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35章 万一有戏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35章 万一有戏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众人进了县衙,穿过仪门、正门数进厅堂,这才到了县衙内宅。

    内宅是胡泽义在县衙里平日的生活区域。说是内宅,但崔耕发现 这里头是内有乾坤啊,并非如他想象得那般寒酸,一路之上,回廊迂回蜿蜒如蛇,亭台楼阁,荷池水榭,花圃石山,应有尽有。

    而且,他走在最后却清楚地听见前边的胡泽义跟宋廉介shao ,这里只是清源县衙内宅的一角而已,往里还有几处连庄院落。

    好家伙,还真是内有乾坤天地大!

    别看他是清源酒坊的少东家,如今兜里也趁倆儿钱,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占地之广的连庄院落。哪怕是他念念不忘被篡占走的崔氏两进祖宅跟这一比,简直就不够看,不是一个档次的!

    这一路走来,一路看来,他暗羡了一路:尼玛,好奢侈好享受 ,这年头做买卖挣得俩钱,跟当官的一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当然,前提是要跟胡泽义这种正儿八经的官员比,宋温这种刀笔胥吏还不入流。

    他以前没进过清源县衙,今天总算是开了眼界,这么多院子这么多房子,真不知道 胡泽义怎么住得完!这还只是一个七品县令的县衙内宅,真不敢想象泉州府衙的内宅会有多大多壕了!甚至是远在长安的那些……

    很快,胡泽义一行人穿过一道拱门,又进了一座略微偏小的院子。

    院中栽满了郁郁葱葱的小树,天井处摆置着两口大缸,缸里养着几尾胡泽义平日观赏的金鱼。院不大,除了一处花厅之外,便只有左右三间房。这个小院是胡泽义在非办公时间最喜欢呆的地方,花厅拿来招待他觉得比较重要 和尊贵的客人,至于那几间房,则是用来午间小憩或闲暇看书之用。

    崔耕也是沾了宋廉沈拓等人的光,不然也他的身份压根儿就进不来县衙内宅,更别说胡泽义这处隐蔽小院。

    花厅中。

    堂首两座的位置自然是宋廉和内典引郭公公,一个是在场所有人中品秩最高的正六品泉州府衙长史,一个是从长安远道而来口衔圣命,代表着朝廷的七品内侍。

    至于胡泽义这个东道主,有宋廉和郭公公在上面压着,暂时还轮不到他僭越。

    不一会儿,众人皆纷纷落座。

    就连崔耕,都坐了下来。不过他跟宋温,一个是商贾之身,一个杂流小吏,整个堂屋中就数他俩的身份最尴尬,要功名没功名,要官身没官身的。哥俩斗得你死我活,不过这回倒是待遇一样了,只能敬陪末座。

    刚一坐下,宋廉猛然抚额,道:“瞧老夫这记性,险些忘了董彦所托。崔二郎,你且上来!”

    崔耕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应了声是,起身上了前去。

    说罢,宋廉从袖兜中掏出一封信件,递了过去道:“这是董彦给你的书信,他今日一早便匆促启程去了龙溪县赴任,只得托付老夫转交于你了。”

    崔耕道了声有劳长史大人便接过书信,重新回到了原座。

    “咳咳……”

    一直神冷淡的沈拓清咳两声,低声提醒道:“宋长史,可以开始了。”

    宋廉唔了一声,道:“诸位,咱们长话短说。既然清源县升了上县,那统判六曹的县尉一职自然是必不可少。往年来,县尉一职都是由吏部委派,或从科举胜出的三甲进士中遴选,或从军中转地方州县的校尉中拔选。不过此番清源县升上县委实太过仓促,一来今年暂无恩科,二来朝廷离最近的士子开科还有一年,所以吏部的意思是让咱们泉州府自行甄选合适人选,替补清源县尉一职!”

    此番话一出,在场诸人倒是面无异,毕竟这事儿已经没什么悬念了。倒是宋温,猛地面颇有激动地看向东翁胡泽义,直勾勾都眼神就差眼珠子甩到胡泽义脸上了。

    胡泽义哪里会不知道 自己这个心腹老胥吏的心思,他朝着宋温微微点头,表示他心中有数。既然宋温是自己的心腹手下,而且自己也答**g 过他这事儿,再加上朝廷也让地方自行甄选替补人员,这时他再不帮宋温,那还啥时候帮?

