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90章 崔耕很清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90章 崔耕很清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姚度深吸一口气,壮了壮胆,拱手称道:“恕卑职直言,大人对某些事情的嗅觉也委实太不够敏捷了!”

    崔耕哦了一声,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继续 说下去……”

    “唔,自从胡泽义出事之后,这县令位置一直空悬着,这都过去多少天了?大人您可倒好,不闻不问不说,连县衙里的事儿都统统任由陈县丞来决断。”姚度颇为着急地跺了跺脚,一副怒其不争的神。

    “这有什么?”崔耕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笑道,“县丞平日里就有襄助县令处理民政之责,如今新任县令没有到任,由陈县丞代为署理县衙,那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再说了,沈大人离去前不也说了嘛,由陈县丞暂代署理。至于对县令位置空悬之事不闻不问,嘁,姚士曹啊,你可是冤枉本官,也高看本官了……新任县令是谁,几时能够上任,那是我一个县尉能搀和之事吗?自有吏部选贤委派,自有泉州府衙那边派送上任!”

    “大人,您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姚度又是急得跺了下脚,道:“卑职的意思是,此番能够智除山匪,让清源县侥幸躲过一劫,大人您居功至伟。现在无论是城里商贾士绅,还是县衙上上下下,都是对大人敬佩和服气的很。但现在是现在,将来是将来,等着新任县令履新了,恐怕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崔耕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好像有些听明白姚度的意思了,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姚度继续 说道:“大人既不与陈县丞争署理之权,又不趁着如今城中民心所向之时树立威望,万一即将到任的县令也如胡泽义一般,那将来大人如何自处?还要像胡泽义在任时那般被动,处处受别人的掣肘?”

    “姚士曹的意思是让本官趁势笼络人心,掌握县衙内和县城中的话语权?”崔耕道。

    “然也!”姚度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道,“大人如今在城中风头正劲,而且剿除山匪之事上,县衙上下对大人都是尊崇有加。再加上大人您是清源本地人。就算即将到任的县令他来头再大,也不过是外地落户的官员,人生地不熟的。届时,即便他是如胡泽义那般的难相与之辈,也得对大人倚重三分啊!”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个道理哈。”

    崔耕用手轻轻叩了叩桌子,问道:“那我在家将养身子的这些日子,陈县丞有没有这么做?”

    姚度摇头道:“那倒没有。”

    崔耕笑道:“那不就结了?陈县丞都没这么干,我何必要这么做?”

    姚度面一变,惊道:“大人这是为何?”

    崔耕道:“因为陈子昂与本官想得一样,剿除山匪之事已是满城皆知,无论商贾士绅还是百姓此次都受惠于我二人,既如此,又何须刻意去做作?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恩惠亦在人心啊!姚士曹,老百姓有时候比我们都要看得通透。陈县丞都不去延请商贾士绅,不去城中转悠树立威望,我却频频抛头露面干这事儿,不显得本官太过小家子气了嘛?着实落了下乘!”

    说到这儿,崔耕眼神渐渐清澈了起来,继续 道:“至于县衙里笼络人心之事,本官更不需要 去费神费力。陈县丞不是好揽权之人,本官亦不是贪心之辈。各司其职,各扫门前雪,其实我俩心里都很清楚,谁也不会玩过界!”

    对于陈子昂,崔耕自认这长时间了,对这人还是有所了解的。

    陈子昂这人,才气是有的,但地方的行政管理经验委实太少,而且相比于做官,看得出来,陈子昂更喜欢做学问。

    有几次明明是他的职权范围,陈子昂都躲懒直接推诿到崔耕头上了。这样的人,会是揽权专权之辈吗?

    就说陈子昂这段时间暂代县令之权署理县衙,崔耕都能猜得出来,陈子昂本身是不喜的,而且如果不是上面硬性摊派下来的话,陈子昂都能推诿的一干二净。

    在崔耕心中,早已跟陈子昂打上了标签:是盛名在外的才子,是有原则的清官,是精研学问的纯粹文士,却是个不负责任不爱政事的好官。

    这种人,在崔耕眼中其实是最无害的官场同僚了。

    听完崔耕的分析,姚度仔细寻思了一番,的确是自己有些想当然了,不过他还是对以后的县令有顾虑,毕竟胡泽义前车之鉴不远嘛。

    随即,他仍劝说道:“那大人好歹也该提前了解一下即将到任的县令,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是胡泽义这样的难缠不好相与之辈,也好提前做好应对。录事参军沈大人不是一直看重大人您吗?不如跑一趟泉州城,跟沈大人打听打听?”

