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盛唐 > 第001章 一觉梦千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001章 一觉梦千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岭南有泉州,三湾十二港。

    市井十洲人,海上万国商。

    泉州湾,刺桐港。

    微醺的海风下,繁茂的海港上帆樯林立,舳舻相接,千帆竞发。大唐帝国的东方第一港口上,不仅停靠着大唐的商船,还停留着海外藩邦各国前来大唐贸易的商船,真有一番“招来海外蛮夷贾,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盛世景况。

    每每刺桐港上浪高风急,海风便能顺风而行数十里,微咸的海风虽渐飘渐淡,终能化作一股清爽凉风扑入泉州城南中。

    城南,金鱼巷。

    一处雅榕遮荫的青砖红瓦小院中,青衣小厮初九起了个大早,便匆匆跑到了二公子的卧房中,谁知又是扑了空。

    “咦,二郎今天居然又起的比俺早?”初九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床榻,小脸纳闷自顾嘀咕起来,“二郎自打前天醒过来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天天起大早,他以前可是都要睡到日上三竿太阳晒屁股才会起床的。改天俺可要给老管家去封家书,说二郎这次大病初愈后真是转了性子。“

    嘀咕完,初九便走出卧房到了院子,大声嚷嚷道:“二郎二郎,在哪哩,在哪哩?”

    “在这儿呢,鬼哭狼嚎的,你嚎丧呢?”

    屋顶上传来一道不悦的声音,只见一名十**岁的少年人,身穿半袖翻领褐袍衫,头戴乌青幞头,正双手抱膝地坐在屋顶红瓦上。

    少年人脸上还是有些许大病初愈后的苍白,但仍难掩他眉宇间的英气和俊朗五官,他正是青衣小厮初九口中的二郎,泉州府辖下清源县崔氏的二公子——崔耕。

    崔耕喝叱了初九之后,又继xu 坐在屋顶上眺望起刺桐港的方向,依稀可见的碧波无尽大海,数十里之外飘荡而来的淡淡清爽海风,令他心驰神往……

    “我的天!二郎,你爬那上面作甚?”

    屋檐下院子中的初九闻声寻望,发现 二公子居然爬到了屋顶上去,顿时急了:“二郎,你大病初愈可不能登高爬顶,万一再出什么事儿,俺怎么跟死去的老爷交代啊?“

    说着话的功夫,初九已经从院中的旮瘩角落里找来竹梯架起,然后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

    踩着屋顶上坚实的红瓦,初九摇摇晃晃走到了崔耕身边坐了下来,问道:”二郎,你这病刚好,身子骨正虚着哩,快些下去,万一……“”哪有那么多万一?“

    崔耕收回眺望大海的眼神,郁闷地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小厮,”你家公子还没到弱不禁风的地步。“

    初九自然不敢顶嘴,只得撇撇嘴嘟囔道:”三个月前在百崎湖的画舫上看公孙大家舞剑时,您当时也是这么说得。可最后还不是跟人醉酒斗气,一失足跌入了湖中。小的遍请了城中有名的郎中来咱家,都说药石无医,足足昏迷了三个月。好在上天垂怜,老爷和老夫人在泉下保佑,您总算醒过来了。”

    初九的声音尽管很小,但还是一字不落的钻进了崔耕的耳中。

    一听这小厮提起公孙大家四个字,崔耕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道翩然起舞的曼妙身影,婀娜多姿的身段下,双手舞剑如泼墨行云,低吟浅唱如空谷幽兰,一抹纱巾遮面虽无法俱见她的容貌,但崔耕能清晰地感觉到纱巾后面,那张沉鱼落雁的绝世容颜。

    四个多月前,他为了追寻公孙大家的芳踪,从清源县家中来到了泉州府,一住就是一个月。但凡公孙大家在画舫上表演剑舞,他是场场必到。且挥金如土,从不吝惜钱财。

    直至三个月前的一场画舫剑舞中,他醉酒兴起与人斗气,失足落入湖中,足足昏睡了三个月。

    为了医治他,初九早已花光了此番他们来泉州府的盘缠,好在这栋金鱼巷的小宅邸是崔耕他父亲当年在泉州府的时候置办的,不然他们主仆俩现如今早就流落街头了。

    崔耕脑海中一时间尽是公孙大家的身影,随即问起初九:“小九儿,前日我让你去打听公孙大家的芳踪,你可曾打听过了?”

    初九一听自家公子到现在还念念不忘这个红颜祸水的女人,暗暗鄙视了一番崔耕,不过嘴上还是回道:“小的打听到了,自打二郎您跌入湖中人事不省之后,那湖中画舫也换了东主,至于公孙大家,据说在第三天便带着仆从和丫鬟离开了泉州府。听人说,是去了长安。”

    “走了?”

