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盛唐不遗憾 > 第六百六十五章 鼓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十五章 鼓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安亲自磨了很多豆浆,除了供自己品尝之外,原本就打算送一些给西天竺的官员,让他们也尝尝豆浆的味道,不过,倒是没想到当地已经有大唐商人开始做豆浆生意了,这说明大唐商人的嗅觉非常敏锐,知道磨豆浆卖可以挣钱。

    而既然这些西天竺官员夸赞自己的豆浆磨的好,比当地的大唐商人磨的豆浆好很多,李安自然更应该送一些给他们了,反正都磨了这么多了,自己根本就喝不完。

    属下看了李安的眼色,连忙去准备已经磨好的豆浆,以便于将豆浆送给西天竺官员。

    “既然是李侍郎的一片好心,那我们就收下了。”

    港口主官也不客气,直接就收下了,反正豆浆也不贵,顿了顿,问道:“李侍郎真有闲情逸致,竟在沙滩上磨了一上午的豆浆,好生让人羡慕啊!”

    李安笑了笑,回答道:“最近没什么事情可做,确实挺无聊的,这不,在这里磨豆浆打发时间了。”

    “哦,这……”

    西天竺的众官员全都目瞪口呆,他们没料到李安会这么直接,这回答大大的出乎他们的意料。

    “怎么了,你们都很忙吗?”

    李安皱着眉头问道。

    “不忙,不忙,我们也清闲的很,这不,跑来看李侍郎磨豆浆了。”

    港口主官开口说道。

    李安笑着说道:“哈哈!不忙就好,不忙就好,来,你们也来试一试,体验一下磨豆浆的感觉。”

    “这个……那好,我们也来试一试。”

    港口主官答应了一声,亲自坐下来磨豆浆。

    “哎呦,这个也不难啊!轻轻转动磨盘就可以了,很简单啊!”

    “我也来试一试。”

    “你让开,该我啦!”

    几名西天竺官员,开始抢着磨豆浆,好像突然上瘾了一般。

    李安坐在旁边,看着这些磨豆浆的西天竺官员,最近一直在微笑,这些家伙学的倒是挺快的,很适合干磨豆浆这个行当。

    “听说西北几百里之外,有一个海盗巢穴,不知是不是真的?”

    李安开口问这些西天竺官员。

    “海盗巢穴,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有这么回事。”

    一名西天竺官员回应道。

    李安接着问道:“这些海盗存在多久了?”

    “呃,大概有一年多了吧!”

    另一名官员开口回答。

    “本官听说海盗盘踞的巢穴,是西天竺的领地,你们就不去管管?”

    李安继续问道。

    “这个……不瞒李侍郎,这些海盗实力强横,很难对付,再说,各国皆有不服管教的山贼土匪,海盗占港自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港口主官开口说道。

    李安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海盗都是些亡命之徒,你们怕是打不过啊!”

    “是是是,海盗确实极难对付,我等真是力不从心啊!而且,几百里之外的地方,也不是我们的防区,我们只负责港口周围的防卫任务,其它的地方,我们是不会去管的。”

    一名西天竺官员,开口叫苦道。

    李安点头道:“本官明白了,西北几百里外的海港,不是你们的管辖范围,但也是你们西天竺的领地,你们的国王就不过问吗?”

    “这个……朝廷的事情,我们不是太清楚。”

    港口主官开口说道,将事情推了个一干二净。

    李安认可道:“说的不错,你们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了,不必去操心朝廷的事情,那本官带领这名多队伍入港,你们应该向朝廷汇报了吧!”

    港口主官连忙说道:“是的,大唐船队前来拜访,是我们西天竺的荣幸,我们第一时间就向朝廷汇报了,相信,我们伟大的国王,现在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你觉得,你们的国王,会如何对待我们。”

    李安继续问。

    “当然是热情的欢迎了,若国王派遣心腹过来,明日一早估计就能抵达了。”

    港口主官回答道。

    李安一脸遗憾的说道:“可惜本官不能在这里久留,否则,真的很想去你们的都城,与你们的国王喝喝茶,聊聊天什么的。”

    “只要李侍郎愿意,以后有的是机会,哈哈!”

