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34章 大师陈三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4章 大师陈三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丫鬟非丫鬟,春香非春香,她绰号“蝶恋花”,干得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活儿。出道至今,手上背的人命官司早就超过十根手指。

    饶是此等妖娆人物,听了武良驹的定计后,都不由得俏脸微变!

    若是真按着武良驹的计划来,刺桐港可真要出大事啊。

    刺桐港又称泉州港,乃天下第一大港。真要出大事儿啊,还有多少人敢来泉州做买卖?

    泉州港身为商旅重税之地,朝廷少了这么大一笔财源进项,难免捉襟见肘。初登大宝的皇帝脸上无光,甚至被人认为是德行不足,进而影响政局的稳定!

    龙颜震怒之下,身为暂领折冲府的长史崔耕,能逃脱的了干系?

    轻则革职查办,重则项上人头不保,甚至……以当今武后初登大宝的心性,这时候不搞个株连九族,都难以泄愤啊!

    春香竭力让自己面从容,心中却是不迭暗骂武良驹,这小畜生真是太过阴狠歹毒,为报一己私仇,竟拿整个泉州港当作儿戏,简直该死啊!

    武良驹却是自我感觉良好,不免得yi 地问道:“怎么样?本公子的计划是不是天衣无缝?”

    “呃……是天衣无缝。”春香强打笑容,奉承道:“还是公子爷厉害,略施小计,就让崔二郎死无葬身之地了,婢子佩服。不过……”

    武良驹道:“怎么了?难不成本公子的计划还有什么不周之处?”

    “倒也不是不周。”春香小心翼翼地道:“据婢子所知,公子乃世家子弟,勋贵出身,素来不跟那些人打交道。那到时候又如何让他们……”

    “嘿,原来是这个啊?”

    武良驹嗤笑一声,道:“放心,虽然本公子不认识,但是有人认识。来人,把宋贵找来。”

    “是。”

    不消一会儿,黑胖子宋贵走进了堂屋。

    武良驹也不瞒他,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最后又问道:“除了朝廷三百府兵之外,光**两家的护院就有一千多号。你之前跟本公子念叨的那个陈三和,到底行不行啊?”

    宋贵跟着武良驹坏事做绝,也是把良心喂了狗的主,当即把自己的胸脯拍得啪啪响,道:“公子您就放一百个心。陈大师可不一般人,除了手下有四五百喽啰外,还擅长五大符咒,又岂是凡夫俗子所能抗衡的?只要他肯出山,这事儿就算解决了……”

    然后,他把陈三和的五大符咒一一道来。

    第一道符咒贴在胸口,被他下了诅咒的船就会停止不动。然后,陈三和想让那船去哪就去哪,如臂指使,无有不应。

    第二道符咒贴于手臂,可以使手臂伸展于千里之外取物,想拿什么宝贝就拿什么宝贝。

    第三道符咒贴在腿上,行走海上如履平地,鞋袜不湿。

    第四道符咒用来逃命,若遇到战不过的敌人,就把这个符咒往空中一抛,顿时狂风陡起,可以把陈三和卷至安全之地。

    第五道符咒最厉害,一施展出来,能召唤漫天雷霆,把万千敌人全部霹死。

    说到最后,宋贵兴奋的手舞足蹈,吐沫星子乱飞,道:“有一支船队,硬是不肯给陈大师交供奉,甚至还请了一个道士护航。结果您猜怎么着?陈大师远隔数里,拿木剑一指,那个道士就双目流血,险些丧命。这可是在下亲眼所见,绝对做不得假!”

    这世上居然还有此等神仙高人?

    武良驹听罢陈三和此人的来历之后,顿觉自己计划的成功率又高出几分,当即命人取来了一百两银子,道:“没想到陈大师竟有如此本事,本公子还以为他就是在海上讨生活的人物。啧啧,好,事不宜迟,你这就赶紧带着银子,去振州将他请来。事成之后,本公子定有重赏。”

    “一……一百两?”宋贵面古怪地看了眼武良驹,暗忖,武良驹也太抠门了啊,一百两银子,不过折一百贯钱。陈大师四五百兄弟,每人才能分二百个大钱。你这是雇亡命徒玩命,还是打发要饭的啊?

    不过,宋贵一边暗自腹诽,一边还是把这笔钱收了,遂领命出了武府。

    有总比没有好,这一百两银子宋贵根本就没打算用来请人,而是直接揣进自己的腰囊中。

    他从泉州港坐船出发,直奔振州而来。

    十日之后,宋贵抵达了振州。

    这里也就是后世的海南三亚,海水澄碧,烟波浩瀚,帆影点点,椰林婆娑,形成了南国特有的椰风海韵,风光无限美好。

    宋贵之前并没有真正 接触过陈三和,他当初只是在一艘船上,亲眼见过一个道士被“陈大师”害得双目流血。

    下得船来,宋贵顾不得观赏那无边美景,赶紧鬼鬼祟祟地找了个当地人,询问陈大师的所在。

    在宋贵的想法里,陈三和再怎么法力无边,那也是海上讨生活的海盗。要么在地势险要处立寨,要么在神mi 小岛上扎营,就是有百姓知道 他的下落,也不会轻易告诉 自己。

    出乎他预料的是,那个老头儿一听他找“陈大师”,面竟十分淡定地指了指前方,高声道:“你找三和子啊?好说,好说。从这儿往前走三里地,遇到山路就往上走,走不多远儿就到了。到了地方找不着上山的路,随便找个人一问就行。”

    擦,这么简单?

