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60章 崔耕有灵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0章 崔耕有灵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崔耕伸手所指之处,正是魏太母的坟茔所在。

    往日里,陈元光已将坟茔周遭的杂草剪草,收拾地干干净净。

    月光如水倾泻而下,笼罩着整个仙人峰。垂柳、小潭、游鱼以及山石,都抹上了一层清辉。

    宋根海顺着崔耕的手指望去,不禁大失所望,泄气道:“药?大人莫要开玩笑了,这里连根杂草都没有,哪来的药啊?难道是这潭中的青鱼能治箭伤。”

    崔耕道:“鱼大家都吃过,当然对箭伤无用。但还有一样东西大家都没吃过,应该对陈将军的伤势大有奇效。”

    宋根海疑惑地道:“这里也没别的东西啊,难不成是柳树?”

    “然也!”

    望着不远处的柳树,崔耕眼睛放光,仿佛是发现了什么难得的至宝,欣喜道:“确切地说,是柳树皮。只要有了此物,陈将军今晚必能醒来!”

    这回崔耕还真没吹牛逼。

    人类发明的最伟大的三大药物就是,阿司匹林,青霉素和安定,每种药物都拯救了数以千万乃至以亿计的生命。

    现在让崔耕制出青霉素来,他当然是没法子。不过,只要有了柳树皮,就可以制出粗制的水杨酸,也就是阿司匹林。

    陈元光现在是因为高烧昏迷,只要把阿司匹林喂下去,他马上就能退烧,暂时清醒,这就足够对许天正有个交代。

    另外,阿司匹林虽然无法抗菌,却有消炎的功效,大大提高了陈元光挺过这一关的可能性。

    听崔耕口中的什么水杨酸、细菌、消炎乃至阿司匹林这些陌生词汇后,宋根海彻底地懵圈儿了,挠了挠脑袋,道:“大人你说的每个字儿都明白,怎么连一块我就听不懂了呢?这阿……什么的,真的管用?”

    “当然,此物堪称有神效!”崔耕笃定道:“怎么?难不成你也想学那许天正,跟本官打个赌?”

    “嘿嘿,卑职怎会不信大人您?”

    宋根海往四下里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卑职虽然不懂药物,但我明白,这玩意儿若有大人说得那般神齐,那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到时,可千万不能便宜了许天正那帮没良心的龟孙子。该如何制作此药,大人直接交代我就成了。”

    宋根海说罢,面色一凛,摆出一副忠肝义胆地模样。

    duan~

    “美得你!”

    崔耕翻了翻白眼,当头给了他一个暴栗,喷道:“你可拉倒吧,你什么尿性本官还不知道?那点小心思,切,你莫不是想想学了这奇药秘方,指着它大发横财?”

    被一语道破了小心思,宋根海这臭不要脸的竟毫无羞色,腆着脸龇牙乐道:“卑职跟在大人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了我呢。大人您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要是一般的发财法子也就算了,但是阿司匹林不一样,它是跨时代的产物,在如今这个年代,它就是能活人过万的灵丹妙药。拿这种秘方发黑心财,崔耕觉得不应该。阿司匹林最伟大的意义,不该是在挣钱上,而是在救人上。

    将这种秘方交到宋根海这种钱窜子手中,崔耕根本就不放心。宋根海虽然这些日子一路下来,对自己倒也忠心,但骨子里还是蔫坏黑心的主儿,阿司匹林的秘方交给他,只会坏事。

    想罢,他眼珠一转,转移了话题,促狭道:“宋队正,你会水不?”

    “不会啊,咋的?”

    “那可就完了!”崔耕故作为难之色,道:“这水潭太小没有船,你不会水的话,光凭咱们俩可做不了阿司匹林、看来这个财你发不了,与你无缘啊!”

    “真的假的?”

    崔耕笃定地道:“本官一会儿就要制作阿司匹林了,到底怎么制,大家都能看到,这还能骗人?”

    “啊?”宋根海大失所望,哭丧着脸道:“这么好的机会都能错过,看来是俺宋家祖上没给俺积大德哩!”

    随即,又猛地一跺脚,恨恨地道:“我不好过,他们也别想好过。卑职这就去把他们叫来,全给我统统下水!哼,救的是陈元光,凭什么要咱们出力啊!”

    不消一会儿,陈元光的六部将和若干士卒,全被宋根海叫过来了。

    他挺胸叠肚,咋咋呼呼喊道:“听好了,听好了,我家大人已经想出了治你们陈将军的法子。不过,这个法子需要你们去寒潭里走一遭。你们自己若是不愿忠心救主,可别怪俺家崔御史不救你们家将军,赶紧脱衣服吧。”

    崔耕哭笑不得,当然不会让他胡来,赶紧阻道道:“不需要全部下去,有一个精通水性的就行。让那个人带着一个大水桶下到潭底,本官要最下面的一层水。”

    这年头中医要的药引子都是些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什么无根之水,什么立春的雨水,成对的蟋蟀,二十年的老蜈蚣,大多数人都觉得这个要求非常正常。

    唯有许天正翻着白眼,不屑道:“哼,崔御史好狡诈的算计,到时候你的法子不灵,就该推给水不纯了吧?哼,谁能保证一点其他的水都不沾染?休想让俺们上当!”

