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六十七章 玉华东归(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六十七章 玉华东归(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十月十六日。撒马尔罕的冬季相对干燥,空气里带着干冷的味道。在战争的威胁解除后,整座城市正在缓慢的恢复中。

    中午时分,城中的驿馆,东面小院里。满腔心思盼归去的石玉华带着丫鬟洁儿在驿馆中收拾着她们的行李:衣衫、乐器。嘴里时不时的轻哼着小调。

    娇美的少女洁儿弯腰在箱笼边叠着夏季的裙子,抿嘴一笑。看姑娘喜的!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伴随着娇柔清亮的声音,“玉华姐姐在吗?”就见元霜公主从庭院外进来,脚步匆匆,脸上带着焦急。

    石玉华在窗边,直起身姿,回头看见元霜公主的神情,讶然的道:“公主,怎么了?”

    元霜公主语气急速的道:“玉华姐姐,方才在总督府里的联席会议,他们拒绝了周使的要求。虽然没有决定将你送到巴格达,但却不愿意送你东归。”

    石玉华当即愣住,脸上的笑容敛去,一双如梦如幻的美眸瞬间黯然,就像是从阳春三月骤然间来到凛冬十月。

    洁儿忍不住一声低呼,“啊…”素手掩着嘴。这…,怎么会这样!

    元霜公主,看着呆呆的石玉华,心里长叹一口气:那个波斯人卡利米实在太可恶。

    半响后,石玉华凄婉的道:“谢谢公主前来告知。我一个人静一静。”情绪低落的独自走向后院里的小花园。倩影婀娜,孤独。

    …

    …

    易俊杰到撒马尔罕,受到很高规格的待遇,并没有住在城东的驿馆,而是住在城中康国的一处官府所有的府邸中。

    午后时分,第一次联席会议的消息已经传到他这里。易俊杰正在和城中来拜访的粟特商人吹牛。

    吐火罗与河中挨着的。吐火罗战争的一些内幕传过来。,有私下里的消息说:贾使君为他的同学易俊杰出气,发兵攻打吐火罗。

    而如今易使者就在撒马尔罕,前来打听消息的人,实在太多。谁都想知道周王朝日后对粟特人的政策。而具体来说,就是贾使君怎么想的!

    易俊杰送走客人,到侧面的小间中,和康把总见面。康把总把康国国王送来的消息说了说,愤然的道:“老易,那波斯总督真t的找死。昔日汉朝班超夜袭匈奴使者,一举奠定西域局面。此事,你我亦做得。”

    易俊杰一脸的络腮胡子,身量显高,穿着长衫,笑道:“老康,你立功心切啊!今时不同往日!哪里要我们搏杀?等着吧!使君那里,会给我们有力的支持。”

    他来之前,贾环给他透过底。外交官的底气,在战场上!在大炮的射程内!

    而这些,周军都不缺!

    他根本无需行险一击。

    …

    …

    寒冬时节,一场小雨落在河中各城。带来阵阵凉意。

    在这场小雨中,撒马尔罕的城中,数不清的信使频繁的来往在布哈拉、木鹿之间。

    撒马尔罕距离河中的艺术中心,宗教中心布哈拉约500里。距离呼罗珊地区的治所木鹿约一千里。

    这些信使中,有的是河中总督卡利米派出的,他在向木鹿的贾拉里总督报告局势。有的则是康国国王杰帕罗派出的。他在和粟特人的宗教领袖们沟通,阐述他的意见。

    而撒马尔罕往东,一样有无数的信使在行动。这是整个撒马尔罕的贵族、商人们所关注的事情:周军和乌兹别克人战争最终的结果。

    十月十七日,贾环斩钦古可汗,得张四水的捷报。十月二十日,确切的消息传到撒马尔罕:乌兹别克人最后的一万军队野战覆灭。同时,石国都城、河中第二大城市拓析城落入周军手中。

    消息如同一块巨石投在水潭中,震荡其巨大的涟漪。然而,这才仅仅只是开始!

