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71章 仙潭村匪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71章 仙潭村匪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此时已是一更天,捕班的捕快们早早便放衙下差了。这个时间点儿,不是在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便是约上狐朋狗友寻间酒肆喝酒吃肉去了。

    宋根海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才好不容易张罗齐十名捕快,领着他们来到了东门城楼下与崔耕碰头。

    至于崔耕让他去杂役班借调快马,就难啰。

    他好说歹说,拿着县尉大人的名头说事儿,才从县丞陈子昂手中拿来条子,借调出了三匹马来。真不怨陈子昂抠门小气,更不能错怪陈子昂有意刁难,而是清源县衙实在是太穷了。

    整个县衙满打满算也才蓄养了三匹马,其中两匹马是驿站那边专门用来跑腿儿的,主要是传递州府信函和邸报;至于另外一头马,还是卸了县衙那辆马车的车套,硬凑出来的。

    偌大一个清源县衙,东拼西凑下居然只有三匹马,崔耕想想都觉得苦逼。

    宋根海可怜兮兮地说道:“县尉大人,俺只找来三匹马,其他的,从杂役班借来一些骡子,勉强拿来代步了。”

    可不,一众捕快除了牵马,还赶着一群骡子,聿聿一阵乱叫。

    崔耕粗粗扫了眼,耸着肩苦笑道:“不怪你,只怪咱们清源县衙太寒酸了。宋捕头,马比骡子跑得快,你带上两名捕快先骑马赶到莆田县。本官和其他捕快就骑骡子,估摸着会比你们晚上一个多时辰。”

    “那咋行?哪里能让县尉大人骑骡子的?这不合规矩!”

    宋根海左右摆弄着双手,道:“大人,这马儿跑得快且稳,骡子跑得慢不说,还傻得很,路上跑起来会一颠一颠的,屁股咯的疼!您还是骑马!”

    崔耕闻言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婉拒道:“没事儿,慢点便慢点,本官就骑骡子好了!”

    宋根海还是摇头摆手,坚持道:“不行不行,让堂堂县尉大人骑骡子,俺们骑马,这不合规矩啊!”

    “别废话!”

    崔耕瞪了宋根海一眼,低声道:“老子不会骑马,跑夜路去莆田县,你想摔死老子啊?赶紧的,你们骑马,老子骑骡子稳当!”

    宋根海:“……”

    的确,骑马是个技术活儿,也有窍门,没骑过的人上去基本上很难应付地下来。

    至于骑骡子?那真没什么技术含量,毕竟骡子驮东西驮习惯了,驮个人太正常了,只要骑在上面的时候看着点路,及时甩鞭子就行。

    很快,崔耕便让城楼值夜的胡三儿将东门打开,宋根海翻身上马,带着其他两骑率先出了东门。

    崔耕和其他八名捕快也没有耽搁,纷纷骑上骡子驱喝着,出了东门,直奔仙潭村方向。

    因为要想去莆田县,就要走仙潭村外头的三岔路。

    ……

    ……

    到了两更天的时间,崔耕一行人早已过了仙潭村的三岔路口,选了左官道,直奔莆田县。估摸着,再有两个时辰,差不多三更天的时候,应该就能抵达莆田县。

    而就在他们路过而没有进入的仙潭村,此时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仙潭村自打上次假酒事件之后,仅有的几户人家也搬离了,彻彻底底成了一个没有人烟的荒废村子。

    不过今晚的仙潭村里,又有了动静。

    晒谷场上好几堆的篝火滋啦滋啦地燃着,火光熠熠,肉香靡靡,人声鼎沸。

    约莫有四五十号人在晒谷场上围在数堆篝火四周,烤着羊羔子,喝着酒,不时传出畅饮美酒后的放笑之声。

    其中一簇篝火坐着三人,不过烤架上的羊羔子属他们的最大,酒坛子也最多,俨然这堆篝火边的几人在这四五十人中有着特殊地位。

    这三人中居中而坐之人是个身形干瘦的独眼龙,戴着眼罩,应该是这帮人的头领。

    独眼龙敞着衣襟,双手拎起酒坛咕咚咕咚仰头猛灌了几口,随后又接过身边人替他从烤架上片儿下来的羊肉,放在嘴里唧唧撕咬着,边嚼着羊肉边囫囵叫道:“爽啊,这些日子东躲**的,老子好久没吃的这么爽了!”

    “嘿嘿,可不,没想到这莆田县和清源县交界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么一座村子。”替独眼龙片羊肉的矮汉子也喝了两口烈酒,砸着嘴说道,“还是老大想得周到,带俺们寻到这处隐蔽的庄子。而且这村庄子还没人,也不怕走漏了咱们的行踪!”

    “是啊,还是老大英明啊!这两天俺可算是睡了个安稳觉!”篝火旁的另外一名长得颇为强壮的汉子抻了抻懒腰,回道。

    “你俩知道 个屁,老子哪里知道 这是座荒废的村子?”

    独眼龙啐了口唾沫,将口中的羊骨头顺嘴吐在地上,看着身边两名手下,道:“矮脚虎,大水牛,你俩不用拍老子马屁!老子来这里本是想带着弟兄们屠了这个村子,然后抢了这村里的女人,让弟兄们一起开开荤来着。妈了个巴子的,没成想,这他娘的是个**!”

    矮脚虎,是刚才替独眼龙片羊肉的矮个汉子,至于大水牛,指的自然是长得强壮的那个汉子。

    “老大仁义啊,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弟兄们好久没碰女人了!”矮脚虎又是一记不留痕的马屁。

    倒是大水牛摇摇头,将手中的羊腿骨头棒子扔在地上,不以为意地说道:“老大,女人俺没兴趣,只要有酒有肉,还能睡个安稳觉,就舒服的很了!”

