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36章 长安风波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36章 长安风波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崔耕将书信仔仔细细,全头全尾地看过之后,方才了解了整桩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日董彦在长安张柬之家中,不仅用木兰春酒成功征服了对方,更是向自己这位老恩师详细地介shao 了这酒的主人——崔耕。正所谓品酒识人,尤其是董彦在张柬之面前不吝溢美之词地赞赏崔耕。潜移默化下,张柬之也对素未谋面的清源崔二郎越发产生了好奇。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在被人篡占了家业后还能够静下心来研习古书酿酒经,造出了此等世间罕有的美酒来?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年轻人,既少不读书,又无名师指点,却能在尔虞我诈的商场中,计耍贪吏,谋略群贾?让一款籍籍无名的木兰春酒短时内风靡泉州府?

    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年轻人,出身闽粤南蛮的乡野辟县,却目光如此之深远,竟能想到御酒博名之事?既然家道中落了,又有一款美酒在手,不更应该想着如何去挣银子,好重振家门吗?他却选择得更为卓远些。

    好奇!

    当真是好奇至极!

    张柬之听完董彦的叙述之后,摇头捋须大笑,端得好奇:“没想到老夫离开短短不到一年的光景,小小清源县竟多了这么一位的少年人。”

    酒,是人间美酒!

    人,是的少年郎。

    而这荐酒之人董彦,更是自己最得意 的学生,而且此酒若能得了御酒之名,朝廷自然少不得董彦一份功劳,事关他的前程。

    于情于理,张柬之都觉得,这个忙一定要帮!

    旋即第二日,他便让董彦抱上一坛酒,亲自带他去了宣阳坊,拜会刚刚升任宰相的狄仁杰。

    狄仁杰是出了名的爱酒懂酒之人,走南闯北各地为官,中原西域天下美酒,就没有他不曾喝过的美酒。

    再加上张柬之在朝中虽为品秩不高的监察御史,却备受狄仁杰看重。所以向狄仁杰荐酒自然是顺理成章之事。

    果不其然,狄仁杰一尝这木兰春酒,便发现 此酒乃天下间罕有的美酒。再听到董彦说酒坊主人崔耕愿意向宫中御酒司呈献造酒秘方,供天子专饮升级版的木兰春酒。狄仁杰闻之挑眉,居然还有更上等的木兰春酒?还专供天子独饮?那自然是同意的不能再同意了。

    随即,在两天后的朝会上,狄仁杰不仅当着左右群臣的面向皇帝李旦和临朝称制的皇太后武氏举荐了木兰春酒,并亲手奉上了升级版的造酒秘方。如今龙椅上的李旦虽名为皇帝,实际 上一切都是他妈武后说了算,加上狄仁杰虽为名臣良相,却实打实的是武后最为看重的大臣。因此,狄仁杰当朝献酒也没受什么阻碍,非常顺利地就让武后、天子李旦,还有朝中诸位臣工都尝到了木兰春酒。

    别说,虽然现在朝中派系林立,暗流涌动,但此番狄仁杰献酒却是出奇的顺利。

    理由很简单,地方产美酒献进长安,这固然就是一桩好事,而且已经有马屁精在朝堂上大肆吹捧,若不是朝政开明,天下太平,哪里会有百姓愿意给朝廷献酒?若不是天子贤明,皇太后临朝,深得民心,哪里会有百姓愿意献酒?若不是大唐正逢盛世,一介草民哪里能酿出这等世间罕见的美酒来?

    有几个跳得最欢的弄臣为了拍武后马屁,已经直呼:“这就是吾皇太后临朝,开明之治下的盛世,方能有此祥瑞啊!”

    好家伙,直接将木兰春酒的诞生,夸大到了天降祥瑞!

    这让暗中反对武后临朝专权的李唐老臣们差点集体吐血三升。

    不过城府极深图谋甚大的武后自然不会拒绝这种马屁,趁此机会还让宫廷大摆宴席,不仅让满朝文武臣工参加宴席,还派人去请来好些在长安早已致仕退休的老臣子,乃至一些闲散在长安中的皇亲国戚都来赴会。越发将此次献酒事件渲染成一次天将祥瑞。至于武后到底有什么心思,少数人还是心中明镜的,包括狄仁杰。区区一款美酒,小小一桩献酒,却在长安闹出如此轩然大波来,这是狄仁杰始料未及的,更是张柬之、董彦等人瞪目结舌的。几人事后都暗暗后悔,居然被武后反过来算计了一把。

    在御宴上,武后大赞木兰春酒,不仅将木兰春酒的秘方交付到了御酒司手中,并亲口定下此酒为大唐第九御酒。同时,不失时机地命令他的老儿子,身为皇帝的李旦一定要封赏这些献酒的有功之臣。

    狄仁杰本来是正四品正谏大夫,授职户部侍郎。前些日子武后为了让狄仁杰能够进入宰相班子,特意给了他一个“同平章事”的职衔,让他充实资历顺理成章入相。因为唐朝实行的是群相制,非三品官员,是没有资格入相的。而同平章事这个职衔又有另外一个叫法,即——同三品。意思是说,虽不到三品,但享受 同三品待遇。

