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39章 忽悠降倭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9章 忽悠降倭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陈三和为求保命,下意识地瞟了眼不远处督阵的崔耕后,又深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随后,陈三和渐渐入戏,冲倭寇头领中年男子喝道:“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扶桑的国主才不过是一个王爷,你一个不知哪冒出来的海贼头子也敢称王?委实可笑!”

    “呃…是的。”那中年男子也不争辩,道:“晚生李有悔拜见陈仙师。”

    “嗯,算你识相!你这不知死活的倭奴!”

    突地,陈三和猛然变,大喝一声道:“你知道 不知道 ,如今自己已经大祸临头,命不久矣!”

    崔耕在后面险些笑出声来,敢情这位陈大师忽悠谁都这一套啊。

    不过,同样的话在不同的人听起来,就完全不一样。

    崔耕先入为主地认为眼前之人是“陈大骗子”,当然会不以为意。但李有悔早就把陈三和当成了在世高人,甚至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乃至五大咒术的传说,在沿海一带都是耳熟能详。

    听罢,李有悔异常谦恭道:“弟子当然知道 ,得罪了陈大师,就会惹来一场大难。不过……据我所知,您不是与唐军为敌吗?怎么反助唐军了呢?”

    娘的!这事连倭寇都知道 ?

    陈三和心里一愣,武良驹你也太废物了,这么要命的事儿都弄得众人皆知?我跟你合作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陈三和心中骂了无数三字经。

    不过,他脸依旧,理直气壮地说道:“贫道一直都是顺天应人,相助官军,当初不过是与武良驹虚与委蛇罢了。若非贫道一向身正道直,又怎么会有瑞兽主动来投?”

    秦礼与师父配合得相当默契,不待他暗示,已经把长颈鹿牵了过来,道:“此乃瑞兽麒麟,尔等扶桑蛮夷见了,还不快快参拜!”

    “麒麟,真是麒麟啊!”

    “看来陈大师果然法力无边!”

    “大唐果然天朝上邦呐,连瑞兽麒麟都能亲眼目睹!”

    “临死前能看到麒麟,这辈子不枉我们飘洋渡海来大唐了!”

    一时间,倭寇发出了阵阵骚动。

    对倭寇的表现,陈三和看在眼里,心念一动,为了再加一把火,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封常清道:“李有悔,知道 贫道旁边这个人是谁吗?”

    “呃……似乎这位将军自称封常清?”

    “你这话只对了一半。”陈三和拂尘一摆,忽悠道:“他的前身乃是玉帝驾前的托塔李天王,只因一时不慎犯了天条,被打落凡尘。所以,李天王就跟在贫道身边积攒功德,以便重返仙界。”

    说完,他细瞅了眼李有悔的神,貌似没什么异样,便厉声喝道:“托塔李天王都归顺了贫道,莫非你们这帮扶桑人比他还厉害?还不投降,更待何时?”

    作为回应,崔耕这边的官军阵营纷纷呼应爆喝:“还不投降,更待何时?”

    学习别人,一般的做法是“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不过扶桑人不同。

    人家的民族性格是“囫囵吞枣,照抄全搬。”

    被大唐打败之后,扶桑人就全方位的学习大唐,不管好的坏的一概接收。一千多年后,被“黑船”敲开了国门,他们就全盘西化,乃至有了“脱亚入欧”的打算。

    所以,这帮倭寇对天朝上国的鬼神传说历来就是崇仰,什么麒麟、托塔李天王乃至陈三和的五大咒术,全部信服无比,没有丝毫怀疑。

    再说了,就封常清这块头,这份勇悍之气,跟托塔李天王的多契合啊,不由得倭奴们不信。

    众倭寇面面相觑,士气大跌。

    李有悔见状眉头微皱,他知道 自己今天要想指挥手下千人倭寇与唐军对仗,真刀真枪的干一回合,恐怕是难了。

    李有悔虽也信中原大唐的鬼神之说,但还没到手底下那帮倭奴们愚昧盲信的地步,好歹是个头领,理智还是有的。

    此时手下千人已被所谓的陈大师迷惑得差不多了,要想硬干肯定是不行了,唯有求和了,随即好言道:“陈大师所言甚是,刀兵相接,死伤无数,必会有伤天和!要不……咱们谈谈?如果能放我等过去,一切都好商量,比如这次我等抢了不少财物……”

    陈三和一听李有悔也说什么“有伤天和”,就知道 崔耕交代地这项差事办妥了,又再加一把火,遂疾言厉寸土必争道:“谈谈?你一个扶桑人,也配跟本大师谈判?真是自不量力!徒儿,显显咱们的仙家本事!”

    “是!”

    王元又把那个红绸子包裹的物事拿了出来,又拿出一个火折子,用力一吹,火苗升起,把红绸子引燃。

    待多余的红绸子快点完了,他猛然间把那团物事往前一扔!

    顿时,光华一闪,赛过闪电!

    随着低沉的“轰隆”声,又有一股浓烟腾起,笼罩了三丈方圆!

    王元得yi 叫嚣道:“这就是我家师尊的第五大咒术,招唤雷霆。可惜我功力尚浅,还要借助外物。但是,我师父不同,他老人家法力高深,可随手发雷,威力无匹。尔等真要负隅顽抗,被师尊全部霹死吗?”

    闪电!

    浓烟!

    还有刺鼻的气味!

