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46章 崔府门前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46章 崔府门前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东门城楼暮的鼓响起时,清源县衙也到了散衙的时辰。

    崔耕放衙走出县衙大门,正瞅见一架县衙的马车扬长离去,透过半掀半掩着的车帘,崔耕依稀可见,车里堆着不少行礼,而且坐着的那人可不就是县丞陈子昂嘛。

    这大包小包的,陈子昂这是要出远门的节奏啊!

    这时,一名还在大门值衙的衙役趁机献殷勤道:“好叫县尉大人知晓,马车里坐着的是陈县丞,他此番是要前往晋江县的龙山寺。”

    崔耕微微一愣,陈子昂不是说要过些日子才会去龙山寺吗?怎么又突然提前了?

    那衙役又道:“小的刚才听见陈县丞跟他手底下的书办交代,他此番出行做学问,长则三两月,短则小一月。唔,说是趁着眼下天气正好,提前出发,也好顺道儿游览见识一番泉州府境内的风土人情来着。”

    “我尼玛……”

    崔耕听罢顿时无语,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鄙视起陈子昂来:“说走就走,你丫可真够任性的!妈的,你算是把重振县学这个皮球踢给我了,自个儿却跑去私会狐朋狗友玩春游,靠,真是没溜儿啊!还堂堂一县之丞呢。就冲你这不爱岗不敬业的尿性,活该被人从长安贬到清源这种小县来!”

    吐槽完毕,崔耕这才稍稍解了气。

    这时,一旁献殷勤的衙役已经被县尉大人的这番吐槽给震惊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崔耕,暗呼,这…干了这么些年衙差,也没见哪位大人敢这般堂而皇之地数落另一位大人,咱这位崔县尉,这也太彪了?

    崔耕这时也发觉自己吐槽的不是地方,略有威慑地斜了眼那衙役,“本官刚才没说什么?”

    “没,没,”衙役也是人精,连连摆手,装糊涂道,“小的刚才啥也没听见,大人刚才啥也没说。小的,小的……”

    役卒语无伦次,显然快被吓尿了。

    好家伙!

    役卒暗呼倒霉,自己明明是听着捕快班的人说,新来的县尉大人是个大方的主儿,所以准备 献殷勤拍拍马屁来着,看看能不能也该自己弄到驿站这个肥差上去,谁知差点给自己惹来祸事。

    “嗯,还算机灵!”崔耕赞了一下,便自顾离去。

    留下那名役卒在大门边不迭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

    ……

    ……

    约莫半盏茶的光景,崔耕进了丽景坊,还差十来步便近祖宅大门。

    都说近乡情怯,崔耕此时隔了两月再回祖宅,也有了几分唏嘘。

    这可是崔家传了四代的祖宅啊,如今失而复得,又回到了自己手中。

    他正准备 感慨缅怀装装逼,好歹也是浪子回头重拾家业不是?可祖宅大门前正发生的一幕,却不给他半分装大尾巴狼的机会!

    大门前,停着一顶轿子。

    他看着有些眼熟,赫然就是那顶平日里县衙官员专属的坐轿。

    他不禁纳闷,这顶轿早上不是被宋温这老东西调借走了吗?

    可当他再走近几步,看清大门前站着的一拨人后,这才明白过来,四名杂役班的轿夫,还有宋温在旁掠阵,而门前正当中站着的是——梅姬!

    这婆娘居然从莆田县衙回来了?这跟他预想的时间,提前了很多。

    突然,他想起早上姚度跟他说得,宋温美滋滋地调借走县衙的坐轿,带着轿夫,好似去接人……

    崔耕瞬间都懂了,敢情这宋温要接的是关押在邻县的梅姬啊。

    至于宋温如何能从莆田县衙梅姬,他不用细细琢磨也能猜出来,应该是县令胡泽义出面替他跟莆田县衙斡旋,提前释放 了梅姬呗。

    啧啧,居然能让胡泽义出面说情,还动用县衙官轿去接人,这宋温对梅姬还真挺上心啊。果然如之前方铭说得,这俩人还真有一腿啊。

    此时,他看到二娘正带着一帮子丫鬟仆役堵在祖宅大门口,双手叉腰底气十足地和梅姬正在打着嘴仗。

    他离得近了,两人在对骂些什么,他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二娘威风十足地娇喝道:“你这浪蹄子赶紧滚,这崔家祖宅从今往后老娘作主,你若敢进来,老娘非打断你的蹄子!”

    梅姬有宋温在旁掠阵,也不示弱,回应道:“既然方铭那没良心的狗贼将这祖宅卖还于你们,我无话可说。谁让我梅姬当初瞎了眼,将这些产业记在他名下?可是我现在要进去取回我自己之前置办的东西,你总不能拦我?”

    显然,崔耕还没到之前,两人已经吵了很久,不然梅姬也不可能知道 如今产业易主,重新回到了崔氏名下。

    听她的意思,是要进去取回她那些存放在府中的金银首饰和贵重细软。而二娘的架势,也显然是不同意她进去取回。

    果不其然,只见二娘非常傲娇地伸手一指梅姬,啐道:“你这贱人,你置办的那些东西还不都是用我们崔家的银子置办的?这些东西本该就属于崔家,如今方铭重新卖回给我们,更应该属于崔家的,跟你有何关系?今天,你休想从这府中取走一文钱。你若想讨要,自个儿去找方铭去。滚滚滚!”

    二娘多惜财的一个人啊,平日里就是只进不出的主儿。现在一听梅姬要从府中取走东西,瞬间就跟好斗的小公鸡似的,张牙舞爪,大有“你要进府取物,除非踏过老娘的尸体”的架势,不死不休,不服就干!