    发明这个啰嗦又拗口头衔之人并非别人,正是在已故的唐太宗李二陛下。

    所以,现在狄仁杰虽为宰相班子的一员,实际 上品秩是没有达到三品的,只是政治待遇同三品而已。

    现在好了,武后对着老儿子皇帝李旦和赴宴的所有臣工讲,狄仁杰此番举荐御酒有功,当赏!直接将她这个心爱的臣子擢升到了三品,即三品银青光禄大夫,授职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正大光明入相!趁此机会,彻底地堵住了那些反对她的李唐老臣的嘴巴。

    狄仁杰更是没想到自己会因此擢升三品,以后在政事堂里,再也不用看那几个老宰相的面了,不用天天被他们挤兑“虽无三品却同三品”这种话了。

    当然,他没有忘记张柬之和董彦这两人,当场表示,此番献酒不敢贪功,趁机将张柬之和董彦也推了出来。

    对于与张柬之,武后自然是非常有印象,那个大器晚成的七旬老县丞嘛?还是哀家去年英才选拔时在殿试中圈定了他出任监察御史一职的,唔,这老头应该也是哀家的人嘛。

    对自己的嫡系,武后从不小气,大手一挥,直接将张柬之从小小的监察御史任上连升好几级,调出御史台,直接到洛州赴任司马去。

    洛州是哪里?就是大唐的东都,洛阳啊。

    按照历史轨迹,差不多再过几个月,武后就要正式该唐为周,改元天授,登基称帝了。称帝之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迁都。迁哪里?正是东都洛阳。

    至于司马一职是干甚么的。是洛州刺史的佐官,和长史各有司职。而洛州司马主管的正是洛州的兵马军事。偏偏,洛州又属于东都,洛州刺史一职是不实设的,而是由皇子或亲王遥领虚授。所以洛州地界儿就是长史和司马两人真正 主事。

    洛州司马,主东都一切兵马军事,品秩为从五品的朝议大夫。

    想想,主管东都洛阳的兵马军事,而且这个东都在不远的将来会变成真正 的帝都,取长安而代之。

    在武后的心腹们看来,武后对张柬之的这个封赏委实太重了,而且知道 她图谋的心腹们都知道 ,洛州司马这个位置,非一般心腹臣子,不可能授予的。这些人不由暗暗艳羡,妈的,这个半只脚都踏进棺材里的老小子,看来要飞黄腾达了!

    就连来俊臣和索元礼这两个酷吏都躲在犄角旮旯里暗暗羡慕嫉妒恨,尤其是索元礼,已经想办法开始琢磨如何和张柬之说和了。因为前些日子张柬之参了他一本,他还跑到升平坊,去张柬之家里大闹过一回。

    至于董彦,他品秩太低,是没资格来参加这次御宴的。不过狄仁杰和张柬之还是趁着武后高兴之机,帮他争取到了一个七品的宣德郎,授职龙溪县令。

    一场小小的献酒风波,居然给三人闹出了这么大的官场机遇来。

    不过这还没完,反对武后的那批李唐老臣工们终于忍不住,集体跳出来大唱反调。

    一个个义愤填膺,你妹的,不就小小献上一回美酒吗?居然要封赏这么多人,而且还是武后你自己的人,我们不服!

    立马,一个个又开始“臣有本启奏”“臣有话要讲”“臣有一言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云云,谏言武后不该如此草率等等。

    武后见着有人这个时候跳出来给她添堵,自然心里不痛快。当场一个小小眼神,她的马前卒们纷纷跳将出来和李唐老臣们“据理力争”,其中又以来俊臣和索元礼这两货跳的最凶。

    最后,这两人为了替武后出气,为了要恶心那帮李唐老臣,竟然将木兰春酒的发明者崔耕也故意 拎出来,上言武后:“此人造酒有功,缘何没有封赏?此等忠君爱国之士,也该封个官当当才是!”

    其中一名叫魏元忠的李唐老臣气得大骂:“一介商贾何德何能出仕?我大唐没有这个先例!”

    索元礼那双蓝眼睛滴溜溜一转,辩道:“我听说清源崔氏出自清河崔氏的旁支,祖上为躲避战乱从北方迁到南方来的。而且据臣所知,清源崔氏祖上并非一开始就是商贾,而是做过前隋的大理寺正一职,且以善断刑狱而出名。不过后来前隋朝局动荡,这才致仕迁徙至南方,最后才有了清源崔氏的旁支!”

    这话一出,整个朝堂轰的一声,炸开了。

    不是因为清源崔氏的由来而议论,而是因为索元礼的胆大妄为满口胡诌而底下窃窃私议。

    清河崔氏是什么样的人家?那可是根正苗红的五姓七望之一啊,在大唐都是一顶一的豪门大族!区区一个酿酒的清源崔氏,怎么可能和五姓七大家扯上关系?

