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30章 慢慢来收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0章 慢慢来收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十日之期,如约而至。

    武府正堂屋。

    武良驹面阴沉,寒声道:“贺县尉,人都安排好了没有?今天的事但凡出了一点岔子,你自己就抹了脖子。”

    贺旭自从十天前,武良驹为求瓷像而执剑追杀他那天开始,就开始悔得场子都青了。

    他心中不断暗骂自己怎么就猪油蒙了心,非纳苏绣绣为妾不可呢?好死不死跟崔二郎结了这么大的梁子!

    是,苏绣绣是端庄典雅、姿容秀丽,但天底下好女人多了去啊。

    比如武良驹身边那个俏丫鬟春香,那模样,那身段儿,虽不如苏绣绣,胜在骚劲儿啊。到底是武府出身的俏丫鬟,自己家中那些个小妾跟人一比,真是乌鸦见着了红凤凰,无地自容啊!

    而且春香这种骚娘们压根儿就不用强迫,有几次还暗里撩骚过我贺某人呐!。

    我糊涂啊,我不该迷了心窍,竟投靠了武良驹!

    武良驹这瘪犊子真不是个东西,刻薄寡恩,多疑猜忌,翻脸无情,怪不得除了我贺某人之外,他身边就没一个官员扈从呢,谁受得了这狗逼玩意儿的尿性?

    可惜,已上了贼船,现在后悔已经迟了。事到如今,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只盼望着我此番立下大功,武良驹一高兴,把春香赐给我,顺便跟武司马美言一番,早日将我提拨进泉州城。届时,置上一所宅子跟春香双宿双栖,让莆田城贺府里那些黄脸婆们,统统去死!

    当然……

    贺旭也展望过,有朝一日武氏父子如果真能认祖归宗,回归皇室。那作为武良驹手下第一功臣,怎么着也得跟着沾沾光?如果能灭了崔二郎那厮,再把苏绣绣重新夺回怀中的话,那也是极好的。

    一想至此,他又恭敬十足地回道:“都准备 好了。武公子放心,只要崔二郎把那瓷像带过来,下保证此物必是您的囊中之物。”

    “唔,你快去外面瞅瞅,崔耕怎么还没来?”

    “是!”

    其实,贺旭已经派出二十多个人,骑着快马,查探崔耕的动向了。这些快马半盏茶时间回来一匹,报告 崔耕的最新情况。

    不消一会儿,就有一阵马褂銮铃声响,道:“报!崔二郎已经入了泉州城!”

    “好,快快报予武公子,列队迎接!”

    消息传至,武良驹带着一百多人,从府内走了出来。

    这些人都换了一身新衣服,有拿着爆竹的,有抬着巨鼓的,有带着唢呐的,还有拿着红绸子的……不一而足。

    只待崔耕一到,就鞭炮阵阵,锣鼓声声,大门张灯,二门结彩,恭恭敬敬地把这位爷迎进去,让他挑不出半点毛病。

    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崔耕对此番武良驹的重礼很是受用,但面上尽是谦逊之:“崔某人官微职小,年少德薄,哪敢当武公子如此大礼?实在惭愧之至。”

    武良驹心里气归气,但七十二拜都拜了,岂能倒在这最后一哆嗦上?

    旋即满脸赔笑道:“崔长史莫要客气。这番场面您要要是当不起,谁有谁能当得起?如今你能将这么大的好处让予本公子,感激都来不及呢!”

    一番寒暄,尽显宾主和谐,不知道 的,还真以为他俩是过了命的交情。

    二人说着话,已经到了正堂屋内。

    崔耕小心翼翼地把一个木盒放到了几案上,把盒子打开,白马送佛的瓷像,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把瓷像捧起,缓缓说道:“武公子,这泼天的的大富贵本官就送给你了,你可不要忘记自己的誓言啊!”

    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武良驹的心肝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咽了口唾沫,眼巴巴地望着崔耕,说道:“一定……一定……崔长史,您就给我。”

    “呃……”崔耕似乎颇为不舍,叹了口气,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来到,该报的都报。你都明白?”

