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8章 九月登高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8章 九月登高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田队正躲起来了,眼睁睁地看着厚道的小兄弟把官兵拦住了。

    眼睁睁地看着——厚道的小兄弟对着自己这边指点点,那带队的军官面带微笑,频频点头。

    眼睁睁地看着——厚道的小兄弟慢慢向自己这边走来,官兵们没再看自己,继续 向前。

    呼

    田队正长吁一口气,心中一松,对小兄弟越发高看了几分——有能力又厚道,主子手下有如此人才,何愁大业不成?

    嗯?

    不对!

    怎么小兄弟停下来?怎么官兵也停下了?

    嗖嗖嗖

    就在田队正一愣神的功夫,漫天箭雨已经直落而下!

    “我尼玛…娘的!这小子不厚道,他是朝廷派来的人!兄弟们上,剁了他喂狗!”

    这伙贼人着实不凡,竟然在袍子下面暗藏皮甲!

    府兵们一轮箭雨下去,还是有十二个悍匪没失去战斗力,在田队正的带领下嗷嗷叫着冲了上来。

    郭恪狞笑着大手一挥,道:“众卫士听令,盾兵列前,长矛居中,弓箭压阵,上!谁放跑了一个,就拿自己的脑袋顶上!”

    “喏!”

    四百人对十二人,这顺风仗还不好打?

    众府兵人人奋勇各个个争先,如狼似虎般冲了出来。

    顿时兵刃交接,血光崩现,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郭恪越看越是脸阴沉,到了最后,简直能滴下水来!

    原来,惨叫声发出最多的,不是贼人,而是他手下的府兵!

    这十二个贼人勇悍异常,无一肯降,一直战死了二十三个府兵,战斗才算结束。

    就连囚犯组建的那一队,都足足死了三名卫士,队正宋根海左臂中刀,挂了彩!

    一番打扫战场后,只在原来中箭的贼人中,找到了五个活口。

    郭恪索性也不回营了,把所有人召集起来,就在大街上当众训斥道:“瞅瞅你们,绝对优势兵力,还战不过一帮土匪!这还是朝廷的官兵吗?本都尉都替你们丢人!所有人回去之后,操练加倍…加三倍!”

    “啊?不要啊!”

    饶是军法严苛无比,士卒们还是忍不住齐齐哀叹。

    没办法,郭恪本来就治军甚严,这再加三倍的训练 量,简直是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

    崔耕知道 内情,就有些看不过眼了,走上前来低声道:“卑职有下情回禀,郭都尉,咱们借一步说话。”

    郭恪正在气头上,沉声道:“俗话说得好,慈不掌兵。要是崔长史想为他们求情,还请免开尊口。”

    崔耕苦笑道:“这还真不是求情。您严行军法当坏人,我来求情充好人,那不是收买军心吗?这种事儿卑职怎么敢干?”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不由得郭恪不重视了。他命令众将士继续 罚站,自己则跟着崔耕往外走。

    一直走出了十几丈远,来到一个十字街口,见四下里空空荡荡,绝对不可能有人偷听,崔耕才停下了脚步。

    郭恪早就不耐烦了,不屑地道:“瞧你那点胆子,这泉州港地界上还有什么事是本官摆不平的?”

    “这事儿……你恐怕还真摆不平。”

    崔耕想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继续 道:“再过几天就是九月九重阳节了,按我们泉州的习俗,年轻人这一天要邀几个好友,爬一爬清源山,登高望远。不知长安有没有这个习俗呢?”

    郭恪听了都莫名其妙,道:“那么多军卒在等着呢。你找我来,就为了谈天说地?”

    崔耕没理他,自顾自地说道:“我们到了山上,有时候兴致起来,会对着好朋友说一番不知天高地厚的疯话。不过,等下了山,谁也不会再次提起,免得对方尴尬。现在离九月九不远,这个地方也挺高的,不知你能否当我是朋友,把这里当成九月九的清源山,听我说一番疯话呢?”

    郭恪虽然为人死板了些,但脑筋还是非常好使的,意味深长地说道:”“恐怕重点不是九月九的清源山,而是下了山什么都不记得?行,泉州府我就看你小子顺眼,就认了你这个朋友。”

    “好,那我崔二郎就高攀了。今天这番话,是崔二郎对郭朋友说的,而不是崔长史对郭都尉说的……”

    崔耕这才把今天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郭恪听了之后脸阴晴不定,喃喃道:“大唐宗室?怪不得贼人那么厉害呢,原来他们都是羽林军的高手。我就说嘛,本官调.教出来的人,怎么可能几个土匪都干不过?说一群新兵蛋子打不过朝廷精锐,这就容易解释多了。”

    崔耕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道:“郭都尉关注错重点了。现在咱们是牵扯进了李家和武家的争执,到底该怎么办?”

