌柜。

    扬州的大小官员见之,都暗暗松了一口气——看起来,新来的扬州一哥应该不难伺候。

    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的揣测,无论是与前任扬州刺史、安平王武攸绪的交接,还是与众人的简单寒暄,从言谈举止和待人处事上,此老都让人如沐春风。

    众人还没提议接风洗尘之事呢,张潜就当场宣布,为了庆祝与诸君初会,今晚让妓乐司把最好的妓子派来,所有人等开怀畅饮,不醉不归。若是谁与哪个妓子看对眼了,只要人家同意,他也绝不阻拦!

    这老头简直太贴心了,有偏好风月的官员已经阵欢声雷动了。

    ……

    当天晚上,就在扬州刺史衙门的一个院落内,举行了一场露天宴会。

    灯笼火把,牛油大蜡,把全场照得亮如白昼。

    张潜高坐在主位,其余官员等按照官职大小侧坐相陪。

    别看扬州城也在江都县境内,但崔耕不过一个六品县令,只能是敬陪末坐。

    倒是孟神爽貌似深得张潜看重,居然离主位非常近。

    等着诸人纷纷落座,可妓乐司的妓子却仍然未到,身为主人又身为新客的张潜,面色顿时为之一变。

    老话说得好,脾气好不等于老好人,这是有区别的!

    堂堂扬州刺史,却被自己正管的伎乐司如此慢待,若是还不显霹雳手段,那张潜这刺史以后就没法在扬州开展工作了!

    蓦地,他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刺史府长史高仪,话里有话地问道:“还真是奇怪了。敢问宋长史,这扬州的妓乐司,莫非不归刺史衙门管?”

    高仪一听这话,好悬没吓死过去,脸色煞白道:“妓乐司当然是属刺史衙门直管。”

    “哦?那是本官说话不好使,妓乐司不肯奉命了?”

    噗通!

    高仪终于跪了!

    别的地方长史和主官品级相差有限,相当于刺史的左右手。

    但是扬州不同啊,人家张潜的正职可是扬州大都督府长史,管七州军政的大都督府长史啊。扬州刺史不过是兼着玩的,论官秩地位,不知甩了文十几条官道。

    真惹怒了张潜,随便一道弹章下去,高仪就得丢官罢职!

    高仪着急道:“大人这是说得哪的话?给他们俩胆儿,也不敢不从命啊!”

    “那她们为何姗姗来迟呢?”

    高仪额头上冷汗直流,颤声道:“卑职……卑职确实不知啊……”

    “哼,这都不知道,本官看你这扬州长史……”

    噔噔噔~

    话刚说到这,忽然一阵急促地脚步声响,有一绿袍小官跑进了小院,报道:“启禀刺史大人,妓乐司的妓子来了!”

    “哼,还知道来啊?”

    张潜的心里这才舒坦一点,看向高仪道:“起来吧,以后办差要用心。”

    “谢大人!”高仪如蒙大赦,背过身暗暗擦了一把虚汗。

    不消一会儿,环佩叮当,十几位丽人,在一名身着红裙的美艳女子的带领下盈盈下拜,道:“妾身等参见张刺史,参见诸位大人!”

    这十几个妓子的品相还真不错,环肥燕瘦各有风情。

    尤其是领头的那个红裙女,不仅美貌无双,这身材也堪称完美。

    该小的地方小,杨柳细腰,盈盈一握。该大的地方大,"shu xiong"半露,喷薄欲发。

    这一拜下去,颤颤巍巍波涛汹涌,即便很多人不是初次相见,还是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张潜看似和煦,其实也是老色鬼一名。见着如云美女扑来,便将她们姗姗来迟冒犯自己之事,顿时抛诸云外。

    一张富态老脸绽笑如花,温言招呼道:“诸位小娘子快快请起。啧啧,都说维扬自古多佳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几位小娘子,快向本官报上尔等芳名!”

