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16章 他强任他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16章 他强任他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黄昏入暮。

    城南周溪坊,坊口。

    坊口的一家茶棚里,聚坐着十几二十个皂衣帽翅儿的衙差,约莫坐了有三四桌人。桌上放着锁链,水火棍等家伙什儿。

    而居中一桌坐着的正是这帮衙差的头儿,三班衙役中捕班快手的捕头——宋根海。

    宋根海年约三十许,浓眉大眼宽额头,大马金刀地居中坐着,桌上摆放着一把七寸长的牛皮鞘横刀,煞是威风。宋根海极为爱惜这把横刀,平日里除了睡觉之外,基本上是刀不离身。

    因为这把横刀不仅是他们捕班唯一的一把刀,还是他捕头的身份象征。再看捕班其他衙差,不是随身配着水火棍,就是铁链铁尺等寻常衙役的武器。

    他的桌上有个小炉,炉上温着一壶酒。其他捕快们都是喝着茶汤,而身为捕头的他,必须不一样,必须喝上两口过过瘾。

    宋根海平生有两大爱好,一个是不管当值不当值都要喝上两口小酒,一个便是边喝着小酒边跟他的手底衙差们吹嘘他这本横刀的来历。

    在等着叔父宋温来周溪坊的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已经喝了一壶小酒,温酒入肚话匣子便哗哗打开了,再次高高举起带鞘横刀,粗着嗓子自嗨道:“我告诉 你们,某家这把横刀跟壮班那群家伙手中的破刀可不一样。别看壮班那群人又是长弓又是直刀的,但跟某家这把横刀一比,那就是屁!”

    说到这儿,宋根海又自己给自己小小斟了一杯酒,美美地嘬了两口,环视左右,问道:“你们知道 某家这把横刀的来历吗?”

    旁边的衙差们都是宋根海的手下人,隔三差五听宋根海提起这把横刀的来头,哪里会不清楚?别说知根知底儿,就差耳朵听出茧子来了。

    不过碍着这厮是他们的捕头,无奈跟着他一唱一和罢了。

    只见其中一名精瘦的衙差非常及时地捧哏道:“宋捕头,快点跟弟兄们说说,这把横刀怎么来的?”

    “唔,那今天本捕头就让你长长见识”

    宋根海站起身来,举着横刀在手中耍了转了一个花,一脚踩在一条长凳上喝道:“那是五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你家捕头我还只是一个普通差人。记得当时泉州府有一名重犯潜逃到了咱们清源县。好家伙,那可不是普通重犯,而是极度凶残,极度危险,身上背着二十条人命的杀人犯啊。这厮当年在泉州城灭了人满门,啧啧,当时可是轰动整个泉州府地界儿啊!”

    说到这儿,宋根海咽了口吐沫,直接拎起温着的酒壶往嘴里狠狠灌了三口,过足了酒瘾才继xu 说道:“为了缉拿这个逃犯,泉州府衙出动了上百名公差和军士来咱们清源县,而且还是泉州刺史府的长史大人亲自带的队。长史大人啊,那得是多大的官儿?便是咱们县令大人见了,也得拱手称上一身下官,懂不?”

    “莫非这逃犯到了咱们清源县地界儿,最后却被宋捕头您活捉了个正着?”这时,一名岁数较小的衙差实在不想再听宋根海絮叨了,直接加快了故事情节的发展。

    “哟呵”宋根海眉毛一挑,竖起拇指冲那捧哏的衙差赞道,“你小子竟然未卜先知啊,居然让你猜到了结果!没错,别看泉州府出动了上百人,最后到了咱们清源地界儿,还得靠咱们这些本地的这些公差啊!最后,某家在值夜巡街的时候发现 了逃犯的踪迹,暗里跟踪之下,在一家客栈里赤手空拳和那凶残的杀人犯大战了三百回合,生擒了这贼厮!哼,狗日的杀人犯,居然敢潜逃咱们这儿,真是欺我清源无男儿呼?”

    最后,他又将手中横刀威风凛凛地一耍,转了一个刀花,傲然道:“瞧见没?这把横刀就是长史大人念咱擒贼有功,特意赏赐给某家的!据说这把横刀可是淬火百炼钢所造,哼,当时长史大人对某家语重心长地说道,根海啊,正所谓宝剑赠英雄,也只有你,才配得起这把百炼宝刀啊!”

    “哇”

    一时间,在场所有衙差纷纷赞呼:“宋捕头真英雄也!”

    “宝剑赠英雄,也只有咱们宋捕头才能配得上这把宝刀啊!”

    “整个清源县,谁敢不对咱们宋捕头竖起拇指,赞一声好汉?”

    ……

    一通吹捧之余,有几个面皮薄的衙差竟羞愧地低下头,有些反胃地集体暗暗吐了一槽:“狗屁宝刀配英雄,狗屁赤手空拳生擒杀人犯,俺们跟了你几年,就听你吹了几年……妈的,你这横刀明明是那次泉州府衙差在撤离清源县时,不慎遗留下来被你捡来的,好吗?”

