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39章 新官上任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39章 新官上任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翌日天刚蒙蒙亮,便有衙役在城中开始敲锣打鼓地巡街,并于各坊坊口处,张贴起红榜告示。

    红榜上写着,此番崔氏酒坊进献御酒有功,特进封木兰春酒为大唐第九御酒。清源县自此,升格为上县,并减免朝廷正供两年,以示仁治天下。

    所谓朝廷正供,指得便是朝廷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专指拥有土地的人所课征的土地税,亦称田税,并不包括针对商贾所征收的重税。

    一时间,以耕种为生的清源百姓笑逐颜开,人人传唱,称颂天子贤明,朝廷仁政。尤其是那些靠着租赁田地给佃户耕种的大户人家,能省下两年不用交田赋,无异于天上掉馅饼,白捡了足大的便宜。

    当然,红榜告示中自然少不了清源升为上县之后,县衙的一系列人事调动。

    对于新任县丞陈子昂,清源的百姓、商贾和士绅倒是不大在意,毕竟陈子昂是外地来的官员,换个县丞对普通人而言没什么两样。衙门还是那个衙门,县衙大门还是坐南朝北开着,没有区别。

    倒是对于新任县尉的人选,在清源坊间不禁掀起了轩然大波。

    要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人问清源县令姓甚名谁,兴许有不知道 的。但若是要问崔耕崔二郎,何许人也?怕是六岁稚童也能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现如今的崔家二郎崔耕,在清源县中可不是一般的有名。

    先有童谣传唱仙家酒,再有崔二郎醉仙楼美酒会群商,木兰春酒畅销清源县,有价无市,一杯难求!

    再有如今的崔氏酒坊进献木兰春酒,被封了御酒,博了天下第九的名头。

    清远本地人要想不认识崔耕,恐怕是难于登天啊!

    如今这崔二郎更是了不得,居然凭着一介商贾之身,小小酒坊子弟却能堂而皇之地步入仕途,出任判六曹,负责缉盗防匪,主管一县治安的九品县尉。

    这是多大的造化?

    坊间百姓哪个不晓得,若要当上官,便要金榜题名中进士。每逢科举,清源县前仆后继去科考的读书人如过江之鲫,不下百人,哪个不是十年寒窗苦读,哪个不是天上下来的文曲星?但真正 能雁塔题名骑马夸街的读书人又有多少?

    几乎没有!

    可想而知,崔二郎这是夺了多大的造化,积了多大的福报,居然以一介商贾之身出仕,成了清源县堂堂的九品朝廷命官!

    一时间,坊间众说纷纭,茶坊酒肆、街头巷尾,坊里坊外,无不议论着崔耕此人。

    有心生羡慕者,有心怀感慨者,有酸水直冒者,当然,也有惶惶不可终日日。

    如趁人之危,篡占了崔耕家业的方铭,明显就属于后者。

    ……

    ……

    城东,天顺钱庄。

    钱庄的柜台外,方铭正双拳紧抱着,焦急地在店堂里来回踱步转悠着。这厮脸上惶急之难以遮掩。

    待得钱庄伙计又添了一回茶汤,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拿茶盏,凑到嘴边大口一饮:“哇呀,烫死我了!”

    哐当!

    茶盏失手打落在地,方铭被滚滚热茶汤烫得趔趄一跳,尖叫了起来。

    这时,站在柜台里头的钱庄二头紧忙走了出来,让伙计将碎瓷破盏收拾干净,继而冲方铭笑道:“方掌柜,你这心不在焉的样子,可别烫破了嘴。怎么样,没事儿?要不要去请个郎中过来瞅瞅?”

    钱庄的二头是专门负责招待客人的,属于钱庄的二掌柜。此人姓谷,名大根,年约四十,在吴家的天顺钱庄干了快有小十年了,是钱庄的老资格。

    方铭烦躁地挥挥手,催问道:“你们掌柜的怎么还没来,你派人去请了吗?你瞧我在这儿都等多久了啊?”

    谷大根将方铭请着坐了回去,宽慰道:“方掌柜稍安勿躁,我早早便派伙计去请大公子了,估摸着是路上耽搁了。您再等等,肯定一会儿就到的!”

    谷大根知道 今日来钱庄,肯定是为了跟自家大郎谈那笔买卖,看这厮着急把火的模样,真是铁了心要贱价变卖那些个酒坊田产了。

    见对方这幅神,作为买卖人的谷大根心里其实更指望自家大公子再晚些来,越是耗着这厮,一会儿背不住还能再杀他一回价。指不定用不了一千贯,不,花上七八百贯,就能买下姓方的手中至少使之两千余贯的产业了。

    此时方铭现在也是悔烂了肠子,要知道 今天会有红榜告示这一出,昨日吴家大郎上门来谈的时候,他就该趁势将崔氏那些祖产爽利地卖给对方,至少一千贯就平安落袋了。

    现在倒好,出了这红榜告示,崔二郎这厮居然乌鸦飞上枝头变凤凰,恐怕手中这批偌大的产业卖不上一千贯了。

    贪心啊,总想着崔二郎自己主动找上门,志在必得购回那批产业,然后自己可以狮子大开口,狠狠敲他一笔。

    天不遂人愿啊!