    这时,宋廉看向胡泽义,请手道:“胡县令,你乃清源县令,此番又得朝廷褒奖封赏,我想这清源县尉的替补人选,少不了你来举荐一二了!”

    宋廉这话一出,胡泽义还没怎么着,宋温已经按捺不住着急,紧紧攥起了拳头,看着胡泽义的目光越发炙热了。

    只见胡泽义缓缓起身,故作矜持地拱手说道:“此事下官本该避嫌才是,不过食君之俸忠君之事,下官自当有为朝廷举荐贤能之责。既然长史大人点名让下官举荐,正所谓举贤不避亲,今日下官在此举荐清远户曹吏宋温,出任清源县尉一职!”

    说罢,胡泽义回头看了眼宋温,宋温啪地一下猛然起身,朝着堂上宋廉和胡泽义方向狠狠地躬身拜了一下,道:“蒙诸位大人如此抬爱,学…学生惶恐至极!”

    崔耕就坐在他旁边,这老东西的一举一动一呼一吸都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看在眼里鄙视在心,暗里酸酸地骂道,你妈的你还惶恐?我看你心里指不定美翻天了!

    宋廉抬了抬眼皮扫了眼宋温,道:“清源户曹吏?”

    胡泽义道:“正是!宋温虽无功名在身,却胜在乃读书人出身,自幼便读孔孟之学。宋户曹跟随下官身边出任衙吏十数载,尤其是在清源户曹吏任上数年,更是兢兢业业,委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朝有杂入流的入仕之道,论能力论资历,宋户曹都是替补县尉的最佳人选!”

    话音落罢,宋廉还未表态,录事参军沈拓却冷不丁地闷哼一声,不过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倒是宋廉身边的郭贵郭公公凑过头去,对宋廉低声提醒了下:“长史大人,地方政事本不该奴婢搀和,不过容奴婢提醒您一句,这长安的来大人和索大人可是跟奴婢再三交代,将他们的话一定要带给您来着。”

    宋廉一听之下,没来由地皱起了眉头,虽未扭头去看郭贵,不过眼神中却是透着几分厌恶之。尤其是听到来、索二人的名字,想着昨天夜里他们拖郭贵捎给自己的那番话,更是越发得不痛快,心中暗暗骂了声,弄权媚上的酷吏,哼,手倒是伸得挺长!

    一番不适之后,他将目光落在一直默不作声的陈子昂身上,问道:“子昂,你是新任的清源县丞,人选一事你是何意见?”

    陈子昂闻言下意识地看了眼敬陪末座的宋温,又将目光停在崔耕身上一小会儿,想着在长安时张柬之跟自己说得那番话。最后将头回过来,正好和对座的胡泽义眼光碰个正着。他能感受到胡泽义眼中透着的意思,无非是让自己支持他一把,同他一起举荐宋温一番。

    陈子昂想了想,以后在清源县,他是要跟胡泽义一起共事的,而且两人又是同年进士,情谊也在。这个时候若是不挺他的话,不就直接将自己这个又是同僚又是同年的顶头上司给得罪了吗?那以后在清源县衙,恐怕少不得惹出什么纠葛来。陈子昂虽素有诗才,但他自己知道 ,论为官之道自己跟胡泽义比是差远了,不然也不会让人从长安贬配到清源这种闽粤南蛮之地来当个小县丞了。

    可是当他想起离开长安临行时张柬之对自己的嘱托,又想着昨夜和董彦的谈话,心中不免又有了几分动摇。

    好在这时,一直冷冷淡淡,把脸拉得比驴还长的沈拓吭声道:“长史大人,下官有个提议。现在宋户曹和崔少东家都在此堂屋中,我们当着他们二人面谈这人选,未免有些尴尬。不如先让他们二位避一避嫌,在场诸位也好畅所欲言不是?”

    “咦?也对!”

    宋廉又是抚了抚额头,笑道:“还是沈参军想得周全!这样,崔二郎,宋户曹,你二位暂且到胡县令的书房中避避嫌,一会儿再招你们二人过来!”

