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九十章 碎叶刺杀(中)-各种意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九十章 碎叶刺杀(中)-各种意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为推广汉俗,整个碎叶城的上流社会都出动,陪同贾环贾使君观看马球比赛,而且是拖家带口。

    这个上流社会,包括官吏、新近崛起的军中新贵;投诚的原突骑施贵族;来碎叶定居的超级富商;来自西域各地小国的王公贵族;在碎叶的文化界的名流贤达等。

    若是算上各自不等的随从、侍卫,朱雀大街上,车马队伍根本就摆不开。因而,各达官贵人、富商们的随从、侍卫都是停留在朱雀大街边的酒楼、以及旁边的街巷等处。

    碎叶官府的吏员们,对此做了大致的划分,避免纠纷。

    射向贾环的铁箭,正是从康国使者元霜公主的随从区域射过来。贾环刚好骑着马,经过这个十字路口。他左侧的酒楼中,扎着红头巾的跋忽勒弯弓搭箭。

    这一箭正是他射的。跋忽勒武艺高强。

    说时迟,那时快。跋忽勒一箭将贾环的头巾射掉。贾环的发型就是乱掉。

    人群中响起慌乱的惊呼,“啊…”长达十几里的队伍出现骚乱。

    然而,护卫贾环的亲兵岿然不动。他们早就知道会有刺杀。数十名黑衣人从附近的区域,向刺客队伍暴起发难。同时,还有一支烟火发出。这是通知城中的人,抓捕延康坊中的宛国公主娜敏。

    贾环骑在马上,头发散乱,形象不佳。但神情沉静。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刺杀,而黑衣新月卫疏勒分部早就侦测到。

    跋忽勒是内应。

    贾环不知道跋忽勒射他这一箭时,心中是怎么想的。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跋忽勒通过疏勒秦弘图传来的消息,他射杀只是做个样子而已。不会如此危险。

    不然,贾环犯不着用自己的安危钓鱼、冒险。只是钓一个宛国公主和突骑施余孽而已。他人在碎叶,早晚可以将脓包挤出。

    …

    …

    酒楼二楼,跋忽勒看到贾环的头巾被他射散,心中快意难言!

    他卖掉宛国公主一行五十人,并碎叶地区反对周军的力量,用来换取他的亲人、族人的自由!在银矿挖五年的矿,谁知道还能活多少人下来?他等不起。

    但是,贾环当日唆使他去漠北泡宛国公主,是怎么答应他的?不杀月氏国百姓一人。

    当日,他父亲为他出口气,在阿缓城当众鞭打易俊杰等人。这点事,就引得贾环发大军征讨?他找谁说理去?

    他父亲不是和周军作战失败,如何会自刎于阵中。他找谁说理去?

    他心里对贾环意见大着。乐见其狼狈!随后的见贾环的面怎么说,他已经想好。

    跋忽勒心中情绪不漏,沉着脸,“有风。我手感不好,射歪了。我们撤!”

    如果宛国公主在这里,肯定不会信跋忽勒的鬼话。因为,跋忽勒的箭术,百步穿杨!漠北草原追求宛国公主的青年俊杰,骑射俱佳!他没有射术,如何脱颖而出?

    此刻,跋忽勒身边有四人。两名亲随,一名是宛国公主派来配合的好手、死士。

    跋忽勒说要“撤退”,这并非忽悠人。因为,酒楼的二楼里,还有二十多名元霜公主的侍卫等着的。此时,他们扑过来。没有再出手的机会了。

    …

    …

    跋忽勒突然的拿出早就藏在酒楼中的弓射刺杀贾环,一帮来自撒马尔罕的粟特人完全惊呆。

    他们怎么都想不到刺杀贾环的人,会来自于他们这里。而且,扎着红头巾的月氏国武士和元霜公主认识。刺杀贾使君,这后果会是什么样?

    贾使君在西域,可汗的人头都砍了两个。谁敢犯他的虎威?杀一个康国国王,和杀一只羊有区别?

    当即,二十多名侍卫,怒吼着扑向跋忽勒等四人。

    “砰!”

    一声火铳射击的声,猛烈的爆发,枪口不是朝着扑过来的粟特人,而是对着贾环。

    来自宛国公主属下的死士,没想到粟特人会反应的这么快,他低估了贾环在西域胡人心中的威严!仓促之间,只来得及发一枪。

    …

    …

    看到贾环狼狈但神情镇定,护卫们收拢。原本有些慌张的提学大宗师汪学士立即镇定下来。他毕竟是得纪兴生看重的闽党二号人物。捻须笑道:“看来子玉胸有成竹。”

    几名富商纷纷恭维,“使君,运筹帷幄,我等静观好戏。”这些都是来自西域各地,在丝绸之路上,颇有名声的富商。有河中粟特人,有吐火罗富商。有关中来的巨富。

    贾环还没答话。

    “嘭!”

    一把火铳声响,铅弹将贾环骑着的枣红马给打的一声长鸣,鲜血喷涌,轰然倒地。贾环的骑术,只能算一般。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他的脚还在马镫里。

    “砰!”

    几百斤的马匹倒地,将贾环的腿压在它身下。咔嚓。一阵剧烈的疼痛,让跌落在地的贾环,一声惨叫。这无关气度,而是剧烈刺激下,下意识的反应。

    “使君!”

    “快救使君!”

    贾环受伤,原本还算镇定的护卫们瞬间慌乱。

    “三爷!”胡小四抢下马,用力的挪开死掉的枣红马,一片血污中,贾环的小腿以一个夸张的角度扭曲。骨折了。贾环用力的抿着嘴。在一干亲卫围着的同时,胡小四大叫:“担架,快,请医生来。”

    长达十几里的队伍变得混乱。全部乱掉。许多人都四散逃走。有的人想要过来看贾环的情况。碎叶城中,很多人的切身利益和周军绑在一起。还有的人停在原地观望。

    场面大乱。

    …

    …

    半个时辰后,朱雀大街临时被征用的药铺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护卫森严。

    因为,没有后续的刺杀,加之柳逸尘等人维护秩序得力,城中的大乱,慢慢的平息下来。

    静室中,贾环已经换了一件干净的月白色长衫,小腿被碎叶城中最好的医生处理、固定、包扎好。他的左小腿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是在伤口没有感染的情况下。若有感染,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他就得到鬼门关走一趟。

    贾环脸沉如水的坐在轮椅上。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然而,他这两年来在战场上见得多,胆子大着,倒没太在意一个钓鱼执法。不想,搞出这样的事情来。

    柳逸尘在静室中,汇报道:“使君,康国的元霜公主极其随从已经被拿下。居住在延康坊的宛国公主娜敏,不知所踪。乔里-哈马德纳迪被下狱。”

    贾环皱着眉头。

    这时,门口钱槐汇报道:“三爷,石大家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