    尤其是张柬之,狄仁杰,更是皱紧了眉头。清源崔氏是什么出身,他们会不清楚?哪里真如索元礼说得这般?

    不过他们看着武后满是浓浓兴趣的神,也便忍住没有出声罢了。

    谁知老臣魏元忠已经被气得失去冷静,大骂:“那又怎样?他身无功名,商贾之身岂能出仕?”

    索元礼咧嘴地笑了笑,狡猾道:“可他祖上在前隋出过五品的大理寺正一职,依照我们大唐的礼制:凡五品官员子弟,且对朝廷有功者,虽无功名,但皆可凭门荫出仕。这个,你总该知道 ?我且问你,清源崔氏子弟献酒献秘方,是否对朝廷有功,是否足见对天子一片忠心?”

    索元礼这句话倒是没说谎,但凡祖上出任过五品或五品以上的致仕退休官员,若是子孙不能依靠科举入仕途的话,皆可凭门荫入仕途。就是说靠着祖宗留下来的福祉,进入官场。当然,如果这个子孙还能对朝廷有功,那入仕更是没问题了。

    很明显,魏元忠被索元礼摆了一道。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这时,一名老臣也颤颤巍巍地站了出来,冷笑道:“索大人,你说清源崔氏出自清河崔氏旁支,可有考证?你说他祖上曾在前隋为官,且为五品大理寺正,可有凭证?目前而言,都是你一家之言罢了!”

    索元礼一见,竟然是苏良嗣这老家伙。的确,他也拿不出真凭实据来,其实他刚才就是想为了向武后讪媚,恶心恶心一下这些李唐老臣罢了。

    现在被苏良嗣这么一反问,轮到他哑口无言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悻悻然地退了下来,看了眼武后。

    武后见状,暗骂一声没用的废物,不过她见着封赏狄仁杰张柬之等人之事已经被转了话题,也就懒得再继xu 让那群老臣重回那件事上与自己纠缠不休。随即她摆了摆手,道:“好了,这清源崔氏是何出身,就不要去考究了。但是,有功必赏,这是必然的。通知泉州府的官员,有功便要赏,莫要冷了这献酒之人的一片热血忠心才是!至于如何赏赐,由他们自己作主便是!哀家今天也累一天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总不能都要哀家来决断?”

    说罢,便有些不痛快地站了起身,悻然离去,留下满朝各怀心思的臣工。

    过来几日后,索元礼和来俊臣两个投机分子琢磨了武后的一番话,最后一合计,决定彻底将那群李唐老臣恶心到底,就为博皇太后一乐!

    随即,两人直接交代了即将赴清源县的郭公公,让他带话给泉州府衙的官员:“清源县升为上县的话,不是有县尉的空缺吗?你们是不是考虑 一下你们清源县那个献酒有功的崔氏子弟?”

    最后,才有了清源县县尉的替补人选,不单单是宋温一人,凭空又多了崔耕一人。

    ……

    ……

    崔耕了解完事情的始末之后,乐在脸上,不过也苦在心里。看这架势,若是我崔家祖宗积德,我若真成了清源县尉,那我岂不是自动被归入到来俊臣、索元礼这两个酷吏的团伙里了?妈的,这两人貌似可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臭名昭著啊!

    不过对于清源县尉一职,要说崔耕不动心,那是假的

    他不仅动心,而且是非常非常动心!

    若是真能进入仕途步入官场,那可比让他重振崔氏酒坊,哪怕是做天下第一酒坊还要来得扬眉吐气,光耀门楣!

    尤其是在大唐盛世,当官真的比当商贾要来得有前途!

    想想啊,哪一天我崔二郎也能在长安之中,庙堂之上针砭时政,为民请命,那真是……

    想着想着,崔耕心里的那点苦涩荡然无存,一抹掩不住的野望,让他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

    不过一想到花厅之中,无论是胡泽义还是陈子昂,包括宋廉,沈拓,估摸着都是比较倾向于宋温,他的心又沉了下来。

    也是啊,来俊臣索元礼两人虽然是有名的酷吏,可他们俩人目前的权力触角哪里能影响得到泉州府的官场啊?就凭他俩一句话,泉州官场的官员怎么可能会给他俩这个面子?

    尤其是宋廉这种正儿八经进士出身的官员,压根儿对酷吏起家的来、索二人,是非常不屑瞧不上的。

    笃笃笃!

    一阵拍门声将他从幻想中惊起,就连端坐着的宋温也跟诈尸般跳了起来,有些失态地大呼:“莫非诸位大人已经商议出人选了?”

    这时,一名宋廉的长随走了进来,躬身道:“长史大人有请两位移步花厅!”

    果然!

    到了宣布 人选结果的时候了!

    宋温和崔耕两人下意识地对望了一眼,彼此之间,都能看到对方的眼中闪烁着灼热的火光,仿佛都想着要将对方烧死!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蛧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