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09章 崔耕的大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09章 崔耕的大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哒哒哒

    一架车马从街口处缓缓朝着醉仙楼方向驶来,方铭一脸讪媚地模样,随着马车一路小跑着。

    此时的梅姬,则是不由地嘴角翘起一抹弧笑,眉目间掩不住得意 之。”嘶,崔兄弟,这是户曹吏宋温的车驾!“之前听得店门口喧闹的田文昆,此时早已跑了出来,就站在崔耕的身边。

    “户曹吏宋温?”

    崔耕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难怪梅姬今天敢来醉仙楼砸场子了,敢情是找了靠山来了。

    不过宋温这老匹夫什么时候成她义父了?这婆娘认干爹的速度倒是挺快啊。

    虽说梅姬方铭篡占了他的家业,但要不是宋温这狗胥吏在后面替他们撑腰,这对狗男女哪里会这么轻易?

    所以,在崔耕心里,对姓宋的老匹夫之恨,绝对远超这对狗男女。

    但现在不是找老匹夫算账的时候,此时在清源县跟一手遮天的胥吏硬碰硬,无异于鸡蛋碰石头。他只得强压着心头恶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对于宋温的不请自来,他脑海里瞬间千回百转,诸多念头在心中跌宕起伏。

    他自己心里清楚,今天他和田文昆二人联手搞这个品酒会只是个幌子,真正 的目的是想借品酒会来拍卖这木兰春酒。

    田文昆之所以应承他出面,广邀清源县的酒肆食肆东家掌柜赴会,是因为他允诺过田文昆,这三百坛木兰春酒中,会以之前协商的价格匀给他一百坛。

    现在倒好,随着宋温这老匹夫的突然加入,这计划中的拍卖会八成是要黄了。

    原因很简单,整个清源县的商户都归户曹吏管辖。如果宋温替梅姬出面叫价,在场哪个东家掌柜敢拂逆了他的面子?

    自古民不与官斗,商更不敢与官争啊!

    狗日的!

    崔耕暗里狠狠地吐了一槽,暗里寻思,看来是要改变原计划了,可千万不能让宋温他们砸了场子还逞了便宜。

    随后,他将田文昆拉到一边,离着梅姬远点,然后低声说道:”田东家,你应该知晓我跟梅姬、宋温这些人有仇隙。今天咱们的计划可能要砸!“

    梅姬方铭暗中篡占崔氏家产之事,在清源县的坊间早已不是什么隐秘,只是碍于宋温在县衙里的位置,没有广为流传罢了。田文昆好歹也是生意场面上的人,自然知晓其中的来龙去脉。

    听着崔耕这么一说,他心里不由一突,面郑重地劝道:”崔兄弟,你可别冲动。在清源县,你斗不过宋温的。咱们这些做买卖的,哪个不敬着他这个户曹吏?“”我知道 ,“崔耕苦笑一声,道,”田东家,不是我要跟他斗啊。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他今天此行的目的?你觉得宋温一来,这个拍卖会还能遂了咱们的心愿吗?恐怕,梅姬一叫价,身旁再站在一个宋温,到时候在场的东家掌柜们……“

    随即,崔耕将其中的厉害关系逐一分析给了田文昆挺听。

    田文昆听罢,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大疙瘩,顿了顿足,叹息道:”崔兄弟你说得对,要不,咱们把这个品酒会取消掉?“”呵呵,只要宋温一日在清源县,你觉得咱们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了十五?“

    崔耕瞟了一眼已经缓缓停驻在醉仙楼门口的马车,说道:”再者说了,这次品酒会是你田东家牵头举办的,到场的又是县城中有头面的商贾。如果贸然取消,恐怕对田东家的名声是个不小的折损啊。“”那能怎么办?“

    田文昆急了:”总不能真的便宜梅姬的方氏酒坊?我倒是无所谓,倒是替崔兄弟你在考虑 。“

    田文昆的确无所谓,因为崔耕答允诺过他,会在三百坛中匀他一百坛木兰春酒,无论拍卖会是否如期顺利举行,他都稳赚不赔。

    见着田文昆真心实意地替他考虑 ,崔耕说不感动,那是假话。

    随即,他摇了摇头,冷笑道:“呵呵,我宁可把这些酒倒进木兰溪中,也不会便宜了他们。我倒是有个想法,田东家,你且听听,我想将这三百坛木兰春酒……”

    一番话毕,田文昆已然目瞪口呆,嘴巴长得老大都能塞鸡蛋了。

    他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崔耕,不敢置信地问道:“你确定真要这么干?”

    崔耕肯定地点头说道:“必须必!”

    “那你之前允诺我的一百坛木兰春酒……”田文昆有些不甘心地问道,说实话,听完崔耕的主意后,他太心疼太不同意了!

