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96章 月婵了不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6章 月婵了不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聚丰隆银号。

    崔耕已经在楼下店堂干坐了快一下午,看着外头斜阳西照,太阳都快落山了,不由暗里嘀咕,郭恪这小子上楼都快一个多时辰了,咋还没下来?不就跟聚丰隆银号借五千贯钱嘛,曹月婵这小娘皮不会是逮着郭恪是头羊牯,往死里宰?

    握草!这可使不得!

    郭恪好歹是新上任的折冲都尉,手握莆田清源两地的兵权,可不是什么小角。这婆娘不能玩火?

    崔耕一想及此,越想越有可能,曹月婵谈买卖时的手段,他太了解了。难得逮着郭恪这种大客户,那还不当羊牯宰?尤其是郭恪现在正是急用银子的时候,她还不来刀狠的?利息怕是高到没边儿了……

    “不行,差不多有点赚头就得了。不然,别说惹怒了郭恪,不知道 这高冷逼会干出什么事儿来,便是他身后神mi 的背景,都不是老子和曹家惹不起的。”

    崔耕狠狠拍了一下大腿,急忙忙地便上了楼,打算终止曹月婵和郭恪的借贷商谈。

    可刚上了楼梯,便见着一脸喜庆的郭恪,在曹月婵的陪送下阔步昂胸下了楼,路过崔耕身边时,更是掩不住兴奋地拍着崔耕的肩膀,赞道:“崔长史,你给本都尉介shao 了一家好银号啊!不错,这聚丰隆银号买卖阔气,曹小姐做人更是大气!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啊!”

    见鬼了!

    崔耕眨巴了两下眼睛,担心自己看错了,听错了。

    可没错啊,郭恪笑得已经满脸出褶子了,还不吝溢美之词地夸赞聚丰隆和曹月婵啊,这哪里有被坑了的痕迹啊?

    莫非自己想多了,太腹黑了?还是说,曹月婵的忽悠之术已经臻入化境了?

    他耐着心中的疑惑,低声问道:“都尉大人,事儿都办妥了?”

    “妥了,妥妥的了!”

    郭恪回了一声,便扭头看着盈盈笑意地站在楼梯口的曹月婵,拱手道:“那就有劳曹小姐了,不知这银子需要 几日方能筹备好?”

    曹月婵抿嘴一笑,道:“些许银子哪里还需要 几日?明日一早,小女子便会派人将银子押送至折冲都尉府,由都尉大人亲自签收!”

    郭恪闻言眼睛顿时一亮,诧异道:“这么快?”

    曹月婵抱以浅笑,微微颔首。

    “厉害,难怪曹小姐敢以一介女流之身,经营这么一家如此实力雄厚的银号!”

    郭恪由衷地竖起拇指称赞了一番,后看了一下外头的天,邀请道:“听说清源最有名的食肆便是醉仙楼。眼瞅着也该到了吃晚饭的时辰,不如就由郭某做东在醉仙楼设上一席宴,请曹小姐……”

    “哎呀,今天不行呢!”

    不得郭恪说完,曹月婵便抢先说道:“今日已经有约,不如改日由小女子做东,请上郭都尉一回?当是为都尉大人荣升贺上一番。”

    “唔,既然曹小姐有约在先,那就下回!”

    说着,便转身告辞道:“那本都尉就先回府了,明日一早本都尉自会在都尉府亲自签收银子。”

    曹月婵嗯了一声,盈盈欠身道了个万福,道:“郭都尉慢走,明日一早,银子准时送达!”

    郭恪说走便走,连跟崔耕打声招呼都没打,便抬脚出了聚丰隆银号。

    “我擦,过河拆桥啊?问老子一句要不要一起走,会死啊?”崔耕郁闷地冲郭恪远去的背影啐了一口。

    好,崔长史大人又被高冷郭给无视了,自觉再次受了侮辱。

    旁边的曹月婵抿嘴一笑,嗔道:“你这都从七品的都尉府长史了,怎得说话还跟街头泼皮混混似的哩?”