    宋贵担心是不是重名了,生怕老头儿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又低声问道:“我问的是陈大师,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会五大符咒的那个。”

    “可不就是三和子吗?”老头儿不满地道:“我还没老糊涂呢,你不信,咱们找别人问问!诶,大伙儿过来,又有人找陈大师啦!”

    宋贵:“……”

    这些乡民说起陈三和来不仅没有丝毫敬畏,而且对他的大寨地址毫不保密,宋贵不由得目瞪口呆。

    也不知是陈三和太过平易近人,以致百姓们肆无忌惮地泄露他的秘密,还是他法力太高根本不怕官兵围剿。

    还是说,陈三和这伙海盗在当地是义匪,深得当地百姓人心?

    想归想,宋贵还是根据乡民的指引上了南山,见到了心仪已久的陈大师。

    大殿之中,陈三和穿一身淡青的道袍,细目长眉,挽发梳髻,三绺长髯飘洒前胸,真是好一派道骨仙风!

    在他身旁的两个徒弟,大徒弟叫王元,二徒弟叫秦礼,虽然年纪不大,但头戴道冠,手执拂尘,青衣白袜,也是颇有出尘之意。

    宋贵暗暗琢磨,看三位这副模样,就知道 是了不起的得道高人啊!不过,这里真是海盗窝吗?怎么看起来像是一个道观?

    当他看到门口的牌匾之上,扎扎实实地写着“海云观”三个大字,足以证明了自己的猜测,这就是一座道观。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满心疑惑之际。陈三和却已经开口了,道:“宋五郎的名头,贫道也是听说过的。你不是投靠了泉州武公子了吗?怎么今日有暇,来贫道的海云观了呢?”

    “启禀陈大师,是这么回事儿……”

    宋贵恭恭敬敬地把武好良驹的计划说了一遍。

    陈三和听罢,噌地一下从地上打坐站起,面大变,不迭摇头大呼:“宋五郎莫要害老子,不去不去,你找错了人!”

    事实上,陈三和虽为此地颇有名头的海盗,但却不是传统意义上打家劫舍的海盗,更不是乡民百姓们谈匪变的杀人惯盗。

    自家知道 自家事儿,平日里他装神弄鬼蒙骗得了别人,又怎得骗得过陈三和自己?

    二十年前,陈三和还是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无赖,可就是有那么巧,这一日他独自在海边闲逛时,见到远方飘来一艘大船。

    等那船搁浅在海边之后,陈三和上船一看,高兴得鼻涕泡儿都喷出来了。

    为啥?

    整艘船上没有主人,只有几十具已经风干的尸体。除此之外,就是各种珍贵的货物——犀牛角、象牙以及玳瑁。

    毫无疑问,这是一艘蕃船,在海上迷了路,最终所有船员饿死,整只船随风飘荡,结果便宜了自己。

    从那以后,陈三和就算发家致富了,买房子买地,结交一些狐朋狗友,大肆挥霍。

    别人问他怎么发的财,这厮就开始吹牛逼,说自己身怀五大咒术,运起玄功妙法,把那艘船咒到了岸边,才把全船的财物据为己有。

    那帮狐朋狗友有信的,也有不信的,但为了混吃混喝,都表现的信以为真,并且不断远传陈三和的威名。

    渐渐地,越传越玄乎,陈大师的名头传遍了振州,乃至整个海南。

    又是几年过去,陈三和发的那笔横财都快霍霍完了,这以后何以为生呢?

    他灵机一动,就打起了自己名声的主意。

    陈三和先是建了海云观,又以从前的狐朋狗友为班底,招了四五百喽啰。

    这些人虽说是海盗,却不以劫掠商船为生。

    他们四处收取海商的供奉,声称若海商不交足够的保护费,就会被陈大师诅咒,遇到可怕的灾难。

    有道是骑马跑船三分命,海上行船不可测的因素太多了,海商们也就特别的迷信。

    陈三和要的钱又不多,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精神,大多数人就花钱买个心安。

    还有些人不信邪,海盗们就要想办法立威。

    比如那个双目流血的道士,就是陈三和的人。他眼中实ji 上流出的并不是血,而是强挤出的几滴眼泪。因为事先在脸上涂抹了姜黄,眼泪遇姜黄变红,看起来就跟血泪差不多。

    ……

    现在,陈三和看着眼前这个宣称“要送他一场天大富贵”的宋五郎,心里已经骂开了锅,送你麻痹啊,老子不过是想办法骗点小钱花花,何曾敢做杀官造反的买卖?你宋贵这不是害我吗?

    不去!不去!老子坚决不去!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