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九十三章 昆仑巅、江湖远(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九十三章 昆仑巅、江湖远(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五月下旬,碎叶城中正值炎夏,暑气逼人。初具规模的碎叶城,在这流火的岁月中,充满着热闹、喧嚣、繁华。

    端午节针对贾环的那场刺杀、叛乱,业已落下帷幕。碎叶城、碎叶地区的突骑施贵族们被贾环洗了一遍,合赤温等十几名突骑施贵族,被杀得只剩下两人。获得大量的钱粮、财物、土地、牧场等。

    与波斯人在河中地区作战的军费,就此筹措完成。

    而碎叶地区,周军的统治更加的稳固。突骑施人在贾环的治理下,平稳、安定。自雍治十九年冬,贾环攻下碎叶,约五十年后,最后一名突骑施少年通过官府组织的小学考试,取得汉人户籍,突骑施人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当日的参与叛乱的一千多突骑施人被张四水率着贾环的亲卫杀的屁滚尿流,随后悉数被抓捕,尽斩。以保甲制度连坐八千余人。令地方震肃。

    策划刺杀的罪魁祸首宛国公主娜敏仅带着数名随从,逃出碎叶。暂时不知所踪。但,目的地,不外乎漠北草原。

    不知道,她回到漠北,看到和林被破,拔野古部被灭,会是什么表情呢?

    …

    …

    五月二十六日,朱雀大街,光禄坊,提刑按察司的大牢中。审讯正在进行着。审讯对象为乔里王子。

    午后,阴森的大堂中,一名正五品的提刑佥事居中而坐,为审讯主官。若干文吏、书手、衙役。

    贾环遇刺,出动一个提刑佥事审讯要犯,实在正常。若非贾环实际上的品级只是从四品,面上不好看,柳按察使都想亲自负责审讯。

    朝廷关于北庭之战、平定西域的封赏已经下来。贾环名不在捷报上,但是,他手下的人,基本都受到封赏。

    据闻,因为此事,朝堂上还政斗了一波。贾环的老师张安博任左都御史。九卿之一。不会让弟子们吃亏。

    云佥事看着底下的人犯,跟他确认着案卷上的罪行,今日是终审,就准备将结论报上去给贾使君。道:“乔里-哈马德纳迪,你说跋忽勒认识康国元霜公主,你不知情?”

    乔里王子华美的长衫,入狱二十多天,早就破破烂烂。他的十几名随从一样被捕。不过,他权谋水平不行,智商还行。非常配合审讯,有什么答什么。倒没吃什么苦头。

    乔里王子道:“不知情。跋忽勒在月氏国时就是有名的情场浪子。他和元霜公主认识,并取得观礼的名额,很正常。”

    云佥事点点头,在案卷边勾了一笔,审讯继续。

    “贾使君罢黜我父王,令我月氏国王室嫡支处境艰难,我如何不恨?我也是月氏国的王子。”

    “我深深的爱慕着玉华大家。她却被贾使君收为妾室,我如何不恨?他如果死了,玉华大家未必不会钟情于我。”

    “所以,宛国公主娜敏要我配合时,我就配合了。我没有参与刺杀。只是,宛国公主以我的名义,购买了一些物资、屋舍。方便她组织刺杀。”

    审讯在傍晚时结束,云佥事很满意的让人将乔里王子送回监牢去,吩咐狱卒道:“给他一顿好酒好菜。”

    此人大概还不知道碎叶城中是什么情况。外面,早杀的人头滚滚!贾使君历来是心狠手黑。受刺杀案牵连,突骑施人被洗了一遍又一遍。此人将贾使君当做情敌,焉知使君如何想?一笔将他勾销是大概率事件!

    …

    …

    炎炎夏日,丰乐坊贾环府邸后花园的雅舍中,古朴清幽。庭院外,回廊画柱,青砖绿瓦,绿树成荫,凉风习习。

    贾环和石玉华在清幽的雅舍中相对而坐。随意的闲谈着。旁边的书桌上,琴棋书画俱全。茶香袅袅。两碗绿豆冰沙,还剩少许,冰块融化。

    随着西域布政司、按察司等衙门搬迁到碎叶来。贾环近来比较轻松。他本就不是勤勉的老黄牛。况且,腿伤未好。在家中休养时居多。

    贾环将西游记里面一首著名的插曲“哼”了一遍,期许的道:“玉华可愿为我歌一曲?”

    石玉华穿着一袭淡粉色的长裙,身段婀娜,丽质天成。闲下来相处时,常带着一种慵懒的韵味。她这些天就住在贾环府中,朝夕相处。嫣然的笑一笑,道:“又是这些奇怪的曲子?”

    说着,站起来,开口就唱,水准极高:“是谁送你来到我身旁,是那圆圆的明月,明月。是那潺潺的山泉,是那潺潺的山泉,是那潺潺的山泉,山泉…”

    歌声婉转而悠扬。清冽如山泉一般。她的唱腔,不是玉兔精热烈的奔放,而是山对面传来的轻灵歌声,空山闻人语。让人想象,少女的美丽。

    石玉华红唇吐声,梦幻般的美眸落在贾环的脸庞上,爱慕之情,自然而然的流泄而出。

    就算贾环是骗她的。冲冠一怒为红颜,是战略欺骗。然而,去撒马尔罕接她的使者易俊杰,去接她的周军,不是贾环派的吗?她如何能忘却。

    贾环欣赏着她纯净妩媚的容颜,她婀娜窈窕的身姿,欣赏着她动人的歌声,微微沉醉于她的魅力。

    一曲毕,石玉华微微喘气,贾环坐在椅中鼓掌,笑道:“我今日方知宝二哥有句话讲得确实在道理。”

    石玉华美眸询问的看着贾环,轻笑着,娇柔的道:“怎么说啊?”她当年在京中,时常去贾府,探望师父和苏前辈。对贾宝玉,只是知道。

    “他每次挨打,就会姐姐妹妹的乱喊。说是可以减轻痛苦。今日玉华为我歌一曲,我深有体会。乐而忘忧!”

    石玉华明眸流转,妩媚一笑,神态撩人。看着贾环的左腿,关心的轻声道:“你腿还疼吗?”

    …

    …

    两人随意的闲聊着时,元霜公主在洁儿的带领下,自雅舍外的走廊进来,“玉华姐姐”,人未至,而声音先到。等进来时,见贾环在,笑着屈身行礼,“见过使君。”

    她是少女心性,这段时间,时常来找石玉华,和贾环见过几次,知道他私下里很随和。当然,即便再随和,她亦不敢为乔里王子求情。只有玉华姐姐可以求情。

    贾环微笑着点头,伸手示意,“公主不必拘礼。”他对玉华的闺蜜,自不会摆架子。

    元霜公主坐下,一袭彩裙,淡雅清幽,肌若凝脂,笑吟吟的问道:“我方才听到歌声,不知道玉华姐姐唱的是什么歌?”

    石玉华婉婉一笑,不答。她又不傻。方才,贾环请她唱的是一首情歌啊。

    贾环笑着道:“若是给漠北的将士们知道,只怕要笑我: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元霜公主顿时转移注意力,“使君,漠北的战报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