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93章 折冲都尉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3章 折冲都尉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折冲都尉府,是唐时府兵制的基层组织单位,又称军府。

    隋末时又叫鹰扬府,但到了唐贞观十年,李二陛下觉得鹰扬两字儿不太吉利,前隋号称拥兵百万,但还是被他们李家军给干趴下了,遂取缔了鹰扬府之名。

    冲,即冲车,是战车中的一种。折冲,字面上可以理解为:使敌人的战车撤tui 。

    然而能让敌人的战车后撤,只有一种理由,那就是将敌人击溃。故,折冲有抵御、击退,克敌制胜之意。

    李二陛下觉得折冲两个字儿实在是太吉利太给力太有气势了!

    所以,便将前隋沿用至贞观十年的鹰扬府,改为折冲府。折冲府长官称之为折冲都尉,故又称折冲都尉府。

    折冲府分布大唐各地,随时置废,全**府数增减不恒,较多时有六百三十三府。

    大唐各地六百三十三府,隶属十二卫和东宫六率分管也就是统称的十六卫。

    这就是大唐的卫府制。

    卫府制,就是以“卫”统“府”。“卫”,既是卫戍京师的禁兵,又是统领天下“府兵”的领导机构。

    唐朝“十六卫”即十二卫和东宫六率遥领天下六百三十三个折冲府军府,居中御外,卫戍京师,是府兵和禁军的合一。

    但难能可贵的是,十六卫大将军对天下军府只是“遥领”,并不具备真正 的战时指挥权。战时,由皇帝临时派行军大元帅为最高指挥官。

    这样的话,折冲府、地方州县长官、十六卫和行军大元帅互相制约,没有人能够单独控制 军队。如此一来,虽然天下府兵驻地分散,仍然是皇帝能够直接控制 的中央军队!

    每年,天下各地的折冲府会分番上长安,于他们所属之卫承担宿卫长安的任务。

    如调发府兵征防,须朝廷颁铜鱼符及敕书,由本州府刺史和折冲都尉会同勘对,鱼符和敕书合二为一之后,才能差发离开军府驻地。这鱼符和敕书,史上又合称鱼书!

    若上头有令,需要 调发全府府兵前往长安轮职,那必须由折冲都尉来率领。若只调走一部分府兵前往长安,那可以由折冲都尉的左右副手,即左果毅都尉和右果毅都尉来率部前往长安轮值。

    折冲府可是大唐帝国在国内的常备军,除了分番上长安轮值外,更重要 的任务是维持所驻州府的稳定繁荣和社会安定。

    跟当初崔耕见到的团练军可不一样,折冲府可以储备战马、帐幕和鍪、甲、弩、矟等武器,征行时配给兵士。虽然说府兵需要 自备军资、衣装、轻武器和行粮。但往往这些装备军粮的采购费用,都是由折冲府所在的州府衙门提供,而且朝廷每年还会拨给折冲府公廨田四顷、公廨钱十万至二十万,由折冲府自行处理,或拿来奖励有功士卒,或拿来抚恤战死的士卒,或让他们自行经营投资来获利。

    这些待遇可不是区区团练军所能比拟的。

    通常情况下,一个州府都会驻扎一个折冲府,然后根据州府辖境大小,还有州府的地理位置,以及州府的人丁户籍和经济繁荣,来给折冲府分上中下三等。

    上府一千二百人,中府一千人,下府八百人。每府置折冲都尉一人,左右果毅都尉各一人,长史、兵曹参军各一人,这是府一级的组织。府以下,三百人为团,团有校尉及旅帅;五十人为队,有队正、副;十人为火,有火长。

    同理,上中下不同等级的折冲府,官员品秩也不一样。

    上等折冲府的折冲都尉,秩正四品,左右果毅都尉都是秩从五品,就连长史都是正六品。

    而下等折冲府的折冲都尉,官秩正五品,一府长史也不过正七品。

    ……

    不过崔耕好像记得,泉州府好像已经存在 了一个折冲都尉府了,而且就驻扎在泉州港那一带,主要任务就是维护泉州港南来北往和海外来唐的商旅的安全。

    因为泉州港是大唐帝国商业最繁荣的几个区域之一,港口每日进出海船商旅不下一千艘,关系到泉州府乃至整个闽地诸州的一大税源。

    但是,已经有了一个折冲府,为何还要在莆田县和清源县合并之后,再增设一个折冲府呢?

