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25章 聚丰隆惹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5章 聚丰隆惹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武公子,万万冲动不得!”

    贺旭没想到武良驹这么愣,说着话就要冲上去撩骚,赶忙紧紧扯着他的袖子,劝道:“曹家虽然势力不大,但也算是清源城有名有姓的大户人家。您对曹月婵用了强,恐怕不好收场啊!”

    武良驹强抢一个胡姬倒是没什么,反正这胡姬既不是大唐子民,又干的是迎门卖笑的活,无论官府和民间都不会太当回事儿

    但曹月婵可不一样,她不仅是良家女子,而且是地方士绅的女儿。

    武良驹要是随随便便就动了她,那岂不是让泉州府地界儿的大家闺女和千金小姐们人人自危??

    纨绔胡闹恣意妄为,也是要有底线的,否则就是挑战 所有人的底线。

    冯朴就是再谨小慎微,到时也必须顶着压力将武良驹抓起来处理。

    届时,一道奏折上去,武三忠父子就算是在泉州府势力再大,也无济于事。到时候,朝廷若是降罪下来,忌惮武家疑似皇亲国戚的身份,那势必要抛出一个替罪羊来顶罪。

    至于这个替罪羊是谁?

    贺旭想到这儿,已经开始肝颤儿了!

    以武氏父子一贯做事的尿性来看,自己这个武荣县尉绝逼是替罪羊的最佳人选啊!连武氏父子推他出来做替罪羊的理由,贺旭都预想好了,无非就是:武良驹天性忠良,不谙世道人心险恶,受贺旭这个卑鄙小人挑唆,才一时冲动酿成大错!

    结果就是,武良驹屁事儿没有,他贺旭摘了乌纱,脑袋搬家。

    所以,武良驹要想对曹月婵动强,第一个反对的就得是贺旭。

    谁曾想这次武良驹竟轻易便听了劝,“啪”地一声将折扇甩了一个扇花,自恃优雅潇洒地扬了扬下巴,道:“本公子岂是那种不懂风情之辈?贺县尉,你这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看,看看……”

    贺旭微微一愣,道:“呃,看啥?”

    “看看本公子这模样儿,这风度,是不是象那再世的潘安?”

    武良驹得yi 道:“本公子貌似潘安一表人才,我勾勾手,曹月婵就得投怀送抱?哪还用得着动强?”

    贺旭心中暗暗腹诽,真是马不知脸长。你要是真有那么大魅力,还至于当街强抢胡姬吗?

    不过,只要武良驹不动强就好,他顺着话接道:“那下官就祝武公子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抱得美人归。”

    “这还差不多,咱们走着!”

    武良驹带着贺旭和几个伴当进了聚丰隆,既不存银子也不取银子,就是店堂中左瞅右瞧。

    伙计见他们穿绸裹缎的不敢怠慢,赶紧迎了上来,道:“几位客官是有事儿?”

    武良驹把折扇一摆,问道:“你们聚丰隆的东家呢?把她叫出来,本公子有一笔大买卖要她他谈。”

    伙计回道:“实在不巧,我们东家刚出门。不过,我们家大小姐在,她也能做主。要不,您和她谈谈?”

    武良驹颇为猥琐地笑道:“好,快把曹家小娘子请出来。”

    伙计也是迎来送往有眼力之辈,一看武良驹这幅作派就知道 又是一个没安好心的狂蜂浪蝶!

    心里一阵腻歪后,赶紧上楼向曹月婵禀报,不忘提醒道:“下面那位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公子哥儿,穿着倒是体面,不过绝对不像是能有什么正经的生意要谈的人。依小的看,大小姐还是不见为好,小的想个由头下去将他打发了便是!”

    曹月婵却摇了摇头,道:“聚丰隆打开门做生意,岂能将人拒之门外?这是清源城,不是酆都城,难道还有什么牛鬼蛇神不成?见他一面又何妨?你且将他带上二楼来。”

    “是。”

    平心而论,武良驹继承了武家的优良基因,人样子很不错。要是不知他底细的闺中少女,初次见面还真说不定怦然心动。

    但是,曹月婵听了伙计的话,再加上平日里累积的识人察,也觉着眼前这位公子为人轻浮,于是始终对他保持着戒意。

    待伙计端上了茶汤,她就开门见山道:“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有什么生意要和小女人谈呢?”