    不过碍着如今宋根海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惧着宋根海他叔宋温是县令大人最为心腹的户曹吏,在场没人点破罢了!

    宋根海这套吹嘘之词忽悠忽悠清源县的老百姓,诓诓外地来的商客还行,至于这些知根知底儿的公门中人,那还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大家伙都是混口饭吃,听听就算了。

    “咳咳,根海,你搁这儿吹呢?”

    一声阴沉的声音霎时将宋根海从众人夸捧中惊醒,只见身材矮瘦的宋温在左右的相陪下走进茶棚。

    “呀,叔父大人!”

    宋根海满脸堆笑的一把抓起横刀迎上前去,躬身道:“嘿嘿,叔父大人,侄儿已经聚齐捕班十五名快手,就等着叔父大人的调遣了!”

    别看宋根海在这群衙差面前威风的像头大老虎,但到了宋温面前,那绝对温顺如家猫。

    宋温扫了一眼茶棚中的一众衙差,也没好脸,唔了一声,双手负背转身出了茶棚,道:“走,带着你的人,随本官进坊!”

    宋根海喏了一声,大手一挥:“走,随户曹大人进坊!”

    出了茶棚,宋根海不忘扭头对茶棚掌柜吆喝道:“掌柜的,再去给某家沽上两斤酒,慢火温热着,某家办完事儿便回来喝酒!”

    茶棚掌柜听罢欲哭无泪,一脸苦逼道:“捕头大人,刚才的酒钱和茶钱还没结哩,再让小的去沽酒,小店都快被你赊垮了!”

    “少啰嗦,本捕头会少了你的酒钱茶钱?”

    宋根海一双铜铃般的大眼一瞪,像头大老虎似的喝道:“快去给某家打酒,某家一会儿办完事儿回来看不到你温好的酒,就拆了你家这破茶棚!放心,等某家发了月钱,一准儿给你结清。”

    茶棚掌柜不敢再拒,心里嘟囔道,上次你也这么说的,可是硬生生拖了小店三个月才结清啊。

    不情愿归不情愿,掌柜的还是拎起了空坛子,去了斜对面的一家酒肆沽酒。

    ……

    ……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宋温已经带着一众捕班快手到了崔耕租住的小院门口。

    此时酒坊还在重建,因为崔耕加了工钱,所以到了这个点儿,工匠们还在赶工干着活,就为了快些将酒坊建好。

    看着院里的苦力们搬来抬去,工匠们锯木和泥,宋温心道,这姓崔的小子动作还挺快啊。不过嘛,嘿嘿,恐怕你这些都是无用功哦。

    当即,他冲宋根海摆摆手,示意道:“根海,派人进去让院里的所有人都停下来,本官有话要说!”

    宋根海闻言知意,立马派了几名得力的捕快进去阻挠,不到片刻的功夫,院中干活的动静便停了下来。

    宋温见状,得意 地翘了翘嘴角,却又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道:“让管事的出来见本官!”

    字正腔圆,官威十足!

    不过这次宋根海还没来得及派人进去,崔耕便率众第一时间出了院子。

    仿佛是早有预见宋温会来似的,崔跟居然面带微笑地拱手抱拳,迎道:“宋户曹吏来得好快,崔某还估摸着你要过几天才会来呢。”

    宋温先是一愣,继而一副昂头瞥眼的架势,哼哼道:“崔二郎,见着本官还不下跪?”

    下跪?

    跪你娘的腿儿!

    崔耕面微变,膝盖刚硬如铁,不屑道:“宋户曹这话从哪儿说起?崔某一不是你宋府家奴,二又不是戴罪之身,哪里需要 见官就拜?还有,我得给宋户曹小小纠正一下,您可不是什么官啊,别乱自称,你不过一户曹吏罢了!本朝官与吏可是泾渭分明,吏者杂流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宋户曹如今不过是本县户曹佐吏而已,而且杂流还未入品,您哪里来的勇气敢自称本官啊?”

    “你……”

    宋温瞬间面红耳臊,仿佛被崔耕狠狠扇了一嘴巴子!

    崔耕半点都没说错,官与吏根本是两码事儿,从字面上理解,官者,长官也!吏者,办事的胥吏罢了!官分九品,有了品衔,方可自称本官,朝廷命官,也叫入流。而胥吏是不入流的,没品的,帮官员办事的,所以严格意义上讲,是不允许自称本官的。只不过如果不深究细敲的话,也没人去较真儿罢了。

    现在宋温被崔耕这么一较真儿,当着众多人的面,还真是有些抹不开脸皮来。

    不过好在他没忘记今天来的目的,立马换转心情,用手一指院门上挂着的横匾,喝道:“哼,老夫不跟你逞口舌之利!既然你这么熟知朝廷律例,那你知不知道 未经县衙允许私设酒坊造酒者,轻者可罚没你家资,重者可将你下牢狱?哼哼,崔二郎,你可知你已经摊上大事儿了?”

