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九百章 问君何时归(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章 问君何时归(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腊八时节,通州的码头上繁华异常。舟楫云集。店肆密布。南北往来的货物,汇聚于此。年节将近。

    一艘自金陵而来的大船于下午时分,徐徐的泊在码头上。楼船上一杆“贾”字的大旗在冬风中飘扬。船板开始铺下来。

    昨日得到同知,早在码头上酒肆里等着的贾蓉、贾蔷、贾芸等贾府子弟二十多人都动起来。“老爷他们到了。”候着的贾府奴仆催着车马过来。

    贾府的大管家林之孝到船舱外见贾政,道:“老爷,到通州了。”

    贾政正在小厅中,由赵姨娘服侍着,带着老花镜看邸报。一杯热茶袅袅,散发着清香。

    作为前九卿,通政司。政老爹从运河上一路行来,并不缺乏巴结他的官员,消息畅通。此时,他心中满是叹息。他的至交好友纪兴生因在朝中结党营私,被天子抄家下狱。

    这个原因,一看就知道是借口。朝中难道无党吗?

    京中向来是风云变幻之地,和金陵闲适的政治气候,大不相同啊。

    贾政感叹着,摘下老花镜丢在书桌上,回答林之孝,吩咐道:“嗯。你和琏儿安排吧。”

    …

    …

    这艘楼船为贾府私有的楼船,配备着水手。方便贾府众人来往金陵、京城两地。

    楼船顶层的中后段是贾府女眷起居场所。王夫人、李纨、薛宝琴、薛宝钗、林黛玉等人俱是住在此。

    楼船进入通州港口后。宝钗、黛玉等贾府女眷聚在甲板上眺望着码头上的繁华盛景:人声鼎沸,舟楫如云,货物往来。

    薛宝钗一身鹅黄色镶边大袄,雪白莹润,明丽娴雅。三年的时光流逝,她已是二十二岁。正处在她人生中,最美丽的阶段。风华无双。微风吹拂着她的头发。

    薛宝钗看着码头上屋舍、店肆,微微感叹,笑道:“这里竟和我们离京时差不多。”将到京师,她心中欢喜。贾环的信,她们都收到。将在京师贾府北园再见!

    黛玉穿着一件青色碧霞云纹棉袄,身段婀娜,风姿明媚,如花似玉的佳人。她小贾环半岁,今年十九岁。细声道:“宝姐姐,通州这里三年未变。而我们都长了三岁。”

    环哥将归,她心中感慨万千。三年的时光,在金陵的思念里流逝。她如何不叹?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李纨、探春跟着笑起来,“颦儿,你都嫁人了,还说这孩子气的话。”

    一旁站着的薛宝琴咯咯轻笑,道:“林姐姐,不知道京中的姐妹们如何了?”她和湘云挺谈的来。迎春、惜春都在京中。

    一干丫鬟们俱在,笑声附和着。甲板上这里,一时莺啼燕语,姹紫嫣红。

    …

    …

    这时,宝玉从丫鬟金钗儿手里那过一件白色的斗篷走过来,准备给黛玉披上,大圆脸上全是温柔之意,道:“林妹妹,这里风大,你身子弱,披件斗篷挡着风。”

    黛玉明眸嗔怒,有点恼宝玉。她已经出嫁。宝玉还这样待她,当她是什么人呢?

    紫鹃梳着丫鬟小辫,拦着宝玉,道:“二爷,姑娘这里有呢。不劳二爷费心。”

    宝玉脸上略尴尬。

    贾宝玉的妻子薛宝琴一脸的黯然之色。心中凄苦难言。悔当初,不该嫁。

    宝钗轻轻的拍拍堂妹的手,安慰她,正准备说宝玉时。王熙凤从船厅出来,拍手笑道:“嗳哟,都教我好找,原来大嫂、妹妹们都在这里。马车已备好,要下船了,都快来吧。”

    凤姐儿一身桃红百子刻丝银鼠袄子,头戴白色抹额,粉光脂艳,酥凶挺拔,明媚动人。说不尽的美人风情。

    众女眷和丫鬟们就此都离开。

    宝玉看着她们的背影,跺脚,一声长叹,泪流满面。即便他和琴妹妹成亲,但他这些年,一腔情思都在林妹妹身上。奈何…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

    …

    京中教坊司,乃是天下闻名的红粉场所。京城东的本司胡同里,处处是绣阁朱楼。花街柳巷中,丝竹悦耳,贵人买笑。

    这是男人乐土。各中姿色的美人匍匐在身下,在塌前承欢。前提是有金银、权势!