    谁知宋廉和沈拓的话,却在宋温和崔耕的心中掀起了天大的波澜。

    两人到现在哪里还听不出来刚才这番话的意思?无非就是这清源县尉的人选,就从他们二人之中甄选一个出来!

    宋温此时仿佛被人狠狠扎了一刀,满是痛苦和愤nu ,还有不甘。

    为什么?

    他隐隐痛呼,为什么一介臭商贾,连读书人的出身都没有,却有资格和我宋温争抢县尉人选的资格?太荒唐了!简直是荒唐至极!

    不行!万万不行!

    这个清源县尉一职,一定是我宋温的!

    崔耕崔小狗何德何能?有何能耐和资格与我竞夺县尉一职?

    我大唐哪本律例中写着,允许商贾出仕?历朝历代,哪家朝廷是允许低贱的商贾出仕为官的?

    倒是崔耕,虽没有宋温那般的激动愤慨,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见他怔怔地傻愣在原地,满脸的不可思议,心中宛若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怎么档子事儿?无端端地,怎么这清源县尉的人选还跟我扯上关系了?

    献御酒一事不是封赏完了吗?难道还有后续的隐性福利?

    想罢,崔耕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想法掐灭了,很简单,若是因为御酒有功一事,那朝廷也不会费劲巴拉地让泉州府衙自行甄选县尉人选了,而是直接钦定他了,哪里还有宋温什么事儿?

    再者说了,他崔耕再怎么不懂大唐官场,也晓得哪里有商贾凭着献御酒就可以入仕的?大唐压根儿就没有商人的入仕途径!

    两人各有心思地慢步退出了花厅,在一名下人的引领下一齐进了胡泽义平日午间小憩的书房中。

    两人这回倒是很有默契,这从退出花厅到书房之中,都没有吱声说话,各自紧锁着眉头,书房中的气氛多了几分凝肃。

    待得崔耕坐下,突然,宋温冷哼一声,怨毒看着他,恶狠狠威胁道:“崔二郎,你别心存侥幸,这清源县尉一职跟你这臭商贾八竿子都打不着!”

    崔耕知道 花厅中有着决定权和举荐权的几位跟他都没多大关系,要说跟宋温争这清源县尉,他的机会还真是渺茫。

    不过看宋温那死人脸他就不爽,就算县尉这事儿真没戏,他现在也要恶心恶心宋温,至少能过把瘾不是,当即嘴角一扬,不屑道:“你怎么就知道 老子没戏?万一有戏呢?那你岂不是要气得一头撞死在这墙上了?”

    “你……”宋温咬牙切齿,如果目光能够杀死人,崔耕早已被碎尸万段一百遍了!

    崔耕过了嘴瘾,趁着现在闲暇时间,慢悠悠地打开董彦托宋廉带给他的那封信。

    正要看信,见着宋温一脸怨毒状,他又探过头去,戏谑道:“宋户曹,万一老子有戏呢?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狗日的!”

    宋温气得大呼:“闭嘴!”

    崔耕见他越是气得张牙舞爪,越是开心,越是解气,乐道:“哈哈,住你娘的嘴,我偏不!”

    不过当他将董彦的书信看下来之后,他的脸上竟也浮现了莫名笑状。

    看着董彦书信的内容,他终于知道 董彦在长安终于发生了什么事儿,木兰春酒又引出了什么样的轩然大波,终于也明白了,为什么此番清源县尉人选这事儿,会跟他这个买卖人挂上钩来。

    “哈哈,竟有这种好事?还真是精彩!”

    他一边看信,一边自顾抚掌叫好起来,一惊一乍之下,宋温自然又是看了过来。

    目光碰撞!

    崔耕又是二皮脸般地冲着宋温笑虐道:“嘿嘿,姓宋的,你别不信,清源县尉一职,老子还真有戏!”

    宋温又被刺痛神经,尖叫道:“不可能!你给我闭嘴!”

    崔耕扬了扬手中的书信,扬言道:“万一有戏呢?你死不死?不死我都瞧不起你,你个狗日的。你且记住了,万一我们老崔家真的祖坟冒青烟,我崔二郎华丽丽地转身成了清源县尉,第一个要干的就是你!”

    说罢,翘起二郎腿,继xu 悠哉悠哉地看起了董彦书信中的后续内容……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