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北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七十五章 北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腊八节刚过,河中水陆交通重镇俱战提城内似乎还残留些腊八粥的香味。

    河中地区是没有汉俗的。生活着粟特人、突厥人、乌兹别克人、土库曼人。但如今周军重兵在俱战提,自是将汉俗带来。移风易俗,是教化!

    隆冬腊月,上午的日光静好。寒冷的风,吹拂着俱战提城长街两旁的酒楼、客栈、银号、南北货等店门口的幌子,猎猎作响。略显的有些清冷的大街长,一辆精美的豪华马车从银楼玲珑阁里出来。四匹骏马踏着小碎步前行。

    石玉华挑起车帘,看着大街上的景物,轻叹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新年要到了!”

    她一身珍珠白色的长裙,身段婀娜,美眸如梦。丽质天成的大美人!

    马车中,俏丫鬟洁儿双九年华,身量中等,梳丫鬟双髻,娇美而清丽,笑着奉上清茶,道:“姑娘,你又想京城的时光了?”

    石玉华点头。

    因君细数梁园事,京城旧事往如烟。

    碎叶那里的消息已经传来。他在碎叶。俱战提城这里的物资全部都经由拓析城、恒罗斯往碎叶运送。所以,俱战提城中有些清冷。这里现在只是中转站。

    而伴随着消息传来的,还有那首传遍西域、天下的。通篇盛赞明末名妓陈圆圆之美,讽刺吴三桂投降的汉奸行为。

    汪宗师点评:歌行一体,格律本乎四杰,而情韵为深;叙述类乎香山,而风华为胜,韵协宫商,感均顽艳,一时可称绝调!不愧为本朝文坛魁首之作!

    然而,她所在意的是:整篇圆圆曲抛出来,她在撒马尔罕城里的眼泪,是白流了。他,借助此诗,骗了世人,得以偷袭碎叶成功。包括,骗了她。

    伤透她的心。

    …

    …

    石玉华返回住处,刚到庭院里,还没来得及换下衣服,一名内管事在厅外汇报,“姑娘,易大人来了。”

    “哦?”石玉华微微有些奇怪,易俊杰此时不应该去碎叶了吗?吩咐道:“请易先生进来。”她对奉贾环之命带着她东返的易俊杰感官不错。一路上承蒙他照顾。

    洁儿抿嘴轻笑,将今天新买的首饰拿进卧室里,再出来泡茶。

    易俊杰一脸的络腮胡子,身材高大,穿着精神的蓝色直裰,笑着拱拱手,道:“石大家近日可还好?使君自碎叶来信,令我护送石大家至碎叶一起过新年。”

    石玉华微怔。如同镜子般碎裂的心,就这么突兀的升起一股微微的暖意!

    他,终究是没忘却她。但随即,她想道:只怕他还是出于看她师父的面上照顾她的想法吧!经历了的事,她实在不敢多想一分一毫。

    侍立在一旁的青衫小婢洁儿偷偷的一笑。姑娘的神情哟!喜悦、哀婉、忧伤!贾三爷相请,她家姑娘肯定会去。一会要收拾东西。听闻碎叶城比俱战提还要繁华。

    …

    …

    易俊杰和石玉华说了两句,通知她后日清晨启程,便告辞离开。到正院外,正好在甬道上迎面遇到来拜访石玉华的月氏国王子乔里-哈马德纳迪。

    易俊杰忍不住皱眉。石大家是贾环的美妾。这小国王子未免太不识趣!

    圆圆曲,他自是读过。但是石大家如此美丽!谁知道子玉心里怎么想的?指不定提兵攻入河中,是公私两便呢!

    易俊杰拱手一礼,打个招呼,道:“乔里王子是来见石大家的吗?”

