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41章 扶桑有靖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1章 扶桑有靖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崔耕非常理解长颈鹿的猝死。

    人家是食草动物,天性胆小,被人从老家非洲运到某个番邦小国,又从那个小国运到振州,再从振州到泉州。

    一路折腾,所行何止万里?受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再加上水土不服以及前番的一阵急行军,最关键的是,还被那么多全副武装的倭寇吓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难能可贵了。

    但是,他理解,不代表冯朴和沈拓也能理解!

    这叫什么事儿啊?这边刚把生死寄托在麒麟的身上,它就死了,这也太巧了吧?

    “完了,天亡我也!”老冯朴白眼一翻,又晕倒过去。

    亲随王良又是掐人中,又是拍前胸,这才将他弄醒。

    冯朴心中郁闷无比,忍不住牵怒王良,叱道:“你这狗才救老夫有何用?还不如让本官就这么死了呢!造化弄人,人生如戏,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失魂落魄的模样,冯朴仿佛又苍老十数载。

    而沈拓则是眼神怔怔地望着轰然倒地的长颈鹿尸体,一言不发。

    一时间,气氛压抑无比,宛若乌云压顶,令人透不过气来。

    一旁的封常清委实受不了这种闷得心慌烦躁的气氛,大吼道:“呔,亏你们这些人也是朝廷大官,怎得跟哭哭啼啼的傻娘们似的?天又没塌下来,何惧之有?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矣,又何惧哉?再说了,这不是还没死的吗?大不了,咱们一起去山上落草!”

    落…落草为寇?

    冯朴和沈拓面色大变,从朝廷命官到山贼?

    这是他们想也没有想过的事情,哪怕是丢了脑袋,也不曾考虑这种事情!

    太荒谬了!

    封常清见着二人发懵,以为他们动了心思,立马趁热打铁道:“对嘛,落草为寇当山大王多自在!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这鸟朝廷谁爱伺候谁伺候!”

    他越说越来劲,猛地一提手中大斧,越众而出,“就这么定了,俺这就宰一个倭寇,给咱们的新山寨祭旗!”

    说着话,他便冲向倭寇堆中的李有悔走了过去,道:“兀那倭贼,就你的来头最大,就拿你祭旗了!”

    李有悔顿时被吓得脸色煞白,哆里哆嗦地道:“咱们刚才说好了的,杀……杀俘不祥。”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封常清狞笑连连,已经入戏,道:“刚才我们是大周官军,现在俺们是土匪了。你能跟土匪讲规矩?小子,乖乖献出脑袋来吧!”

    “不要伤李大爷!”旁边一个矮胖子高声阻拦道:“这位大唐英雄,放我家李大爷一条生路,吾甘愿替死!”

    “莫杀主人,杀我!我愿意为李大爷赴死!”又是一个高瘦子开口道。

    “杀我吧!杀我吧!”

    不少倭寇大声喊叫,好像替李有悔去死,是多么荣光之事。

    封常清见状颇为意外,拎着宣花巨斧感叹道:“想不到你们这帮倭寇还挺有情有义的。好吧,封某敬重好汉子,就成全你们,随便找一人祭旗,饶了这厮!”

    “咳咳,封常清,莫要胡来!”

    这时,一直低头沉默的崔耕终于开口了,走上前去一把夺过封常清手中的巨斧,训道:“谁要落草为寇了?我告你,以后在老子身边少提落草为寇当土匪的事儿,也不得口出无状藐视朝廷!”

    制止了封常清的一根筋瞎胡闹后,崔耕看向还处于战战兢兢状态的李有悔,问道:“他们都叫你李大爷,那本官问你,在两个月前,你是不是派过一支人马去刺杀武良驹,结果部众折戟泉州港,全被我大唐官军歼灭?”

    李有悔都承认把武良驹剁成肉酱了,还在乎这点小罪名?当即毫不犹疑地承认道:“是有这么回事。”

    “果然是你!”崔耕眼中精光一闪,上下打量了起李有悔了。

    最后,他竟放声大笑起来,返身阔步走回营阵中,冲一脸如丧考妣的冯朴和沈拓道:“两位大人,天助我也!简直是天不亡我等啊!此番,我们有救了!”

    这二位齐齐一愣,异口同声地急问道:“此言怎讲?”

    然后,崔耕就把自己当初诱走海寇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之所以隐瞒,是崔耕不想淌武李之争的浑水。这里面既有道义方面的因素,也有现实的利益考量。

    在道义上,出卖李氏皇族,会为天下人所不耻。就算只考虑私利,崔耕明白,再过十五年,武则天会被逼退位,李家重新得势。到了那时候,还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不过现在火烧眉毛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们李家和武家残杀,可别赖在我们地方官的身上。捉住一个谋反的李氏皇族,算不算大功一件?至不济,也能功过相抵了吧?

    冯朴听完了眼前一亮,马上就恢复了五品刺史的威严,脸上都泛起光来!

    他轻咳一声,迫不及待地张罗道:“事不宜迟,本官要当场审案!左右侍卫,去将李有悔带过来,本官要把他的真实身份问个明白。”

    其实,李有悔早就把他们刚才的对话听明白了。

    不待冯朴再问一次,他就主动交代道:“冯刺史,你们都猜错了。小王原本不姓李,也不是什么李氏宗亲。”

    崔耕心里咯噔一下,不信道:“不可能!你不是皇族,那些人为什么会说要为公主报仇?为什么说你要争皇位?莫非你是担心和倭寇勾结的事情败露,令李唐祖宗蒙羞?”

