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秋天的童话 > 说不出的感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说不出的感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着霍漱清那边挂了电话,苏以珩对助理道:“敬言在哪里?”

    “在楼下。”助理答道。

    “我们立刻过去。”苏以珩说完,就立刻走出了办公室。

    助理紧步跟随,跟着他进了电梯,去了京通大厦的b2。

    闵敬言正在和下属分析一个案子,苏以珩走到会议室门口,推开门,做了个手势,闵敬言就赶紧出来了。

    “怎么了?”闵敬言问。

    “阿泉那边出事了,你过来。”苏以珩道。

    闵敬言一听,赶紧领着苏以珩两人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们的人没有报告任何异常。”闵敬言道。

    “嗯,是霍书记打电话说的。”苏以珩道。

    “霍书记?”闵敬言看着苏以珩。

    “霍书记在沪城有一些人,我不知道是什么人,是他的人给他刚刚传的消息,那边要对阿泉下手了。”苏以珩道,“霍书记已经在派人去核实具体的计划了,在他核实的时候,我们这边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闵敬言看着他。“第一,加强阿泉家里周围的安全保护,现在进叔和文姨都在那边住,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第二,针对阿泉的内线人员,24小时不得放松警惕。外线人员,在具体行动计划拿到之前,原地待命,不得提前行动。”苏以珩在地上踱步,对闵敬言道。

    “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安排。”闵敬言领命。

    苏以珩让助理立刻为他准备前往沪城的计划,助理便赶紧出去了。

    见苏以珩双眉紧锁,闵敬言道:“还有件事,我觉得应该给你报告一下。”

    苏以珩看着他。

    “江采囡去了回疆。”闵敬言看着苏以珩。

    “去见霍书记了?”苏以珩问。^

    “可能是,不过,”闵敬言又说,“有人在跟着她。”

    苏以珩猛地一愣。

    “怎么回事?”苏以珩道。

    “不清楚,但是如果江采囡和霍书记有什么秘密的话,这样就麻烦了。”闵敬言道。

    苏以珩陷入深思。关于江采囡去策反江家的事,霍漱清并没有告诉苏以珩,因为苏以珩的权限还到不了知道这件事的级别,也是目前不需要苏以珩知道。可是,苏以珩对于霍漱清的安全是很关心的,而江采囡是什么人,不能看着江采囡对霍漱清——

    这么想着,苏以珩叹了口气。

    他是多虑了。

    霍漱清是什么人,他会不清楚靠近他的人是怎么回事吗?这一点是不用担心的啊!

    “现在关键是阿泉那边的事,你把手头上其他的任务都放下,专心这一件。要是情况紧急,你就亲自过去沪城。”苏以珩对闵敬言道。

    “嗯,我知道了。”闵敬言道。

    “我今天先过去见见阿泉,和他谈谈。哦,江采囡那边,你继续派人盯着。”苏以珩道。

    闵敬言点头。

    “江采囡不会直接伤害霍书记,可是她会对迦因不利,必须盯紧她。”苏以珩道。

    “是!”闵敬言应声。

    苏以珩说完就走出了闵敬言的办公室,闵敬言也跟了出去,开始布置沪城的任务。上楼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苏以珩立刻召集了几名高管,把他今天的几个行程安排分给了他们去完成,至于其他必须他亲自出席的,就推到了明天。

    现在他赶去沪城,明天肯定是会在京里的。助理把所有的任务安排完毕,就跟着苏以珩一起从大厦顶楼的机库乘直升飞机直接赶往机场。

    就在苏以珩向手下布置任务的时候,霍漱清也已经派了adam去了沪城,把那名秘书的联系方式都告诉了adam。

    “你的任务是,见他,然后拿到具体的行动计划,还有参与的人员名单。记住,特别是沪城本地,不管是党军政哪个部门,必须要拿到他们的名字。”霍漱清嘱咐adam。

    “是,我明白,霍先生。”adam领命。

    和adam交待完,霍漱清就上车了,继续去上班。

    计划很重要,可是,名单,更加重要。霍漱清很清楚,现在曾泉在沪城的情况并不乐观,尽管他自己也在想尽办法改善,方希悠也在帮他,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对于曾泉的境况来说,用“身处敌营”四个字来形容也不过分。

    覃春明最多也就半年会调走,可曾泉要在沪城至少干完一个任期,如果不能改善境况,曾泉的这个任期,几乎就会是一个傀儡。而且,曾泉不止要做市长,还要做书记,他要去中央,必须是从沪城书记上去。这么一来,曾泉的压力,可想而知。

