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40章 沈拓很牛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0章 沈拓很牛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听冯朴问询起武良驹来,沈拓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涩涩道:“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

    “倭寇们撤得快,泉州城没啥损失。”

    “坏消息呢?”

    沈拓咽了口唾沫,用尽量和缓地语气道:“老刺史您可要冷静些,武良驹他…他…死了!”

    咯儿

    老冯同志干净利落地晕了过去!

    王良见机地快,赶紧把他扶住,众人就地取材,给他铺了张软床。

    崔耕的表现比冯朴好点,尽管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还是怀着侥幸之心,问道:“武良驹怎么就死了呢?沈参军你确定看清楚了?就不能再抢救一下?”

    沈拓苦笑道:“武良驹被倭寇们砍成了一堆肉酱,都能做扁食了。崔长史见多识广,知道 哪家大夫有这通天手段?”

    “呃……既然不能辨出真面目,那会不会有人给武良驹替死?”崔耕又质疑道。

    见沈拓用看白痴一般的眼光看着自己,崔耕自己也泄了气了,摇头自己给了自己一个解释,自顾道:“唉,当我没说。就武良驹这德行,谁肯给他替死?而且光天化日,人家倭寇也不是瞎子。咦……不对?”

    崔耕忽然发现 ,今天沈拓的状态很不对头。

    擅于在平凡中发现 端倪细节,一向是崔耕的长处。

    在他的印象里,沈拓这家伙向来墨守陈规,对上司素来毕恭毕敬,谨小慎微;对手下人却是不假辞,爱装大尾巴狼。

    他怎么今天就转了性了?先是跟冯朴卖了个小关子,现在跟自己说话也完全是平辈论交的口吻?

    崔耕试探道:“沈参军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啊,武良驹突遭横死,整个泉州官场势必要大地震呐,莫不是沈大人有什么独善其身之法?”

    “独善其身?”沈拓再次苦笑,不过没有正面回答崔耕的试探。

    他反而是转移话题地问了一句:“崔长史可知原泉州长史宋廉宋大人去哪了?”

    格老子的,我上哪儿知道 去?

    崔耕暗里翻了翻白眼,两个月前自己初到泉州城的时候,宋廉就不见了踪影,换防的军令还是沈拓代传的。

    猛地,他想起当日自己也问过郭恪这个问题,当时郭恪好像模棱两可的说过一嘴。

    当即,他依样画葫芦地搬学着郭恪的话,说道:“可是跟宋大人的座师有关?”

    “诶?崔长史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啊。”

    沈拓颇为意外 地看了崔耕一眼,继续 道:“宋长史的座师正是麟台阁侍郎裴望,因为反对陛下登基大鼎,被开刀问斩了。宋大人虽说没有上书反对陛下登基,却也因为他座师裴望之事被牵连,丢官罢了职。你说宋长史这算不算遭了无妄之灾?”

    原来如此!

    崔耕又追问道:“宋长史的事儿,跟沈参军也有关系?”

    “关系也算有,因为宋长史被罢了职,让沈某捡了个便宜!”

    沈拓略微点了一下头,道:“按说用不了多久,吏部就会有公文下来,由本官接任泉州府长史一职。不过,本官想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想说……人这一辈子啊,刚才还繁花似锦,说不定眨眼间遭了无妄之灾,万事还是随遇而安为好,着急也没用。”

    嗯?

    崔耕一愣,这是话里有话啊,莫不是说武良驹的突然横死,沈拓也是看开了,准备 破罐子破摔之意?

    沈拓见崔耕一是无言以对,道:“怎么?崔长史好像对本官的话不以为然啊!本官对武良驹的看法,与你一般无二。此人纵是死伤一千次一万次,也不冤枉。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遭了横死啊!繁花似锦眼前过,稍纵不慎,便成了过往云烟啊!世事无常,看开些!”

    沈拓话匣子一打开,就跟话唠似的,这连番感慨听得崔耕面古怪,都有些怀疑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那个不爱说话的录事参军沈拓了。

    不过他也听明白了,沈拓是在感慨自己的命运多舛,眼瞅着就要升官接任州府长史一职了,却被武良驹之死给牵连了。如今别说升迁了,能不能保住如今这个录事参军的职事都是未知数。

    见着沈拓年纪轻轻,却不似冯朴那老倌儿又急又躁,崔耕不免高看了两眼,赞许道:“沈大人的心境倒是超脱物外,颇有几分泰山崩于顶而不惊之气啊!”