    方铭暗暗祈祷,最好是吴家大郎一会过来的时候,并不知道 崔二郎任职清源县尉之事。

    越想下去,方铭就恨不得现在便插上翅膀,带着现银直接远走高飞,离开清源这个鬼地方。

    “哈哈哈,吴某来迟一步,方掌柜恕罪啊!”

    一记爽朗的笑声从钱庄外传来,方铭扭头,正见着天顺钱庄的掌柜吴公礼健步如飞,走入堂中。

    吴公礼,城东吴家长子,在清源县商贾中以稳重却不失精明而为人称道。虽然现如今的吴家还是吴家老爷吴继堂执掌,但刚过而立之年的吴公礼却深得他爹吴继堂看重,去年便将吴家最大的产业天顺钱庄交于他打理了,再有两年,整个吴家肯定也会交到吴公礼手中。

    例如此次吴家出面收购方铭手中的崔氏产业,便是吴公礼一手操持的。

    方铭一见吴公礼进来,噌的一下,立马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急道:“吴掌柜的,你可算来了。赶紧的,方铭手上的那批田产、祖宅还有酒坊,都一并卖你了。不二价,就如昨日谈的,一千贯!我将房契地契和田契都带来了,现在咱们就做交割。”

    “方掌柜缘何这么急?昨日我登门与你商谈时,你可是说还要再观望观望,货比三家之后,再做决断来着。”

    吴公义笑着看了眼方铭,挥挥手示意伙计去置碗茶汤来后,自顾坐了下去,脸有促狭地问道:“莫非方掌柜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这才如此急于抛售手中产业?”

    方铭心里咯噔一下,预感不妙。

    对方那令人寻味的笑容,已经证明了,这吴公礼肯定是也知道 了自己的死敌崔二郎已经入仕为官,出任清源县尉一事儿了。

    也是,这满大街到处都张贴着红榜告示,街头巷尾都在议论此事,除非这吴公礼是瞎子聋子,不然这一路过来,岂会不知道 ?

    随即,他咬了咬牙,一脸狠地说道:“吴掌柜,明人不说暗话,咱也别绕来绕去了。一口价,九百贯!”

    这说话的功夫,就直接降了一百贯。在清源县城,都能置办一进地段较好的宅子了。

    说罢,方铭不忘补充道:“我不要票据也不要通宝大子儿,要成足的银锭,方便携带。拿到银子,今晚天黑前我便会离开清源!”

    吴公礼还是没有吱声儿,而是小口小口地喝着伙计奉上来的茶汤,浑然没有理会方铭。

    方铭见状,略微低头沉思片刻,猛地又是抬头,紧攥着拳头沉声道:“八百贯,我现在就要现银,钱货两讫后,方某现在就离开清源!”

    又降一百贯!

    一直站在吴公礼身后旁听的二头谷大根忍不住打了颤,下意识地想提醒自家大郎,见好就收!

    可吴公礼还是古井不波,依旧喝着碗中茶汤,还不忘冲伙计指点道:“今日这茶汤的陈有些浑啊,去,再让后边重新熬煮一壶。”

    伙计应声离去。

    “吴掌柜!!!”

    方铭面容有些扭曲地低吼一声,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莫要趁火打劫啊!八百贯买到这么大一笔产业,你赚大了!”

    “哦?”吴公礼这时抬头打量起了方铭,仿佛才发觉他站在自己跟前似的,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说道,“方掌柜,谁趁火打劫了?这刚才是你自己一人自话自说,从头到尾,吴某可是一句话也没插过啊。怎么?这才掉了两百贯的价儿,就心疼了?呵呵,要是新任县尉大人崔……”

    “好了,别说了!五百贯!”

    方铭双眼赤红,面容扭动如河里水蛭乱舞般,伸掌比出五根手指,恨声道:“五百贯,偌大的产业,统统卖你!”

    嘶……

    二头谷大根猛地抽了口凉气,不自觉地用手轻轻碰了下吴公礼的胳膊,低声道:“大郎,那么多的田产和宅地作价五百贯,这不跟大白菜似的吗?买…买了?”

    不过吴公礼仿佛没听见谷大根的话似的,而是缓缓起身,就说了一句话:“方掌柜,若换做平日,纵是一千五百贯,吴某也不会嫌贵。但今天嘛,你便是五文钱卖我,呵呵,我都嫌烫手啊!好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希望下次我们天顺钱庄还有机会跟方掌柜做买卖。大根,送客!”

    旋即,吴公礼又坐了下去,双目微闭似在养神。

    “吴掌柜?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再便宜点,成不?你总得给我留点盘缠,不是?”

    方铭这下终于慌了。

    不过吴公礼这次别说站起来,连眼睛都懒得睁开,而是懒洋洋地挥了一下手,嘱道:“大根,送客!”

    谷大根有些心疼地走了过去,冲方铭摆了个请的手势,道:“方掌柜,对不住了,这桩买卖俺们天顺钱庄吃不下来。要不,您再出去转转,另寻一个买家?”