    那这个折冲府又属于什么等级的?驻在泉州港一带的折冲府都只是下等折冲府,那他们这个县级的折冲府又算几等?是直接受命于泉州府这个折冲府呢?还是各管各的,同样隶属十六卫中的其中一卫呢?

    不知为何,崔耕觉得这个新增设的折冲府,多少有点儿戏的感觉。

    等他缓缓反应过来后,莆田县令刘幽求已经陪着宋廉离去,帐中只剩下崔耕和陈子昂两人了。

    陈子昂见着崔耕一脸茫然的模样,不禁取笑道:“你个崔二郎,升了官,怎得还这般蔫蔫怏怏的?”

    随即,崔耕便将心里的疑惑向陈子昂讲了出来。

    陈子昂听罢,摇头笑道:“看来你刚才是心不在焉,没有听清宋长史后来的话。”

    汗颜

    的确,崔耕刚才听到自己的任命后,瞬间神游天外,至于后来宋廉讲了些什么,他是一字都没听清啊。

    只听陈子昂说道:“宋长史说了,近年来海商频多,来我大唐行商的番邦也越来越多,泉州港已经无法满足更多的海外商旅泊船上岸了。所以泉州港要扩建,朝廷命泉州府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周边几个大小港口都统统修筑起来,然后连成一片。届时,泉州港会成为大唐第一港,不,兴许是世界第一大港。到了那时——”

    说着说着,陈子昂的脸上不由浮起一片自豪之,引以为傲地挣起脖子,说道:“到了那时,泉州港会成为大唐商贸往来最繁荣之地。考虑 到泉州折冲都尉府目前无法分身顾暇的困难,遂除了合兵清源莆田两县之外,还专门在两县增设一个折冲府,专门拱卫两县之地。至于你刚才提到的受命于谁,哈哈,既然单独开府,自然是受命于十六卫了。恭喜啊,崔县尉,哦不,崔长史,你这次当真是否极泰来,居然一不小心便升至从七品的宣义郎,职司掌管偌大一个军府的文书及兵马粮草的长史!可喜可贺啊!”

    崔耕挠了挠头,他倒是清楚折冲府长史是干嘛的。除了扮演负责兵马粮草和粮饷的大管家角之外,还要扮演军府长官折冲都尉的办公室主任,帮他处理些公函文书。

    前者还好点,对崔耕而言问题不算大,毕竟他是商贾出身,和钱打交道的事儿本就擅长。

    难就难在后者,他一手狗爬的字儿,真的能替折冲都尉大人处理公函文书?

    瞬间,他就决定了,上任第一天就必须招募两个文吏书办,专门替他搞定这不擅长的文职工作。

    面对着陈子昂真心实意的道喜,崔耕谦逊地回了两句“一时运气”之后,又问道:“对了,陈县丞,刚才长史大人有没有说,这新增设于新县中的折冲都尉府,算几等啊?”

    “几等?”

    陈子昂嘴角略微抽搐了下,苦笑道:“驻扎泉州港的折冲都尉府也才下等,你想要几等?长史大人说了,你们新增设的折冲府不设等,暂编一个团,整团满编三百人,驻于两县境内,足矣!”

    “啥?才三百人?那连下等军府都算不上啊!”崔耕大失所望。

    陈子昂笑道:“知足,三百卫士驻于两县境内,足以震慑流寇残匪了,好吗?你们折冲府除了满团整编三百人,还配有折冲都尉一人,长史一人,旅帅一人,队正、火长若干,还配有专门的军府驻地,就在清源县衙。三百府兵卫士,有如此齐整配置,可见冯刺史还是很看重你们啊!”

