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84章 惊险城门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84章 惊险城门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巴豆,是巴豆树上一种干燥成熟的果实。中医上巴豆果实入药,性热、味辛,有大毒,属于热性泻药,可温肠泻积、逐水消胀、宿食积滞以及涤荡肠胃中的沉寒痼冷。

    用现代医理来讲,巴豆能破坏细胞膜,从而使水分外流加快,氧化分解代谢反应振荡频率加快,肠道蠕动也随之加快而腹泻。

    驴子和骡子最容易便秘,所以牲口市里兜售牲口的贩子们经常会备上巴豆果。一旦牲口便秘了,就会巴豆适量的加入草料里,好让牲口大便畅通。

    不过物极必反,服用巴豆过量的话,牲口就会出现严重腹泻和四肢疲软的状况。牲口都扛不住,更何况人?

    而且这次胡三儿为了担心巴豆不给力,还特意让牲口贩子将巴豆果子榨成巴豆油。这巴豆油的致泻性的比巴豆果还要来得猛烈。平常小小一勺加入汤锅里,再威猛的汉子都会扛不住,泻得不要不要的。可胡三儿这次手一抖,竟然在汤锅里直接加了七八勺……

    以至于崔耕走下城楼还没歇口气儿,便绷不住了,瞬间一泻千里,拉肚子拉得昏天暗地,险些整成了肛裂。

    胡三儿掩着鼻子躲在远处盯着崔耕,很鸡贼地拿崔县尉当作参照物,见县尉大人蹲在那旮瘩拉得脸苍白,站都站不起来了,这才暗暗点头,冲一众衙役们道:“弟兄们,时间差不多了,饶是城楼上那些山匪是铁打的精汉,估摸着这会儿也拉得四肢发软了。嘿嘿,咱们现在六七十号人虽然没趁手的家伙,但对付这么十来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汉还不是手到擒来?走!跟我胡三儿上楼擒贼!”

    说罢,胡三儿居然跃跃欲试,当先打头带人冲上了城楼。

    至于还处于虚弱状态拉稀摆带的县尉大人,很苦逼的被他们遗忘在了墙根儿。

    巴豆油果然猛烈的一逼,当胡三儿带着几十号拿着棍子拿着斧头菜刀的差役们上了城楼,便看见城楼上到处都是一滩一坨的腌臢黄物,呛人熏鼻的臭味令人作呕。

    而矮脚虎等十名山匪已经四脚朝天地躺在了地上,无力**着,身体差点的已经拉肚子拉到了休克,直接晕阙过去。

    “好家伙!”

    胡三儿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彻底傻眼了。这就妥了?

    不费一兵一卒之力,就重新夺回城楼了?

    看着眼巴儿前这几个彻底报废的山匪,他后怕地瞥了一眼还在城楼下墙角根儿拉稀的县尉大人,知道 自己这回摊上大事儿了。

    当即,他果duan 地对身边一名衙差交代道:“狗剩儿,你带弟兄们把上面收拾收拾,还有,那些缴获山匪的那些横刀,记得给老子留一把!妈的,那可是好东西。”

    “得嘞,三哥,你干啥去?”

    “老子得赶紧去给县尉赔罪啊!”

    胡三儿一边跑下城楼一边喊着:“我得去将县尉大人背上城楼来。妈的,估计这会儿,他老人家拉得站都站不起来了!”

    至此,不费一衙一差之力,仅仅付出了崔耕这个县尉大人拉稀摆带的代价,东门城楼再次回到了清源县衙众人的手中。

    ……

    ……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就在山匪一泻千里,到处臭烘烘的情况下解决了。

    而此时,独眼龙率领着一众山匪,押解着陈子昂从县衙离开,夜行在县城的路上,缓缓逼近了东门这边。

    抵达城楼下,见着东门还是紧紧地关着,独眼龙颇为满yi 地点了点头,暗道,阿虎不错,没有偷懒。

    旋即,他冲在下边冲城楼上喊道:“阿虎,我是大哥,赶紧带着弟兄下来开城门!”