    西天竺官员笑道。

    随意的聊了一番之后,西天竺众官员便离开了,顺便带走了李安亲手磨的豆浆。

    通过这一番聊天,还有唐军进港之后的表现,西天竺众官员的心总算是放松了不少。

    他们原先还以为唐军对港口有不良企图,可唐军兵马老老实实的待在海滩,并没有什么逾越之举,这让他们放心了不少。

    在港口最繁华的饭馆,也就是大唐商人开设的饭馆内,一大群人聚在一起,义愤填膺的诉苦,这些人,有的是李安麾下的士兵,也有的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商人,他们所谈论的话题,总是围绕着海盗和西天竺朝廷,最后还把大唐朝廷给扯了进来。

    控制话题的是李安麾下假扮成商人的士兵,他们始终在控制话题,让整个饭馆的人,都必须在谈论与海盗有关的话题。

    因为真正的受害者很多,包括开这个餐馆的大唐商人,都曾被这货海盗打劫过,所以,想要控制整个饭馆的话题,并不是很困难。

    “这些海盗在那里已经经营了一年多了,来往的商船,至少有三分之一都会被打劫,不过,好在他们不伤人性命,要不然,我就回不来了。”

    一名曾被海盗打劫过的商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谁说海盗不伤人性命的,我的兄弟就应该抱怨一句,就被海盗残忍的给杀了,还有我那五岁的侄女,也被海盗头目给糟蹋了,尸体都给扔到海里了,想找都找不回来了,呜呜。”

    假扮商人的大唐士兵,为了增加众人对海盗的仇视,添油加醋的说道。

    “不会吧!那伙海盗什么时候变得这名凶残了,我上次被劫的时候,也就是财货被抢,并没有一个人丢掉性命啊!”

    一名真正的受害商人,开口说道。

    “那是你运气好,俺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半个月之前,俺与爹娘,还有大哥在那里被海盗给劫了,就因为俺爹骂了海盗一句,爹娘还有大哥,就全被海盗给杀了,尸体仍在海里,俺跳船逃生才躲过一劫,船上所有的老乡都遭海盗的毒手了。”

    一名假扮的商人,开口说道。

    “哎呀,这些海盗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劫掠财物就算了,还伤人性命,真是该杀。”

    餐馆老板也跑过来凑热闹。

    他在三个月之前,亲自带人去大食国港口进货,这样比从此处商人那里购买要便宜好几倍,但却没料到,在返回的时候被海盗给打劫了,所有购买的食材全部被海盗抢走了,损失颇为惨重,从此之后,他就再也不敢亲自去大食国港口采买商品了,而是就在当地购买,即便价格贵几倍,也比被海盗抢走要划算,反正,最终的成本都会分摊在消费者的身上,饭菜稍微卖贵一点就是了。

    “听说店家也被海盗劫过,顿时一定不小吧!”

    一名商人问道。

    这么委屈的遭遇,店家当然不会憋着了,都不知跟别人说了多少回了,有些亲近一些的人,耳朵都要磨出茧子了,所以,常来的客人都知道,这个餐馆的老板被海盗打劫过。

    见客人这么问自己,店家立马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忙说道:“可不是吗?三个月前,我租了一条大船,去大食国买食材,那里的好几样食材都比本地便宜好几倍,本是为了省点开支,谁料回来的时候,被那里的海盗给追上了,满满一船的好食材啊!全都给我抢了,哎呦,我的亲妈耶,这一船货物,可是我一整年的利润啊!一下子就没了,现在想想都心疼啊!”

