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27章 堂中论商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27章 堂中论商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眼里还有爹他老人家啊?”

    苏绣绣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恨声道:“上次城南赌坊之事,爹已经被你气得卧病在床。这回你又跟那些人搭伙干起此等腌臢龌龊事来。大郎啊大郎,苏家是短了你吃还是短了你喝?你怎么就这般不思长进,放着咱家好好的米粮营生你不做,非要干那些个歪门邪道之事?难道你真想气死爹不成?”

    苏绣绣越说越是止不住地眼泪夺眶而出,几步走到苏礼跟前,高高举起右手作势就要打下去,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之势。

    眼见着苏绣绣这手举到一半后,愣是停了下来,迟迟没有打下去。崔耕看得出来,骂归骂,真的让苏绣绣动真格打苏大郎,八成是舍不得。

    不过苏礼居然不躲不闪,真的就站在原地准备 任凭姐姐打骂。

    这苏礼倒是有些出乎崔耕的意料,没想到敢勾搭薛松年、梅姬他们暗中造假酒的苏大郎,居然会害怕 他的姐姐。

    这时,二娘凑到崔耕耳边,低声说道:“二郎有所不知,苏家夫人在他们姐弟小的时候便去世了,苏家老爷那时候又整日忙于米铺的生意,对他们姐弟疏于照顾。自打记事起,就一直是绣绣照顾着她弟弟,所以姐弟二人感情甚笃。绣绣今年二十有三,苏礼才十七岁。虽差了六岁,但在苏大郎眼中,这个姐姐就跟娘亲一般无二。在苏家,他爹的话他不一定会听,但他姐姐的话绝对是言听计从。嘿嘿,二郎你可能不知道 ,当初绣绣嫁进咱们崔家时,这苏大郎可是大老远带着一众家仆跑来咱们崔家,还动手打了你兄长。说是你兄长抢了他的姐姐……呵呵我记得你兄长因为挨了小舅子一顿痛打,当晚还闹不成洞房哩……”

    说到这儿,二娘忍不住地掩嘴偷乐起来。

    擦,还有这档子事儿?

    崔耕听罢,不禁对自己的倒霉哥哥摊上这种小舅子表示同情,同时对苏礼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这小子就是典型的混世魔王胚子啊!

    这时,他赶紧上前故作着急地将苏礼拉到一边,冲苏绣绣劝道:“嫂嫂切莫生气,估摸着苏礼兄弟也是受人蛊惑,才一时头脑发热干了这档子事。我看他本性还是纯良至孝的嘛。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坐下来聊呢?”

    苏绣绣见着崔耕上前劝和,脸稍缓下来,因为崔耕正好给了她一个台阶下。讲真,她从小将弟弟带大,还真没动手打过一回,了不起训斥两句。对于自幼便失去娘亲的弟弟,苏绣绣有着一股天生的母性,见不得弟弟吃苦,更见不得弟弟受委屈。哪怕是自己和崔家大郎崔皓成亲那回,弟弟将崔皓痛打一番,苏绣绣也只是臭骂了苏礼而已。可见苏绣绣对苏礼的护犊子之深。

    可谁知这时苏礼突然一把将崔耕猛地推搡开来,骂道:“崔二郎,你少在这儿假惺惺扮好人。谁跟你是一家人?少跟本少爷套近乎!”

    哎哟我去!

    崔耕身子微微一趔趄,险些被这小子推倒在地,心里暗骂,妈的,你小子属狗的,逮谁就咬?老子帮你说和,你反倒骂起老子来了?

    苏绣绣本想见好就收,可谁知自己的弟弟这时候犯起浑来,顿时尴尬不已,娇斥一声:“大郎,你放肆!”

    “是!我就是跟薛松年、彭泰他们合伙造假酒了,怎么着?”

    苏礼赤红着双眼狠狠地瞪了一眼崔耕之后,冲苏绣绣嚷道:“现如今他们崔家的木兰春酒名头这么响,我们不过是借着东风挣点银子罢了。再说了,仿他们木兰春造的酒,成本低廉,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凭甚不干?姐姐,爹从小就教我,商不逐利,一切皆休!难道让我看着大把大把银子摆在前面,不去想着法儿挣,反而在一边看人遍地捡银子吗?别忘了,我也是个买卖人!”

    “你……”苏绣绣听着苏礼竟然堂而皇之的说出这番话来,气得不知道 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时,二娘听完苏大郎的这番说词,已经气得张牙舞爪,大声骂道:“好你个苏大郎,居然厚颜无耻说出这种话来,老娘问你,你还有点脸吗?说到底,咱们崔、苏两家,可是地地道道的姻亲啊!”

