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再见玉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八十五章 再见玉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月初一,北庭大胜,随后,拔野古孝德在北庭金满县外的将士墓园前被凌迟处死。

    这一系列的消息,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迅速的传遍天山南北,并继续的向各地传去,造成深远的影响。

    京城、漠北、河中、木鹿、巴格达、吐火罗、德里等地都在受此消息影响、冲击!

    谁能料得到拔野古孝德十万大军,一战而灭?这意味着被卷入战火三年多的西域重新恢复平静,丝路的中路、北路重开,商旅往来。意味着,西域重归周王朝的版图!

    随着这些消息的传播,同时成就的还有贾环的威名!贾使君之名在域中内外传扬。名将如沈迁,大将如张四水、乐白等,猛将如杨大眼等军中将校的名字亦在传播!

    随后,在整个周王朝关注着齐总督北征漠北的大事时,贾环徐徐的自北庭金满县西返碎叶。

    四月上旬,贾环抵达碎叶。

    …

    …

    初夏的清晨,微风徐徐。东方的天际边只露出几许鱼肚白,红色的朝霞即将喷薄而出。

    碎叶城,贾环的府邸。熹微的晨光映照着园林。贾环平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微微睁开眼睛。

    一晚好梦。梦里梦见什么,已经记不得。大战之后的放松感正笼罩着他。只觉得,舒适而惬意。

    他是昨天回到碎叶。

    两名美丽的妙龄侍女服侍着贾环起床。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碎叶地区稳定下来后,贾环的府中自不会缺奴仆、侍女。贾环换了一身石青色的长衫,洗漱毕,到花厅里吃过早餐,钱槐和胡小四早在垂花门外候着。带着八个小厮。

    钱槐青衣小帽,笑嘻嘻的上前打千,“三爷,你出来的好早。小的昨夜在城里逛逛,如今这碎叶城可是大变模样。”

    贾环笑着点头,打趣道:“你倒是好兴致。”下面人,寻欢作乐的事情倒不必苛责。

    西域人口不少,但地域广袤。到处是戈壁、草原、大漠、山脉。从北庭金满县回来这一路,只有弓月城算繁华的城市。其余不是村落,便是小镇。

    贾环身边的护卫杨大眼被他委派上漠北战场,保护沈迁,博取军功。这样的猛将,只给他做护卫着实可惜了。

    说笑几句,贾环到前院的书房会客。

    这两日,他算是在休假状态。他并非工作狂人,没有刚回到碎叶就立即去衙门工作的道理。当然,到他这个位置,工作日和休息日没什么分别。

    只是,他等会还要去见玉华。来府中拜访的外客一概不见,由他身边的幕僚们帮着招待。

    他要见的人是私事:娄冻、郭灌、韩汤、施羽。施羽是贾府在西域的商业负责人。他原是金陵陈家米行的大伙计,在陈家倒后,投奔贾环。非常优秀的掌柜,极具语言天赋。他原本在金陵负责香水业务。雍治十八年,随着贾环来到西域。信丰号的一应业务便是由其负责。

    贾环见过施羽,听了下贾家商行在雍治十九年的收入、支出、贾府新涉足的生意,就让他下去。雍治十九年,贾府在西域的生意净利润约100万银元。

    除去给贾府公中三成,剩下的七成都是贾环的个人收入。官当到他这个地步,实在无须为银钱发愁。

    少顷,一名小厮领着娄冻、郭灌、韩汤三人进来。

    “参见使君!”