    李有悔苦笑道:“在下的确是皇族,可不是大唐的皇族,诸位天朝上官且听小王慢慢道来……”

    原来,李有悔乃是扶桑天智天皇的长子,按照扶桑的风俗,他只有一个名字叫大友,没有姓。

    二十多年前,扶桑的皇位继承制度,还是兄终弟及。就是哥哥死了,不是像大唐一样,说皇帝驾崩,将皇位传给长子嫡孙,而是传给皇帝的弟弟。

    所以,理应继承皇位的,是大友皇子的亲叔叔大海人皇子。

    可是,这时候扶桑派去大唐的使者回来了,说人家天朝上国的皇位继承制度,不是兄终弟及而是父子相继。

    这下子天智天皇的心眼可活泛起来了,对啊,兄弟哪有儿子亲?至于理由?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学习大唐好榜样啊!咱们什么都学大唐,这皇位继承制度更是非学不可!

    本应继承皇位的大海人皇子当时就怒了!

    他和哥哥的大仇可不是这么一桩。

    先前,扶桑有个著名的歌姬叫额田王,人长得漂亮,歌唱的也好,大海人对她一见钟情,立为王妃。

    可成亲没几天,天智天皇的旨意下来了,要把额田王纳入自己的后宫。

    大海人皇子说,哥啊,您这么干可不对,哪有抢自己兄弟媳妇儿的?

    天智天皇说,你跟我计较这干啥?我死了之后,这扶桑国都是你的。这样吧,我现在就封你为皇太弟。

    大海人皇子仔细一盘算,这事划得来,于是就忍了。

    他当了二十年的绿毛龟,眼瞅着天智天皇就要不行了,自己既可以与额田王再续前缘,又能继承皇位,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谁想到,晴天霹雳,天智天皇竟然搞了这一出!

    好么,本来属于我的女人你玩了,本来属于我的皇位你还要交给自己的儿子,叔可忍嫂不可忍!

    就在天智天皇死后不久,大海人皇子发动了叛乱!

    本应继承父亲皇位的大友皇子(李有悔)的确是废渣,不到三个月,就被叔叔大海人皇子攻入京都,自立为天武天皇。

    大友皇子则带着忠心的部署们,如丧家犬般出逃,想办法复国。

    想来想去,扶桑都是天武天皇的爪牙是没啥希望了,还是去天朝上国大唐吧,那里应该有富国强兵之道。

    这样,一千多扶桑人,分批渡海而来,把真实身份隐去,进入各行各业,学习大唐的各项技艺。

    为了掩人耳目,大友皇子以李有悔自称,他的部署们则尊称他为李大爷。

    大友皇子在大唐蹉跎了十八年,虽然建立了一定的势力,但用来复国显然是不够瞧的。

    最终,他心灰意冷,来到泉州,准备带着忠心的部署们隐居田园,了此残生。

    没想到的是,某日他唯一的女儿到街上闲逛,去了自家产业名下的一家胡姬酒肆,却被武良驹当作一名普通胡姬强抢入府中,凌虐致死。

    大友皇子闻之震怒,杀女之仇不共戴天,这才有了当日的火烧武府之事。

    虽然自己的手下莫名其妙地栽了,但大友皇子的这口气可咽不下去,还在想办法对付武良驹。

    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被他等到了一个好机会。

    武良驹和崔耕斗法,“蝶恋花”春香作为卧底通风报信。而春香的手下中,就有一个大友皇子的人。

    所以,崔耕知道的事情,大友皇子也知道。

    一个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诞生了。

    大友皇子打算的倒是挺好,先趁着泉州空虚,把武良驹杀死,再挥师前往刺桐港抢一把。

    虽然周军这边是崔耕的三百府兵,还有张林两家的护院,但人家陈大师身怀五大咒术,也不是吃素的啊!

    他们一定会拼个两败俱伤,自己就可以借机收渔翁之利。

    泉州港可比泉州城富裕多了,抢上一大笔钱后,自己再乘船回扶桑,靠着这笔经费,足以与天武天皇奋死一搏!

    可惜天不从人愿,陈大师投降了崔耕,自己也被逼投降。

    崔耕听完了,疑惑地问道:“不对啊,你的女儿是在大唐生的吧?当时你都是褪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了,她怎么还有资格称公主?”

    “呃……也就是这么一说。”大友皇子红着脸,尴尬地解释道:“我们扶桑的公主和你们中土不同,不用皇帝册封,只要是皇室女子,都可称公主。这公主的名号不值钱,有些时候过得还不如平民呢。”

    “先别提什么公主不公主的了。”冯朴迫不及待地打断道:“现在本官就问你一件事,照你的说法,你总可以称扶桑天皇吧?”

    冯朴想的挺好,一战擒了近千倭寇,死了武良驹,功不抵过。

    但是,一战擒了扶桑天皇呢?朝廷可不像民间那么没见识,人家扶桑再怎么说也是带甲十万的大国。这天皇得有多大的分量?

    以三百府兵擒下日本天皇,代价只是死了个名不见经传的武良驹,即便最苛刻的官员,都没办法挑理!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大友皇子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小王委实称不上天皇。”

    看书網小说首发本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