    然而,对于犯官的家庭、家族来说,教坊司这里是不堪回首的血泪史。

    十二月十二日,纪兴生被抄家八天后,锦衣卫在其家中发现他和晋王来往的“证据”,呈报天子。天子震怒,对纪兴生的印象更坏。在西苑御书房中御批:令有司论其罪。

    其实,在雍治天子行将就木,步入晚年,晋王作为唯一的成年嫡子,几乎可以确定为新皇人选。押注杨皇子的毕竟是少数人。如此情形,朝堂上谁和晋王没点瓜葛?

    像纪兴生这样的重臣,逢年过节时,晋王派人给他送礼,他难道能拒之门外?会不会做人?

    按理说,进入年底,朝廷上下都懈怠着,风平浪静,等着过年。有什么恩怨来年再说。但建极殿大学士华墨唯恐夜长梦多:焉知过几天天子气不会消?

    判处纪兴生、纪时春等人流放西域,家产抄没,女眷籍入教坊司。

    按照国朝早几十年的政治斗争来说,这有些过了。但是,按照雍治朝的斗争来说:一般。早年间,南书房的大学士们,都是被杀头的。夷三族的不是没有!

    雍治天子当年政变上台,前十年杀的人头滚滚。赢得一个刻薄寡恩的名声,只是,这些年对大臣才有所收敛。

    教坊司在入夜后,越发的热闹,灯红酒绿,红袖邀欢。一辆华丽的马车驶入本司胡同中的一座绣楼中。

    绣楼的房中,永清公主宁潇侧站在窗户口,看着漆黑、阴沉的天空。

    她今日前来,是女伴男装。一袭白衫,身姿修长。头戴唐巾,明眸皓齿,肌肤白皙,俊美异常。

    她身后,纪兴生的女儿纪小娘子正在坐在床榻上呜呜的啜泣。

    她和永清公主同为贾探春的手帕交,相互认识。知道宁潇是来救她的。

    永清公主宁潇是受贾环的委托照顾纪婉儿。去年淅哥儿的儿子出生时,贾环的信从西域来。贾环不看好纪兴生和华墨的政斗。现在,他人还没回京,结果已经出来。

    片刻后,一名中年仆妇进来,道:“殿下,手续办好了。”

    宁潇走到床榻边,怜惜的抱着纪婉儿的肩膀,轻轻的拍拍,叹息道:“婉儿,跟我走。”

    带着纪婉儿离开教坊司。坐在马车上,宁潇情绪不佳。纪兴生任事,做事,却败给贪--腐、媚上的华墨,家破人亡,这何其令人可惜?难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不知道贾环何时归来啊!真希望他快一点,快一点。

    她之前和贾环初识时,曾说他是庸庸碌碌之辈。但他不是的。她心中很清楚,若贾环在京中,一定会帮纪兴生。而且,可以获胜!

    …

    …

    贾政、贾琏带着贾府众人于腊月初九回到四时坊宁荣街的荣国府中。至二十日,府中才算从搬迁的忙碌中,稍稍安宁下来。

    这几日,前头,贾府男子们酒宴,和京中的世交们互访,自不必提。

    府内,王夫人、王熙凤忙的脚不沾地。拾掇、清扫各处,照料大观园。安排各处的衣食住行。李纨、探春帮忙料理贾府庶务。宝钗只管着北园里的事。

    北园的正房厢房里的小厅中,麻将的搓洗声不断。午后的时光,微冷而静谧。

    晴雯、如意、香菱、莺儿四个通房丫鬟聚坐在一起打国粹。宝钗带着彩霞和黛玉一起去秋爽斋中,帮探春准备出嫁事宜。她们几人在屋里闲着无事。

    晴雯标致俏丽。如意清秀柔美,香菱温柔安静,莺儿灵巧娇媚。

    晴雯葱绿的掐牙背心,刚输了一把,郁闷的道:“三爷怎么还不回啊!”

    一句话说的如意几个咯咯娇笑。因为,贾环在屋里是出名的散财童子。

    如意娇笑道:“晴雯姐姐,你这个理由想三爷,可真是绝了。”

    晴雯翻个白眼,斜着大眼睛,呛道:“你们不想?”她吵嘴不认输。

    屋中笑声,稍减。如何不想啊?三年的时光,就这样悠悠的走过。有太多的话,太多的担忧,想问他,想和他说。鱼沈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三爷,你现在到哪里了啊?

    此时,钱槐刚骑着一匹快马,跑进宁荣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