    “店家就不要难过了,你的运气还不错,至少小命保住了,只要人没什么事,钱还可以再赚回来的。”

    一名客人开口安慰。

    店家蹙着眉头,心有余悸的说道:“那些海盗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我当时也是吓坏了,腿都软了,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就差给这些龟孙子跪下叫亲爹了,当时若是有一点硬气,估计就遭到这些龟孙子的毒手了,就见不到各位了。”

    说完一点儿也不觉得腿软丢人,因为他认为,当时若是硬气一点儿,英雄一点儿,肯定就没命了,毕竟,在座的不少‘商人’都说自己的亲人被杀害过。

    “店家啊!我上次被海盗打劫的时候,也是客客气气的,没有一丝的反抗,这才躲过一劫啊!”

    “咦,我也是,我当时也吓坏了,那里还能想到反抗,顺顺当当的就把货物给交出去了,海盗也没有太多为难我。”

    几名商人顿时回想起自己的遭遇,每一个安全返回的人,都是对海盗客客气气的人,而刚才说自己的亲人被杀戮的,则全都是对海盗出言不逊的。

    能经商的人才,那都是智商不低的,所有人都总结出来了,海盗杀人与否,与被抢劫之人的态度息息相关,若是老老实实的交出钱财,他们便不会杀人,而若是胆敢反抗,或者出言不逊,那就要被杀死了。

    虽然这些说自己亲人被海盗杀死的商人,全都是李安让士兵假扮的,但当地的商人却对此深信不疑,并没有觉察到这些商人是假扮的。

    而这也是李安之所以敢派人假冒的原因,他早就料到这些被劫掠的商人,是贪生怕死的主,肯定没有勇气反抗海盗,如此,只需要让士兵扮演硬气一些的商人,就足以抹黑海盗了。

    “这些海盗都是亡命之徒,被追上了,财物是肯定保不住的,何必还要与他们争斗呢?看看,凡是软一些的都没事,跟海盗硬碰硬的,全都被伤了人。”

    一名商人胆怯的说道。

    “也是这个理,不过,我们都是商人,海盗出没的地方又是我们必须要经过的区域,就算忍气吞声,我们又能被劫几次,我们年年挣钱,结果利润全被这些海盗给抢去了,这商人做的没有意思。”

    一名刚才说自己亲爹亲娘被海盗所杀的‘商人’,开口抱怨道。

    “说的是啊!这隔三差五的就被截一回,谁能受得了,这些海盗挡在西天竺与大食国之间,真的是挡了我们的财路了。”

    一名真正的商人,开口抱怨道。

    “据我所知,海盗盘踞的海港,原先就是西天竺的港口,前年还有西天竺兵马驻守呢?后来被一伙海盗给夺去了,西天竺朝廷一直没有派遣兵马夺回,再才造成了这伙海盗越来越嚣张跋扈,肆无忌惮的劫掠过往的商船。”

    “对,就是这样的,是朝廷纵容海盗,才导致了这些海盗无法无天,是朝廷的过错。”

    几名假冒的商人,大声说道。

    “谁说不是呢?可朝廷不愿意夺回港口,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我们也曾向当地朝廷反应过,可这些当官的全都在敷衍,根本就不愿意去过问海盗的事情。”

    “何止如此,我听说海盗每个月都会派人,给这些当官的送礼,这些当官的拿了好处,自然不会去管海盗。”

    几名商人无奈的说道。

    “哼,难道我们就任由海盗欺压,任由当地朝廷与海盗勾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对,被欺压的日子太难过了,活的这么憋屈有什么意思,我们应该团结一心,一起战胜眼前的困难。”

    几名假商人愤怒的说道。

    “我们都是商人,手无缚鸡之力,就算团结在一起,只怕也不是海盗的对手,更没有实力与朝廷为敌。”

    餐馆店主摇着头,表情很是无奈。

    假冒商人与同伴对视一眼,开口道:“诸位不必担心,我们商人自然是没有实力与海盗和官府为敌的,不过,我们可以联合请愿,让路过的大唐兵马帮助我们,只要大唐兵马出动,区区海盗不足为虑。”

    “没错,你们可能还不清楚,大唐兵马路过马六甲的时候,一口气灭掉了数万海盗,打的海盗闻风丧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