    “你管我?老子乐意!”

    崔耕不爽地哼唧了一嘴,又问:“买卖谈妥了?”

    曹月婵唔了一声,翻了翻白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刚才她和郭恪的谈话,崔耕又不是没听见。

    崔耕不以为意,又问:“借了多少给他?”

    曹月婵伸出纤细的小手,用两根葱白细嫩的手指比划了一下。

    崔耕嘁了一声,不屑道:“才两千贯就把他高兴成那样儿了?瞧那点出息!”

    “不,是两万贯!”

    曹月婵一言石破天惊,吓得崔耕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面大变,顿呼:“曹月婵,你疯了?你借那么多给他干毛?两万贯啊,不是两千贯,你是要把咱们聚丰隆这点家底给掏干净给他啊?这两万贯可是这些日子以来,那些储户存到咱们银号的,万一这郭恪赖账,你…你这败家娘们!”

    “咱们之前有言在先,银号诸事之经营权,皆由本姑娘定夺,你忘了?”曹月婵淡淡地看了一眼崔耕,对他的惊慌变和口无遮拦压根儿就不予理睬。

    崔耕稍稍缓过神来,硬着头皮说道:“是,我之前是应承过你,不干涉你的经营。但你也不能将这么多的银子借给他啊,我的大小姐,这可是两万贯啊!而且他就要五千贯,你借他两万贯搞毛啊?钱多烧得慌啊?”

    曹月婵站着有些腿酸,便走到堂中坐在了椅子上,缓缓说道:“我自有我的道理,反正银号也有我曹家的份子在,我还能拿咱们聚丰隆这点家当玩不成?”

    崔耕顿了顿,问道:“我明白了,他肯定是许了你重利,你才想狠狠宰他一笔,索性再多借他一万五千贯,是不是?”

    曹月婵摇了摇头,轻轻说道:“此番聚丰隆银号拆借给折冲都尉府两万贯,为期一年,至于利钱,分文不收!”

    “我了个去,一文钱的利息都不要???”

    崔耕猛地走上前去,急得将手探在曹月婵的额头上,面古怪地说道:“这脑袋也没烧啊,咋会干出这种蠢……”

    “啪!”

    曹月婵轻挥柔荑将崔耕的狼爪打掉,羞怒地嗔道:“别动手动脚的,小心本姑娘跺了你的狗爪!”

    “呃,一时情急,嘿嘿,一时情急。”

    崔耕下意识地将手凑到鼻子边儿嗅了一口,这小娘皮脸上的胭脂水粉味儿还真挺香。

    不过再香,也抵不了此时心中的肉疼!

    两万贯啊,聚丰隆银号开到现在,也才揽储了两万来贯,而且还是要付利息的。

    曹月婵倒好,直接将两万贯白借给了郭恪,还他娘的一文钱利息都不收。

    一年后即便能如期收回本金,他也要倒贴储户利息不说,还要白白浪费两万贯的银号放贷红利。

    万一郭恪是个混不吝,到期不还的话,娘的,如何跟储户交代?

    到时候变卖了他曹家的宅邸和田地,还有他崔家的酒坊,估计才能堪堪抵上债。

    而且,聚丰隆以后也别打算继续 开下去了。

    曹月婵到底想干嘛啊?

    突然,他想起两人在楼上足足谈了一个多时辰,简单的借贷哪里需要 谈这么久?莫非……

    忽地,他皱起眉头撇撇嘴,有些不悦地问道:“曹月婵,你不会是看上郭恪了?”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曹月婵瞪了他一眼,忽地莞尔一笑,揶揄道:“怎么?莫非在郭恪面前,你挺不起腰杆来?咦,也对,郭都尉年纪轻轻便当上了正六品的折冲都尉,掌管两地兵权。而且看他的谈吐,应该出自高门世家的子弟。唔……也对,也对……”

    曹月婵一本正经地努着嘴,自顾频频点起头来,说道:“在郭都尉这种俊彦面前,一肚子草包学问的崔长史肯定是自卑的,除非崔长史足够不要脸,不然在人家面前哪里来得自信?”