    “什么狗屁超脱物外啊,沈某人也是凡夫俗子,也有得失之心。看开不过是无奈罢了!若崔长史你看不开,那是因为你年纪太轻,历练太少罢了!”沈拓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崔耕撇撇嘴,道:“沈参军也比下官大不了多少?”

    反正大家都要受牵连,崔耕也不惯着他的臭毛病了,有话就是直说。

    沈拓倒是没有在意崔耕的语气,而是眼神陡然一亮,傲然道:“你我年纪相仿,本官虚长你几岁,但本官的经li 可比崔长史丰富多了……”

    好,不知道 是不是因为要一起受武良驹之死的牵连,还是同病相怜的原因,本就寡言少语的沈拓,话匣子又再一次打开了,在这个场合和心境下,竟然说起自己的过往经li 来。

    原来,沈拓是潮州人,他少年时候也不是啥好鸟,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吃喝嫖赌啥都干。

    可忽然天降横祸,他的老爹为陈政部将,在平苗自成、雷万兴之乱中战死了。

    虽然朝廷有抚恤,但一来没了老爹在官面上的照拂,二来自己花银子如流水,家道很快中落。

    三年以后,沈拓就吃了上顿没下顿,只能在破庙里栖身了。

    沈拓当时心灰意冷,简直连上吊的心都有。可天无绝人之路,正在这时,陈政的儿子陈元光找到了他。

    当时陈政已死,他的位子由陈元光接任。

    念在两家以往的交情上,陈元光给了沈拓一笔钱,并且劝他改过自新,重振家业。

    从那以后,沈拓就真的浪子回头了。

    他白天习文,晚上练武,苦修三年,参加朝廷的武举,金榜题名,得了官身。

    不到五年,沈拓就当上了泉州府录事参军,还娶了林家的二小姐为妻。

    这还没完,天上掉馅饼,宋廉被武则天免官,沈拓因为简在帝心,前边又出了空缺,马上就要连升两级,成为正六品的泉州长史,堪称前程似锦。

    可谁料到,眨眼间,他就要因为武良驹一案,丢官罢职,连脑袋都要保不住。

    这不叫造化弄人叫什么?

    崔耕听完了沈拓的话,却丝毫没觉得造化弄人,反而对沈拓心生四个字的评语——果然牛逼!

    因为他听到了一个人的名字——陈元光!

    听罢之后,他反倒觉得沈拓还是低估自己了,他的前途可不仅仅是这么一丁点。

    陈元光那是谁?大唐名将啊!在自己那场荒唐大梦中,此人甚至被后世闽地的人称为“开漳圣王”。

    如今的漳州是汉人占了平原地带,僚人占了高山,双方时有冲突,陈元光为漳州刺史,经常要与僚人开兵见仗。

    沈拓抱上了这条大粗腿,前去混点军功,那不跟玩儿似的?

    陈元光没升上去,是因为上面没人,但沈拓作为武后亲自扶持的武举出身,可谓是天子门生,上升的渠道绝对杠杠的。

    只要从陈元光那儿找些军功做底子,就是出将入相都不是不可能。最低最低,也能混个五品官。

    别看不起五品,这是朝廷高级官员和低级官员的分野。只要官居五品,就有资格让子弟以门荫入仕,其妻子和母亲就可以取得朝廷的诰封。

    这就是传说中的“封妻荫子”。

    人这一辈子活到这个份上,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子孙,就算圆满了。

    不过……

    在武良驹没死之前,也许这一切都未尝没有可能。

    但现在武良驹一死嘛,的确,正如沈拓所言,真的成过往云烟了!

    崔耕了解完沈拓的过往经li 之后,突然觉得自己挺对不住沈拓的。

    虽然武良驹的死,很有他自己作死的因素,但是要说跟自己完全无关,那也不大合适。

    沈拓这人,自打自己跟对方相识以来,其实还算不错。尤其是当初若不是他的意外 之举,自己也成不了清源县尉。

    再加上这人的武举功名乃武后钦点,如今武后成了大周天子,沈拓也算是天子门生了。如今又知道 他跟后世尊称的开漳圣王陈元光有如此渊源。

    要不,送他一份人情?

