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21章 水密隔舱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1章 水密隔舱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三郎继续 在楼下招呼那帮泉州城的海商富二代们,崔耕则跟着一众大佬上了三楼。

    上了三楼崔耕才知道 ,望海楼三楼的墙壁都是木头做的,可以拆下来挪走。现在有几个雅间被并成了一个大房间,所有大佬在这里喝酒聊天。

    有个年约三旬,看着面相忠厚的人坐在崔耕旁边,轻声道:“崔长史请了,在下林全,以后还请多多照应。”

    林全?

    听林三郎提过,他的二兄就叫林全。

    他知道 林知祥有三子二女,长子林佑,次子林全,三子林闯。

    两个女儿均已出阁,一个嫁给了现在的泉州录事参军沈拓,另一个远嫁长安城,夫家也是做官的。

    林佑是嫡长子,现在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这次去已利鼻国的船队,就是他带队的。

    次子林全,为人忠厚老实谨小慎微,现在负责管理林家岸上的产业。

    崔耕微微一抱拳道:“原来是林家二兄,失敬失敬!都不是外人,无需那般客套。崔某这点本事,哪关照得了林家,倒是小弟需要 林家关照哩!哪天我求到二哥的头上,您可得出手帮忙。”

    林全闻之,面严肃,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道:“一定,一定。”

    崔耕那话也是个客气话,没想到这位还真的实受了,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不想再难为这个老实人,崔耕岔开话题道:“你们林家的航海技术挺高的啊。来回一万里海路,能算准了船队今天到港。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林全面微微一红,略显尴尬地道:“我们林家可办不到这一点。有道是欺山莫欺水,别说一万里了,就是出海一百里,就谁也不敢打包票什么时候能回来。实不相瞒,五天前,大哥的船队就在离港口不远的地方停泊了,单等今天走个过场。”

    “原来如此,多谢二哥直言相告。”

    “没什么,这事大家都知道 ,我们林家也没想着隐瞒。”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别看林家考虑 的挺周道,但巳时都过去一半了,从窗户中望去,象征林家船队的桅杆还是不见踪影。

    人们面面相觑,心中都浮过了一丝阴影。就是经过大风大浪的林知祥,话语也少了很多。

    午时到了,张元昌忍不住道:“林兄,要不,派人去看看?”

    林知祥苦笑着摇头,道:“派人也没用。二十里海路,就算出事了,现在报信的也该来了。要是没人来……”

    老头子顿了一下,笃定地道:“应该不会。”

    果不其然,功夫不大,一个精壮汉子紧跑上楼,单膝跪倒,气喘吁吁地道:“老爷子,出事了。咱们的一艘大船,不小心撞上了一个暗礁,沉了。”

    林知祥焦急地道:“人怎么样?死人没有?”

    “人没死,不过大爷抢救货物的时候,被一个木桩砸了一下,现在昏迷不醒。钱总管派小的来送信,再过半个时辰,船队就能到港。您看这典礼还办不办?”

    所谓大爷,指的就是林家的嫡长子林佑。

    林知祥想了一下,正道:“佑儿吉人自有天相,应该没事。沉了一艘船,更是问题不大。已利鼻国首商礼照常进行,由钱总管顶替佑儿的位置。”

    “是!”

    那个精壮汉子答应 一声,领命而去。

    虽然林知祥说得轻巧,但所有人都明白,就算不谈林佑的伤势,这次林家的损失也不小。

    货物倒是其次,关键是那艘大船。这种船没有合适的木料就造不出来,简直是有钱都买不到。

    林家百年的基业,总共才攒下了三十艘大船,损失一艘都算是伤及根本了。

    还有最关键的,这也忒憋屈了。

    离着港口那么近还能沉船,要么是林家的航海技术不精,要么是林家运气不好。

    无论哪一点都说明,跟着林家的船队混,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

    所以,尽管典礼照常举行,但人们都兴致不高,勉强应付而已。

    望海楼三楼,所有的木制墙壁皆已被撤下,变成了一间空空荡荡的大厅。

    所有人都上了三楼,听钱总管介shao 已利鼻国的风俗人情,矿物特产。

    人们稀稀拉拉地鼓了几下掌,钱总管一脸黑线的走了下了。

    接下来,就该是典礼的最后一项——请宴!

    客人们该去一楼的去一楼,该去二楼的去二楼,饱餐一顿。

    可正在这时,张群利似乎又找着主心骨了,站起来高声道:“诸位慢走,我有话说。”

    人们都知道 这小子没憋着什么好屁,心说今天又有好戏看了,纷纷又坐了回去。

    如今大哥身受重伤,林三郎心情非常不好,寒声道:“姓张的,你要是想在这里撒野,我认得你,某家这把刀可认不得你!”