    苏礼瞥了一眼气急败坏的二娘,冷笑着反问一句:“你见过哪个买卖人会把脸面摆在利字之前?要怪就怪你们家的木兰春酒太招摇太出风头,自然遭人惦记啦!至于姻亲,呵呵,你算是说到点子上了。不是因为苏、崔两家是姻亲,我苏大郎还真不摊这趟浑水!”

    “啥意思?”二娘被他最后一句话说懵了,难不成这结亲还结出仇来了?

    “什么意思?”苏大郎冷笑道,“若不是崔家和我们苏家结了亲,若不是你们崔家那个短命鬼娶了我姐姐,她能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哼,这次本少爷不仅要踩着你们崔家挣银子,还要替我姐姐狠狠出这口恶气!”

    二娘:“啊?”

    崔耕:“……”

    啪!

    一声嘎巴脆响。

    苏绣绣怒极抬手,狠狠扇了苏礼一大耳光!

    只见她眼眶夺泪,脸煞白地看着苏大郎,哆嗦地颤抖着双唇,恨叱道:“谁要你管我的事?崔苏两户结亲,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你一小辈在此信口雌黄?再说我嫁给大郎并不后悔。我家大郎英年早逝,不怪崔家任何人,要怪只怪我苏绣绣福薄。姐姐何曾要你帮我出气?大郎,你…你糊涂啊!”

    “你打我?你居然为了一个外人,动手打我?”

    苏礼此时浑然听不进苏绣绣的话,捂着腮帮子不可置信地看着苏绣绣,仿佛莫大委屈般地大声叫道:“从小到大,你从未动手打过我一次。哪怕我十三岁那年,险些烧了咱家米铺的粮仓,你都没舍得动手打过我。今天,你竟然为了一个外姓人,动手打我?”

    这时,苏绣绣也从一时气急中缓过神来,有些心疼地看着苏礼,看着那略微泛红的脸颊,一时语噎……

    “打得好!”

    突然,从前堂的屏风后边传来一记略带疲态的声音,缓缓地,一名面蜡黄的老者在两名丫鬟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爹,你怎么出来了?”苏绣绣紧忙迎上前去。

    “我再不出来,这小畜生就要上天了!”老者正是苏绣绣苏礼之父,苏家老爷苏有田。

    “哟,亲家,你可算来了,你可好好管管你们家大公子!”

    二娘一见苏有田出来,立马打起了小报告 。

    崔耕对苏有田有些印象,几年前见过一面。此时再见他,身材消瘦,面蜡黄,五十来说大病初愈的人瞅着就像七八十岁快挂点的人似的。

    苏有田在苏绣绣的搀扶下缓缓走了下来,冲二娘和崔耕微微颔首,说道:“贵客临门,老朽却抱恙在身,惹来孽子在前堂的这番笑话,还望恕罪才是。”

    这时,崔耕以晚辈之礼微微躬身,客气道:“苏老爷见外了,晚辈崔家二郎见过苏老爷!”

    “哦,贤侄咱们可有些年头没见了,当年你父亲来莆田替你兄长崔皓提亲时,我记得你也随行的?这一晃眼,都三两年了啊!”

    苏有田打量了崔耕一眼后,道:“你们在前堂的谈话我在后面赶巧听个囫囵,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孰对孰错,我现在都清楚得很。贤侄稍坐,我今天非得好好管教管家这小畜生,再不管教,这小畜生就要上天了!”

    “且慢!”

    崔耕突然站直了身子,阻道:“亲家老爷,你要管教苏兄弟,那是你们的家事,我这外姓之人不会搀和。不过在您管教之前,我要好好回答苏兄弟刚才的几个问题。”

    说罢,他挺腰走至苏礼面前,拱手道:“苏兄弟,我痴长你几岁,也生于长于商贾之家,要说荒唐事儿,真不比你干得少。不过今天,我要纠正你刚才的几句话。你说商不逐利,一切皆休,所以你认为假冒我们家木兰春酒之名造假酒来获利,这实属正常,是?那我要告诉 你,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商不逐利,一切皆休,这都是商人的天性,本没错。但是在逐利的时候,商人同时也要有底线,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利字旁边一把刀,相生相随,这个道理令尊应该也跟你讲过?

    你可曾见过天底下哪个百年字号百年商号,是靠偏门维持长久的?远的不说,就说你们苏家。你父亲经营苏氏米行数十载,米铺分行遍布泉州府辖下五县,乃至泉州都有了苏氏分号。数十载风风雨雨,招牌却屹立不倒。你倒是为何?无非就是一个诚字。这么多年下来,苏氏迷航可曾卖过一粒陈年米粮烂谷子?你难道他会不知道 ,将少些陈米混在新米中拿来兜售,寻常人根本吃不出来?这也是一本万利之事啊,为什么他老人家这么多年,就没干过?”

