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110章 接嫂嫂回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0章 接嫂嫂回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火烧眉毛,迫在眉睫,十万火急,急如星火……总而言之一句话,在苏有田的心目中,苏礼的病情是片刻都耽搁不得的。

    崔耕耐不得他的催促,趁着天还早,收拾好马车一辆,接苏绣绣回清源。

    随行的当然少不了苏大郎。

    他对自己的心理疾病一无所知,眼见既能跟姐姐在一起,又能让姐姐远离莆田断了贺旭的念想,顿时高兴地不要不要的。

    “这娃是真有病啊!”

    老苏同志见状心里一紧,越发坚信了崔耕的诊断,道:“贤侄啊,大郎的事,可就拜托你多多费心了。”

    崔耕摆了摆手,微微一笑,道:“苏老爷子言重啦,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咱们回头见。”

    啪!

    一声清脆的鞭响过后,车轮开始转动,崔耕的队伍渐行渐远。

    ……

    县尉府,堂屋。

    田幕僚此时正指着自己脸的伤痕,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道:“大人,您瞅瞅,您瞅瞅,这都是崔二郎那厮让手下爪牙打的。嘶哎哟!下手是真狠啊!!!”

    贺旭强忍心头的怒火,粗重地“嗯”了一声,道:“你去了,没跟他提本官之名?”

    田幕僚坚定地道:“小人提了,而且提了不止一回。可人崔二郎手下爪牙说了,这顿打是折冲府长史大人赏的!谁不知道 卑职是大人您的人?这顿打到底是赏的卑职,还是赏的大人您……明眼人一目了然啊!”

    嘭!

    贺旭拍案而起,怒然咆哮:“崔耕小儿,焉敢如此欺我!”

    话刚说到这,忽然有一个青衣小厮跌跌撞撞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道:“大人,不好啦!不好啦!出大事了!”

    这小厮叫王三儿,是贺旭亲自派去盯着苏家的人之一,继而沉声问道:“何事惊慌?”

    那青衣小厮连喘了几口气,才道:“就是苏家小娘子,已经被清源来的崔长史给接走了。大人,您赶快想办法,迟了一步,可就连小娘子的面都见不着啦!”

    啊?

    这么急着走?

    贺旭不由臆测,这崔二郎先是打了老子的幕僚,现在又迫不及待地将苏绣绣接走,莫非是心虚,担心本官找他算账?哼哼,现在整个莆田城谁不知道 本县尉要纳苏府之女为妾?现在你崔二郎接她离去,无异于要撅了本官的脸面。打了我的脸就走,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还有那苏绣绣,也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当即一声令下,让田幕僚纠集起武荣县衙三班捕快,气势汹汹地追赶。

    不过,刚到西门门口,贺旭就遇见了几个老熟人,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们分别是莆田县令刘幽求,县丞陈子昂和主簿陶文元。

    三人并排而行,有说有笑,状极亲密,身后还有十来个伴当跟随。

    贺旭见状不由得心里一翻个儿:他们仨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如果让这三人拧成一骨绳,本县尉以后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

    这时刘幽求也看到了贺旭这一伙子人,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笑道:“贺县尉,你也礼数太周到了,送个行还带这么多人。不过可惜了,来迟了一步,人家崔长史已经走远啦!”

    “呃……”贺旭总不能说自己是带了衙役和崔耕火并,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刘幽求又继续 道:“不过也无妨,莆田与清源相距不远,你们二人以后还是可以好生亲近一番。”

    贺旭不由得心中暗骂,我送行个鬼哦!还亲近?鬼才想和那瘪犊子亲近呢!

    不过另一方面,他也有些暗暗震惊崔耕势力膨胀之快。陈子昂也就罢了,双方在清源就是旧相识。怎么刘幽求、陶文元这俩人,也对姓崔的这般亲切热络呢?

    陶文元却比刘幽求的消息灵通得多,联想到前些日子城里的流言,还有这次马车中的少妇苏绣绣,立马就把贺旭兴师动众的原因猜了个差不离儿——莫不是崔耕坏了贺旭的纳妾美事,想要找他的麻烦?