    那些妓子当即按照顺序报了名姓。领头的红衣女子,正是扬州官妓中的头牌李云莺。

    张潜听得连连点头,当即招了两名身怀“凶器”的女子坐到自己身边,一点也不跟在座的扬州官员们客套。

    此间张潜官秩最高,自然是这场夜宴上的监令,总控大局,想喝就喝,不想喝也没人敢灌酒。

    最当红的官妓头牌李云莺担任“席纠”。席纠之责便是喝花酒行酒令时,判定谁赢谁输,该谁喝酒,该喝多少。

    其他妓子则随意就坐。

    按说还得有个“觥录事”强制执行席纠的命令,但有张潜这尊大神镇场,想必无人敢违令,也就免了。

    美色当前,在场扬州官员门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且慢!”

    张潜刚准备宣布夜宴开始,却听崔耕的老冤家孟神爽喊了一声,问向李云莺:“李小娘子,行酒令之事暂不着急,本官想问你一件事儿。”

    “原来是孟总管当前,尊客有话请讲。”李云莺微微欠身道了一福。

    “刺史衙门的文书应该早就到了吧?妓乐司的小官儿想必也不敢耽搁。你为何与诸位小娘子姗姗来迟呢?”

    李云莺眼波流转,浅笑道:“不是奴家故意要迟到,实在是今日之宴特别重要,我们姐妹不敢怠慢,要收拾好了才敢出门哩。还请诸位官人恕罪!”

    这话回得也算得体,毕竟是混迹风月场所的伎乐司,多刁钻的官员都见过,这方面问答还是有经验的。

    张潜捋着半黑半白的胡须,哈哈大笑,道:“无罪!无罪!诸位小娘子梳妆当然需要时间,是本官下的命令太仓促了。”

    左拥右抱大~胸美女的张潜,此时早已沉浸美色中,哪里还会计较迟到这事儿?在他看来,孟神爽未免小题大做了!

    老色鬼狠狠地摸了一把身边妓子的胸脯,浪笑一声,又冲李云莺道:“本官乃随性之人,今晚不过一场到任之宴罢了,尔等无需那般小心谨慎!以后啊,你们多来本官府邸几趟,就会知道老夫是个好说话之人哩!哈哈!”

    张潜这番说,现场气氛愈发欢快起来。

    李云莺唔了一声,道:“不是我等怕张刺史,而是我等敬张刺史哩。就算刺史大人不怪罪,妾身也不愿以燕媠之容相见。”

    燕媠之容,是引用了汉武帝宠妃李氏的一个典故,讲得是宠妃李氏,至死都不肯让汉武帝看到自己的病容。

    张潜乃饱学之士,这等典故一听就懂,当即嘴角噙笑,微微颔首。

    李云莺又开口道:“再者也怨不得奴家等梳妆打扮耽搁了时间,实则是今晚不单单张刺史在席,还有这么多如此重要的诸君老爷在座,我们姐妹焉敢有怠慢之理呢?”

    这句话一出口,就坏菜了!

    李云莺本想多说一句好话,拍拍在场这些官员的马屁,可她忽略了一个事儿,就是今晚是张潜的新官到任之宴,而且今晚都以他为尊,李云莺这马屁话多少有将张潜跟在坐大小官员一视同仁的意思。

    这话放在平时也就罢了,今晚委实有些不合适,多少有藐视张潜的意思。

    果不其然,刚才还乐呵呵的老色鬼张潜,此时脸上笑容一滞,傻子都看得出他的不悦。

    李云莺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紧又补了一句:“当然, 最重要的还是张刺史哩。”

    话一出口,再有补救也是聊胜于无,张潜显然没有半分受用之意。

    在场有不少官员颇为同情地看着李云莺,暗暗可惜,看来明天这官妓首席头牌的位置要换人啰!

    孟神爽眼中闪过一丝异芒,起身问道:“那小娘子以为,在场除了张刺史外,还有谁非常重要啊?”

    李云莺知道自己已然得罪了张潜,又见着孟神爽这个时候还要落井下石,俏脸微沉,没好气道:“不管是谁,反正不是你孟大总管。”

    “嘿嘿,不是本总管没关系。”孟神爽冷然一笑,沉声道:“既然李小娘子认为最重要之人当属张刺史,那在小娘子心中的份量,总该有人排在张刺史之下吧?谁啊,说来孟某听听呗!”

    李云莺往西下里望去,目光逐一落到在场诸官员的脸上,任谁都不敢和她对视。

    开玩笑呢,这名头栽在谁头上,谁尼玛倒血霉啊!