    苍啷

    腰刀出鞘,重重地放在了几案上。

    张群利居然半点木有惊慌,淡淡一笑,道:“三公子,这是干啥?我对你们林家可是毫无恶意。你放心,是好事。”

    “好事?”林闯冷笑道:“从你嘴里还能吐出象牙来?”

    张群利知道 林三郎骂他是狗,但也懒得计较,看向崔耕道:“我刚才想说的事与林家无关,是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崔长史。”

    “什么问题?”

    “刚才林老爷子夸你是经商天才,郭都尉夸你是兵法大家,到了冯刺史那,更不得了了,把你夸得是无所不能。就是不知道 ,你是不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崔耕知道 这狗日的没安好心,但即便自己现在谦让几句,张群利就能善罢甘休了?那怎么可能!

    他索性脖子一梗,傲然道:“怎么?你还想考考我?”

    “不是考,而是让你造福天下苍生。”张群利深施一礼,叹了口气道:“刚才林佑大哥遭难,我也是感同身受。出海的风险实在太大了,不知崔长史能否出一个法子,让船只不沉呢?”

    噗

    张群利的话音刚落,不少人忍不住把口中的茶喷了出来。

    这也太意外 了,张群利怎么能提出这个问题?别说崔耕了,哪怕是玉皇大帝也解决不了啊。

    林三郎更是怒道:“俗话说得好,骑马跑船三分命,这根本就是没准的事儿。你让崔长史说出船不沉没的法子,那不是难为人吗?”

    “林贤侄此言差矣。”正在这时,张元昌忽然开口了,貌似有帮腔的架势,说道:“什么是天才?能人所不能才是天才。咱们觉得不可能办到的事,崔长史未必就办不到。要不然他怎么对得起天才之名?”

    张群利更是道:“刚才就凭诸位对崔长史的夸赞,简直夸得崔长史天上的事他知道 一半,地上的事他全知道 。这如今触礁沉船的事儿,应该算是地上的事儿?还请崔长史为大家解惑。”

    崔耕现在已经听明白了,张家这俩人,是见林家的行情看低,特意拿一个无解的问题来挤兑自己。

    船只不沉?即便是在那场荒唐大梦中都没有办法解决。

    他只得道:“我只能告诉 你,世上根本没有不沉船之法。现在实行的水密隔舱术,已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啥?水密隔舱术?”林知祥微闭着的眼猛然一睁,精光四射,道:“崔长史,什么叫水密隔舱术术,老夫怎么没听过?”

    崔耕这才想起来,这个名词是在那场荒唐大梦中学到的。

    他比划着说道:“就是用隔舱板,把船舱分成互不相通的一个一个舱区。一个舱区触礁进水了,就把里面的货物搬出来,腾到其他舱区。水密隔舱术,是我自己起的名字。林老爷子您是造船的行家,不知道 你们造船的时候,把这项技术叫什么?”

    “叫什么?叫什么?”

    林知祥脸变幻,猛地一拍几案,情绪格外激动地叫道:“什么都不叫,老子根本就没听说过!水密隔舱,水密隔舱,只要多几块舱板,就不知能救多少条人命,唉!当初老夫怎么就没想到这茬儿呢?”

    倏地,他站起身来,状若疯狂,猛冲到崔耕的面前,郑重其事地鞠了一躬,高呼:“崔长史且受老夫一拜!”

    我擦!

    崔耕见状吓得浑身冷汗直冒,赶紧跳在了一旁,急急摆手喊道:“林老爷子,您这是干啥?这不是要折小子的寿吗?”

    “不折寿,不折寿!别说拜一次了,哪怕拜上一辈子,崔二郎你也当得起。你知不知道 ,就凭刚才这几句话,每年最少能救几百条人命!还受不起老夫这一拜?”

    崔耕连连摆手,道:“那也使不得,您老赶紧起来!”

    林闯和林全也走上前来,把老头子搀直了身板。

    林知祥稍稍从刚才的状若疯狂中慢慢清醒过来。

    当即他便在众目睽睽下宣bu ,林家船厂现在就暂时不出货了,什么时候把正在建的船只全改成水密隔舱的,什么时候再开卖。

    到底是造船业的老行尊,林知祥的眼光很是毒辣了,尽管崔耕只提了一个概念,却是激发了他的思路,随后便详细列举了水密隔舱的三个优点。

    其一,单独一个或者几个舱室进了水,不会影响整船的安危。

    其二,多了几道舱板与船体紧密相连,可以起到船体加固的作用。原来可能扛不住的大风大狼,现在就能抗住了。原来不敢去的地方,现在就敢去了。

    其三,把一艘船分成不同的舱室,便于货物的装卸和保管,对自己做买卖大有好处。

    今日在场的绝大多数人,皆为海上谋生的海客商旅,焉能不识货不懂行?

    等着林知祥的话音落罢,全场已然沸腾!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