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04章 城中人心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04章 城中人心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数日后,午饭的光景,正是街边坊内的食肆酒肆最繁忙的时候。

    清源县城东,迎春坊,徐记酒肆。

    大唐物华民丰,故仅限酒曲而不禁酒。

    酒曲是酿酒的原料,一向由当地官府督办。所以清源县中,酿酒的酒坊就少数几家。

    就算崔家的崔氏酿酒坊,每年酿造的酒量都是有数的。

    也正因为大唐限酒曲而不对民禁酒。所以,大唐州县城中的各个民坊中都有私人开设的酒肆,便于坊民沽酒饮用。

    如果将酒坊比作酒厂的话,这些坊巷的酒肆更类似于酒厂的分销商。

    自打贞观年间起,徐记酒肆便在迎春坊开业至今,传到徐仁德手中已经是第三代了。

    徐仁德现年四十有八,接手家业酒肆已有十年,在迎春坊中一向买卖通运。不过自从半年前迎春坊中又冒出一家王家酒肆之后,徐记酒肆便被分流了一半的酒客。尤其是一个月前,王家酒肆又玩起了价格战,直接让徐记酒肆门可雀罗。除了一些平日的零星老主顾外,迎春坊中的坊民几乎都跑到王家酒肆沽酒了。

    这让徐仁德着急上火,一夜间白了头发。

    他也想过对策,找过向他一直供酒的崔氏酒坊,商量将酒价降些下来挽回一些客人,可是奈何他崔氏酒坊自从换了新主人之后,强势到没边,半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他。

    徐仁德倚靠在酒肆门口,看着曾经的主顾们纷纷跑到王家酒肆去沽酒,不由暗中悔恨:”徐记酒肆恐怕要葬送在我这个不肖子孙的手上了。唉,造孽啊!”

    一声轻叹,饱含了徐掌柜无限的心酸和不舍。

    “掌柜的,这也怨不得你,”伙计二德子看着掌柜满脸憔悴的模样,不落忍地宽慰道,“我听说崔二郎被崔家三夫人伙同账房管事篡了家业,那对奸夫**可没崔家二郎好说话呢。”

    三娘梅姬和账房管事用瞒天过海之计,光明正大地篡夺了崔耕的家业,这在清源县坊间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八卦精神不分年代。

    徐掌柜俨然早就听过了这个八卦,脸上没有半点的意外 ,心情不佳地瞪了一眼二德子,哼道:“就你话多,干你的活!”

    二德子平白挨了顿训,哦了一声,悻然转身干活去,边走边嘟囔着:“外头都传崔家有藏酒,都是神仙酿,哼,崔二郎迟早会收拾这对丧天良的狗男女!”

    “咦?你等会儿!”

    徐仁德猛地回头,皱眉问道:“什么崔家有藏酒,都是神仙酿?啥意思?”

    二德子甩了甩手中的抹布,说道:“掌柜的不知道 ?坊外头的大街小巷传疯了,都说崔家祖先当年偶遇酿酒的神仙,传了酿酒仙术,这才在咱们清源县酿酒起家的。后来历代的崔家家主都会酿造一批仙酿珍藏在木兰溪一带。为的就是家道中落后,子孙后代起出那批珍藏美酒用于东山再起。啧啧,要说这崔家历代家主也真是想得够远啊,这不,便宜了崔二郎!”

    “狗屁!”

    徐仁德听罢第一时间嗤之以鼻,不屑道:“崔家酿的什么酒,我徐仁德还能不知道 ?咱家卖得木兰烧就是崔家酿的,无非就是取木兰溪之水酿的普通米酒,狗屁的神仙酿。难不成神仙都喝这种渣酒?”

    “不不不,掌柜的,”二德子连连摇头,说道,”我可是听说了,崔家的神仙酿不仅酿造繁琐,而且产量极低,所以崔家祖先就没打算酿造神仙酿来卖。而崔家的木兰烧只是改良了神仙酿的酿造之法。掌柜的,你是品酒行家,咱清源县的崔家木兰烧,曹家美人醉,薛家一锅香,谁家的酒最香最烈最淳?”