    说到这儿,崔耕瞥了一眼苏有田,发现 自己替他说教儿子,老家伙频频点头还挺受用。

    继而说道:“就因为他知道 有些事儿不能干,只要出一次事就完了!届时,苏氏米行的声誉就全完了。到时候,一家又一家的分号垮掉,你们家的对手会趁此机会,一次又一次地将苏家打入谷底。但是你能说你父亲经营数十载苏氏米行,没有获利吗?相反,一次走捷径兴许会让你一本万利,但是终生走正道走阳谋经商却会让终生获利。这么说,你该明了?还有,你说的在商人眼中,利字永远都摆在脸面前边,这句话恕我不能苟同!”

    说着,他缓缓在堂中踱步,仿佛闲庭信步般从容说道:“你如果想做偏于一偶的一介小商,在利字面前脸面自然不足挂齿。但是你若是想要做一名真真正 正,值得别人尊重敬重的大商,那你更应重视自己的声名。如同士林中人一般无二,我等为商者亦应爱惜羽毛珍惜名声才是。商贾者,金钱只可用一时,名声却可用一世;金钱只可惠一世之人,名声却可惠及后世子孙。这个道理,你要懂啊!”

    啪啪啪啪!

    “说得好!”

    苏有田挣开苏绣绣的搀扶,情不自禁地抚掌叫好,赞道:“贤侄啊,没想到经商之道,为贾之奥,你已经深得个中三昧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别说这孽子,便是老夫亦不如你啊,受教了,受教了!”

    二娘早已习惯了崔耕的诡辩之才,已是见怪不怪了。

    倒是苏绣绣,此时再看崔耕的眼神,早已是不同前番,清澈中带着几分迷离,更是带着几分疑怔,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小叔子吗?还是那个自己平日里连正眼都瞧不上的败家子吗?

    至于苏礼,带着浓浓的成见,纵是今天崔耕说破大天,就算把死人说活,恐怕也不会听进去一个字儿!

    “贤侄,你且稍坐!”

    苏有田走到苏大郎的身边,冲崔耕说道:“待老夫到后堂和这小畜生说上几句话,今天,指定会给你们崔家一个交代。孽子,随我进来!”

    说罢,苏有田拉扯着苏大郎离开了前堂。

    前堂一时冷清了下来,二娘拉着苏绣绣在一旁话着家常,崔耕自然被两个女人晾在了一旁。对于苏绣绣,二娘谈不上喜爱,不过也谈不上反感。但是二娘也有一些担忧,就是过些日子苏绣绣这个崔家长子的遗孀,回来婆家之后,会不会分掉她现有的权力。要知道 ,崔耕本性懒散,茂伯管着账目,小九资历尚浅,所以现在崔家酒坊的内部管理之权基本上都被她攥在手中。这段时日,她是很有崔氏大家长的赶脚。

    所以,话着家常的同时,二娘无时无刻不在向苏绣绣宣示着自己的主权,同时旁敲侧击的希望她能够晚些回婆家,多留在娘家照顾亲家老爷的身体。

    约莫过了有半柱香的时间,苏家父子再次走了出来。

    不过不同于刚才剑弩拔张的气氛,父子俩现在倒是挺和谐的,崔耕发现 苏大郎居然哈着腰腆着笑地搀着他爹苏有田走出来。

    而且自己和苏大郎四目相对时,他发现 这厮居然没有怒目相向了,而且还冲自己脸有笑意。

    没错,是冲自己笑!

    我勒个去,苏有田给他儿子灌了什么**汤,吃了什么“傻笑丹”了?

    就在他一头雾水之际,只见苏大郎突然快步走到崔耕面前,居然服服帖帖地鞠了一躬,然后拱手拜道:“崔兄,刚才言语多有得罪,还望恕罪!”

    啥?叫我崔兄?这次是一家人了?居然还道歉???

    崔耕错愕了一下,误以为自己听错了。

    紧接着,又听苏大郎道:“我承认,这伙同他人造假酒一事,委实坑害了崔家。实在对不住了!”

    崔耕:“……”

    苏大郎又道:“崔兄放心,即日起我便不再搀和他们的勾当。而且崔兄若要破了他们这假酒之局,需要 我做些什么,只管说来便是。但有差遣,苏礼莫敢不从!”

    崔耕彻底懵圈了,短短半柱香的时间,这爷俩到底在后堂都聊了些什么啊?

    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若要破了山寨酒一局,还真缺不了苏礼这个关键人物。只有苏大郎配合,自己的计划才能够圆满啊!

    不然他也不会带着二娘匆匆赶来莆田苏家了!

    “好说好说”

    带着心头对苏大郎转变之快的疑惑,崔耕笑道:“此番还真少不了苏兄弟帮忙啊!我这有一计……”

    本書源自看書網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