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6章 武家有良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6章 武家有良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林三郎什么人?

    上有泉州府衙录事参军的姐夫,这个姐夫兴许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取宋廉而代之,成为泉州府衙的长史。

    下是泉州林氏大族子弟,林氏家族在泉州府不仅拥有最大的造船坊,还涉及了泉州港诸多集市的各行各业,而且林氏先祖当年还能以一商贾之身,请动朝廷在泉州府设立藩学,可以说泉州港从事海外贸易的舌人翻译,几乎都出自林氏门下。

    这样一个在泉州府如大鳄般存在 的林家三公子,居然还说在泉州府有惹不起的人!

    连林闯都惹不起的人,崔耕还没狂妄到敢去招惹。

    初来乍到,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胡姬,为了一桩不知来龙去脉的事情,去招惹和一个难以抗衡的强敌,显然是不智的,也不是崔耕所能干出来。

    当即,他拉着林闯往旁边一闪,准备 调头离去。

    可树欲静而风不止。

    他崔二郎本 不想管闲事,懒理他人瓦上霜,可事情终究还是找到他头上了。

    殊不知他和林三郎打量这边时,贺旭也早早发现 了他,只见贺旭脸微微一变,嘴角浮起一抹狞笑,附在锦衣公子哥儿耳边耳语了几句。

    不消一会儿,不等崔耕他们离去,便见那公子哥将怀中胡姬推搡给了一名手下,走上前来,眼神轻佻地道:“呦呵,这不是林家三郎吗?怎么?见着本公子想跑啊,连招呼都懒得打一声?”

    “呃……”

    林闯微微皱了一下眉,眼中厌恶之一闪而逝,随后抱拳行了一礼,强笑道:“武公子言重了!这不是看您身边有客人嘛,也不知是否方便,三郎不敢冒然打扰……”

    说着话,他又指了指武公子手下扈从强拖着的妙龄胡姬,略有隐晦地笑了笑,道:“有道是**一刻值千金,这个时候跑来跟您寒暄,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哈哈哈!”

    武公子大笑几声,这才满yi 地点了点头,道:“哼,算你小子识相!”

    哗啦

    他又把手中的折扇很是熟稔地一甩,将扇柄指向崔耕,问道:“你就是清源的崔二郎?听说你家酒坊日进斗金,木兰春更是世间难得的佳酿?不错不错,小小年纪,就能挣这么多银子,本公子眼馋的紧呐!”

    话中之意赤.裸裸,强取豪夺之心简直连没有半分忌讳。

    而且绝口不提崔耕的官职,俨然没将他的从七品的军府长史放在眼中。

    想着林三郎刚才对武公子的那番忌惮和刻意奉承,还有刚才的提醒,他也只得强忍着心中的腻歪,满脸堆起强笑,点头道:“不错,见过武公子,在下便是武荣折冲府的崔……”

    “知道 了!”

    不等崔耕自我介shao 完,武公子便蛮横地打断了他的话,又是一甩折扇,道:“今天本公子有正事,以后咱们打交道的日子还长着呢,再会了。”

    然后,转过身来,领着那帮豪奴,强行架着还在挣扎的胡姬,远去了。

    崔耕远望间,发现 人群中的贺旭不时回望自己,眼神怨毒,眉宇间尽是狰狞的得yi 之,好像是在警告着崔耕,又像是炫耀着什么。

    望着他们渐行渐远,最终消逝在酒肆外头的大街上,林三郎终于忍不住啐了口唾沫,恨恨:“我呸!什么狗逼玩意儿?仗着祖荫在泉州府为非作歹的纨绔子弟,我林三郎瞧不起你!”