    乔里王子一身白衫,长身玉立,风度翩翩,一派贵族风范,拱手作揖,“易大人,是的。”

    易俊杰淡淡的道:“乔里王子这两年护卫石大家,确实辛苦了。贾使君定会重谢你。但是,男女有别,你来石大家这里太勤,要注意影响。

    另外,我亦要提醒你:石大家早年在京中与贾使君有旧!有些人,不是你一个小国王子,可以惦记的。石大家后日要去碎叶,你就不要跟着。”

    乔里王子英俊的脸顿时涨成猪肝色。低下头,强行压着自己的怒火。他受到了侮辱!他爱慕石大家,围护她的周全,是为了贾使君的重谢吗?

    小国王子?月氏国是他的故国!家乡!

    现在,凭什么不让他来拜访石大家?凭什么不让他跟着石大家去碎叶?这是他的自由!

    然而,他能如何?周军在贾使君的带领下横扫域中。他父亲都被赶下王位。咬牙切齿的从喉咙里蹦出一个字:“好。”拱一拱手,去厅中见石玉华。

    …

    …

    十一月中旬,沈迁用兵,率军奔袭碎叶,于十一月底结束碎叶战役。

    这仿佛是给北庭的战局打开了一个减压阀。在碎叶城被围的消息传出后,奉德可汗立即从北庭前线抽调突骑施五万精骑。北庭,感受到这种变化。

    十一月二十七日,碎叶城失守的消息还没有传到北庭。白杨河畔,清海镇。

    成片的帐篷,铺陈在草原上。天将晚,雪欲来,牛羊入圈。这里是拔野古孝德的后营。

    北庭前线,指的是周军所控制的轮台、金满、浦类三县。由于周军缺乏骑兵,主战场在周军控制的地域!金满至弓月城,全程千里,共有七座小城镇。

    清海镇便是其中的第四座。距离金满县城500里。这在战争中,绝非一个安全的距离!太过于靠近前线。

    主帐里,篝火熊熊。一只肥羊架在火堆上,正被烤得金黄,油脂滴落,哧哧的作响。

    拔野古孝德宴请心腹手下、吐谷浑首领伏重,回纥的大将乌特勒,沙陀人首领忽别都、同罗大将婆实等人。胡姬们跳着舞蹈。侍女来回穿梭,倒着马奶酒。

    帐中气氛轻松。众人畅饮。

    即便突骑施人撤军,此时,拔野古孝德手中拥兵10万。部众近二十万。实力强盛,纵横北庭。

    乌特勒痛饮着可口的马奶酒,大笑道:“突骑施人太窝囊。仗打到这份上撤兵。那金满县可就是咱们的了。”

    众人附和的大笑。这是周军所带来的意外的收获吧!话说,周军连续的为他们做贡献啊!

    伏重笑呵呵的道:“可惜有些人看不清楚形势。还想着和孝德首领作对。”

    拔野古孝德时年十七岁,生得一表人才,身躯高大。充满着阳刚、英武之气,五官如若岩石般冷峻。颇具领袖气质的摆摆手,道:“今晚不提处设。我们喝一杯。”

    拔野古处设,跟着二王子科罗来到北庭,他是部落里孝德的主要反对者。

    拔野古孝德嗜杀。他留着拔野古处设自是有他的道理。他需要此人为他传递消息。他为周军准备的陷阱,已经等候多时。这时,自不必在众人面前说。

    就在拔野古孝德的老营里举办酒宴,上上下下俱是轻松、痛饮时,拔野古处设带着数十名亲卫从老营出逃。

    …

    …

    数日之后,金满县的总督府中,齐驰书房所在的小院,三步一冈,五步一哨。防备森严。

    齐驰召集麾下的幕僚、将军议事。上午的阳光,落在齐驰、曾季高、胡炽、杨渭、乐白、荀阳等人身上。

    书房正中的西域沙盘上,大部分都已经变成代表周军的红色。现在,剩下的唯一一块地方,便是北庭这里。

    齐驰负手在沙盘边,目光从碎叶城上挪开,示意负责情报工作的杨渭首先介绍军情。

    杨渭四十多岁,一身灰衫,不苟言笑,道:“贾子玉于上月月中率军北攻碎叶。突骑施人抽调大军回援。据前几天传回的情报来看,西线打的非常顺利。只怕此时已经攻下碎叶。

    我军和拔野古孝德的兵力对比由此变化。昨日,我军哨骑,抓捕到一名逃亡漠北的拔野古部贵族:名叫拔野古处设。黑衣新月卫审讯得知,拔野古孝德的老营就在清河镇。”