    崔耕颇为失望地转头望着北方,低声叹息道:“没想到昏睡三个月,便物是人非了。唉……像公孙大家这样的美人儿,名动长安,引来无数风流才子追捧,那只是早晚之事而已。初九啊,你看下咱们还有多少盘缠,要不……”

    “打住,二郎,我的崔二爷,您可打住!”

    初九还不知道 自家公子的德性?急得摆着双手,张嘴阻止道:“二郎,莫说咱们现在已经山穷水尽没有多余的盘缠了,便是有盘缠也不能去长安啊。咱们离家已有四个多月了,老爷夫人过世得早,大公子又在前年病逝了。现如今崔家在清源县的造酒坊,几百亩良田的产业都指着你回去打理哩。依我说啊,我们还是早些回清源。再说了……”

    说到这儿,初九看了眼有些神恍惚的崔耕,提醒道:“您别老惦记公孙大家了,她跟您不是一路人。而且老爷在世的时候可是帮你定过一门婚事,就是清源城东曹家。如今曹家的家底和名望可是比咱们崔家殷厚,如果你在泉州府跟人争风吃醋的事儿传到曹家,引来曹家人……”

    “爱谁谁曹家又能拿我怎样?”

    崔耕突然摆摆手打断了初九的话,心里有些莫名烦躁。因为他脑子里愣是没有和他有婚约的曹家女儿的影子,姑娘多大年纪?长得怎么样?性子如何?他是一点都没有印象了。

    他不禁暗暗猜疑,该不是昏睡三个月忘记了好些事儿?

    相反,他脑子里又多了很多很多他以前没有遇见过的事儿。

    这昏睡的三个月,他做了好多梦,不计其数的梦。有荒诞无稽的,有天方夜谭的……

    这些梦好像弹指一瞬间的事儿,又像是经li 过几个世纪一般漫长,但在梦中发生一切的一切,都事无巨细的牢牢嵌入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就好像是他自己亲身经li 了一般。

    他在醒过来的刹那,他险些都认为自己不是自己。

    庄周梦蝶?

    蝶梦庄周?

    崔耕想着想着,脑袋又开始感觉到隐隐的裂痛,他猛地一把抓住旁边初九的胳膊,问道:“小九儿,你说在大海的另一端,是不是还有很多很多的国家,还有长得和我们不一样的人?他们也有自己的皇帝,也有自己的朝廷和官府?”

    初九笑了笑,点头道:“当然有啦,二公子莫不是忘了刺桐港上的藩邦商船了?那些新罗人、天竺人、波斯人、大食人不都是有自己的朝廷和皇帝的吗?咱们泉州府还是有人在卖昆仑奴,新罗婢呢,二公子,你忘啦?”

    “不不不”崔耕摇了摇头,道,“我是说大海很远很远的另一端,离我们大唐非常远非常远的地方……”

    “大海很远很远的另一端?那得有多远啊?难道还有比新罗国还远的地方?”

    初九感觉脑子有点迷糊,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那小的就不知道 了。”

    呼

    崔耕感觉脑袋舒服了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松开初九的胳膊,慢慢站了起来又是极目眺望了一眼刺桐港方向的大海,心中暗暗发誓,有机会我一定要驾驶自己的战船,领着大唐帝国的无数商船征战这一望无际的大海,走上一走这海上丝绸之路……

    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

    莫名地,崔耕也不知为何,这几个字儿随心所欲地就从心底油然冒出。

    嘭嘭嘭嘭嘭!

    突然,院门响起一阵急促凌乱的拍门声,紧接着,有人在门外大声疾呼:“初九,初九,快些开门,我,我要见二郎!”

    这声音崔耕听着耳熟,而初九更熟。

    噌的一下,初九猛地站了起来,急得险些没站稳从房顶跌下:“是,是老管家,他,他咋来了?”

    崔耕印象里,老管家是个做事慢条斯理又认死理的人,今天能从清源县赶了泉州府,而且这般火急火燎,暗暗猜度,莫不是家中出事儿了?

    旋即他用手拱了拱初九,吩咐道:“你赶紧先下去给老管家开门,我随后就下来了。””唔!“初九应了声,便顺着竹梯下来院中。

    当崔耕也从上边下来,初九已经开了院门将老管家迎入院里。

    两鬓斑白风尘仆仆的老管家进了小院,见到崔耕之后,瞬间老泪纵横,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二公子,老奴无能,老奴有罪啊!”

    崔耕来不及搀扶,又见老管家嘭嘭嘭连磕三个响头,嘶声裂肺地哀嚎道:“二公子,三娘趁着您不在清源县城的日子,暗通府内账房管事方铭霸占了崔家的家业,祖宗留下的宅邸没了,崔家三代攒下来的酒坊和三百亩良田,也都统统没了……”

    三娘?

    崔耕闻之面突变,这个他老爹临死前纳得第三房妾侍,一向寡言少语没什么主意的女人,居然有这般好心计好本事?

    本书源自看书罔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