    方铭霎时心如死灰,脸惨兮一片,失魂落魄地低喃了一句:“连你们吴家都不肯接手,试问偌大个清源县,谁人还能接,还敢接啊?”

    一声叹罢,便晃晃悠悠地走出了钱庄。

    送走了方铭,谷大根立马匆匆返身,甚为痛心疾首地对吴公礼说道:“大郎啊,五百贯可以买了。若是买下来,这笔买卖赚破大天去了!”

    吴公礼徐徐睁开眼睛,笑问道:“今天满大街的红榜告示,你没看?你忘了方铭所谓的这笔产业,又是谁家产业?”

    谷大根点点头,道:“知道 啊,不就是崔二郎走了大运,成了咱们县的县尉嘛。大郎我知道 你的意思,方铭篡占了崔二郎家的产业,现如今崔二郎摇身成了官身,该是找他算账的时候了。但这也不影响咱们做这笔买卖,不是?我们是从方铭手中买来的,有房契、地契、田契,光明正大,也没讹谁,也没欺谁。就算崔二郎想要回产业,他也得跟方铭要,不是?跟咱们家没关系。再说了,若不是因为这个,方铭会愿意以这种杀血的价钱卖给我们?”

    说到兴头上,谷大根还嘴角一撇,不以为意道:“再说了,咱们吴家是什么人家?咱家跟胡县令可是亲戚,胡县令还得叫咱老爷一声表兄呢!哼,若那崔二郎想将气儿撒在吴家头上,那他也得掂掂自个儿的份量。吴家,不是他能招惹的!”

    听着谷大根越说月兴奋,吴公礼颇为失望地摇了摇头,道:“你啊,亏你还在天顺钱庄干了十年的二头,你觉得是挣这笔买卖来得划算,还是交恶一个清源县尉划算?是,你说得没错,吴家的确不是他崔二郎能招惹的起的。但现今的崔家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人家,崔氏酒坊有御赐牌匾,有日进斗金的木兰春酒,崔二郎这般年轻便机缘巧合地成了清源县尉。你觉得崔家就真的那么好拿捏?就光顾着眼前那点蝇头小利,出息!”

    训斥一番后,他发现 谷大根好像很不服气,又继xu 道:“你还别不服气,大根,我表叔父总有调离清源县的一天?那以后谁来保证咱们吴家在清源县继xu 屹立不倒,风雷不动?不靠别的,就靠两样东西,一是让人不容小觑的实力,二是水泼不进的人脉!而这今天这桩买卖,做下来便是划不来,我能拿吴家的将来去赌这桩买卖吗?蠢货!”

    谷大根这下有些服气自家这位大公子了,略有所思一番后,又有些不解道:“可是老爷平日里教我们,为商者,首讲利,利之所驱……”

    “打住!”

    吴公礼摆摆手,嘴角颇有几分不屑,轻轻说道:“我父亲那套,已经落伍了!大根,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你好好思量便能明白,没事儿多看看书。读书并不是只对科举有用。”

    谷大根哦了一声,涉及到新老两代家主的理念冲突,他可不想参与,遂不再言语。

    吴公礼又道:“晚些时候你亲自跑一趟周溪坊的崔氏酒坊,给崔二郎传过话,就说今天方铭来过,不过我们家不做他的买卖,其他的就不用讲了。”

    谷大根道:“那要不要跟他说,大郎你卖了他一个人情?”

    吴公礼耸了耸肩,笑道:“像他这种聪明人,又何须你来提醒?若这都要你来提醒,他就混不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谷大根说了声晓得了,便重新回到了柜台里。

    吴公义用手轻轻叩了叩桌子,端起后边刚刚熬煮好的新茶汤,浅尝一口,默念了一声崔二郎。

    ……

    ……

    而此时的崔耕已经进了县衙大门,因为今天是他上任清源县尉的第一天。

    可是他发现 ,今天这么隆重的日子,县衙门口居然没有衙役站岗把守。

    揣着纳闷儿穿过仪门,来到赋役房、捕快房,还有差役房,居然统统都没人。

    到了大堂院,左右两边是六曹房,即功曹、仓曹、户曹、兵曹、法曹、士曹六房。

    因为清源当初属于下县,所以六曹房其实只有户曹、法曹、仓曹三个曹房设了曹吏,其他三曹就由董彦这个县丞兼着。

    按理说,他现在新官上任又判六曹,那六曹房都归他管。这个时候,负责法曹的曹吏应该带他去巡视一下县衙里外,还有各个衙役房及县衙大狱。

    可是他转悠了一下六曹房,都他妈没人,鬼影都没一个。

    整个大堂院空空荡荡,貌似就跟集体人间蒸发了一般。

    草!

    什么意思?

    崔耕有些寻思过来了,莫不是这帮孙子要给他这个新任上官一个下马威?宋温这老鳖孙挑的头?

    一念至此,心中无名火腾地一起!

    好胆,还真是翻了天!

    跟老子玩野路子,玩里格愣是?还真不信治不了你们了!

    本部小说来自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