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红楼 > 第八百五十六章 了却君王天下事(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五十六章 了却君王天下事(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纳伦城外的战争,起于二十六日辰初,终于巳正时。

    周军和突骑施人的精骑,如同两股洪流对撞在一起!以决绝的勇气,厮杀,战局历经数次反复,至巳正一刻{10:15},渡过真珠河来攻城的一万精骑,如同潮水一般的溃败,逃走。

    贾环在纳伦城头,目睹了整个战场的局势,变化、结局。

    以贾环的身份,站在城头鼓舞士气的作用有限。除非他是皇帝!但是,此战不是沈迁指挥,他心中对胜负的担忧放大。就如同疏勒会战,沈迁军事才华没有展露时。而他信重的心腹张四水给了他一个满意的结果。

    “走吧!”贾环活动着酸麻、冰冷的手脚,呼着热气,带着杨大眼等家将下城墙。

    城外,无数胡骑拥堵在真珠河上的三座浮桥上,人仰马翻。挤不上桥的骑兵,只能沿着真珠河南岸狂奔。背后,周军的火铳兵毫无留情的追杀、抓捕俘虏。战斗至此,周军大胜!

    杨大眼是一个十五六岁的青年,身姿雄伟挺拔,就贾环估计,约有1米9。圆脸,眼睛很大。耿直的道:“三爷,那些突骑施人太弱。我一个人能杀百人。”

    几名和他交好的亲卫立即起哄,“大眼,不要吹牛皮!你没见突骑施人的箭雨吗?连空中的太阳都遮住。要不是张判官主动出击迎战,咱们站在城头都不安稳。”

    张四水任疏勒军中判官。打退突骑施人的来犯,周军上下,心情都放松。

    杨大眼正要反驳。贾环微微一笑,摆摆手制止他,踩着楼梯,语气轻松的道:“下次派你去冲阵。”

    下得城头,城门口处一片忙碌。伤员、粮食、药草、火药、信使等人员进出。

    几名抬着空担架的民夫看到贾环,在路边让路,躬身行礼道:“见过使君!”他们都是从疏勒征调而来。

    贾环伸手虚扶,道:“不必多礼,你们忙去吧!”

    城中各处忙碌,贾环没有去巡视,径直返回城中的将军府。柳逸尘带着一干文吏正在堂中办公。整理数据、调配各种物资,见贾环回来,纷纷出言恭喜道:“使君,大胜!经此一役,突骑施人短时间内定不会贸然来攻!”

    贾环微笑着点点头,“不错。”

    谈笑几句,贾环下令犒赏三军。城内城外阵阵“万胜”的高呼声。如同山呼海啸,振奋人心。

    贾环嘴角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步出大堂,到其后的小院:他的公房中。

    外头的欢呼声隐约传来。贾环喝着亲卫送来温酒,饮下一口,肚中暖洋洋的,浑身通泰。站在沙盘前,微微沉吟着。将他的情绪稍稍释放!

    兵逼碎叶,侧翼牵制突骑施人。他的任务已经达成。现在就等沈迁率军前来。

    在离开疏勒前,他的内心中还是很有一些担忧的。如履薄冰。其一,以新军临阵,和部众五十万人的突骑施人沙场争雄。其二,他手中没有统兵大将。

    而现在,他看到他麾下将士火器的犀利,看到游牧民族骑射战术的没落。他心中亦有一些别的、宏大的想法!

    这并非是得胜之后的骄傲情绪!而是,他率大军胜突骑施人,这个时候,他在整个周军西域的战略上,就不再是一个棋子,而是他为下棋者!

    如果,没有意识到这种角色的转化,拘泥于齐大帅的命令,则是庸庸碌碌之辈!是对周军将士、国家最大的不负责任。

    贾环的目光落在沙盘上北庭的地域上,又看到撒马尔罕、俱战提。轻轻的抿一抿嘴,将手中的酒,一口饮尽。

    正午的阳光洒进房间中,格外的温暖。

    …

    …

    弓月城,位于伊犁河流域,总领伊犁九城,统领着这片号称塞外江南的富庶土地。

    金色的夕阳斜挂在城头,旌旗飘扬。城外蜿蜒的小河边,牛羊成群。农庄成片的蔓延在肥沃的土地上。在深秋的寒风中,大批的汉人奴隶在辛苦的劳作。

    由于周军与拔野古部在北庭争雄,丝路北路,已经完全断绝商旅。商旅都在贾环所打通的丝路南路。经敦煌、于阗、疏勒、阿缓城,进入波斯。

    弓月城中少了商旅来往,但是依旧繁华。街道上,酒肆、青楼、赌场、银号、首饰店、药材铺林立。这座北庭重镇生活着大量的人口。乃是突骑施人的第二大座城市。

    连日来,奉德可汗在城中的可汗府邸中不断的召见着突骑施的王公、都统{万户},商议、酝酿着北庭的战事。各种消息在纷至沓来的信使中汇聚在他的案头。

    傍晚六点半许,奉德可汗阴沉着在王帐似的宫室中看着书案上的快报:

    八月二十六日上午,纳伦城外,周军以五千火铳兵列阵出战,以炮火支援,击溃突骑施一万精骑。阵斩两千多人,俘获4千多。而周军伤亡约在一千人左右。

    “他么的!唐古特这个废物!”

    奉德可汗心中怒气难消,连快报上的详细经过都不再看,一脚将书案踢翻。案几上的图册、笔架、金器、信札稀里哗啦的散落在地上。几名随从早躲的远远的,战战兢兢的不敢上前。

    他临出发前,怎么给乌尼日说的?说:区区一个文臣!带领一群乌合之众!而现在呢,又是什么情况?

    他当了二十多年的可汗,还没有如此难堪过!

    这让他在战胜周军前,有什么脸面再见王妃乌尼日?

    “来人!”

    …

    …

    绵绵的小雪覆盖着安西、北庭。这是今年的第二场雪。

    疏勒镇,天山南脉山口,沈迁会同杨纪,带着各自的亲兵,并精锐骑兵3千人穿过天山山脉。

    骑在马上,风寒尤刺骨。绵延的山脉阻隔着视线。沈迁拿起烈酒灌了一口,驱赶寒气,高声鼓励道:“大家加把劲,到了纳伦城我们再歇息。”

    一干将士们应和着。

    距离纳伦城还有200里。

    …

    …

    就在沈迁赶路的同时,自北庭而来的信使抵达纳伦城。

    下午时分,风雪正急。小城之中,一个个的军营、粮仓俱是被白雪覆盖。

    贾环午睡才起,用温水揉了把脸,到公房中,命人将信使带进来。

    “贾使君,大帅有书信给你。”

    贾环点点头,“辛苦了。”命人将信使带下去休息,他看完书信之后,再给答复。

    墙角一支白梅含苞待放。贾环坐在书桌边,阅读着齐大帅的亲笔信,随后,微微沉思着:齐大帅令他和突骑施人对持。

    对持不是牵制。牵制的意思是令突骑施人顾忌他的存在。几日前,他已经做到。而对持的意思:是要突骑施人将重兵压在他这里!

    拥有五十万部众的突骑施人,有多少骑兵?按照人口,预估会有十五人军队。

    而他早前的设想,并非是面对突骑施人的全部军队。面对部分突骑施军队,他汇合沈迁的四万军队,手中计六万人,他是有把握打下碎叶城的。

    而全部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