    “自然是崔家木兰烧……”

    徐仁德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猛地他诧异地看了一眼二德子,有些回过味儿来,不禁怀疑道:“照你这么说,还真有些道理。二德子,崔家真的有藏酒?”

    二德子又甩了下抹布,点头说道:“真真儿的,外头都传疯了。不然崔二郎被夺了家业为何还敢回清源县,还不是有祖宗留下来的倚仗呗。”

    徐仁德沉默片刻,心中不由嘀咕起来,如果能从崔二郎手中购置一批崔家的藏酒置于酒肆中来供卖,兴许真的能扳回一局,将这王家酒肆轰出迎春坊哩。

    相由心生,只见徐仁德瞬间展开了愁眉,轻轻踹了一脚二德子的屁股,乐道:“那你小子还傻愣着干嘛?赶紧去问问崔二郎现居何处?顺便打听打听这崔家藏酒如何处置,价值几何!”

    二德子这次挨了踹不过却是乐呵,将抹布一甩柜台,大喊一声得嘞,屁颠屁颠跑出了酒肆。

    徐仁德望着远处酒旗飘扬的王家酒肆,想着购到崔家那批藏酒后的光景,不由浮想联翩起来。

    ……

    ……

    城西,牌楼大街。

    足有数丈之高的旗杆沿街而起,气势恢宏,硕大的酒旗迎风飘荡,酒旗上绣着三个斗大的名号——醉仙居。

    牌楼大街醉仙居,清源县最大的一家食肆。人分三教九流,客分三六九等,清源县上至县衙胥吏,下至商贾乡绅素喜在醉仙居聚宴群饮。

    醉仙居的东家唐福国跟清源三大酒坊中的薛家是姻亲,所以醉仙居只售薛家所酿的一锅香。

    唐福国刚从二楼天字号雅间里出来,便快步下楼到了醉仙居门口,冲店前当垆卖酒的妙龄女子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锦里多佳人,当垆自沽酒。

    雇佣妙龄女子站于店前当垆卖酒,招揽街上往来豪客入肆饮酒用饭,是醉仙居的一大招牌,也只有财大气粗的清源第一食肆醉仙居才敢干。

    妙龄女子款款走至唐福国跟前,微微一欠身,道:“东家唤奴过来有何吩咐?”

    唐福国摆摆手,说道:“你今日不用当垆沽酒了,你去打听打听崔家二郎的住处,崔家历代珍藏的美酒到底囤在何处?呃,工钱照算!”

    妙龄女子美目一闪,颇为讶异地问道:“东家莫非也信那街面上的流言蜚语?”

    唐福国道:“宁可信其有啊,如果这批藏酒真的存在 ,那我便统统购进我的醉仙居了。任哪家食肆得了这批崔家历代藏酒,对我们醉仙居都会大大的不利啊!”

    妙龄女子犹豫道:“可是咱们醉仙居一向只卖薛家的一锅香,万一薛坊主知道 东家您要购买崔家的藏酒,会不会……”

    “这就不需要 你操这份心了。”

    唐福国不耐烦地挥挥手,道:“你只管干好我吩咐你的事儿便是了。赶紧去,耽误了本东家的正事儿,这当垆沽酒的活计你也不用干了。”

    “喏”妙龄女子再次欠了欠身子,转身投入街中人群之中。

    看着女子消逝的身影,唐福国扯了扯嘴角边的一绺胡子,自言自语道:“我这亲家啊,酿了这么些年的一锅香,愣是比不上崔家的木兰烧。要是让别家食肆得了崔家这批藏酒,那我醉仙居的招牌还能立得住?”