    二娘旁边的小初九也是咋咋呼呼道:“对,你休想进府,这府中的一切都是我们公子的。刚才也给你看了契书,方铭将家业统统卖回给了我家公子。白纸黑字上都写着,府中一切皆归我家公子所有。这契书上也有方铭的亲笔画押,你总不能认错?还有县衙士曹吏姚度的作保。可容不得你胡搅蛮缠。”

    这一刻,为了崔氏的家产,为了崔耕的私有财产神圣而不侵犯,二娘和小初九都站在了统一战线上。

    梅姬闻言,面僵硬之余不迭冷笑道:“是,白纸黑字是没错,姚士曹的作保也没错,可你们竟只花了一贯钱,就购回所有,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哟,瞧你这记性,”二娘揶揄道,“当初你和方铭篡占了家业,可连一贯钱都没出哩。你咋不说那也是个天大的笑话呢?”

    梅姬气急,下意识地看了身旁的宋温一眼,随后道:“当初可是有我义父宋户曹作保,还能有假?”

    二娘道:“真假如何,你自己心里还没个数啊?哈哈,真是现世报啊,短短一个月不到,你的奸夫设计害你,自个儿远走高飞,你呢,身陷那又脏又臭的大狱,遭报应了?这就是坏事做多了,天都要收你啊!还有姓宋的,亏心事儿做多了,你看,这县尉一职都被俺家二郎拔了头筹。哼,这叫啥来着……”

    “二夫人,我知道 ,我知道 !”

    小初九非常配合地补了一刀:“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对极,”二娘赞了下初九,道,“行啊,咱家二郎当了两天县尉,你这身边小厮都长能耐,会做学问了!”

    两人一唱一和下,梅姬气得小脸青一道紫一道,浑身瑟瑟发抖。

    而宋温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来是替梅姬过来撑腰的,可现在梅姬篡占的产业被方铭以一贯钱贱卖给了崔耕,他都快悔烂肠子了。要知道 ,这些产业也在他的觊觎之中,他是梅姬的身子也要,梅姬的财产也要的。现在好了,被方铭这孙子这么一弄,鸡飞蛋打,狗屁也捞不到了。

    这还不止,自己现在给梅姬掠阵,这些人居然不敬畏不说,居然还众目睽睽下挤兑挖苦自己,这哪里还能忍?

    只见他面生怒意,双目中透着阴鹜,冷声道:“你这牙尖嘴利的粗鲁妇人,信不信老夫现在就叫人将你拿下,也尝尝那阴湿的地牢滋味儿?”

    二娘如今腰杆子硬实的很,不屑地回了句:“你敢?”

    宋温见自己居然被一个粗鲁妇人给鄙视了,更是勃然大怒:“你看我敢不敢?”

    说话的当间,冲那几名杂役班的轿夫一挥手,勒令道:“去,将这妇人拿下,好好教续n 一番!”

    不过话音稍稍落下,就听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你动一手我看看,宋温。你若敢动我二娘一根汗毛,爪子都给你剁下来!”

    正是几步之外,听着嘴仗的崔耕及时出现。

    宋温猛一回头,圆目怒睁,却也再放不出什么狠话来,吱唔道:“你……”

    一见崔耕出现,二娘这下更是放开胆子来了,道:“你这黑心的胥吏,坏事做绝,迟早要遭报应!梅姬,你这浪蹄子,还不赶紧给老娘滚?扫帚呢?”

    说这话的功夫,二娘已经返身进府去找扫帚,准备 要轰走这俩人。

    这时,崔耕不仅不阻止,居然当着宋温的面,冲着站门口的一干丫鬟仆役纵容道:“你们也傻站着,都欺负到自己家门口了,还能忍?都去给我找来扫帚、棍棒,若有人敢硬闯私宅,窃夺私产,你们就给本公子群起而攻之。打伤了,我给治!打死了嘛——”

    崔耕将目光落在宋温和梅姬身上,一字一顿道:“我…给…赔!”

    一众下人齐声应是,纷纷返身进府,寻找趁手的家伙什。

    宋温见此情势下,知道 他和梅姬已经占不到理儿了,再干耗下去,背不住真要吃眼前亏。

    崔耕就是个混不吝的王八蛋,宋温再一次亲身体验到了。

    随即,他冲几名轿夫赶紧吩咐道:“快,起轿,送梅姬夫人去城南宅子!”

    同时,不忘跟梅姬嘀咕道:“你且先到城南的那处宅子安顿下来,过些时日,我再替你置办些首饰。”

    梅姬知道 自己眼下已经是一无所有,唯有靠着最后一点姿来挽住宋温这个靠山了,对他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不敢忤逆。

    她不甘地看了眼祖宅新换的崔府门匾,又怨毒地看了崔耕,最后恨恨地钻进了轿子中。

    轿夫大唤一声起轿,便匆忙抬着轿子离去。

    宋温则不想在崔耕面前失了面子,故作淡定地用手弹了弹衣裳上的尘土,看着崔耕缓缓说了句:“姓崔的,来日方长,别以为当了县尉就能稳稳压我一头!呵呵,宋某等着你如何重振我们清源县学。忘了跟您说一声,重振县学之事,便是宋某亲自向明府大人提请的!”

    “妈了个蛋的,原来是你这老东西在背后使坏!”

    崔耕这下终于明白了,提议要重振县学的竟然不是胡泽义,而是宋温这老东西在设计坑自己。如果这重振县学之事不是个大坑大难题的话,陈子昂会趁机跑路去春游,将皮球踢给老子?

    一气之下,崔耕眼疾手快捡起地上一块大石头,“宋温,有种别跑,看老子不捶死你狗东西!”

    可宋温见机得快,早就逃之夭夭,仓惶遁出了丽景坊。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