    矮脚虎跟大水牛不一样,自打被龙溪县令董彦领着泉州府的军卒赶出龙溪县境内之后,他就没碰过女人了。前些日子他们洗劫了莆田县城外的一个庄子,好不容易抢了个姿还算过得去的女人,可没想到那个女人性子那么刚烈,他矮脚虎还没来得及脱裤子,那女人就嚼舌自尽了!

    后来又东躲**了一阵,别说女人了,连一日三餐填补肚子都成了问题。

    前天发现 仙潭村这个地方,本以为能有女人,可每成想这村子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是个**!

    女人啊女人,好久没尝过女人滋味儿的矮脚虎,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是抓心挠肺的,对女人可馋可馋了!

    他听着大水牛的话,不由一阵鄙视,暗骂,妈的,你这吃货不懂得女人的**滋味,老子可是馋死了!

    随后,他低声问向独眼龙,道:“老大,咱这次准备 在这仙潭村呆多久啊?”

    “呆多久?”

    独眼龙拎起酒坛子又是猛喝一口,抹了下嘴,阴笑道:“你没发现 仙潭村这个地理位置很好吗?离村子半里外就是三岔口,既通莆田县,又抵清源县,而且官道还能直奔泉州府城。啧啧,如今这村子又是荒村,只要往村口设上几个暗哨,妈的,占下来正好可以当咱们的老巢。”

    “是极是极,”大水牛连连点头道,“可别再跑老跑去了,这些日子弟兄们都没睡过安生觉,这地方挺好。”

    “你知道 个屁,”矮脚虎狠狠瞪了眼大水牛,啐道,“咱们总不能一直呆在这荒村里坐吃山空?咱们拢共小五十人,这是五十张嘴啊,前些日子抢来的牛羊和粮食能撑多久?”

    独眼龙听完矮脚虎的话,微微一点头,问道:“阿虎,你是管牛羊米粮的,清楚咱自家的底细。你说一下,咱们还能撑几天?”

    矮脚虎道:“还能撑个七八天左右。”

    “那可不行,坐吃山空是不行的,要不,减少弟兄们的口粮?”独眼龙颇为纠结地揉了揉眉头。

    大水牛第一个摇头反对道:“老大,这可不行,弟兄们本来跟着咱们过得就是刀头舔血的日子,就图个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如果他们连肚子都填不饱,咋还愿意跟着咱们当山匪?”

    “是啊,水牛说得在理,”矮脚虎不无同意地附和道,“老大,弟兄们原先过得虽是不如意,但好歹安生,是不?现在跟了咱们干山匪,将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还能不让他们吃饱喝足?这一减少口粮,人心必是不稳啊!”

    说到这儿,矮脚虎咽了口唾沫,又继续 道:“再说了,就算减少弟兄们的口粮,那也多撑不了几天,毕竟咱们没了进项,始终是坐吃山空,不是?属下倒是有个建议!”

    独眼龙听着矮脚虎的分析,频频点头,道:“咱们三儿就你主意多,说,你有啥建议?”

    矮脚虎道:“刚才老大你不说了吗?村子半里外就是三岔口。莆田县咱们打过一次秋风了,这次怎么着也该轮到清源县了?我可是听说了,清源县衙的衙役捕快比莆田县衙还不如哩。索性咱们直接杀进城去,抢钱抢粮抢女人,要干就干票大的,干一票足够咱们弟兄能安生一整年的买卖!如何?”

    大水牛闻言,眼睛顿时一亮,大声道:“要的要的,阿虎说得俺热血沸腾的,对,要干就干票大的,抢完城里的大户,然后再砸了清源县衙的大门,将他们的粮仓和钱库都统统抢了!”

    “还有女人!”矮脚虎重重地补充了一句。

    独眼龙沉默了……

    良久,他轻呼一口浓浓的酒气,道:“如果清源县衙真如你说得那么不堪,干倒是可以干!但咱们最近这段日子以来,在龙溪县、莆田县频频作案,恐怕清源县衙早就收到风声,有了防备啊!而且,咱们也不熟清源县城里的情况,前几次咱们不敢打进龙溪县城,不敢打进莆田县城,不就是因为城中没有咱们的内线,不了解城中的具体情况嘛!”

    “不了解城中的具体情况?”

    矮脚虎挠了挠头,他知道 独眼龙说得也是实情。前几次洗劫也是在县城外围的村庄,玩得最大的一次是龙溪县那次,不过就因为没有内线,不了解龙溪县城内的具体情况,如守备力量如何分配,大户人家在哪里,县衙大门朝哪儿开,最后吃了大亏!

    六十号人的队伍,竟被龙溪县那个姓董的县令求来府城援军,最后让他们折损了**人。

    啪!

    大水牛猛地一拍额头,咧嘴笑着喊道:“寻思啥哩?不就是熟悉清源县城内的人吗?咱们不就有现成的嘛?”

    独眼龙不解地用一只眼睛看着大水牛,问道:“谁啊?”

    矮脚虎这时也想到了,欣喜地笑道:“水牛你是说今天早上,在三岔口被咱们弟兄抓来的那个姓方的书生?”

    “对哩!”

    大水牛点着头,喊道:“就是这人哩,好家伙,他那包袱里足足有三百贯的银钱。绝对是大户人家,不然咋出个城还带这么多银子?他肯定知道 清源县城内的情形。”

    “这人现在在哪儿?”独眼龙脸上也露出了喜。

    大水牛侧转了一下身子,指了指晒谷场周围的一间茅屋,道:“被俺绑得死死,就关在那破茅屋里!”

    独眼龙猛地站起,一拍矮脚虎的肩膀,又踢了一下大水牛盘坐着的腿,招呼道:“走,咱们去会会这位姓方的书生!”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