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82章 单刀赴匪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82章 单刀赴匪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又到夜深人静时,整个清源县城重新恢复到往昔的宁静。

    而山匪进城之事,好像从头到尾就没发生过一般。

    不过此时的清源县衙里,却是火把通明,整个大堂院里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受邀而来的商贾士绅们个个面有骇,站在原地浑身颤抖,心中充满了对山匪们的恐慌和畏惧。

    此刻,他们终于知道 了胡县令邀请他们赴宴的真正 目的,简直是用心歹毒啊!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堂堂一个朝廷命官,牧守一县的父母官,竟会与山匪暗中勾结,将他们哄骗进县衙里绑架勒索。

    胡泽义,草你十八辈儿祖宗!

    这是在场所有受骗被绑架的商贾士绅们集体的心声!

    不过再骂也没用,他们已是瓮中之鳖,成了送入虎口的羊牯,面对着大堂院四周手执钢刀利斧的山匪,他们只有待宰的份儿。

    有喽啰给独眼龙搬来一把太师椅,独眼龙翘着二郎腿得yi 洋洋地坐在台阶上,方铭站在左手边,而胡泽义就像个使唤的下人似的,躬着腰腆着笑地站在独眼龙的右手边,已经没了清源县令和朝廷命官应有的气势和节操。

    独眼龙用仅剩的一只眼扫视着集体站在大堂院中瑟瑟发抖的羊牯们,继续 逼问道:“诸位,想清楚了吗?给家里写上一封信,让你们家人将银子送来县衙。一人三千贯,老子保证,全须全尾地让你们回家睡觉!”

    “咳咳大当家说得对,大家不要再僵着了,赶紧都写信!”

    胡泽义清了清嗓子,游说规劝道:“大家都是本县颇有家资的人家,本官相信三千贯对你们而言并非什么大数目。银子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哪里有性命来的重要 ?本官说的对不对?都别磨蹭了,赶紧写信,本官以清源县令的身份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家里人如数送来银子,这些好汉们便会安安全全地将你们放回家!”

    “我呸!胡泽义,你厚颜无耻!”

    倏地,堂院的商贾中站出一人来,年约五旬的中年商贾,怒发冲冠喝骂道:“胡泽义,你枉为朝廷命官,却与山匪暗里勾结,敲诈勒索,祸害乡民。还敢堂而皇之地说以清源县令的身份保证,只要交了银子便放了我们?呵呵,徐某问你,你还要不要脸?”

    此言一出,霎时引来堂院里的所有商贾士绅交口称赞,对胡泽义官匪勾结的行径纷纷指指点点。

    胡泽义被当众斥骂,顿时面尴尬地杵在原地,一时不知怎样还口。

    方铭弯下腰附在独眼龙耳边低声道:“大当家,这厮叫徐仁德,迎春坊徐记酒肆的掌柜。徐家在迎春坊开设酒肆已有三代,家底殷实得很呢!”

    独眼龙听罢,见着院里的商贾们又生起抵触的情绪,知道 胡泽义现在镇不住阵脚了,只得起身对徐仁德喝道:“兀那叫板的汉子,信不信老子一刀劈了你?”

    徐仁德到了这个节骨眼不再沉默隐忍,挺起腰杆子回敬道:“要杀便杀,三千贯银子你以为是大风刮来的?反正我徐家没那么银子,徐某现在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好胆你便取了我的项上人头!”

    “哟呵,还真以为老子不敢杀你?”

    独眼龙撮了下牙花子,阴恻恻地冷笑道:“你们这些人恐怕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也罢,老子今天就先拿你这厮开个杀戒。不动真格儿的,你们这帮羊牯恐是都不会写书信回家叫人送银钱来了。水牛——”

    一声喝罢,大水牛已经当先冲下院子,将明晃晃的钢刀直接架在徐仁德的脖子上。

    独眼龙见徐仁德面有些害pa ,又是逼问一次:“老子最后再问你一遍,这叫人送钱来的家书你是写,还是不写?”