    娄冻略显激动的跪地参拜。他时年二十六岁,在商人这个行当中,他算是很年轻的。这两年多以来,他在西域行商,各种滋味都曾品尝过:有艰难困苦,有逢迎。

    但是,近半年以来,所到之处,非常风光。他已经将在碎叶购地,设立商行。资产有200-300万银元,在碎叶城中,算是富商。

    贾使君平定北庭,自北庭西返。而又有消息传出,龟兹的布政司等衙门全部要迁到碎叶来。碎叶城中不知道所少商人眼巴巴的想和贾使君搭上关系。

    不想贾使君在回城的第二天就召见他。他脑海中现在都还记得昨日在夏海阁中一干陕商羡慕的恭维。令人如在九天上飘飞。只是,他明白这荣耀是谁给他的。

    “参见使君。”郭灌、韩汤两人一样跪地参拜。

    贾环看着年龄不同的三人,这是他的杀胡令宣扬小队,现在可以退休了。微笑着点点头,道:“都起来吧。尝尝我这里的茶。”小厮端茶进来。

    三人谢过后落座、品茶。

    贾环将韩无功的家信给韩汤。韩家和郭家都是敦煌追随他的家族。特别是郭家,牺牲很大。

    贾环笑着道:“你们现在做什么生意?”和施羽不同,这些他扶植的商业世家,只需要见面、闲聊几句,目的就达到。

    这是国朝商业氛围比较重。若是在唐宋,以他的地位,轻易不会见商人。否则,士林必定非议。

    三人对视一眼,由为首的娄冻代表三人回答。在贾环面前,即便贾环态度温和、亲切,但现在今非昔比!贾使君名震西域。他们哪里能失礼?

    娄冻微微欠身,笑道:“我等现在在碎叶、撒马尔罕、敦煌、阿缓城等城都有商铺,运送南北货物,赚取浮利。”

    又恭维道:“使君一战而定北庭,疏勒城中人人都为使君庆贺。消息传到当日,疏勒城中,城外的镇里,到处都是鞭炮声。感念使君恩德!”

    贾环微微一笑。

    马屁话人人都爱听。不过,他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带到北庭的大军,大部分都是疏勒子弟。北庭如此大胜,俘获无数,将士们可以得到奖赏会很多。

    就他这里的公文数据,他亲笔批下去的,每名活着的将士,至少可得3000银元的奖赏。相当于城中普通市民十年的收入。这还不算士卒自己在战场上的掠获。伤亡者抚恤更高。

    精兵猛将,除却荣誉,还要赏赐。当年凯撒待他的老兵团,何其的亲厚?当年汉军将士,缴获、赏赐就是非常好的。当然,要赏罚分明!

    贾环道:“你们还是要搞点制造业。”

    转运货物,获得钱财,这是非常低级的商业模式。叫什么?中转贸易。而只有制造业才可以产生足额的利润。制造业的利润率较低,但规模足够大。若是开启工业革命,中转贸易的钱财,可就比不了那些厂商。

    这三人,与他相识于敦煌。算是起于微末之交。不介意点拨下他们。

    娄冻忙躬身道:“是,使君!”

    贾环点点头,端起茶杯。三人知机的告退。宋朝是点汤送客。国朝流行的是端茶送客。

    …

    …

    碎叶城,乃是仿造唐长安城所建。贾环的府邸,位于南北向的朱雀大街西侧的丰乐坊中。他府邸的北门,正对着他为石玉华安排的五进大院。

    石玉华抵达碎叶后十分的低调。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对于出席宴会,为权贵们表演,这种名伶的生活感到厌倦。她并不需要一干王宫贵族,青年才俊的追捧。

    然而,以她的名声,抵达碎叶没多久,消息就传出。她便收到无数的拜帖、邀请,请她唱曲。这还是在她头上挂着一个贾环的美妾的标记情况下。否则,还会更多的邀请。类似于狂蜂浪蝶的追逐。

    清晨时分,石玉华在后花园里练完嗓子,再洗一个热水澡,在小厅中吃了一碗香甜的南瓜粥,一小块抹茶糕。便饱了。

    要丫鬟们冲了一壶清茶,她在房间的书桌边临摹字帖。这是她多年的生活习惯。

    她师父一笔好字。三爷亦是一笔好字。而苏前辈还会画画。一手很好的写意山水画。师承江南名家中散先生。

    临窗向阳的金丝楠木书桌上,摆着上好的宣纸,镇纸和砚台。官窑花瓶中插着今日刚采摘的一簇红色的鲜花,散发着清香。

    石玉华一袭纯净的粉色绣花长裙,身段婀娜,悬腕运笔,听着丫鬟洁儿走进来半天不语,等临摹完一副颜真卿的真迹字帖,偏头,嘴角勾勒出一抹慵懒的笑容,道:“你候着干什么呀?有访客就打发出去。我不见客。”

    每天,这都是例行的事。

    洁儿一袭白衫,抿嘴笑道:“姑娘,这位访客,你可未必不见呢!贾三爷在厅中等着你的。”贾三爷和她聊了几句,不让她打扰自家姑娘练字。

    “啊…”

    石玉华微怔,无数的情绪就此府上来。手中的细管笔就这样跌落在宣纸上,将一副毁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