    谁见过这个,听都没听说过啊!

    在倭寇们看来,这陈大师的召唤雷霆之术,威力看似甚小,但光这架势分毫不比天上的雷电差了。这真是神仙手段,凡人岂可挑衅?

    倭寇们各个心有余悸,纷纷看向了李有悔。

    此时,战意全无,士气全废,唯有胆战心惊的怵意。

    见此,崔耕趁机高声呼道:“古有明训,杀俘不祥。只要你等主动归降,我天朝上邦乃是仁义之邦,绝不会妄加屠戮。尔等还犹豫什么?”

    长颈鹿、托塔李天王、雷霆,三管齐下,再加上李有悔眼见着自己手下千人倭寇面有惧意,不愿再战。他本就不是什么英主,顿时再难坚持,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地大喊:“我等愿降!”

    一时间,倭寇山呼海啸般齐齐跪地,高呼愿降。

    崔耕这才长松了一口气,命令府兵们把这些倭寇的盔甲扒下来,再用绳子捆起。

    至于说绳子不够?没关系,倭寇们不是都穿着兜裆布吗?把兜裆布都扯下来不就成了?

    功夫不大,所有倭寇都被扒光,然后再捆上。

    不少倭寇大叫着士可杀不可辱,封常清走上前去,连砍了几个脑袋,就没人敢炸刺了。

    宋根海不屑地道:“切!你们懂什么?这叫事急从权。谁稀罕看你们那副丑态?哼,裤裆里那玩意儿就这么点儿小,怪不得满足不了扶桑娘们儿,要我们唐人代劳借种呢?”

    “哈哈哈”

    在场大都是厮杀汉,顿时笑成了一团!

    陈三和见气氛甚好,趁机上前表功,道:“崔长史,您看小的这次的表现怎么样?尤其是最后一下,叫掌心雷。不是小的吹牛,天下能用出这一招的,除了贫道和两个徒弟,就没别人了。”

    “你可拉倒,别吹牛逼了,行不?”崔耕摆了摆手,不屑道:“那不过是道士们炼丹的伏火而已,你真以为本官跟那帮倭奴一样好糊弄?硫磺硝石木炭,一混就是,给谁都能用。”

    虽然崔耕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他知道 陈三和还是很了不起的。

    红绸子包裹的物事就是火药。

    火药的雏形产生于春秋年间,到了现在,基本上已经与后来的黑火药配方差不多了,只是比例不对。

    不过,如今火药既没用在烟花爆竹上,又未用在军事上,而是用于炼丹。

    道士这个职业自从诞生以来,就以炼制出长生不老丹为最高目标。他们经常把硫磺、砒霜、水银……等等剧毒之物混合在一起,炼成“仙丹”。

    结果自然是谁吃谁死,因此而死的皇帝都有不少。

    好好的仙丹,怎么吃了就死呢?道士们经过仔细研究,发明了一个理论:不是仙丹不好,是太好了,药性太强,太过猛烈,普通人经受不住。

    所以,道士们就开始研究各种减弱药性的法子。

    其中一种方法就是“伏火”,也就是火药。

    伏就是降伏的意思,他们认为,火药能如此剧烈的燃烧,肯定能把仙丹中的药性减弱。

    歪打正着,火药把“仙丹”中一些有害物质都烧没了,道士们的死亡率大大降低。

    所以,现在会炼制“伏火”的道士相当不少。

    但也只有陈三和这个聪明人,脑洞大开,用火药来装神弄鬼。

    这是个人才啊!

    随口敲打了几句后,崔耕又给了一个甜枣,道:“你老小子虽然当了海盗,不过是招摇撞骗而已,并无大恶。今天又立下了平匪的大功,本官定当上书为你开脱。”

    冯朴也心情甚好,勉励了陈三和几句,并且旁敲侧击地问他是不是真有什么法力。

    陈三和闻言顿时面一肃,又要入戏再想装逼扮神棍,被崔耕狠狠一眼瞪了回去。

    冯朴不禁大失所望。

    正在这时,远方又是一阵马挂鸾铃声响,有七八十名骑兵飞奔而来。

    为首一人,三十来岁,相貌周正,双目有身,身穿一身浅绿官袍威风凛凛,正是泉州录事参军沈拓!

    说来也怪,冲杀在最前线的沈拓,丝毫不显狼狈之象。倒是在后方督战的老冯朴,好像被无数大汉轮暴了似的。

    要不是倭寇就在眼前,崔耕都要怀疑冯朴真的是在演戏了。现在看来,只能解释人家沈拓手底下真不含糊,不愧是得武则天看重的武举人。

    远远望见周军,沈拓赶紧传令下马,紧跑几步来到冯朴的近前,抱拳拜道:“卑职虽见倭寇离城,但唯恐有诈,不敢追击,故而来迟一步,还请冯刺史治罪!”

    “沈参军言重了。”冯朴以手相搀,温言道:“要是没有沈参军,本官可保不住泉州城,沈参军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再说了,这倭寇也没把老夫怎么样嘛,你看看,他们都已经被崔长史一网成擒了。”

    对于倭寇们的战力,沈拓还是非常了解的,他惊讶道:“崔长史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呃……卑职不是挑刺儿,实在是此事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这事不忙说。”冯朴摆了摆手,满脸紧张地道:“泉州城里一切都好?那武良驹现在怎么样了?”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