    这就是宋温真正 杀手锏!

    这就是他自信可以拿到木兰春酒秘方的倚仗。

    遍数唐宋元明清,再往上追溯二晋南北朝,粮食一向都是国家的基石。所以对于用粮食造酒来售卖,各个朝代都是有严格管控的。尤其是到了唐朝,因为唐人民风彪悍,尚酒崇武之风更盛,所以朝廷对酒坊的开设管控更加严格。每个酒坊每年用来造酒的酒曲都是有管控的。因此,未经官府允许,是不能私自开设酒坊来浪费粮食造酒的。

    而宋温这个户曹吏,依仗着县令胡泽义的信任,正好可以直接分管着这摊子事儿。

    如今崔耕敢挂起“崔氏酒坊”四个字,说明他已经在开设酒坊了,尽管还没开始售卖,但要治他一个“公然藐视朝廷律例,未经县衙允准私自开设酒坊”的罪名,绝对是师出有名,判之有律。

    至于轻治还是重判,只要小辫子攥到了宋温的手里,就是他说了算了。

    见着崔耕迟迟没有回话,宋温龇牙一笑,走上前去附在崔耕耳边低声说道:“跟我斗?嘿嘿,崔二郎,你还嫩着哩!我说过,我有一百种有一千种让你滚出清源县的办法!信不信,现在就让人将你捉拿回去,让胡县令升堂判你个五年牢狱之灾?”

    这时,崔耕身边的茂伯和初九已经被宋温的这一手给震住了,二娘神亦是骇然,叫道:“姓宋的,你是不是帮着梅姬那贱.人来故意 整我们崔家的?”

    宋温瞟了眼最近打扮越发像乡下妇人的二娘,半点都提不起兴趣来,不过还是公然地回了句:“就是故意 整治你们,又怎样?不过嘛……”

    宋温又低声在崔耕耳边说道:“如果你识相的话,便将酿造木兰春酒的秘方交出来,嘿嘿,我不仅不会治你的罪,还会给你一笔银子让你安然离开清源县。孰轻孰重,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咦,你嘴巴好臭,好恶心,离我远点!”

    崔耕突然一把将俯身过来的宋温推开,然后抬手指了指身后院门上高高悬挂着的横匾,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说道:“姓宋的,你如果眼神还好使的话,你就去看看这崔氏酒坊四字出自谁之手!”

    “嗯?”

    宋温被崔耕的突然举动惊了一下,随后看了眼宋根海,让他去看看。

    宋根海几步上前,仔细瞅了好几眼,脸上有些不自然地回过来,说道:“叔父,题字留款好…好像是县…县丞大人的名讳!”

    县丞?

    董彦?

    宋温这下有些没底气了,暗道,这崔二郎怎么还跟姓董的扯上干系了?

    这时,崔耕又从怀里掏出一份书函,展开递了过去,道:“宋温,谁说我未经县衙允准私开酒坊了?这是县丞大人以清源县县丞的名义亲自签发的,允许我清源崔氏在周溪坊开坊造酒的文书。县衙户曹统领一县商贾税赋和征粮事宜,这没错。但你忘了,县丞乃一县之令的僚官,凡县七曹诸事,皆归县丞统管。也就是说,开设酒坊之事,县丞大人也能作主啊!”

    宋温此时面如猪肝,气得疾呼:“你,你居然去找了董…董彦?”

    “对了,忘了告诉 你,县丞大人今晚便会带上我家的木兰春酒启程前往长安。”

    崔耕莞尔一笑,鄙夷地看着宋温,笑道:“兴许不出一个月,我们家的木兰春酒便会被选上御用贡酒,而我们崔氏酒坊恐怕会成为清源县,不,应该是整个泉州府地界儿唯一一家御用贡酒坊。你还是哪里来哪里去,若是耽误了我家酒坊重建,延误了朝廷御用贡酒的产出,这个罪责不是你一个小小不入流的胥吏所能承担得起的!”

    “什么?”

    “董彦要带木兰春酒进京?”

    “御用贡酒?”

    宋温眼前一黑,顿觉天昏地转,崔耕的消息实在太劲爆了,险些让他闭过气去。

    不行,老夫必须将此事报知胡县令,该死的董彦,居然,居然暗里和姓崔的串通一气…让老夫今天栽了这么大一跟头!等着,崔二郎,还有董彦,此仇不报,我宋温誓不为人!

    这时,宋根海见着宋温久久不表态,又见天渐晚,估摸着坊口茶棚烫的酒又要凉了,心里颇为着急,轻轻催促道:“叔父,这人,咱还抓不抓?”

    “抓?抓个屁!”

    宋温自觉再无颜面继xu 呆下去了,猛地一转身快步离开,边走边骂:“还傻愣着干啥?还不带上你的人赶紧滚?”

    “哦……”宋根海无辜地应了一声,很快便领着一众衙差离开了崔氏酒坊的院子。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