    谁知崔耕却是微微一笑,颇为神mi 地附在田文昆耳边,压低着嗓门说道:“田东家,我告诉 你一个秘密,同时送一场天大的富贵给你。实话跟你说,这木兰春酒……”

    又是一番耳语,田文昆当场石化!

    恍惚了大概两息,他突然一把死死攥住崔耕的胳膊,强忍心头狂跳和兴奋之,低声问道:“此言当真?”

    “比真金还真!”崔耕面带沉,一字一句顿道。

    “你真的愿意将对外销货之事,全权交由我来操办?”

    “患难见真情,你对我鼎力相助,我便送你一场富贵,又能如何?”

    “好,听你的,日他娘,干了!”

    ……

    ……

    这个时候,醉仙楼的场地里已经整齐码放着足足三百坛的木兰春,全部泥封着,坛上贴着红纸黑字的酒名——木兰春。

    这种阵势蔚为壮观,引得到场来宾们纷纷围观议论。

    “各位,请静一静,静一静!”

    田文昆上来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冲在场诸人抱抱拳,道:“今天田某广邀诸位来参加本人主办的酒会,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让大家品一品崔二郎家中的这木兰春酒。在此,还要感谢崔公子如此大方的赞助。”

    说罢,向台子西侧端坐的崔耕又报了抱拳。两人早有默契,崔耕见机起身站了起来,也冲在场诸人抱了一下拳头,笑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在场诸位都是些品酒好手,还请大家多多品鉴,对我们家这木兰春酒多多提些宝贵意见才是。”

    声音落罢,田文昆已经让醉仙楼的伙计们开始起开酒坛泥封,摆碗倒酒分送到来宾的手中。

    堂中东侧的角落里,梅姬和宋温端坐着,方铭站在梅姬身后,低声说道:“姓崔的小崽子,居然将这藏酒取名木兰春,这明摆着就是要和我们家木兰烧打擂啊,夫人。”

    方铭已经恬不知耻到了极致,这木兰烧明明就是崔家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现在他们鸠占鹊巢之后,也已经将这木兰烧当作了自己家的招牌。

    梅姬却是不屑道:“不管他叫木兰春还是木兰秋,反正今天有义父在场,只要他敢卖,这些酒就是咱们的。你看在场这些人,哪个敢拂了义父的面子。”

    “嘿嘿,那是那是!”方铭闻言乐得点了点头,讪媚地哈着腰,恭敬地看了一眼宋温。

    宋温并未理会方铭,而是贪婪地看了一眼身旁端坐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梅姬,随后冷哼一声,道:“如果他们不敢跟老夫抢,那算他们懂事儿。如果谁敢冒头拔尖儿,嘿嘿,那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我保证让他在清源县没有立锥之地!”

    宋温约莫五十岁许,尖尖的下巴瘦瘦的脸,三角眼微微一眯,尽是阴鹜之。

    此时,已有伙计将倒好的木兰春送到了宋温、梅姬他们手中。

    “这酒倒是醇香出奇,待老夫先品一品这吹破天的木兰春酒再说。”

    宋温轻哼一声,将小碗捧起放到嘴边微微一抿,霎时目瞪口呆,久久没有将酒碗放下。

    旁边的梅姬见状,暗中奇道,莫非这酒真有这么好?

    也是将碗放到嘴边,浅尝了一口……

    不过梅姬还未说话,却见方铭已经咕咚咕咚满饮入口,顾不得与崔耕敌我对立的关系,情不自禁地大呼:“狗日的,真是好酒!”

    瞬间,酒会现场响起此起彼伏的酒后呱噪之声。

    “好酒,真是好酒啊,这绝非市面上那些酒酿所能攀比啊!”

    “天啊,我徐仁德这辈子喝过最好的一口酒,就在这一碗里!”

    “唔,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啊!”

    “这酒若没有几十个年头,绝对没有这般醇烈啊!”

    “此酒之香,世间罕有。此酒之醇,难有匹敌!”

    嘭!

    突然,在场有一名东家激动地站了起来,朝着端坐在台子西侧的崔耕大呼道:“崔二郎,这木兰春酒怎么卖?我看你那坛子约莫十斤装,这样,在下徳裕酒肆出价十贯钱一坛木兰春,卖我十坛,怎样?”

    现在的米价才斗米百钱,一贯钱能买十斗米了。也就是说德裕酒肆这个东家,一斤酒出价到了一贯钱了。这对于市面上的酒价来说,已经是天价了。

    这边崔耕还未讲话,又有几个酒肆食肆的东家纷纷起身,逐一竞价了起来。

    “十贯钱一坛?你们德裕酒肆就这点出息?我出价十五贯一坛!”

    “我醉仙楼出价二十贯一坛,二郎你且卖我一百坛。我哪里放我醉仙楼里镇场压阵!”

    “切,二十贯算个球?贤婿,你卖岳父一个面子,我出…出…二十一贯,我全要了!”