    言语间,好像他林三郎不是泉州府的纨绔子弟似的。

    此时崔耕的心中,不仅仅是气愤,还有浓重的担忧。

    贺旭怎么和这个姓武的搞到一块去了,看得出来,这姓武的对自己充满了敌意,甚至对自己的酒坊和木兰春酒生了垂涎之心。

    联想到林三郎对待武公子的态度,再想想眼下自己的实力,他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子无力感来。

    “三郎,刚才那个姓武的,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连你好像都对他忌惮三分的?你可是泉州府有家有户有跟脚的地头蛇啊!”禁不住心中的好奇,他还是问了。

    “呵呵,咱这种地头蛇跟他比,算得了什么?”

    林闯郁闷地摇了摇头,道:“你不也说叫他武公子了吗?泉州府姓武的公子哥儿,还能从哪个府邸出来?”

    “你是说他是府衙武司马的公子?”崔耕不解道:“就算武司马再如何,也不敢对林家这种本地豪族怎样?再者说了,您姐夫可是堂堂录事参军,而且眼下正得冯刺史倚重,接任府衙长史之日,不远矣!武司马又焉敢……”

    林三郎见着崔耕话里话外都离不开姓武的,忽地问道:“崔长史,莫非你跟武公子有过节?”

    “唉,我跟武公子倒是今天才打第一次照面!不过,这梁子恐怕是结下了!”

    他简单地把自己和贺旭的过节说了一遍,然后道:“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有贺旭在一旁煽风点火,再加上刚刚武公子跟我说得那通话,恐怕心中对我早生敌意了。”

    林闯紧皱双眉,颇为严肃地说道:“这事儿可就麻烦了。在泉州地界儿,武家不好惹啊!”

    崔耕问道:“三郎,这武家到底什么来头?一州司马家的公子,我不相信能让你这般忍让退避。你若真当我崔二郎是朋友,还望释疑一二!”

    林闯道:“崔长史,若真只是一州司马家的子弟,我林三郎虽不愿去招惹,但也不至于不敢招惹!唔,崔长史既然想知道 ,那兄弟我便慢慢向你道来……”

    原来锦衣公子名叫武良驹,正是现任泉州府衙司马大人家的公子。

    至于这厮的其他身份就比较复杂了,还得从六十年前说起,而且还要从当今武后,即将登基称帝的武后说起……

    想当年,武则天他爹武士彟死得早,留下了子女五人和一个遗孀。

    其中两个儿子武元庆和武元爽,乃是武士彟的原配相里氏所生,后相里氏死了,武士彟又娶了杨氏。

    三个女儿包括武则天在内,正是杨氏所生,个顶个的姿容不凡。

    后来武士彟死后,武家的家业便由为武元庆和武元爽兄弟二人掌管,对杨氏和三个妹妹非常不好。非但如此,还联合两个堂兄弟武惟良、武怀运,一起欺负她们。

    具体有多不好,外人不得而知,不过从武则天得势之后的惨烈报复来看,是极具想象空间的。

    武则天当上皇后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这两位同父异母的哥哥,一起贬出了京城。

    武元庆被贬为龙州刺史,刚一到任,就忧惧而死了,其做贼心虚的程度可见一斑。

    再说武元爽,虽然没吓死,但他知道 这事儿肯定没完,所以一直积极安排自己的退路。

    当时他一个小妾,生下了一个儿子,叫武三忠,也就是现在的泉州刺史武司马。

    武元爽怕自己的好妹妹斩草除根,就把武三忠的身份匿了下来,没有入族谱。

    所以,外人只知道 武元爽只有一个儿子叫武承嗣,而不知有武三忠。

    又过了几年,武则天的第二步报复计划到了。

    她策划了“贺兰氏”一案,武惟良和武怀运都被牵连进去,抄家灭族。

    至于硕果仅存的武元爽,因为离得事发地太远,着实不好牵连,则被贬配为振州刺史。

    所谓振州,就是后来的海南三亚。

    这个地方到了后世是旅游圣地,但在大唐的时候,可是“瘴疠之地”,中原人到了那,能有一半人活过三年就算不错。可见,武则天还是想置武元爽于死地。

    武元爽带着家人,从濠州出发,经泉州出海,抵达振州。

    谁也不知道 ,就在泉州的时候,武三忠偷偷离开了队伍,隐姓埋名,在泉州安家落户。

    从那以后,泉州就多了一个叫项三忠的人。

    然而,世事如棋,人生如戏。

    没过几年,贺兰敏之的案子发了,武家绝了后。武则天想当女皇,没有娘家人帮衬怎么行?

