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九百一十章 交锋、试探、碑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一十章 交锋、试探、碑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华淳见父亲完全没有抓住重点,还顺带着鄙视他一句,有点抓狂。但,只得组织语言回答父亲的问题。

    “父亲,保龄侯史鼐将他侄女送予我为妾。想我关照他一二。今天傍晚送过来,贾环带亲卫将人又抢回去。”

    华淳自己都搞不清楚什么状况。史湘云和贾环的关系,他怎么知道?

    华墨“哼”了一声,讥讽的看儿子一眼。他的政治水平,在国朝历代的宰辅中,只能算中等。而他儿子,比他都要逊几个等级。连这件事的重点都没搞清楚!等他致仕,华家后继无人啊!

    华墨喝口茶,徐徐的道:“我跟你说过,不要惹贾环。既然在东北角门处,想必看到的人不多,你把事情压下去吧!”

    华淳张张嘴,说不出话来。心中一口气压着,实在不甘心。但,他知道他父亲当前目标是清除纪系,占领其地盘。确实不想节外生枝,招惹贾环。

    “父亲,什么都不做?”

    华墨看看儿子的表情,话锋一转,道:“再派人到顺天府府衙报案,就说家中的奴才被贾环的亲卫打伤。带着衙役,去贾府抓人。闯我们府上,总要付出些代价。”

    “好嘞!”华淳的情绪顿时高涨,答应了一声,告辞离开。

    华墨摇摇头,好心情全无。

    他儿子完全没有体会到他处理这件事的精髓、火候所在。贾环率亲卫闯华府,将儿子新纳的小妾抢走,他不做反应,不合适。反应过激,一样不合适。

    他一点反应不做,不是让人看轻?传出去,谁还怕他这个领班军机大臣?

    但,他确实不想节外生枝。他动用顺天府府衙,去抓贾环的亲卫,是留了余地、颜面,相当于试探贾环。接下来,怎么博弈,看贾环怎么接招。

    这只是表面的意思。他是用来迷惑贾环的:此事,就在这个框架内解决!

    但是,他作为执政的宰辅,贾环这样搞,他心里一点意见都没有?他是泥菩萨啊!

    他确实无意于在短时间和贾环起冲突。接下来,他的目标是巩固政治地盘。

    昔年,贾环在武英殿上的表现,他非常忌惮。所以,他不会当出头鸟,但若有机会,就别怪他,暗中推波助澜,落井下石。而机会,很快就会出现。

    他这两层想法,只怕他儿子一层都没体会到。

    …

    …

    保定府,城外的一个小镇中。爆竹声在夜色中此起彼伏。新年将至。

    四十多名周军将士在小镇的客栈中歇息。

    小镇上的客栈其实早就关门,留了一个伙计看门。被他们敲开门住宿,“不曾短你银钱,如何不让我们住?”

    这些周军将士,都是贾环带着闯进华府的亲卫。被贾环连夜安排出京,返回西域。前往吐火罗总督庞泽帐下效力。

    亲卫们在大厅里,各自就着冷酒啃着烧饼干粮,心情颇有些郁闷。

    一名亲卫道:“呸,那什么贼鸟华大学士,害的劳资们大过年在路上啃干粮。其他弟兄们在京里吃香的喝辣的!”

    带队的高子重道:“哟呵,老牛,你还怪使君打发咱们出京,没有在京城花花世界里多待?”

    “使君有使君的难处!我是心里憋屈。使君在西域一言九鼎,说一不二!怎么到京中,明明占理的事情,都要被人拿捏呢?不痛快!”

    这话说的一干贾环的亲卫都纷纷感慨起来。他们在西域跟着贾使君时,何曾受过这种鸟气?刀山火海趟过去就是,好男儿皱什么眉头!

    使君在京中,没有在西域得志啊!