    武则天如今都要当皇帝了,肯定是武家势大,这没什么说的。

    但这并不表示所有人都心向武氏,恰恰相反,大多数人是敢怒不敢言。

    很简单的道理,凭什么啊?

    凭什么你一个女人能当皇帝,这有先例吗?

    要说大唐是你带兵打下来的,我们也就认了。但问题是,你的权力,全都是来自老公和儿子。受了人家的好处,还把人家的亲戚朋友斩尽杀绝,这事也干得太缺德了。

    当然了,人们再怎么腹诽,也不能改变武则天是一代明君的事实。这几十年来,她把大唐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所以,大伙也都服他,不想换个老板。

    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矛盾的现象,一方面,人们不想有人发动叛乱。另一方面又觉得武则天称帝是不对的,发动叛乱的人值得同情,执行平叛的人的应当鄙视。

    所以,崔耕今天就想和郭恪推心置腹地谈一谈。到底是选择武家受天下人的鄙视,还是冒着杀头的风险选择李家。当然,最好还是两不相帮,把这事给压下去。

    好在郭恪没让他失望,打了个哈欠,道:“什么李家武家的?那些贼人都死了,单凭你几句话,难道就要本官掀起一场惊天大案?简直是岂有此理!”

    崔耕会意,也附和道:“是啊,卑职刚才说什么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两人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回到原地,郭恪命令将士们带上俘虏往回走,顿时欢声雷动。

    可没过多久,就有一个军士大叫着“为战死的兄弟们报仇”,暴起发难,把那五个俘虏全部刺死了。

    郭恪对其严加训斥,不过念其同袍情深,只给了十五天禁闭的惩罚。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对此事下了一道军令,任何人不得提及真相,只说是贼人勇悍,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海寇作乱,武府失火,三十一名贼人被折冲都尉府击毙,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泉州城。

    好在死的除了折冲府的兵就是贼人,善后倒是不难。

    郭恪写了份公文,向兵部要战死将士的抚恤,要有功的将士的嘉奖,刺史冯朴乐得做个顺水人情,非常爽快的联名副署了。

    公文刚刚发出,林三郎就迫不及待地找到了崔耕,焦急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崔耕早就知道 他得来找自己。

    郭恪不想搀和武家和李家之争,崔耕就不想搀和了,但这场战斗总得有个大功臣?

    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二人一合计,得了,就是林三郎了。

    于是乎,在那份公文上面,是林三郎发现 了贼人的阴谋,就赶紧回营调兵。

    结果整好赶上郭恪生病,军情紧急,于是林三郎领了郭恪的手令,带兵出来剿匪,立了一场大功。

    天地良心,林闯回去报信之后,就被郭恪命令带着一百军卒守折冲府了,何曾有什么带军平乱的功劳?

    至于报信一事,也是随便找个扈从就能干,怎么就成了平乱第一功呢?

    崔耕的说辞早就想好了,道:“三郎你别着急啊,这是我和都尉大人商量好的,为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在他的介shao 里,一战杀了三十多个贼人,战死了二十多个府兵,战损比就有些难看了。

    要说是郭恪领兵,算不得什么功劳。至于上报自己的功劳呢?也没什么用处。

    自己这九品县尉干了没几个月,就当上了从七品的折冲府长史,升迁之速超过了大部分世家子弟,简直是祖坟上冒了青烟。

    但这青烟也不能老冒?朝廷肯定不会同意再次让自己升职,最多赏一些彩缎银两什么的,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但是林三郎就不同了,现在才是九品的兵曹吏,有了这份功绩,怎么也能升一级?要是动用林家的关系运作一下的话,就是连升两级都有可能!

    既然如此,就不如把这份功劳让给林三郎了。

    林闯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个道理,不由得感叹道:“崔二郎真是个厚道人啊,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厚道人?

    崔耕听了心中一颤,似乎……前几天也有人这么称呼过我?

    接下来的几天里,崔耕的日子过得滋润无比。

    首先,有了林闯这个地头蛇的帮助 ,连采买东西都不用他费心了,根本就没什么公务。

    其次,林三郎经常带着他出去花天酒地。刺桐港附近好吃的好玩的太多了,崔耕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最让他高兴的是,听说那场大火,把武良驹的别院烧成了一片白地。虽说是别院,但武良驹一年中大半时间住在这里,大部分的财物也在这里,这下子他可算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另外,据说那个胡姬也趁乱逃走了,让崔耕减少了一点内疚之意。

    这一日,林三郎又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烫金的请帖,道:“崔二郎,三天之后,你可必须赏脸!”

    “咱们哥俩谁跟谁啊,不就是吃顿饭吗?至于这么隆重?”崔耕笑着把请帖接过,但一看内容之后,顿现满脸的困惑之,道:“已利鼻国首商礼?这…这是什么玩意?喂,看不懂啊,这玩意是个啥?”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