    “不…不写!”徐仁德害pa 归害pa ,但还是硬起了头皮直接回绝了独眼龙。不是他真的不怕死,而是徐记酒肆传承了三代人,徐家也才积攒下三千来贯钱。这个时候他哪里会让家业败在自己手里。与其将积攒了三代的财富拱手送给山匪,还不如给他一刀来得痛快。

    “好,真不写是?”

    独眼龙恨恨地瞥了一眼徐仁德,最后冲大水牛一挥手:“水牛,给老子砍了这厮的脑袋!我看还有谁不肯写!”

    “得嘞!”

    大水牛猛地用力将钢刀举起,而徐仁德也是绝望地将双目闭起。

    院中那些商贾们亦是吓得面惶惶,更有甚者已经将眼睛闭起,不敢看那血溅喷洒,人头飞起又落地的血腥一幕。

    “报——”

    咚!

    县衙大门被人推开,从外头奔进来一名山匪喽啰,高声呼道:“报——外面有个姓陈的书生,自称是清源县丞,说是有要事面见大当家!”

    “水牛等等”

    独眼龙闻报叫住了挥刀砍头的大水牛,扭头问向旁边的胡泽义,道:“有这号人?”

    胡泽义点点头。

    而一旁的方铭对陈子昂突然的到来却颇为费解,疑道:“他怎么会来得这么晚?按理说要来也该是傍晚时候来啊。而且他不该知道 我们进了县城,夺了县衙才是。他怎会直接点名道姓要面见大当家,这里头莫非是……”

    “咦,方军师你这么说,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啊。”

    独眼龙托着下巴琢磨了下,道:“他是打哪儿知道 老子在县衙里的?莫非咱们走漏了风声?”

    “不会的,计划如此周密,不可能会走漏了风声,”方铭对自己亲手制定的计划还是很自信的,摇头道,“而且东门城楼处有矮脚虎弟兄亲自镇守,消息更不可能外泄。大当家,既然那姓陈的自投罗网,索性就让那他进来,也听听他想跟大当家说些什么。”

    “好!”

    独眼龙也比较赞同方铭的分析,冲那喽啰挥手喝道:“去,将那姓陈的清源县丞押进来,老子倒要看看他想说啥。”

    很快,陈子昂便被两名山匪喽啰左右押着进来县衙,到了大堂院中。

    今夜的陈子昂,跟平时有些不一样。

    只见他头戴方巾,一袭士子白袍,面淡然,仪度翩翩地缓缓步入大堂院,走至独眼龙等人跟前。

    陈子昂的慷然挺立,淡定从容,对四周明晃晃的钢刀利斧浑然没有一丝的畏惧之,此等风度委实让在场的那些个商贾士绅们暗暗心生折服。

    与陈子昂相比,胡泽义在独眼龙身边的点头哈腰卑躬屈膝之,简直令人作呕!

    都是朝廷命官,都是清源官员,都是同榜进士,单论仪容气度和霜雪傲骨,一个已经在天,而一个却是烂到了地里。

    以至于心虚的胡泽义看着陈子昂,都不禁羞赧地别过头去,有些害pa 与陈子昂双目相视。

    独眼龙盯着陈子昂怔怔出神片刻后,才恍惚过来,问道:“兀那姓陈的狗官,听说你要见老子,难道你不怕死吗?”

    “呵呵,都说官匪官匪,却没听说过匪官匪官,官字排匪字前,哪里有官怕匪的道理?”

    陈子昂嘴角一扬,晒笑道:“尔等不过区区数十名匪盗而已,而本官身后站着的却是率土之滨万邦来朝的大唐帝国。你觉得本官有怕你的理由吗?至于死,呵呵,如果怕死,本官今天就不会独闯你么这匪窝了!”