    崔耕暗忖一番过后,说道:“沈参军,其实你也别太悲观了。下官觉得,这事也不是没有转机。”

    “转机?这还能有什么转机?”沈拓丧气地摇头道:“酷吏一到,牵连过千,泉州城的治安就是由本官代管,跑得了谁能跑得了我?武良驹之死,本官难辞其咎啊!”

    “那可未必!”

    崔耕抿嘴一笑,伸手遥遥一指不远处,道:“你看那是什么?瑞兽麒麟啊!只要把它献上去,什么罪能牵扯到你身上?”

    麒麟?

    沈拓刚开始的确看到长颈鹿了,可没往那上面想。但是现在仔细一琢磨,头上有角,身上有纹,四蹄俱在,牛尾鹿身,可不就是古籍中记载的麒麟吗?

    献祥瑞而免其罪,这事到了天子那边,还真可行!

    瞬间,沈拓转忧为喜,大喜过望,拍着崔耕的肩膀,热络道:“本官刚才说什么来着?万事还是随遇而安的好,这不马上就有转机了吗?崔长史,沈某欠你一个天大人情啊!呃…不过…”

    忽地,他又脸一垮,为难地看着崔耕,说道:“不过这…不大合适?崔长史把这瑞兽让给本官,你可怎么办?武良驹之死,论责论过,你都不比本官小多少呐!”

    崔耕摆了摆手,笑道:“沈参军无需管我,在下自有脱身免罪之法。”

    他的法子自然就是把一个“青牛送佛”的瓷像献上去。

    不过,这招朝廷那儿免个牵连之罪兴许能行,但武良驹他爹,新任岭南道安抚使武三忠那儿能不能过关,崔耕实在没啥把握。

    要知道 ,人生三大惨事,莫过于幼年失怙,中年丧妻,老来丧子。别人不知到武良驹之死的内情,武三忠能不知道 ?调动郭恪的命令可是他亲自下的。

    这家伙要是一门心思报杀子之仇,献祥瑞即便功过相抵,但他能放得过自己?

    罢了,闯一关算一关!

    沈拓看出了崔耕的言不由衷,却误解茬儿了,瞬间感动得无以复加,激动道:“什么也别说了,本官全明白了。崔长史此番恩德,拓没齿难忘。从今往后你我便是过命的兄弟!崔长史放心,你的家人部众,拓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保全!”

    汗!

    崔耕一阵不自在,怎么听着这话,好像是哥们难逃一死似的呢?

    老子哪有那么高尚,要是只有一个长颈鹿我能便宜了你?

    崔耕颇为哭笑不得。

    他刚要解释几句,却听一个老而弥辣非常不爽的声音响起:“你们俩都有辙了,那老夫可怎么办?”

    正是老刺史冯朴。

    敢情这位老人家晕阙过后已经醒了一会儿,故yi 没发声,借机听了会儿背后言。

    这下崔耕和沈拓都傻眼了。

    崔耕当然不肯把唯一活命的瓷像让出去,事关生死,沈拓也不能让出长颈鹿啊!

    冯朴明白崔耕那边自救的办法很不靠谱,可怜巴巴地看向沈拓道:“要不然,这麒麟就算咱俩献的?”

    按说,冯朴以上官的身份做如此要求,已经足够低声下气的了。然而,一个功劳俩人分,还够将功折罪吗?

    沈拓不由得一阵犹豫。

    冯朴见状着急了,高声道:“沈参军,你摸着良心说,平日里老夫对你怎么样?你就忍心看着老夫这么大岁数了,还被要押解长安,去那朝门口走一遭?”

    唐代长安行刑的地点多为市和朝。

    市者,闹市也!多为普通死囚行刑之地。

    朝者,朝门也!专指朝堂之门外。多为五品官员以上及大唐勋贵行刑之所。以不法官员之枭首,来震慑群臣!

    “好。”沈拓叹了口气,无奈道:“这麒麟就算下官与冯刺史一起献的。”

    冯朴顿时眉开眼笑,竖起了大拇哥,道:“好!本官没看错人!沈参军乃是真……啊!”

    噗通

    话刚说到这,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那瑞兽麒麟倒伏于地!

    冯朴的亲随侍卫王良跑上前去,一探长颈鹿的鼻息,哭丧着脸回报道:“禀刺史老爷,大事不好,麒麟它…它…也死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