    城楼上,矮脚虎正被胡三儿等人用明晃晃的钢刀架在脖子上,脸苍白,眉宇间尽是虚弱不堪之。

    崔耕也坐在地上,身子倚靠在墙角,颇为吃力地对矮脚虎命令道:“该怎么回答,不用本官再教你了?”

    矮脚虎实在是拉得没力qi 了,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准备 张嘴。

    这时,胡三儿突然将锋利的刀刃轻轻往他脖子又推近半分,低声威胁道:“按照我家大人之前教你的话说,若有半句差错,老子就跟割猪草一样一刀割了你的脑袋!”

    “呃…不敢不敢,”矮脚虎有些慌张地眨巴了下眼睛,他可不敢乱点头,这刀子就贴在脖子上,一个不留神就见血了。

    他深吸一口气,使出浑身仅剩的气力喊道:“原来是大当家啊,俺这肚子有些不舒服,估计是吃什么吃坏肚子了,俺让弟兄下来给大当家开城门?”

    “妈的,还吃坏肚子了?净他妈事儿!快点别磨蹭,赶紧让人下来开城门。”独眼龙不疑有他,不耐烦地仰头一吼。

    “好的,好的,我这就让人下来!”

    矮脚虎这边一回完,便有几名衙差早已替换上山匪的衣裤,戴上山匪的斗笠,下了城楼。

    几名乔装打扮的衙差齐力抬下城门上厚重的门闩,这门闩足有房梁大小,没有三四人根本从城门上抬不下来。

    很快,城门便缓缓开了。

    夜里天黑,独眼龙也看不清下来开城门几个山匪的容貌,不疑有他,冲楼上又是一声大喊:“阿虎,大哥出城替弟兄们寻一场天大的富贵!你要替大哥守好这座城门。除了老子带人回城之外,谁来了,都不准开城门,听清了吗?”

    “诶听清了,大哥放…放心!”城楼上传来矮脚虎的声音。

    独眼龙嗯了一声,忽然掩起鼻子,骂了一嘴:“妈的,这东门咋这么臭?你们这帮混球占了人家一天的城楼,尽到处拉屎拉尿的!好啦,弟兄们,咱们出城!”

    说罢,当先骑马缓缓走出了东门。

    其余山匪也陆陆续续跟着独眼龙出了城门。

    为防止陈子昂中途逃跑,独眼龙特意让陈子昂走在队伍的中间,让几名弟兄亲自押解着。

    就在陈子昂就要走出东门时,忽然止住了脚步,喊道:“等会儿!”

    独眼龙勒住马缰,不耐烦地扭过头来,骂道:“狗官,你又想作甚?”

    陈子昂杵在原地不肯动弹,撇撇嘴道:“饿了!”

    “妈的,就你事儿多!”独眼龙气道,“等取到了银子,老子带你回来吃个饱!酒管够,肉管饱!”

    陈子昂摇摇头,道:“现在就饿了,饿了走不动道!不先让本官吃点东西,我敢保证你找不到藏银之地!”

    “我去你娘的,老子脾气不好,信不信现在就一刀跺了你!”独眼龙见陈子昂一副无赖状,气急大骂。

    陈子昂耸耸肩,哼道:“要杀快些杀,杀了我,你难不成指望胡泽义带你去寻那笔银子?”

    “妈的……”这下轮到独眼龙没脾气了。

    楼下陈子昂和独眼龙的对话,自然一字不落地被崔耕听见了。

    这些自然都是他事先就和陈子昂商量好的。

    现在他赶紧对矮脚虎低声吩咐道:“快,就说楼上有吃的,可以让下去开门的弟兄将那当官的押上来,吃完再送出城去!”

    这是计划里非常非常关键的一步,只有这样才能救下陈子昂的命来。

    胡三儿又轻轻将钢刀往脖子压了压,矮脚虎的脖子已经略见血迹了,他吃疼地嗯嗯连应两声,眨巴着眼睛示意胡三儿住手。

    紧接着,他扯着嗓子喊道:“大哥,楼上还剩一些吃的,让下来开城门的弟兄先押着狗官上来垫垫肚子。等吃好了,我让人将狗官送出城来。”

    独眼龙闻言,第一反应便是拒绝。现在陈子昂可是他的钱袋子,必须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活动。

    可再瞅见陈子昂这狗官满脸的混不吝,一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模样,郁闷地摇了摇头,道:“那好,阿虎,这厮吃饱了便送下城来。大哥就在城门外等着!”