    …

    …

    腊月三十日,贾府被顺天府的衙役光顾了一次。贾环派贾芸和顺天府的衙役交涉一番,打发他们回去。

    事情做了,当然是认下。这没什么好推脱的。但亲卫们畏罪潜逃了。这实在是爱莫能助!又隔着顺天府和华府讲讲条件。要出结果,总得等年后去。

    官面程序走到,年后随时可以开启。华淳虽然很不爽这个结果,但也无法催逼。要过年了。

    正月初一,百官进宫,至皇极殿,朝贺天子。

    这是惯例。不过,贾氏父子都没有参加朝会。贾政丁忧未起复,贾环请假返京。贾蓉以正四品的勋贵身份参加。

    正月初一时,天微微阴沉着。皇极殿中,百官三呼万岁,又有进献的新年贺词。雍治天子听了听,二十年了,他该听的好话都听过,退朝去后宫里见杨皇后、妃嫔们。

    皇极殿中的百官陆陆续续的散去。退出皇极殿,穿过广场,各自返回。新年之时,每个人脸上都是带着笑容。

    参与朝会的齐驰,跟着人流,独自的缓步离开。他在地方任职近十年,他再站在这朝堂上,旧识已经不多。他内心中思忖着雍治天子的情况。

    这是数月以来,雍治天子第一次出现在百官面前。而时年五十一岁的天子,已经非常的衰老。估计时日无多。这不得不令人思考啊!

    齐驰正想着,就见五军都督府左都督魏其候程哲被几名官员簇拥着过来。

    魏其候程哲冷笑一声,道:“齐大帅在西域打的好胜仗,当真是高明。”

    从官职上来说,如果算武将勋贵,魏其候确实算管着齐总督。毕竟,五军都督府为国朝最高的统帅部。但从文臣的角度来说,大学士位比宰相。

    当年,何大学士训斥,魏其候连顶嘴都不敢。

    而齐总督,预估会因漠北大胜,而封国公。并有很大的概率,因功升为大学士。

    所以,魏其候的举动很让人费解。他并没有训斥、嘲讽、为难齐驰的资格。

    齐驰莫名其妙,微微蹙眉,拱拱手,不卑不亢的道:“候爷这话,在下就听不懂了!”说听不懂,其实就是要解释。

    魏其候挑明他的怨气在何处,道:“国朝开国勋贵子弟,并太宗朝后的勋贵子弟,在西域大战中,近乎损失殆尽。你齐大帅一将功成万骨枯!”

    魏其候和齐驰言语交锋时,路过的官员们,都竖起耳朵,放慢脚步。这于大家来说,是难得八卦机会。听到这里,吃瓜群众们心中了然。难怪魏其候要发难。

    西域大战,自雍治十四年开始,由牛继宗率军出征,新旧武勋集团都派出了自己集团中最优秀的后辈。要子弟们博一个功名,后继有人。

    然而,至雍治二十年西域平定时,军中的勋贵子弟还剩多少?就贾环麾下的团练军中,有杨纪等十几人。其余,俱是白骨。西域真的是血战啊!

    然而,战争那有不死人的?关键是,这导致新旧武勋集团力量失衡。魏其候为新武勋集团的旗帜人物,他如何能不质问齐驰:你打的什么狗屁仗?

    齐驰脸上流露出感慨,伤感的神色,道:“侯爷,西域牺牲的将士,非是为我个人的荣誉、前途而死。而是为国家,为民族而死。我在北庭金满,设立祭庙,让将士们四时享受香火。碑文曰:”网首发

    吟诵道:“三年以来,在西域战争和反抗胡人压迫中牺牲的大周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西域反抗胡人压迫中牺牲的汉人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三百年,从那时起,为守卫西域、维护国家完整,争取汉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好!”

    “好!”

    正在围观的几十名官员顿时纷纷喝彩。

    如此情景,魏其候还能说什么?拂袖而去。

    消息,随后传遍整个京中。碑文撰写者,贾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