    崔耕闻言,有些意外 地问道:“折冲府,不是应该还配有左右果毅都尉吗?这样的话,折冲都尉不在的话,还能有人领兵!”

    “想什么呢?三百人的团,配有旅帅,队正和火长若干,你还要左右果毅都尉干甚?”

    陈子昂好笑地盯着崔耕,说道:“即便折冲都尉真有事不在,领兵出调不还有旅帅吗?其他诸事不还有你这个军府长史吗?”

    “我去”

    崔耕听罢不由嘟囔起来:“怎么听着,我们这个折冲府有点杂牌军的感觉?”

    “至于你的顶头上司,你也认识!”陈子昂又道。

    崔耕差不多心里早已猜出来了,用手指了指帐外,问道:“不会就是外头那个高冷的小子,郭恪?”

    “不得无礼,你得称他一声都尉大人!”陈子昂瞪了崔耕一眼。

    崔耕撇撇嘴,道:“他这个折冲都尉也是水货,连下等军府的折冲都尉都够不上。”

    陈子昂纠正道:“那也是货真价实的折冲都尉!再者说了,我大唐军政分离,折冲府自行开府,你的这位顶头上司别看年纪轻轻,如今却已经是正六品的昭武校尉了。他执掌一地折冲府,与刚刚升任新县县令的刘大人可是平起平坐。便是本官见到他,也得尊呼一声——都尉大人!”

    崔耕一愣,呐呐道:“没想到这小子升官就跟坐火箭似的,居然这么快!前些日子才是八品的校尉啊。奶奶的,肯定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

    陈子昂闻之脸变得肃然,猛地语重心长起来,告诫道:“崔…呃,陈某年纪比你大,而且你我在清源县衙共事一段时日也算相处甚欢,陈某托大叫你一声贤弟。崔贤弟啊,这位郭大人,我算是猜出一二了,绝非那种无背景无身份的官员,不然新增的折冲府官长位置就轮不到他了。你没在长安官场呆过,不知仕途险恶,更体会不到宦海浮沉。兴许啊,朝廷之所以突然在此地新增一个折冲府,说不定原因就在这位郭都尉的身上!”

    “啊?”

    崔耕一惊,猛然想起之前沈拓对郭恪捧上天的夸赞,还有刚刚不久前宋廉对郭恪的迁就,这都透着种种耐人寻味的信息。

    当他听到陈子昂说,朝廷之所以会在新增一个折冲府,说不定原因就在郭恪身上时,他心中不由大胆地猜度,难道是某些人为了历练郭恪,才会有此突然举措?

    如果是真的,那这郭恪身后的背景可就强大 了,而且真实身份也复杂神mi 了。

    姓郭?

    那应该不是皇子皇孙,那他又会是什么人呢?

    “咳咳……崔贤弟啊,不用多想了,反正既然已经安排你进折冲府,你就要好好干,莫要浪费了这种机会才是!”

    陈子昂拍了拍崔耕肩膀,又道:“听为兄一句劝诫,莫要小觑了别人,亦莫要高看了自己。这就是官场呐,复杂得很。”

    不要小觑别人,不要高看自己?

    陈子昂这想法倒是有点中庸的味道啊。不过他很纳闷,陈子昂真有这种中庸的官场生存准则,又会傲娇到得罪人,被人贬出长安呢?

    果然,陈子昂说罢,又是自嘲地笑了笑,摇头道:“我也只会说别人,我自己又何尝做得到呢?”

    崔耕见状,知道 陈某人又想起在长安的伤心事了。

    便要准备 安慰他两句,突地——

    军帐的帘子被人掀开,进来一名军士。

    正是刚才在哨卡处为他们领路进帐的火长。

    只见那火长抱拳拱手道:“崔大人,我家校尉大人要见您,特命卑职前来请大人移驾帐外!”

    郭恪要见自己?

    奶奶的,这小子不会是还没开府,就想在老子面前先过一把折冲都尉瘾?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