    ……

    ……

    牌楼大街的街尾,四海货栈。

    货栈沿街而开,连带货仓,足有六个门面之大。四海货栈除了贩卖外地货物至清源外,也替清源本地的货物销往外地,如泉州、岭南等地。崔、薛、曹三家的自酿酒若要销往外地,基本都由四海货栈负责包销。

    四海货栈东家姓田,名文昆,四十岁许,河南道登州人氏,来清源县经营四海货栈已有十年。

    田文昆做得本就是走南闯北的生意,所以消息也较为灵通。当街面坊间还在传扬崔家有藏酒之事时,他已经派出了四五名货栈的伙计去打听事情的真伪了。

    过了晌午,伙计们便纷纷返回,向他汇报着打听到的消息。

    “东家,已经打听到崔二郎自打被夺了家业返回清源后,便租住在了城南的周溪坊。”

    “东家,小的看见崔府原来的管家茂伯和崔二郎的使唤小厮前日早早出了一趟城,回来的时候却赶着一辆牛车。牛车之上装载得满满当当,上面还盖着一层草垛子,依稀可见一些酒坛子。”

    “东家,除了咱们,还有好些酒肆食肆的伙计在周溪坊一带晃悠,应该都是打听崔二郎手中这批藏酒的。”

    “东家……”

    田文昆耐着性子,静静听完伙计们的回报之后,神渐渐松动了起来,说道:“空**不来风,看来崔家有藏酒,还真有其事。这满县城散布传唱歌谣之事,应该就是出自崔二郎之手啊。平日里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平日里只知道 风花雪月的崔二郎了。”

    一名年纪稍长的伙计点头道:“东家所言极是,崔二郎这般做,无非就是想让全县城的酒肆食肆都知道 他手中有这批藏酒,到时哄抢好坐地抬价呗。整个清源谁不知道 崔二郎被三娘和账房管事篡了家业,急着用钱啊。”

    “呵呵”田文昆抿嘴笑了笑,道,“在清源这地方,他再怎么哄价能哄到哪儿去?这批藏酒到了我手中,一旦销往泉州岭南一带,肯定能赚他个盆满钵满啊。福耀——”

    田文昆冲刚才那个年纪稍长伙计吩咐道:“你从柜台支上几吊钱,替我备上一份厚礼,一会儿随我前往周溪坊登门造访崔二郎!这批崔家历代藏酒,咱们绝对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明白!”

    ……

    ……

    城南,周溪坊。

    崔耕临时租住的杂院里,茂伯和初九按着崔耕的吩咐,用一根粗壮的木棍将院门抵得死死,任谁敲门拜访也绝不开门。

    院中,隐约飘溢着淳厚浓郁的酒香.

    “就冲这酒香味儿,二郎这新酒绝对不凡啊!”

    二娘、茂伯两人在院中来回踱步,不约而同地齐赞一声,不过很快两人走到一间房子外,扒着半掩的房门,看着屋里的一切。

    这间房是崔耕临时腾出来作造酒用的。

    此时酿酒的房间并未紧闭窗门,所以房内烟气缭绕,热气腾腾直扑院中,看得茂伯这个资深老酒虫五迷三道,连连猜疑自家二公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酿酒。

    因为无论是清源的各家酒坊,还是唐朝时期的酿酒工艺绝大多数还是以发酵为主。

    通常是取粮食基本是大米、清水、酒曲,按照一定比例混合,装入大瓮中密封,等待发酵完成。发酵时间往往从几天到几月不等。随后酿酒师们会根据经验在差不多的时间,撒上石灰结束发酵过程。发酵流程走完之后,这酒稍稍一过滤,便能饮用了。

    发酵时间太短,酒浑浊,乍一眼看上去,更是有些发绿。正如唐诗人白居易诗中所言:”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说得就是短期发酵出来的酒。故唐朝市面上,酒绿而浑浊,度数低而带甜,且粘稠的酒,基本都被归档进廉价酒,不上档次。

    但发酵时间太久呢,这酒就变酸了,能跟老陈醋有得一拼。

    所以选择什么质量的大米,用哪里的水,混合多少比例,用什么样的酒曲来发酵,发酵时间需要 多久,这些都非常考究功夫的,基本上各家有各家的绝招。因此各家酒坊都酿酒,但酒的品质也各有不同。