    就连崔耕的便宜岳父曹天焦都满脸通红,迫不及待地站起来了。

    “哈哈,曹天焦,亏你还自认崔二郎的岳丈,二十一贯钱一坛?你就这点出息!”

    这时候,薛氏酒坊的薛松年遥遥站起,一脸鄙夷地看着曹天焦,然后竖起五根手指,财大气粗地喊道:“五十贯钱一坛,这木兰春酒,我薛氏酒坊,统统要了!”

    “嘶……”

    霎时,场中响起一片唏嘘之声。

    薛松年竟然出价到了五十贯钱一坛酒,合着一斤酒已经喊到了五贯钱,足足五千枚开元通宝啊。这尼玛是喝酒,还是喝钱啊?

    一时间,不少实力较弱的东家都偃旗息鼓了下来,就连薛松年的老冤家曹天焦都不情愿地低下了头。不为别的,就因为现在曹家的钱袋子在女儿曹月婵手里攥着,这么大的叫价,他做不了主啊。

    崔耕听着这些人的叫价,脑袋都快蒙了,敢情一个个看似穿得这么朴素寒酸,感情都是藏富的主儿啊。他不仅感叹,俺们大唐的商贾们,实在是太有钱了。

    薛松年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知道 这批木兰春酒的价值,别看自己叫到五十贯一坛,但只要统统把这所有酒囤在手中,那就是孤品,那就是奇货可居。到时候送到泉州府城,送到岭南,甚至送到富庶的江浙路一带来卖,他都能卖到天价去!

    此时他见着没人和自己竞价,脸上隐有得,自觉已经胜券在握。正要走出人群,朝崔耕招呼去,突然某个角落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木兰春酒,我们方氏酒坊,出价半贯钱一坛,统统都要了!””谁在胡乱放屁!“

    薛松年猛地驻足转身,正看见一脸跋扈的梅姬,喝骂道:”你这女人,捣什么乱?信不信将你轰出场去?“

    “你轰一个试试!”

    梅姬身侧的宋温一脸阴沉地站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薛松年,冷笑道:“薛坊主多日不见,脾气见长啊!”

    宋温这一起身,薛松年顿时没了脾气, 整个人也变得蔫蔫。

    他再财大气粗,又如何敢跟宋温争酒?难道他不想在清源县立足开酒坊了?

    不说薛松年,在场所有商贾一时都鸦雀无声,再无争抢。

    崔耕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幕,心中暗道,果真如我所料啊。

    这时,梅姬见着宋温压住了场,更是得意 忘形,冲着崔耕遥遥喊道:“二郎啊,你看,没人再和三娘我争价了,半贯钱一坛酒,场中约莫有三百坛左右。合着也有一百五十贯了。够你吃喝玩乐一阵子了。怎样,咱们啥时候交割一下?钱货两讫,三娘绝对不会白占二郎你半文钱滴!”

    明抢,**裸的明抢啊!

    在场诸人暗里怒骂梅姬和宋温,却似敢怒不敢言。

    谁知他们发现 崔耕竟然没有半点愤慨,而是笑眯眯地站了起来,乐道:“三娘,你疯了?我没说这批酒要卖啊!”

    梅姬心里一趔趄,狐疑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宋温。

    宋温没有吱声,而是用眼神示意她听崔耕讲下去。

    只听崔耕又道:“感谢在场诸位东家掌柜的捧场,也感谢大家对我们家木兰春酒的抬举。不过呢,今日在下和田东家办这酒会真的只是让大家前来品酒,而不是为了卖酒!至于这三百头的木兰春酒,我们不仅不卖,还要送!”

    “什么?”

    “不仅不卖,还要送酒?”

    “崔二郎莫不是给这女人气疯了?”

    “天呐,这崔二郎败家之名声,真不是浪得虚名。”

    “是啊,这祖宗传下来的三百坛藏酒,居然拿来送人?古往今来,第一败家子,非崔二郎莫属了!”

    店堂中众说纷纭,议论不迭。

    却见崔耕继xu 说道:“诸位还请肃静一下,我崔二郎既没疯,也没癫。我算了下,不算来的三位酒坊坊主,此番来了十二家酒肆八家食肆的东家掌柜。这样,这二十家的酒肆食肆,我每家拱手送上十五坛木兰春酒,分文不取。提前让大家在街市坊巷中先兜售一番,提前让咱们清源县的百姓品上一品我崔家经过古方改良之后,精心酿造的木兰春酒。”

    “同时,趁着今天这大好日子,我崔耕正式宣布 ,崔氏酒坊,即日成立!酿造之酒,正是今天诸位所品的木兰春酒!”

    哗

    此言一出,满堂沸然!

    哐当!

    宋温猛地心一惊,手一抖,酒碗脱落在地,碎裂一地。

    看書蛧小说首发本書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