    到了办公室,已经是上班时间了。

    霍漱清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让秘书关上门,拿出手机,给曾泉打了过去。

    这个时间,曾泉早就在忙工作了。

    秘书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赶紧把手机给了曾泉。

    “是霍书记。”秘书道。

    曾泉接过电话,还没开口,就听霍漱清说:“找个安全的地方,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嗯,我知道了,你稍等一下,我马上给你打过来。”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对秘书耳语两句。

    此时曾泉正在检查工作,秘书便赶紧走过去跟单位的负责同志说了下,领着曾泉去了一间空房间。

    曾泉便走到墙角,赶紧把电话给霍漱清打了过去。

    “漱清,什么事,你说。”曾泉道。

    “是这样的,我接到消息——”霍漱清便把早上的电话内容告诉了曾泉。

    曾泉呆住了。

    “我已经跟以珩说了,他应该马上就会过来找你一起安排,我这边也派人去拿具体的行动计划了。你别担心,既然我们已经提前得知消息,这次会是个机会!”霍漱清道。

    “谢谢你,漱清,谢谢你。”曾泉道。

    是应该好好谢谢霍漱清。虽然身在几千公里之外的回疆,可是霍漱清依旧在尽全力保护他,曾泉要说不感激那是假的。

    然而,正是因为霍漱清身处几千公里之外,却依旧可以如此深入精确地掌控沪城的行动,这才是一件恐怖的事!恐怖,却不会让曾泉害怕,只会很佩服和感激。霍漱清的行动力和组织能力,这样的运筹帷幄,才是曾泉要学习的地方。

    “别客气。”霍漱清道,“我已经派人去联络了,等他拿到具体的行动计划,还有人员名单,我会让他把那些都交给你。到时候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

    “嗯,我知道了。”曾泉道。

    “注意安全。”霍漱清道。

    “你也是。”曾泉道。

    两个人之间没有多余的话。

    “那我先挂了。保持联络。”霍漱清道。

    “嗯,谢谢你,漱清。”曾泉道。

    霍漱清没说别的,挂了电话。

    结束了通话,可曾泉的心里根本不轻松。

    他的身边,正在发生这样的事,而他不知道,是霍漱清告诉了他。

    不过,没有关系,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曾泉深思几分钟,走出了房间。

    时间,就在这样的紧张中,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苏凡不知道这些,霍漱清不会告诉她,不想让她担心。

    而就在目前为止,罗文因和曾元进也都不知道。

    就在苏以珩赶往沪城的途中,罗文因按照约定,来到了覃家。

    即便是心里很不满,极为不满,可徐梦华还是很热情地迎接了罗文因的到来。热情,却还是透着一丝的疏远,比如说,徐梦华没有准备和罗文因一起用午餐,而是只准备了茶点。覃逸飞和叶敏慧都因为工作的事离开了家,家里就只有徐梦华和覃逸秋母女在,当然,为了避免尴尬,徐梦华还邀请了两位夫人,沪城市政协主席的夫人,另一位则是沪城很有名的一家名门许家的当家夫人!

    尽管沪城是一座富豪遍地的城市,在沪城可以被称名门的并不多。比如沈家,还有许家,这些才是真正可以堪称名门的家族,不光家境殷实,还要名人辈出,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有政治影响力。

    各派力量,在这座城市来了又走,随着他们的来来去去,各个家族实力如潮汐一般起起落落,如草一般,有的死了,自然也有新长出来的。可是,不管是什么力量来去,诸如沈家和许家这些名门望族,始终屹立不倒。

    他们需要和政治力量联合,而政治力量也需要他们。今天被徐梦华邀请来的这位许家夫人,和徐梦华结交很早了,早先覃春明执掌华东省的时候,许家就和徐梦华来往甚密。至于罗文因这位出自华东省的重量级红色家族儿媳,自然也是许家要拉拢结交的对象。

    徐梦华自然也是知道这些的,今天邀请罗文因来家里做客,请了两人都熟识的许家夫人,也是于情于理都合适的,既重视了罗文因,也少了些尴尬。

    面子是做了,可是做的,并不到位。

    罗文因看得出来,许夫人也看得出来。

    覃逸秋心里着急,便偷偷地给家里的保姆安排了一顿午饭,留罗文因和许夫人一起吃饭。

    也许,这样就好了吧!

    覃逸秋心想。而苏以珩,也在这时候赶到了沪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