    于是乎,她又想到了远隔万里的侄子们。

    反正几个畜生哥哥都死了,上一辈的恩怨就让他过去把,你们这些侄子还是我的好侄子。

    这下可不得了,武元爽明面上的儿子武承嗣结束了海南七年游,回到长安,高官得坐骏马得骑。

    时间不长,就当上了礼部尚书、太长卿,同中书门下三品,标标准准的大唐宰相。

    听到这个消息,远在泉州的武三忠差点没活活气死过去!

    狗日的,我武三忠这么多年隐姓埋名,吃也不敢吃喝也不敢喝,究竟是为啥呢?不就是怕我那位远在长安的姑姑发现 了我的存在 ,对我斩草除根吗?

    现在倒好,敢情我的身份是福不是祸啊!我那个哥哥武承嗣都当宰相了,凭啥我不行?我们爹都是武元爽,都是武后的亲子侄,凭啥我也要在泉州府藏头露尾,隐姓埋名?

    于是乎,他赶紧把藏起来的金银财宝拿出来,跑去长安活动,要求认祖归宗,为姑母效力。

    但是,哪有那么简单?一来,武元爽当时做的太好了,把武三忠是武家人的证据全部毁掉,连族谱都没入啊。二来,他那位已经身兼数职,贵为宰相班子一员的亲哥哥武承嗣,和武元庆之子,也是贵为宰相班子一员的堂哥武三思,他们都打心眼里也不愿意再多一个人出来分了姑母的宠爱。

    于是乎,他的身份认证就很成问题。

    一方面,很多人都知道 ,武三忠是武则天的亲侄子,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另一方面,官方又不承认他的身份,只当他是一个姓武的普通人,的确,无证可依,无迹可寻嘛。

    二十年宦海沉浮,以至于武三忠才当了一个小小的泉州司马,这份郁闷就别提了。所以,他给自己的儿子起名良驹。

    武良驹,那意思就是武家的千里驹,理应重用。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这位武良驹少爷,还真对得住他的名字,除了正事干不了,吃喝嫖赌抢无所不精,无所不能。仗着自己的身份,在泉州城横行霸道欺男霸女,百姓敢怒不敢言,就连刺史冯朴都是装聋作哑,尽量不去招惹这对疑似皇亲国戚的父子俩。

    听着林闯叙完,崔耕面变幻,最终叹息一声,苦笑道:“你说我背不背,被贺旭那孙子暗中摆一道,居然莫名其妙的惹了个司马家的公子爷,而且还疑似皇亲国戚!”

    林闯叹了口气,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你是不知道 ,我们林家都被这小子勒索了不知多少回了。还能怎么办?也只能花钱消灾了。要不,我帮你说和说和?”

    崔耕想了一下,道:“花银子倒是问题不大。关键是有贺旭使坏,恐怕这事儿不是能用银子解决的。林兄弟,我拜托你点事儿……”

    他当然也不是要林家帮他对付武良驹,双方的交情还没到那个份儿上不说,就算有那个交情,面对着武良驹这种存在 ,林家也不是个儿,去了纯属飞蛾扑火。

    他就是想林三郎不是泉州地头蛇吗?那让他帮着打听一下,到底贺旭和武良驹有什么阴谋,自己总不能跟无头苍蝇似的,等着贺旭带着武良驹来报复自己?