    武良驹暗骂崔二郎啰嗦,麻溜的把瓷像给本公子不就完了?

    不过东西没到手,嘴上还得装着谦恭,道:“谨记谨记,崔长史还是快些将宝贝交予我!”

    崔耕面露难,犹犹豫豫道:“还有……”

    “长史大人,千万不能将瓷像给武良驹!”

    忽然,有一声暴喝从远方隐隐传来!

    呼

    崔耕脸骤然一变,猛地将瓷像紧紧抱在怀中,捂的严严实实,扭头道:“谁人在喊话

    不消一会儿,就有一名壮汉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堂屋。此人身披重甲,身带利刃,体形像一座小山似的,走起路来,仿佛大地都在颤动。

    赫然正是崔耕的头号心腹——封常清!

    贺旭要对付崔耕,早就对他手中的势力有所了解,赶紧在一旁将封常清的身份对武良驹讲明。

    武良驹强泛笑容,道:“原来是封壮士啊,不知你为何阻拦这瓷像的交接?”

    “拦得就是你!”封常清牛眼一翻,转身冲崔耕抱拳禀道:“禀报大人,就在您离开清源城不久,就有人到了聚丰隆,拿着钱票要兑五万贯钱。曹家小姐说这聚丰隆从未开具过如此巨额的钱票,奈何这钱票委实太过巧夺天工,根本分辨不出真假来。依照聚丰隆的规矩,见票兑银。现在,曹小姐从武氏的家产中拨出五万贯兑赔出去了。长史大人,这武良驹明着答应 不再用那真假难辨的钱票来兑银,可背地里趁大人您离去,又行此卑鄙手段,继续 造假钱票坑我们聚丰隆!所以——”

    说到这儿,封常清铁塔般的身子往崔耕身前一档,展开双臂,大喝道:“今日说破大天去,大人也万万不能将瓷像交给这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我靠!

    怎么回事?

    又有人拿假钱票兑去五万贯?而且还是从老子的家产中兑付出去的?

    天呐,五万贯本公子要敲骨吸髓到何时,方能攒出来啊?

    此时武良驹的心在滴血,眼珠子都红了,道:“到底是谁把那五万贯钱提走的?你们聚丰隆怎么事先通报本公子一声?”

    封常清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嗤笑一声,道:“从清源到泉州得走两天,就算水陆也得一个白天,难不成我们让客人等两天再提银?那聚丰隆的声誉还要不要了?万一有人传谣,说聚丰隆银号里没了存银,引起全清源城百姓上门挤兑怎么办?”

    说到这儿,封常清忽地面一滞,有些奇疑地问道:“难道这事儿真不是你干的?”

    “我…我干个屁!”武良驹大怒:“眼瞅着瓷像就要到手了,本公子就算再傻,也知道 得暂时忍几……啊,不,本公子不是那个意思。”

    崔耕轻咳一声,道:“武公子,瓷像本官已经带来了。现在你总得给我交个实底了,那些假钱票到底是从哪来的?”

    闻听此言,武良驹愣了愣,仿佛有些明白过来,很快便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是贺旭干的!好你个贺旭,前面那六万贯钱我没追究,现在你还变本加厉了,一次就五万贯!我……我要你的命!”

    他把墙壁上的宝剑摘下来,就要砍杀贺旭。

    此时贺旭也是一阵迷糊,暗忖,半个月前,曹月婵说有人背着我们拿假钱票来聚丰隆兑银子,难道是确有此事?而不是挑拨离间?

    这事肯定不是我干的,也不是武良驹干的,那就只能是……

    想到这里,他赶紧辩解道:“武公子息怒!这事的确不是我干的,但我知道 是谁干的!”

    “谁?”

    “天顺钱庄的吴公礼,咱们的假钱票都是从他那拿的,您忘了吗?”

    “唔?”