    “我打听那些个干嘛?”

    崔耕白了一眼整个都快操碎心的姚度,乐道:“不是天底下所有牧守官员都跟胡泽义一个尿性的。再说了,就算再出一个胡泽义又如何?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以我崔氏酒坊如今在泉州地界儿的名头,以本县尉在清源县今时今日的地位,你觉得我还担心一个外地来的无良官员欺负?你也太小看本官了!”

    的确,通过前段时间和宋温、胡泽义等人的斗智斗勇,崔耕自觉自己已经不是当初刚进仕途的官场小雏儿了。

    姚度还是觉得崔县尉有些太过自信了,毕竟他现在可是崔耕手下头号马仔了,他俩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害关系,清源县城无人不知。他如今可不能没了崔耕这棵遮阴纳凉的大树,遂继续 道:“大人,还有句话叫做,不是猛龙不过江哩。”

    “嘁,你这老姚,真是太过杞人忧天了!”

    崔耕又是白了他一眼,笑道:“如果即将到任的县令刚踏进清源地界儿,就敢大言不惭将自己比作过江猛龙的话,那不是官场小雏儿,便是没长脑子的官宦子弟。如果真这样,本官又何惧之有?”

    “呃……”

    姚度再次语噎,好,又被崔县尉给说服了。

    笃笃笃

    敲门声过后,县尉署门口响起陈子昂的声音:“崔县尉与姚士曹在聊什么呢?谈得如此投机?”

    陈子昂的突然袭击,崔耕倒没什么,姚度却是吓了一跳。

    没辙儿,谁让这厮在人背后扇阴风的。白天不说人,夜里不说鬼,他在背后说完陈子昂,正主儿就突然出现,不怪他心虚的一逼。

    “哈,没事没事,卑职也刚来一会儿,刚跟崔县尉禀报完士曹和仓曹的情况。顺便也将木兰溪渡口的施工进程跟县尉大人知会一声儿。”

    姚度扯谎掩饰了下慌乱,随后趁势就坡下驴道:“陈县丞来找县尉大人莫不是有重要 的事情?卑职不便打扰,这就告辞,告辞。”

    说罢,姚度便道别崔耕出了县尉署,出门口路过陈子昂身边之际,也不知道 是脚底打滑还是被门槛儿绊了一下,噗通一声,狠狠跌了一跤摔了个狗啃泥。

    “噗嗤……”

    崔耕见状顿时忍俊不禁,乐了出来。

    陈子昂正要上去扶,却见姚度已经快速爬起,慌忙离去。

    陈子昂惊疑地看了眼姚度慌跑的方向,缓缓进了县尉署房中,面奇怪地问道:“这姚士曹是怎么了?见着本官跟见了鬼似的。中邪啦?”

    “哈哈哈……”

    崔耕忍不住大笑起来,乐道:“心虚了呗,哈哈,没想到这蔫坏蔫坏的老姚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儿,哈哈哈…对了,不知陈县丞找崔某所为何事?”

    陈子昂一听,立马正了起来,道:“对,是有事儿。走,随我去一趟仙潭村外的三岔口。”

    “昂?”

    崔耕倍感奇怪地问道:“去那儿干嘛?”

    陈子昂道:“刚收到长史宋大人派人送来的口讯,说是让你我二人去一趟三岔口见他。”

    “宋长史来了?那为何不进清源城啊,呆仙潭村那儿算怎么回事?万一出点差池,这府衙怪罪下来算谁的啊?”崔耕满脸费解。

    陈子昂也摇头道:“不知,本官也纳闷的紧。罢了,不要在这儿猜了,你我一去不是便知吗?走,本官已经让马夫套好马车了,快些过去,莫要让宋长史等太久。”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