    陶文元在刘幽求的支持下,和贺旭明争暗斗这么多年,当然是乐得见他吃瘪。

    贺旭马上就要过门的妾侍被撬,出了如此一个大丑,作为死对头的陶文元如果不趁机大肆宣扬折辱一番,那就太对不起死对头的名号了。

    只见着陶文元轻轻一扯刘幽求的袖子,低声道:“贺县尉这哪里是送行?分明是想找崔长史算账!”

    随即,简明扼要地,把这二人之间的恩怨说了一遍。

    最后嗤笑一声,轻蔑地道:“不过,贺县尉带这么点人就想找人动武,是不是有些太自不量力了?不说崔耕身后那个如同托塔天王一般的黑汉子,就他手底下那百名悍卒,你这些差役能干得过?无非自取其辱罢了。”

    贺旭被说得满面羞红,冷笑道:“陶主簿,你到底是哪头的?怎么听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盼着咱们武荣县衙倒霉呢?”

    陶文元寸步不让,道:“哦?我说两句话武荣县衙就倒霉了?本官可没那么大能耐。倒是你贺县尉,为了私事挑衅折冲都尉府,被人家胖揍一顿。咱们武荣县衙丢了脸却没法找补回来,才是真倒霉呢!”

    刘幽求如今和崔耕的关系已经颇为熟稔,自然不会放qi 敲打贺旭的机会,毕竟贺旭跟他在莆田县衙暗斗数载。

    只听他借机敲打道:“哼,这么说来,苏绣绣还是崔长史的嫂嫂,还替崔长史之兄守着寡呐?咳咳,贺县尉你这是知法犯法,强抢他人妻啊?这点儿破事儿,崔长史不与你纠缠,你却还有脸找他算账?贺县尉呐,陶主簿说得没错,我武荣县衙的脸面,算是被你丢尽了!”

    争执贺旭此举是否给武荣县衙丢脸,陶文元就算说得再有道理,贺旭都不怕。无非是口舌之争而已,有什么谁输谁赢的?

    然而,刘幽求一开口,就算是盖棺定论了。无它,就算贺旭与他再不对付,刘幽求都是武荣县衙的县太爷,更是是武荣县一亩三分地的话事人。

    贺旭直气的肝儿颤,谁让刘幽求是武荣县衙的一哥呢?面上还得做谦恭之,低声道:“是,大人教续n 的是,下官莽撞了。”

    刘幽求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其余人等紧紧跟上,唯有陶文元走了几步后,又忽然驻足,扭头道:“贺县尉,虽然你娶不成小妾了,但准备 好的猪羊鱼肉总不能退了?天气这么热,什么东西都存不住。我给你出个主意,不如请同僚们吃喝一顿,既不浪费东西,又能让大伙都承你的情。”

    “承……承情你麻痹啊!老子倒霉,你们得利,恐怕承的是崔二郎的情!”贺旭被刘幽求当众训斥,本来就下不来台。再被陶文元如此奚落,再也忍不住了,痛骂出声。

    陶文元拍了拍脑袋,做恍然大悟状,阴阳怪气地道:“哦?还有这么一说?倒是本官疏忽了贺县尉的心情,那你自己慢慢享用,告辞。”

    “你……”

    望着陶文元远去的背影,贺旭把牙关咬得咯嘣嘣直响,暗下决心,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当然了,让他今天出了大丑,让全莆田城的人看他纳妾不成笑话的始作俑者,还是崔耕崔二郎!

    他心中暗念道,崔二郎啊,崔二郎,你给本县尉等着!

    老子在莆田蛰盘数十载,底蕴深厚,又岂是你一个新崛起的暴发户所能比拟的?

    咱们,走着瞧!

    我会让你乖乖地将苏绣绣送上门的,哼哼,亲送嫂嫂上别府,任由仇敌雨露沾,届时一定让你尝尝这般滋味儿!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