    下午的小雨中,康国国王杰帕罗乘坐着华美的八驱马车,平稳的行驶在大街上。小雨沙沙的落在车顶。

    马车中,年约五十多岁的杰帕罗闭着眼睛沉思着。他决定再找波斯帝国河中总督卡利米谈一谈。

    抵达总督府。杰帕罗很快就被其管家带到一间布置的精美,充满着波斯风格的小厅中。

    约一盏茶的功夫,卡利米一身绿色的波斯长衫便服过来,神情略冷淡,和杰帕罗寒暄几句,抢先道:“国王若是为石美人的事而来,可以请回了。贾拉里总督已经同意我的意见,接她去木鹿的车队已经在路上。”

    十日前,他找石国国王伊斯洛姆谈过,但是伊斯洛姆一直拖着他。他决定向木鹿请求军队前来。否则,没有粟特人的同意,他无法带走石玉华。

    对于他来说,来河中的“为帝国控制河中”的任务已经失败!周军大胜乌兹别克人,事实上,将占据河中。那么,他此行的功绩在什么地方?

    只能在阿巴斯大帝喜欢美女这件事上做文章。将一代名伶石玉华献给阿巴斯陛下。

    杰帕罗脸色微微僵住,不满的道:“卡利米总督,你确定你如实向贾拉里总督汇报了河中的情况?”这完全是不管粟特人的死活。届时,粟特人要如何平息贾使君的怒火?

    卡利米为人峻刻,当即冷下脸,冷声道:“不送石美人也行。那将你的女儿送到巴格达。两个选择,你自己考虑吧!”

    “…”杰帕罗亦克制着心中的怒气。差点就要忍不住。这还能不能沟通?

    场面一时间冷冻下来。

    这时,总督府的管家在门外汇报道:“总督大人,周使前来拜访,他送来一件礼物。属下不敢做主,特来请示。”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寒颤。

    卡利米四十多岁,诧异的道:“阿里,什么礼物?”

    管家阿里在门口颤抖着道:“乌兹别克人钦古可汗的人头。”

    “砰!”

    卡利米惊的站起来,手边的茶碗打落到地方,他都没有察觉,而是声音紧张的道:“拿进来!”

    另一边,康国国王杰帕罗一样感到震惊。贾使君在渴塞城,在俱战提斩杀乌兹别克的大将塞维尔、阿加波夫,如同杀鸡一般,他就感到畏惧。

    所以,他死活不同意卡利米将石玉华送走。否则,后果难测。但是,没想到贾使君连可汗都杀啊!

    管家阿里将装着人头的匣子拿进来,一股石灰的味道弥漫。卡利米看了一眼,方才冷峻的神情就崩不住了,沉默着。他见过钦古可汗数次,确切无疑。

    康国国王杰帕罗叹道:“今日方知贾使君之威仪!杀胡族可汗,如杀一羊尔!总督大人,还是把周使请进来吧。”

    卡利米不置可否,似乎没有反应。

    管家阿里看了主人一眼,退下去,去请周使易俊杰进来。

    …

    …

    总督府的门房内,康把总目送着易俊杰跟着管家进去,心中慷慨、激动!

    玛德,过瘾啊!

    拿着人头当礼物送上门,你见还是不见?怕不怕?

    贾使君的支持力度,果然很大啊!

    老易现在做事,很大气。他都恨不得跟着进去瞧瞧那傻逼波斯河中总督的表情!

    让你想送石大家去巴格达!这可是贾使君点名要的女人!

    …

    …

    幽静的小厅中,布置着石柱,雕刻着图案,主色调为蓝色,处处充满着波斯风格。

    易俊杰被引进来时,见怪不怪。卡利米坐着不动。杰帕罗则是起身,抚胸一礼,“易大人!”他和易俊杰私下里已经见过数次,这时,还是礼数周到。

    卡利米等易俊杰回礼完,听得两人都是使用突厥语,才冷淡的道:“贵使自俱战提而来,不知道将钦古可汗的人头送给我是什么用意?威胁我吗?我波斯帝国…”

    “哈哈!”易俊杰一身青色直裰,文士装饰,仰头大笑,打断了卡利米的话,“卡利米总督,不要用疑问句。我确实就是在威胁你!”

    嚣张,非常的嚣张!

    卡利米脸都快要气白,右手顿时握成拳头。若非还有理智,他现在就要一拳砸在这个周使的脸上。

    易俊杰无视卡利米的表情,继续道:“而且,这个礼物,我要收回去,送到北庭。我大周以人头论军功!你懂吗?”目光掠过卡利米的脖子。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卡利米愤怒的道:“易使者,你想要带走石玉华,还要问问我同不同意。现在,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同意。你请回吧!”

    易俊杰神情平静,脸上带着讥笑,道:“你错了,卡利米总督,请问你在撒马尔罕有军队吗?波斯军团进入河中,需要多长的时间?我大周帝国的军队距离撒马尔罕不过两百里,数日便至!