    “哟嗬,还真挺牙尖嘴利哈,啧啧,你这嘴功可比胡县令强多了,”独眼龙冷笑地看着陈子昂,道,“你们的胡县令都对老子百依百从,你一个小小的县丞凭什么敢在老子面前装大瓣蒜?”

    “就凭这个……还有这个……”

    陈子昂指了指头顶,又指了指胸口,道:“就凭举头三尺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就凭当官不为民作主,昧着良心难善终!”

    说罢之后,陈子昂身上的气势越发凛然,仿佛随时能化作一把利剑,将眼前的山匪劈开!

    独眼龙也情不自禁地心里颤了一颤,他这辈子见过不少当官的,但像眼前这么一号的,还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他不愿再与陈子昂打嘴仗,挥挥手不耐道:“别扯那些有的没的,你要见老子作甚?若是说不出个子卯寅丑来,老子今儿就生剥了你的狗皮!”

    陈子昂道:“本官今日见你,自然是为他们而来!”

    说罢,他指了指院中的清源商贾士绅们,然后继续 说道:“本官用自己来跟你换他们,请你将他们统统放回家!”

    “哈哈哈,你疯了?想什么呢?”

    独眼龙听着越发觉得好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陈子昂,问道:“他们可是老子的钱袋子,放了他们老子喝西北风去啊?难道放了他们,拿你换银子?你这狗官的身家比他们还值钱不成?”

    “我一不贪赃,二不枉法,三无积蓄,本官穷酸得很!”陈子昂摇头道。

    独眼龙好笑道:“那老子凭什么要拿他们换你这穷鬼?再说了,你现在是老子砧板上的肉,换个毛啊?”

    陈子昂道:“本官虽然穷,但清源县衙不穷,清源县衙历年来的钱粮税款虽不敢说富可敌国,但绝对不是这些普通商贾士绅们的身家可以比拟的。只要你将这些无辜百姓放了,我便告诉 你们这笔价值几十万贯的税款藏匿之处告诉 你们,并亲自带你们去取!”

    “什么?”

    “几十万贯的税款?”

    “俺的亲娘啊,有了这笔银子,咱们后半生都衣食无忧了啊!”

    “是啊是啊,到时候让大当家带着咱们走泉州港码头出海,带上这笔巨款,去新罗,去日本,去高句丽,带着弟兄们去海外做富家翁了!”

    “没错,以后也不用再担心官府的追剿了。”

    ……

    陈子昂的话落地,一时间,整个大堂院里的山匪们瞬间沸腾了!

    一个个面红润,激情高涨,在他们眼中,此时的陈子昂俨然成了香饽饽。

    独眼龙陷入了沉默。

    方铭陷入了内心癫狂。

    而胡泽义则是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陈子昂,屡次欲要张嘴,却都没张口。

    “你说得可是真的?”

    沉默过后,独眼龙仅剩的一只眼睛里透着赤红,死死盯着陈子昂,一字一字问道:“你说得这笔几十万贯的银子,在哪儿?”

    陈子昂耸耸肩,朗声道:“只要你肯放了他们,我便带你去取!”

    独眼龙还是有些不相信,问道:“为何胡县令没有跟我老子说过?”

    胡泽义赶紧张嘴解释道:“大当家,你别听他的!此乃子虚乌有的事儿,本县的钱库你也看过,就那么点库存税款,哪里还有几十万贯的钱粮税款?”

    “你给老子闭嘴!”独眼龙狠狠地瞪了胡泽义一眼。

    陈子昂冷笑道:“因为丢失如此巨大的一笔钱粮税款,朝廷不仅会将他革职查办,而且还会要了他的脑袋。你觉得,他会这般老实跟你说吗?”

    这姓胡的狗官的确是这种人!

    独眼龙略微有些相信地点了下头,又问:“那你供出钱粮税款藏匿之处,就不怕朝廷要了你的脑袋?”

    陈子昂点了点头,认真说道:“怕!”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