    作为泉州城数一数二的地头蛇,这点事儿还难不倒林三郎,他毫不犹豫地答应 下来。

    两人路过胡姬酒肆门口,看着那胡人掌柜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流泪,异域腔调的哭声,尽管怪异,但听得崔耕还是心中不忍,颇为同情地摇头叹息。

    刚要上去将蹲在地上的老头拉起,却被林三郎扯了回来,撇嘴道:“崔长史,这胡人有甚好同情的?他们又不是我们唐人!再说了,胡人历来奸猾,别看他哭得伤心,估计也只是伤心酒肆少了棵摇钱树罢了!谁知道 被抢走的胡姬到底是不是他女儿,兴许也是他从西域拐卖过来的呢?”

    崔耕一气,颇为不快,这叫什么歪理?

    林三郎不由分说,拉着他就往前走,边走边叫:“走了走了,莫管闲事了,我领你吃顿好的!”

    崔、林二人带着几个扈从继续 前行,功夫不大就到了一个巨大的酒楼面前。

    此楼上下两层,长达二十余丈,灯火通明。门前还扎着迎客的彩楼欢门,丝绸围绕菊花为饰,华美异常。

    这番景象崔耕以前只在那场荒唐大梦中见到过,不由得感叹道:“恐怕泉州城中都没这么大的酒楼?果真泉州港比泉州城内要富庶的多哇!”

    林三郎得yi 一笑,道:“你还真没说错。泉州与外地不同,主要依靠刺桐港发达。所以,港口附近比城内的客商都多得多。久而久之,富人们和最好的享受 也就都转移到了港口。比如那个武良驹,他就没住城里,而是在港口附近盖了一所别院。”

    “原来如此。”

    此时酒楼中的伙计已经迎了出来,作了个揖,道:“参见三公子,您老可是有日子没来了,快里面请。”

    林闯矜持地点了点头,道:“嗯,现在还有雅间没有?”

    伙计满脸赔笑,道:“瞧您说得,咱这望海楼没谁的雅间,也不能少了您的啊!”

    望海楼的生意果然好,一层楼已经座无虚席。那伙计殷勤地搬来几把椅子,请那几个扈从先坐下喝茶,一会儿有个空位再给他们换。

    然后,又带着崔耕和林闯上了三楼雅间就座。

    房间虽然不大,但干净清爽。打开窗户,海风习习,海浪阵阵,一轮圆月高挂空中,令人心旷神怡。

    崔耕道:“林三郎,你在这望海楼挺有面子的啊,平日里没少在嚯嚯银子?”

    “这不是银子的事儿。”

    林闯仰躺在一张靠椅上,翘着腿儿,得yi 道:“这酒楼的东家姓张,叫张元昌。他的大女儿嫁给了我大哥,所以,我既是这儿的贵客,也是这儿的半个东主。”

    不消一会儿,一桌上好的酒菜摆上,二人开怀畅饮,高谈阔论,倒也相谈甚欢。

    直吃了一个多时辰,还兴致甚高。

    忽然,一阵“噔噔噔”地脚步声传来,隔壁又是推门关门,还有桌椅板凳的轻挪之声。

    显然,隔壁雅间也进人了。

    不消一会儿,隔壁雅间儿便喧闹起来。

    “八匹马啊,六六六啊,五魁首啊!”

    “喝酒,喝酒,谁不喝谁是大闺女养的!”

    “来,再来!我还怕你不成?今天咱们要分个上下高低!”

    ……

    隔壁雅间里猜拳行令,呼呼呵呵,吵嚷不休,弄得崔林二人委实无法好生谈话了。

    身为泉州地头蛇,身为望海楼的贵客和半个主人,林闯第一次请崔长史吃饭,却被隔壁那帮孬瓜搅了局,林三郎觉得很没面子。

    他脸瞬间越发不好kan 了,霍然起身,作势欲要到隔壁说教说教一番,好歹望海楼进出的都是有身份的人,隔壁这帮糙客真拿望海楼当大排档了不成?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