    清源县的三大酒坊中,又以崔氏酒坊的木兰烧为最。

    尽管如此,但万变不离其宗,像崔耕这般造酒的,茂伯生平还是第一次见。

    猜疑归猜疑,不解归不解,茂伯还是耐着性子在院外观摩着,同时看着二娘,生怕她冒然闯进惊扰了屋内的崔耕和初九。

    临时造酒屋内。

    新砌得大灶上架着一口巨大的大锅,锅上套着一个数尺之高的大木桶。大锅和木桶的衔接严丝无缝。为防衔接不够,崔耕还让茂伯请来匠人,用材料重新加封了一次。

    同时,他命匠人在这大木桶上半部分的开了几个小口,用精心打造的几根铜管伸出来,而这大木桶的正上方则放着一口浅底大锅,一旁还临时让木匠打造了人字梯。

    崔耕就坐在人字梯上居高临下观察着变化,而初九则负责给大灶添柴禾烧火。

    “慢着点慢着点,”崔耕看见初九一个劲儿地往里塞柴禾,提醒道,”小九儿,蒸酒要用慢火,一点点地将酒气蒸出来。你这火太大的话,反而不出酒啊。”

    初九在屋里忙活了数天,至始至终都是一头雾水,因为自家公子的造酒法太违背常规了。他寻思,这世上哪有蒸酒的,这用火一蒸,酒不都化作水气跑光了嘛

    不过他心里的十万个为什么终于让他按捺不住了,放慢添柴火的同时,开口问道:“公子,为啥我们和别人家酿酒不一样啊。原先咱家酒坊我也去过,压根儿就没有这些家伙什,老师傅们也不是这般造酒的。”

    崔耕见这小子终于忍不住提问了,不由笑了笑,促狭道:“我还以为好奇宝宝转性了呢,这不,还是没忍住啊。”

    初九抹了抹脸上的柴火灰渍,央求道:“公子你就跟我说说呗,也好让我长长见识,是不?”

    “好,省得你到外头吹牛没草稿。”

    随即,崔耕用手分别指点着大灶上这些家伙什,一一介shao 道:“灶上个大锅呢,叫做地锅,中间这个大木桶呢,叫做蒸桶,至于上面那个浅底平锅呢,叫做天锅!地锅里铺得是酒粮酒母,通过你慢火细蒸之后,酒气就会上升。因为天锅里放着冷水,酒气在天锅上就会凝成酒水,逐一掉在天锅下面的露台上,顺着那几根铜管流出来。这就算出酒啦……”

    “这么神奇?”

    好奇宝宝再次追问:”为甚酒气到了那啥天锅上就变成酒水,这又是什么道道呢?”

    “这是因为…呃…”

    说到这儿,崔耕卡壳了一下,瞪了好奇宝宝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科学原理,懂不?”

    好奇宝宝初九萌哒哒地摇了摇头,表示不懂。

    崔耕心道,不懂就对了,因为他也是在梦中学来的。如果初九表示懂,那岂不是跟他一样,荒唐大梦三个月了?

    初九见崔耕突然不回答了,又急急问道:“公子,那出来的酒跟咱们酒坊以前酿的酒一样不?”

    “当然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好奇宝宝还是没有放气 ,继xu 追问。

    就在这时,滴答一声!

    崔耕眼尖地发现 ,其中一根铜管上开始徐徐滴出酒水了。

    紧接着,滴答滴答

    其他几根铜管也不甘落后,同一时间开始滴出酒水。

    这说明……

    “出酒了,哈哈哈,真的出酒了!”

    崔耕振臂大呼一声,摇摇晃晃,险些从人字梯上摔了下来。

    “真…真的出酒了?”

    声音落罢,咣当一声。

    半掩着的房门被人猛地推开,茂伯神情激动,率先冲入造酒屋来。

    紧随着,一记噗通落地声。

    “哎哟我的娘!崔茂你这个老帮菜,天杀的,摔死老娘了!”

    倚在茂伯身后一直偷窥造酒屋的二娘,一个趔趄,冷不丁摔了个狗啃泥。

    本書首发于看書罓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