    这种名头既得罪了在场所有官员,更会让张潜心里起腻。

    见李云莺久久没有答上话来,孟神爽眯着眼睛,逼问道:“怎么?李小娘子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啊?”“哼,说就说!”

    李云莺被他挤兑地实在没辙儿,目光落在一人身上,道:“他,江都县令崔大人,他就比你重要!”

    唰!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角落里的崔耕崔二郎。

    我擦!

    崔耕险些骂出声来!

    李云莺啊,李云莺,你一个官妓头名,咋被家孟神爽带到沟里去了涅?

    哥们我真是躺着也中枪。

    但是万众瞩目之下,躲是肯定不行的。

    崔耕索性站起来,拱拱手,苦笑道:“呵呵,这么说本县还要感激李小娘子的抬爱了?如果本县没记错的话,你我根本就不认识吧?李小娘子!”

    李云莺道:“虽不认识,但崔飞将的名头,妾身已经如雷贯耳哩。”

    她忽然起身,来到场地正中,翩翩起舞,清唱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舞姿婀娜,声似天籁,不愧是扬州官妓第一人!

    李云莺唱完,轻扬下巴,眼中带着几分崇仰,说道:“崔县令这首诗脍炙人口,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说比孟总管重要,有何不可?不服气的话,孟总管你也做诗一首,奴家清口唱出,跟崔县令比一比呗?”

    “我……”

    孟神爽被个妓子反将了一军,霎时满脸涨红,无言以对,坐了下去!

    张潜笑着打圆场道:“论做诗,天下有几个人比得过崔二郎?这次孟总管输的不冤啊!”

    孟神爽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张刺史说得对,下官认输,主动罚酒一杯!”

    然后,端起几案上的一盏酒,一饮而尽!

    张潜随即转移话题,道:“不知李小娘子今天想行什么样的酒令呢?快点出题吧。”

    “嗯……”

    李云莺轻托香腮,沉吟道:“总是吟诗作对没什么意思,不如咱们今天行个武酒令?”

    酒令分文武,文酒令一般就是以特定的格式,说出一句诗,或者一首诗。实在大伙没什么学问,还可以比赛说“急口令”,也就是“绕口令”。

    武酒令的花样就多了,比如说划拳,比如说射箭,甚至干脆投骰子,谁输了谁就喝酒。

    “武酒令?”

    当即,张潜兴趣缺缺,看一帮人划拳乃至射箭,这有什么意思?再说了,传扬出去,对他扬州刺史的名声也不咋样啊。毕竟他张潜可是正儿八经的仕途文人啊。

    “当然不会行那些不雅的酒令。”李云莺赶紧解释道:“不如咱们玩藏钩怎么样?”

    藏钩?

    张潜稍微一转念,就眼前一亮,道:“这个好!今天的酒令就是藏钩了!”

    所谓藏钩,是唐人在夜宴上经常玩的一种小游戏,介于文武酒令之间。

    规则是在场众人分为两组,将一个特制的“钩”,交给其中一队,让另一队人依次来猜“钩”究竟在哪个人手里。

    猜错了,不好意思,罚酒一杯。

    猜对呢?钩在谁的身上,谁就罚酒一杯。

    这其实考验的是智力和眼力。

    张潜乃进士出身,几十年宦海沉浮,论智力和眼力谁比得过他?实际是非常适合这种游戏的。

    当然了,关键不是这个。

    妓子是干什么的?席纠啊,专门判定谁赢了谁输了。在这种酒令里,她就是负责检查,钩到底在不在某人身上。

    想一想,一个绝色佳人,在自己的身上上下而求索,唯恐落下一个地方,是不是既香艳又有趣?

    有诗云:美人红妆色正鲜,侧垂高髻插金钿。醉坐藏钩红烛前,不知钩在若个边。为君手把珊瑚鞭,此中乐事亦已偏。

    不仅仅是张潜,在场诸官员霎时一片兴味盎然,很快就分好了队伍。

    几轮游戏下来,全场笑闹畅饮,气氛达到了高~潮。

    接着下一轮,轮到右边队伍的人猜“钩”了,六合县令孙伯超抬臂一晃,直指某人,道:“哈哈,本官猜,那钩应该藏在崔耕崔县令的怀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