    崔耕都懒得理这刺儿头,看向李伯瑶,问道:“怎么样?贵部有没有人能下水的?能不能救陈将军,可就在此一举了。放心,不全是最后一层水也没关系,只要差不多就行。”

    “有,当然有。”

    事关陈元光的性命,李伯瑶只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当即就要安排人下水。

    许天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最后却叹了口气,主动请缨道:“算了,还是俺下水吧。这潭水看着浅,实际上却深得很哩。换别人下去,俺不放心,谁知道下去之人会不会偷奸耍滑?”

    崔耕对谁下水当然是无可无不可,点头应允。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许天正已经从水潭中上来,浑身湿漉漉地站到了崔耕的面前,双手捧着一罐水,问道:“崔二…崔御史,你看这水能用不?”

    孰料,崔二郎将手伸了进去,试了试水温,就将这罐子的水全部倒了。

    许天正这下不干了,怒不可遏道:“姓崔的,你什么意思?这是拿俺耍着玩儿?”

    崔耕淡淡地摇头道:“当然不是。这制药得讲究火候,只能用刚从潭底提出来的水,取之即用,不得耽搁。所以,本官才想让人先下水潭取水,看看多长时间能将水取来。至于一会儿用来制药的水,待会我让你去取你再去取。”

    似乎……有点道理?

    许天正冷哼一声,有种自己被耍了却挑不出刺儿的窝囊,悻悻道:“你就故弄玄虚吧,罢了!为了救陈将军,俺都依你。到时候,要是你的法子没用,咱么再算总账!”

    崔耕淡然一笑,道:“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很快,他就开始粗制水杨酸。

    整个过程其实非常简单,把柳树皮剥下来,先用清水冲洗,再撕成小块浸泡在水中煮沸,大约过上半个时辰,就可以把这些柳树皮全捞出来了。

    捞出柳树皮和渣滓后,继续加热溶液。

    眼看着水越来越少,崔耕命许天正再次下水潭,捞了一罐子水上来。

    一试水温,冰寒彻骨,崔耕满意地点了点头,把这些水倒入了一个大木盆中。

    此时煎药的小锅内已有白色的晶体析出,崔耕赶紧把火撤去,并把这个小锅浸在了木盆里。

    随着水温极速冷却,越来越多的白色晶体出现,这就是鼎鼎大名的阿司匹林了。

    按照荒唐大梦中的记忆,最后一步冷却的过程需要冰水混合物。以如今的条件,崔耕肯定是搞不到冰水混合物的,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取了水潭最深一层的水。

    这里的水温估摸着应该是四度左右,勉强够用,的确不是故意刁难许天正。

    虽然众人不懂那么多科学道理,但眼见着白色的晶体不断析出,都明白崔耕要的这桶凉水大有学问。

    更关键的是,这帮厮杀汗哪见过如此神奇的现象?顿时眼睛都看直了,对崔耕增添了无穷的信心。

    就连许天正都不迭舔着嘴唇,问道:“崔……崔御史,想不到你还真有点门道,先前,先前俺错怪你了。”

    “有点门道?本官的门道多着呢!”

    崔耕估摸药量够了,把水泼去,只留粉末,倒在了一个碗里,挥手道:“走,咱们这就去给陈将军治病。”

    来到茅庐之内,撬开陈元光的牙关,把这些阿司匹林给他灌下去。

    刚服完药,许天正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崔御史,您的神药到底啥时候能奏效?明日早上成不?”

    旁边的同僚李博瑶到底年岁摆在那儿,稳重多了,觉着这许天正前番闹将的确对不住崔御史,尤其是人家还不以为许,继续给将军制药。他没好气地骂起许天正来:“你懂什么?俗话说得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有那么快?”

    “不。”崔耕摆摆手,道:“本御史这药与其他人不同,虽称不上立竿见影,但也不用等很长时间。最多两个时辰,陈将军的烧定能退下去。”

    既然时间这么短,大家索性也就不走了,就在茅庐之内,眼巴巴地看着陈元光。

    尽管大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万万没想到,才不到一个时辰,陈元光就出了一身透汗。接着缓缓睁开了双眼,伸了个懒腰,道:“呼~这觉睡得某家天昏地暗啊,不过睡得倒是香甜。咦?大伙怎么都在这?”

    六部将一阵激动,纷纷上言,七嘴八舌说起了陈元光昏迷后的事儿。

    年岁痴长的李伯瑶苦笑道:“还好睡呢!将军,你已经高烧不退昏迷了足足六个时辰了。如果没有崔御史的神药,将军恐怕是性命不保呐!此番真是多亏了崔御史,将军方能从鬼门关前及时退回来啊!”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