    参将荀阳拍腿道:“娘的,他们胆子未免太大了。”几日前天气骤然转冷,拔野古人亦受不了,暂时撤军。轮台县内,双方还保持着接触、战斗。倒没想到拔野古孝德的老营离的这么近。欺负周军没有大部骑兵啊!

    乐白暗自点头,心中想要求战,但因他葬送了周军三万骑兵,这时忍着,闭口不言。

    齐驰笑一笑,道:“大家都议一议吧!”

    …

    …

    周军在北庭的最高军事会议开了约两个时辰。出兵的意见占据着上风。

    齐驰核心的军事幕僚曾季高反对出兵作战。他宁可保守的等到明年周军骑兵练成再说。

    但是,由于北庭的战场始终处在周军境内,周军损失非常惨重。而兵将对曾季高的防守策略颇有怨气。他无法说服他人。

    西域总督齐驰并没有当场表态。在他心中,曾季高的份量还是很重的。而是私下里征询主要文武官员的意见。海内名臣齐驰,委实难以决断,连日难眠。

    小雪后的夜里,极其的寒冷。数名行人穿过大街,进入总督府中。齐驰的书房里,灯光明亮,铜盆中烧着木炭。火苗喷舞,令室内温暖如春。

    齐驰一身暗蓝色长衫,五十出头的年纪,方脸长须,正值年富力强时。还在看沙盘。这时,温声道:“季高来了!先喝碗姜汤驱寒再谈事。”

    曾季高抖着身上的雪,将斗篷递给府中的老仆,走进厅中,道:“谢大帅。”他被齐大帅连夜召来,心中疑惑,但没有表现出来。

    等曾季高喝完热汤,齐驰到书桌边,捡出一份文书给曾季高,“你看看。”

    曾季高四十多岁,身材微矮,接过书信看完。文书上是一封情报:十一月二十七,贾环克碎叶。

    北庭这里早有预计,贾环很可能已经攻下碎叶。只是消息还没传到。而现在消息确认。今日是十二月初十。

    曾季高沉吟一会,道:“大帅,这是好消息!”他是周军主帅齐总督的主要军事幕僚。提升西线战场的地位,是他建议的。贾环送来的军事计划,他是认可的。虽然,他和贾环有一些心结——他不是圣人。但,他认为这好消息。

    齐驰苦笑,在沙盘前叹口气,道:“季高,这确实是好消息,只是让我坐蜡啊!西域全境,大部分都是子玉光复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安西四镇,贾环打下两镇,征服吐火罗、河中。他这个主帅,带着主力大军,反倒战功寥寥!朝野物议如何?他这个定西候身上有压力啊!

    现在,有一个击败拔野古孝德的机会。他在权衡了数日之后,在确定碎叶被贾环率军攻下后,他心中的天枰倾斜,倾向于出兵清河镇。

    曾季高微怔,想要劝齐大帅,欲言又止!生在俗世间,谁免得了名利二字啊?日后青史上论西域战事,以贾环功劳第一,这叫什么事?谁能没一点私心?贾环不也借口战略欺骗,出兵河中,救出他的女人:石玉华?

    齐驰期待的看着曾季高。他是治政文臣,军事非他所擅长。

    曾季高心中苦笑,耿直的道:“大帅,我依旧是建议等到明年开春,骑兵练成再出战。当然,战事没有说十拿九稳的事。若大帅要攻打清河镇,季高敢不效命?”

    齐驰捻须,点点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