    如今武则天称帝的诏书已经诏告天下,日月当空,女主天下!捎带着,武氏家族的子弟们都已有皇家后裔自居了,哪怕是与武则天家族沾不上边儿的,都以武姓为荣,自称国姓子弟。

    所以,武良驹这个疑似皇亲国戚的武氏子弟,也越发觉得自己不简单了。

    现在曹月婵这么一问,这厮脖子高扬,道:“你听好了,本公子太爷爷乃是太祖无上孝明高皇帝;我的姑奶奶是当今的大周天子;我的叔叔武三思和武承嗣,都是大唐宰相。至于本公子,姓武名良驹,现任泉州府的司马大人正是我父亲。”

    出乎武良驹预料的是,他的这番话压根儿就没震慑到曹月婵,也就是说,曹月婵对他的这番话浑然都没往心里去。

    相反,只见曹月婵微微蹙眉,颇为轻视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暗暗啐道,又是一个装神弄鬼来我们聚丰隆糊弄银子的!还大周天子的侄外孙……泉州司马的儿子……还真敢吹!这点小技俩也就是骗骗那些无知女子,本姑娘自打掌舵聚丰隆后,一天里不知道 要打发多少拨这种锦衣玉带的粉面混子!

    再者说了,武后登基称帝早已昭告天下,并非什么秘辛,坊间但凡在场面上走动的人,谁不知道 则天皇帝如今就俩侄子,一个武三思一个武承嗣,哪跑出来你家这么一枝?

    当今大周天子若真是你父亲的姑母,又何至于如今只是一个从六品的泉州司马?

    唉……这年头,浑水摸鱼的骗子真多!

    曹月婵淡淡应了一声,随意敷衍道:“哦,原来是武公子。那你是有什么生意要和妾身谈呢?”

    武良驹一阵恍神儿,有些不置信地瞪着曹月婵,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没听明白?我,武良驹,当今天子的亲戚!”

    “知道 了,当今天子是你姑奶奶,当朝宰相是你亲叔叔。”曹月婵白眼一翻,道:“要是你只打算说这个,妾身可就不奉陪了。”

    “我明白了!嫉妒!你这是嫉妒!哈哈,想不到曹小娘子心眼还挺小的啊!哈哈!”

    见曹月婵的面越发的不善,武良驹转移话题道:“好,不说这个就不说这个,咱们谈正事儿,本公子想带你发财。”

    “发财?”

    武良驹得yi 地把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道:“对,其实本公子的身份对你也大有好处哩。只要你答应 做本公子的小妾,让本公子在你家聚丰隆银号参上一大股。那今后有本公子在官面上照应着,哪家官府不得好好配合聚丰隆?到时候你就整天坐在家里数银子玩儿?”

    越吹越没边儿,吹得就差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了!

    曹月婵秀眉蹙得深深,不耐道:“说完了没有?”

    “呃……还有,听说你这聚丰隆还有个东家叫崔耕,是?就是武荣折冲府的那个劳什子长史崔二郎!你若是应承了本公子,那咱们可要夫妇同心其利断金,将崔二郎踢出聚丰隆!”

    “还有呢?”

    “还有……还有……对了。”武良驹盯着曹月婵鼓鼓囊囊的胸脯猛吞了两下口水,霪笑道:“**一刻值千金,咱俩的婚事得赶紧办,也好早日共效于飞啊!”

    这时,曹月婵的脸上却浑然看不出了喜怒,淡淡地问道:“这回总完了?”

    “说完了,怎么样,这几个条件你到底答不答应 ?”

    “噗!”

    曹月婵猛然起身,端起桌子上的茶汤往前泼去,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滚!”

    武良驹被浇了一碗茶汤,整个人瞬间惊呆了。

    从他记事起,谁对他这样过?谁又敢对他这样?

    良久,他才反映过来,勃然大怒道:“臭娘们!你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我把她抓起来,本公子要好好调理调理她!”

    叫过之后武良驹才发现 ,自己上来二楼竟忘了带伴当,只带上来一个贺旭。

    “我看谁敢动手!”

    倒是随着一身暴喝,十几个壮汉冲了进来,个顶个身材魁梧,眼神明亮,手持弯刀!

    开玩笑,聚丰隆做的是以钱生钱的买卖,没几个硬手看家护院,不仅曹月婵不放心,那些储户也不放心啊。

    一直站在武良驹身旁没有吱声儿的贺旭,也愣是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态势,当即蹦达出来,大喝道:“尔等别乱来,我乃武荣县尉贺旭。好你个曹家小娘子,竟有眼不识金镶玉,在你眼前这位正是当今天子的……”

    “又来一个满口疯言疯语的骗子!来人,他们若再敢多一句嘴,就给本小姐打出聚丰隆!”显然,曹月婵也动了真火。

    贺旭眼瞅着对方人多势多,而且要动起真格,瞬间官威尽失,怂在半道。

    而武良驹稍微一扫量,就知道 动手的话自己得吃一个眼前亏。

    他冷冷一笑,道:“好!曹月婵,有胆子,今天本公子认栽。你等着,本公子会让你乖乖主动送上门的!贺旭,我们走!”