    “大哥放心,他敢乱来,我便一刀砍了他的脑袋。”矮脚虎喊道。

    独眼龙一听慌了,连连喊道:“不行不行,好生伺候着,莫要伤了他性命!”

    眼瞅着陈子昂被押上城楼,独眼龙便在城外下了马,席地而坐,焦急地等着。

    期间不断催促着矮脚虎,让陈子昂吃快些,赶紧下楼出城。

    很快,矮脚虎又回应,说是吃好了,这就送人下来。

    等着刚才那几名押解陈子昂上楼填肚子的山匪再次下来时,独眼龙终于松下了一口气,正准备 翻身上马……

    突然,他发现 人中竟然没有陈子昂!

    人呢?

    “不好!”

    他突然面大变,心生不祥,大喝:“上当了!阿虎,你狗日的敢欺骗老子???弟兄们,随老子冲进城里!”

    说实话,独眼龙已经很谨慎了,哪怕在城门外等着,他也只在离城门只有十步距离的位置等着。

    十步距离,稍纵即到!

    纵跃几个全身,便能进来城里!

    可是现在的十步距离,却成了他最致命的疏忽。

    等着他率人以最快的速度重新闯城的时候,那几名衙差假扮的山匪已经开始缓缓关闭城门。

    很可惜,独眼龙最后就离城门一步,而城门也彻底关起了。

    嘭!

    房梁粗壮的门闩被几名衙差用力一抬,厚重的城门彻底被栓上了。

    任凭独眼龙在巨大的城门外又踢又撞,城门愣是不动分毫。

    “阿虎,你狗日的,竟敢背叛老子?”

    “等老子杀进城里之时,就是你千刀万剐之日!”

    “弟兄们,去,一起撞城门!”

    “弟兄们放心,水牛和方军师他们还在县衙里。那清源县令还在水牛他们手中!只要咱们能撞开城门,清源县城里的银子和女人,兄弟们随便取,随便玩!”

    ……

    在独眼龙的鼓噪下,数十名山匪又开始齐心协力,轰轰轰地撞起城门来。

    站在城楼上刚刚躲过一劫的陈子昂俯下身子探出头来,看着城楼下这么多山匪凶悍撞门的一幕,听着闷声巨响的撞门声,心里没来由的一慌。

    他面有忧地摇头道:“不好,咱们没有弓箭!”

    他很清楚,一旦被城楼下独眼龙带着四十多名山匪再次闯进城来,恐怕清源县将会面临着血腥屠杀和掠夺的一幕。山匪只要再次进城,就不会再长远图谋了,而是为一时之利而进行掠杀洗劫了。

    至于城楼上的捕快杂役们,压根儿就没有实力和胆气与山匪面对面的搏杀。

    “要尽快想办法,不能这样下去!”

    陈子昂道:“如果不加以驱逐城下撞门的山匪,这城门恐怕迟早会被他们撞开啊!”

    “别慌…别慌…县丞大人!”

    拉肚子拉得腿脚发软的崔耕坐靠着城墙壁,无力地摆摆手,道:“我早有准备 了!胡…胡三儿,死哪儿去了?”

    “来啦来啦!”胡三儿屁颠屁颠地跑到崔耕跟前儿,端着一碗水递过来,讨好地笑道,“小的不是担心县尉大人您口干嘛,便去给您打了一碗水。”

    崔耕面古怪地盯了一眼水碗,已经虚得快发不出火来了,骂道:“尼玛的,这个时候你让本官喝水,你是嫌老子拉得还不够稀啊?”

    胡三儿:“……”

    陈子昂:“……”

    崔耕无力地挥了一下手,命令道:“别傻愣着了,之前让你们准备 的石头呢?都搬出来,往城楼下砸,往死里砸,砸死这帮挨千刀的……”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