    挤兑!

    赤果果的挤兑啊!

    但是既然不是看上高冷郭,曹月婵凭啥要这么大方,一文钱不挣就将两万贯借给对方?

    这时,曹月婵看着崔耕吃瘪的模样煞是解气,顿时笑得花枝乱颤,从袖兜里缓缓拔出一份叠码整齐的纸张,起身塞进了崔耕的手中,笑道:“自己看!”

    崔耕将信将疑地将叠纸打开,定睛一看,是一份契约。

    是聚丰隆和郭恪签订的借贷契书,看这秀丽的字迹应该是出自曹月婵之手。

    他慢慢看了下去,越看脸越是大变,最后脸上净剩下吃惊和诧异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生怕是自己看岔了看漏了,又是仔仔细细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没错!

    真的是白纸黑字这么写着的。

    最后落款的一边里,还有郭恪的签字画押,还戳有郭恪的私人印鉴。

    这做不了假,曹月婵也没必要作假!

    他不由狐疑地问道:“他怎么会答应 你这些条件的?”

    曹月婵轻轻捋了一下耳鬓边一绺垂下的青丝,轻笑道:“又没刀架着他签字,自然是谈下来的呗。”

    崔耕还是不信郭恪会答应 这种条件,又问:“他都同意了?”

    曹月婵白了他一眼,又是明知故问的废话!

    “我的天,居然会答应 这种条件,真不知道 这郭恪是聪明人,还是疯子傻子!”

    崔耕心中隐隐有些许兴奋,复杂地看着曹月婵,弱弱地问道:“莫非…莫非你刚才在楼上….诱郭恪了?”

    咚!

    曹月婵狠狠地踢了崔耕膝盖一脚,勃然大怒,骂道:“你给我滚!”

    我擦,力qi 还真大,崔耕的膝盖俨然一阵剧痛。

    不过自己也活该,尽问这种没营养的问题。

    如果曹月婵真的在楼上.诱了郭恪,那下来后,郭恪就不会一副希望邀请她吃顿饭,被拒绝了也不气馁,依旧保持着翩翩公子哥儿的风度了。

    明眼人看得出来,郭恪这小子估摸着也对曹月婵的美和能力,动了想一亲芳泽的念头。

    “还不滚?”

    曹月婵俨然还在火头上,气一时半会儿是消不下去了。

    日,还真是生气了,而且还不轻!

    崔耕这时候自然不能再跟小美人犟着来,趁势一边后退,一边陪笑道:“好好好,算我说错话了,月婵月婵你真牛,这种条件你都能谈下来,聚丰隆在你手上,绝对能做到汇通天下的那一天!”

    “以后你若再敢这般胡言乱语,你便不要再来聚丰隆了!”崔月婵虽面缓和了些许,但还在气头上。

    “好滴好滴,以后不开这种玩笑了,哈,我这就走,这就走!”

    声音落罢,人已经退出了聚丰隆。

    “喂,不对啊!”

    崔耕在银号外突然想起了什么,嚷嚷道:“这聚丰隆老子占了大份子,凭啥不能来?我也是东家,好吗?”

    曹月婵猛地扬了扬手中的契约,故作轻松地问道:“崔二郎,这好处你还要不要了?”

    “要!不要我是你儿子!”

    “扑哧,本姑娘没你这么草包的儿子!”曹月婵终于又笑了。

    “那不要,我是你相公!”

    “又占本姑娘便宜,崔二郎,你给我滚!!!”

    “好,这回真滚,真滚了……”

    声随身动,声音落地,崔耕也已经屁颠屁颠,乐吱吱地远去。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