    武良驹手中动作一停,身子一摆驻足沉思,随即脑子清醒了许多,点头道:“对对对,假钱票正是出自吴公礼之手,他又人在清源城近水楼台,肯定是他干得!混账,吃里爬外,本公子要灭了他!——宋贵,听令!”

    武良驹手下除了贺旭之外没有官员,但好勇斗狠之徒还是很有一些的。

    有个黑胖子走上前来,深施一道:“公子,有何吩咐?”

    “快去清源,给本公子把吴公礼全家抓来!”

    “呃……”

    宋贵面露难,看了贺旭一眼,欲言又止。

    武良驹一看就知道 这里面有事儿,骂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这里是本公主当家作主,你看贺旭干甚?贺旭就是本公子的一条狗,还能把你吃了?”

    卧槽!

    贺旭险些没骂出声来,你再不拿我贺某人当回事,也不带这么侮辱人的啊!贺某就算投了你门下,那也是堂堂的武荣县尉!

    不过,他很快就顾不得武良驹出言不逊了。因为,更艰险的局面已经到来!

    只听宋贵道:“是这样,您原来不是安排兄弟们盯着贺县尉吗?据回报,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吴公礼就到了贺县尉临时租住的宅邸了。”

    “啥?你说啥?姓宋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贺旭整个凌乱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抓人啊!”武良驹气急败坏地冲黑胖子宋贵吼道。

    “是!”

    宋贵领命而去。

    此时,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了贺旭的心头,但这时候阻止宋贵前往自家,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其实,他现在也是一脑门的浆糊,该死的吴公礼,这个时候你来我家里干屁啊?

    不到半个时辰,吴公礼就被五花大绑,带了上来。

    他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乾坤朗朗,竟敢绑票!简直是吃了雄心吞了豹子胆!知道 我是什么人吗?我弟弟是清源的捉钱令史吴公义,我认识武荣县尉贺……诶,贺县尉救我,快救我啊!”

    在处理歪门邪道的事情上,武良驹还是有些天分的。他怕这两个人串供,道:“贺县尉,告诉 他本公子是什么人,多余的事一个字都不准提。”

    “是。”

    贺旭应了一声,依言照做。

    吴公礼听完了,大呼道:“冤枉啊!武公子如此人物,小人怎么敢做得罪您?这里面莫不是有什么误会?”

    武良驹眯着眼睛端详半天吴公礼,牙齿缝里一字一字蹦出话来:“莫怪本公子没有提醒你,假钱票!接下来你知道 该如何回答了?”

    忽然,吴公礼脸大变,骇然道:“我说我说,小的统统都说,武公子啊,小的不知道 您和聚丰隆的关系啊,假钱票都是贺县尉指使我造的!”

    “混账,本公子不是要你说这个!”

    当着崔耕的面,武良驹脸上一阵不自然,毕竟贺旭指使吴公礼造假,说到底还是他的主意。

    只见他眼中厉一闪,狠声道:“吴公礼你给本公子说清楚了,你总共给了贺旭多少假钱票?分几次给的?”

    吴公礼哆哆嗦嗦地伏地不起,惶恐十足回道:“一百万贯聚丰隆银号的假钱票,就给了一次啊!”

    听了这话,贺旭脑袋“嗡”的一下,仿佛要炸裂开了!

    虽然他不知道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但吴公礼这明显就是要故yi 陷害自己的节奏啊!

    一百万贯假钱票,吴公礼你作死啊,怎得谎话张嘴就来?

    他高呼道:“姓吴的,你血口喷人,明明是……”

    “闭嘴?本公子让你说话了吗?还是你想威胁证人!”武良驹大声呵斥。

    “在下不敢……”

    “不敢你就老实闭嘴,本公子自有决断!”

    “是。”

    贺旭忍气吞声闪在一旁。

    武良驹继续 问道:“吴公礼,你是哪天给的贺旭假钱票?”

    “十月十三。”

    十月十三,正是贺旭交给武良驹第一张钱票的那一天!

    武良驹勃然大怒,道:“好!这就对上了!姓贺的,你竟敢背地里贪墨本公子的银子,你给我去死!”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