    所以,确切的说,我要带走石大家只要杰帕罗国王同意即可。你算什么东西?我今日前来,是要告诫足下,凡事要三思而后行!不要后悔当初。告辞!”

    说完,易俊杰拿走钦古可汗的人头,甩袖离去。他今日前来,就是上门恐吓、警告卡利米!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否则,勿谓言之不预也!

    …

    …

    易俊杰走后,卡利米眼神幽幽的看着康国国王杰帕罗。

    杰帕罗心里一声苦笑。易使者公然的“挑拨离间”,在给卡利米施压的同时,也是在给他施压!撒马尔罕的军队,大部分掌握在他的手里。

    他必须要有所选择了。当墙头草,没有前途。

    …

    …

    二十二日,周军占领撒马尔罕的东面小城吉扎克。消息传来,撒马尔罕一片沸腾、震撼。

    这可就不是前些时日,雾里看花那般的感觉。而是周军马上就要来了。就如同三四年前时。

    夜色里,撒马尔罕城外的那密河水,在城中的灯光中,波光潋滟。冬季的夜晚格外的寒冷、寂静。

    一阵远去的马蹄声,很突兀的打破了此时的宁静。

    城头上,易俊杰、杰帕罗、伊斯洛姆等数十人看着波斯萨菲王朝任命的河中总督卡利米带着麾下的百余人连夜逃走。

    康把总晒笑道:“没卵子的货色。看来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易俊杰大笑,“哈哈!”

    城头上一片附和他的笑声。周军的主帅贾使君有一句名言:周军马蹄所在,即是汉土。周军兵锋所向,谁敢不附和汉使?

    易俊杰心中感慨,道:“走,我们去见石大家。”

    …

    …

    撒马尔罕城中各方势力,对周军前来,不可能人人赞同,高兴。但大部分人事欣喜的。

    周军打到撒马尔罕意味着一件事情:丝路重开。这对这座充满着商业氛围的城市来说,意味着很多。

    城中驿馆,位于街道繁华区域。易俊杰等人骑马到达时,门前十几米外的大街上,酒楼、赌场、青楼等处,灯火点点。一派繁华景象。

    驿馆的官员忙迎出来。引领着易俊杰、众国王到东面石大家的小院外。易俊杰在院门外大声道:“在下易俊杰,奉疏略经略使、碎叶经略使、岭西宣抚使贾使君之命,前来迎石大家东归。”

    此时,石玉华已经得到消息。追随在她身边的乔里-哈马德纳迪带着奴仆打开院落门,文质彬彬的伸手示意,道:“易使者请进!”一看就知道受过良好的教育、礼仪。

    易俊杰点点头,单独走到庭院里。而石玉华早扶着侍女洁儿,等在花厅外的台阶上。元霜公主陪在她身边。

    二十二日夜,清辉正好,落在她的玉容上,早已经是泪痕满面!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此地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易俊杰在庭院中作揖行礼,执礼甚恭。他在粟特的国王、波斯总督面前很嚣张、跋扈。但是,在此时,他并不是将石玉华当做闻名天下的绝代名伶,而是将她当做贾环的美妾。

    “让石大家久等了。临行前,贾使君叮嘱在下,一定要将石大家迎回。请石大家收拾行李,明日一早随我东返。贾使君苦候久矣。”

    石玉华回礼,声音还带着喜极而泣的哭腔,“玉华知道。谢易使者。”

    易俊杰再行一礼,扫了一眼乔里王子,退出庭院中。

    …

    …

    易俊杰带着一干国王、贵族们离开。他对石玉华的礼节,令这帮粟特人,对石玉华的地位,有相当清晰的认识。

    想想,易使者是怎么对他们的?万人之上啊!他都敢拿着人头去拜访波斯人卡利米总督。

    那他对石大家如此客气,这意味着什么?

    贾使君的威仪啊!