    放完一番狠话之后,作势就要离去。

    曹月婵只当是今天碰到了疯子傻子,毕竟聚丰隆打开门做生意,能不惹是非尽量不要惹。随即一使眼,那些护院们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任武良驹和贺旭离去。

    可等着武良驹刚刚下楼,楼下店门口处就传来了曹天焦的喊声,道:“这不是贺县尉吗?是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咦,这位公子是……怎得浑身湿漉漉的,这是咋的啦?”

    贺旭原来是莆田县的县尉,后来虽然升职为武荣县县尉,但主要还是在莆田厮混。曹月婵一个弱女子,很多情况下不便抛头露面,还真不认得他。

    但曹天焦可认识。

    别管人家跟崔耕有什么过节,这可是武荣县的县尉,县衙里的实权人物。就算不能交好,也不能得罪啊!

    所以,他一见到武良驹身后的贺旭,就赶紧打招呼。

    “嘿嘿嘿!”

    贺旭发出了一阵狞笑,道:“曹天焦!你养了一个好女儿啊!连武公子的面子真敢折,佩服!佩服!你们聚丰隆,以后算是有好日子过啦。”

    曹天焦一听就知道 这不是什么好话,道:“武公子,哪个武公子?”

    贺旭伸手一指,道:“就是这位!”

    然后,他简要的把武良驹的身份介shao 了一遍。

    同样的话,不同人说出来,效果就是不一样。武良驹自己在曹月婵面前介shao ,人家根本就不信。哪啊,平白无故店里来一个公子哥儿,就自称当今皇帝的侄孙,我还是王母娘娘呢!

    但是,贺旭是谁?武荣县尉。换句现代社会的词儿来说,那就是县公安局长。

    有他亲口保证,曹天焦还有什么怀疑?

    老曹头听完完了,直吓得脑袋嗡嗡作响,额前冷汗直冒,焦急地道:“武公子,武公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跟小女一般见识啊!我……我给您磕头了!”

    说完了,跪倒在地,连磕了几个响头,额上鲜血淋漓。

    武良驹这才撇了撇嘴,道:“本公子受的屈辱,又岂是几个头能解决的?你要是真有心,就把曹月婵许配给本公子当妾!”

    “这……”

    曹天焦吃喝嫖赌四毒俱全,唯一的优点就是看人的好眼光。他跟武良驹稍一接触,就知道 这小子不是什么好鸟,又怎么肯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就在他想着这怎么措辞婉拒的时候,武良驹已经抬腿走人了,道:“不愿意啊?那算了!告辞!”

    “武公子……武公子……”

    望着武良驹一伙子人渐行渐远,曹天焦一屁股坐在地上,道:“完了!完了!得罪了武良驹,曹家这次是算完了啊,这可怎么办?婵月呐,你怎么就招惹了这个丧门星啊!”

    此时确认了贺旭的身份之后,饶是以曹月婵的精明,也彻底呆住了。

    到底是女流之辈,遇到武良驹这等庞然大物也束手无策,瞬间眼圈泛红,上前扶起曹天焦来,急道:“爹爹,你先起来,女儿以为他们跟以前那些个骗子一样……”

    “这位泉州司马家的公子,你爹我经常去泉州府,也略有耳闻啊。婵儿啊,这就是个煞星啊!”

    曹元焦捶胸顿足道:“至于他是不是皇亲国戚,爹不知道 。纵然不是,就凭他父亲武司马,也够咱们曹家喝一壶的了!婵儿,没有摸清来人底细就冒然得罪,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曹月婵也不知道 自己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只能小声细语道:“爹,要不女儿去将他们追回来?亲自赔礼道歉?”

    “都得罪,追回来又能干啥?再说了,这厮明显就想对你图谋不轨,追他回来不是遂了他们的心思吗?泉州城谁不知道 武良驹劣迹斑斑,落在他手里的女人有几个是好下场的?婵儿,你爹我虽然不长进,愧对祖宗!但你是我曹天焦亲生的,老头子我宁可自己死,也不能让你往火坑里啊!”

    说到这里,他忽然眼前一亮,道:“对,为今之计就是将你嫁了,你嫁为人妇,饶是他武良驹仗着有个泉州司马的爹,也不敢乱来!”

    “爹!!!”

    曹月婵被自己老爹气得直跺脚,这都火上房了,还有心思关心她的终生大事,当即就抵触道:“您这不是瞎胡闹嘛?再者说了,您这么火急火燎为女儿选夫婿,女儿能嫁谁啊?”

    “选什么夫婿啊?这不是有现成的吗?来人,来人,快骑上一匹快马,去泉州折冲都尉府将崔二郎找回来!”

    曹月婵:“……”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