    当晚,有不下百余次的使者,来给石玉华送礼。欢送她东归故土。

    …

    …

    东院里,石玉华再谢元霜公主、乔里王子。

    元霜公主笑盈盈的打趣道:“玉华姐姐,这下可算是苦尽甘来!”康国国王杰帕罗刚才看到女儿在里面,但喊走她。这个时候,他这“投资”赚大发了。

    石玉华俏脸上哭泣中带着娇羞。刚才易俊杰说的非常清楚:贾环苦候。她此时的心情是双重意义上的苦尽甘来。

    石玉华这一刹那间的妩媚,令乔里王子失神,沉浸在她的美丽中。心中下定决心,准备跟着她去俱战提。他本来已经是决定回吐火罗看望亲人。

    元霜公主、乔里王子略坐了一会儿,告辞离开。石玉华回到卧室里整理行李。

    洁儿双九年华,梳着丫鬟双环髻,笑着抿嘴,娇美清纯,将石玉华拦着,道:“哪里要姑娘动手。我来吧。姑娘好生歇息着吧!见着贾三爷,若是你一脸倦色可不行呢。他家里的娇妻美妾俏丫鬟,俱是绝色。咯咯。”

    石玉华娇嗔洁儿一眼,“小妮子!”依言到屋中的小圆桌边坐下。拿起胡笳,轻轻的吹奏起来。

    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羁客尽望乡。

    …

    …

    漫漫的长夜,终于是过去。石玉华和洁儿两人一夜未眠。昨晚来送礼的使者都由乔里王子接待着。她们则是憧憬、想象着敦煌、京师、金陵。

    金陵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两人早起时,一辆精美、结实的马车早等在庭院外。易俊杰亲自来迎接。不知道从何处来的,无数奴仆在暂时给石玉华充当管家的乔里王子的指挥下,搬运着行李、礼物。

    易俊杰行礼后,寒暄道:“石大家休息的可还好?我们就在马上用过早饭,尽早返回俱战提见贾使君。”

    石玉华苦笑一声,轻叹道:“如何能睡得好?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易俊杰哈哈一笑。这是贾环的词。

    石玉华轻盈的踏上马车,坐进去。心中归心如箭。她说的是当日在京中,她质问贾环为何不去接她师父时贾环感慨所吟的两首诗词其一。

    洁儿跟着坐进马车中。四匹骏马拉着马车小碎步的离开驿馆。康把总等人早带着兵器等在城门口。撒马尔罕城中的国王、贵族约百人前来相送。

    加上维护秩序的兵士,随行的奴仆,还有得到消息来围观的百姓,将城东门口挤成人山人海。

    康国国王杰帕罗和贵族们耳语几句,走到马头前,抚胸一礼,道:“石大家自中土远道而来,为我等表演技艺。每到一处,无不受到欢迎。不想在小王这里,怠慢至此。

    今日石大家东归,恐再无来撒马尔罕之日,小王斗胆,请石大家一展歌喉,为我城百姓展示中原上国的人物才情!留一段千古佳话。足慰平生!”

    马车中,石玉华略一思考,便点头,答应下来,“好。”她一路西行,至撒马尔罕为最西处。每座大城,她都曾表演过。撒马尔罕,给她留下很复杂的印象。

    此时此刻,她的心情亦是复杂的。只有用歌声可以表达。

    康国国王退下去,撒马尔罕城东门口三里长的道路上,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喝彩声此起彼伏。酒楼里,街边。场面空前。

    石玉华开口唱道:“故国乡音竟杳然,堂前燕子剧堪怜。摧残芳树岐王第,虚度春华贺老弦。红豆不忘行乐夜,锦缠殊忆奉恩年。因君细数梁园事,金陵旧事往如烟。”

    歌声飘渺,如若天籁!撒马尔罕,很多人都没有见过石玉华。此刻,马车遮住她绝色的容颜,身姿,反倒更加突出她的歌声之优美、婉转、空灵。

    一曲毕,掌声如潮。

    护送在马车边的易俊杰嘿嘿一笑。是贾环的诗。

    马车使出城门外,约数千人出城相送。出得城门,笔直的大路,直通吉扎克、俱战提。这是东归之路。

    石玉华心情激荡,再唱一首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一曲毕,而兴未尽,再唱道:“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石玉华唱的是汉语。平民百姓听不懂。但是国王、贵族、商人,很多人都听得懂!

    贾使君,雄姿如周郎否?当年周郎在江东,极受女子欢迎。曲有误导,周郎顾。玉华大家倾心否?

    …

    …

    在石玉华那婉转、空灵的歌声中,易俊杰带着五十周骑,护送着石玉华东归。

    元霜公主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挥挥手,轻声道:“玉华姐姐,再见!”

    笔直的大路上,骑兵如龙而踏去。一个个的黑点,然后消失在天际边。

    石玉华西行两年后,终于在贾环派出的军队护送下,得以东返故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